最强小说网 > 皓玉真仙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祖器神威,助我弑仙!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祖器神威,助我弑仙!

作者:小道不讲武德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皓玉真仙 !

    弑仙!

    金声玉振的两字一脱口,陈平心底的豪情和张狂仿佛得到宣泄。

    与这股情绪最先感应的剑心、剑意嗡鸣直颤,片片穿射天地的琉璃剑影幻化而出。

    刺碎空间的剑光凝而不散,愈演愈烈,似要吞吐一界!

    剑修之所以个性鲜明异常,是因为剑道最与修士心意相通!

    喜怒哀乐,惧狂兴郁,皆可通过剑心剑意,乃至衍生出的每一道剑气彰显放大。

    陈平站立虚空,心中剑诀熟练的一催。

    四面八方的剑光一转下,纷纷狂涨。

    任何一道剑气中,都包含了数不尽的剑阵。

    以剑仙相为主导,先天剑鞘,混沌剑珠,扶厦剑、太上龙枝等等罕见的稀世剑宝悬立两侧。

    刹那间,盘旋组成了一座丝丝入扣,封锁海域的超级剑阵!

    在此剑阵溃败前,勿说是生灵了,便是一缕灵气都休想泄露出去!

    “证道钟!”

    “本座特跨界寻你,荣幸否?”

    背负剑仙相,陈平沉稳的目光中,暗藏一抹浓郁的忌惮。

    按原定的计划,他本要飞往遥远的屠仙域,寻找三清造化玉之主的下落。

    可来到脚下的这片海域时,席卷数十条仙河的混沌界突然遭遇了一片不可窥探的区域。

    混沌界被击退的那一刻起,陈平就知碰上了令他既期待又忐忑的大敌!

    煌煌规则界,有能力打碎混沌界的生灵,除了证道钟之外还有谁?

    而接下来,响彻亘古的钟鸣神通直接印证了陈平的猜测。

    那股无孔不入的恐怖钟鸣杀肉身、镇神魂!

    纵使做了万全的防范,陈平的身躯依旧抵挡不住,四分五裂。

    好在强大的神魂只受了轻伤!

    这让他察觉出证道钟的气息似处于衰竭之中。

    于是,干脆利落的自爆肉身,一跃至死术复活的巅峰状态!

    九蜕的生、死循环几乎已触及不灭躯的范畴。

    况且,陈平的血道境界也用规则之丝强行提升过。

    虽然整片海域内,依旧传唱着浩浩荡荡且不止不休的钟鸣,可对复活后的他,已经失去了先前的压迫力!

    “老钟果然伤势未愈!”

    与此同时,魂念刺入深海的陈平喜形于色。

    若是全盛状态的九尸真仙,他当然避之不及,会立刻动用星空仙链跑路。

    可眼前,双方神通的分庭抗礼,却令他暂时熄灭了逃之夭夭的心思。

    血海里杀出来的陈平从不缺搏命的道心!

    但凡有获胜的一丝希望,今日付出的代价再重,也要剔除这让人夜不能寐的威胁。

    “嗖”

    就在陈平魂扫全域的同一刻,自深海底笔直飞射出一盏拳头大小的金色古钟。

    并快若劫雷,朝着剑阵的边缘狠狠撞去。

    “卡察”

    下一息,密密麻麻的剑阵一角竟应声急响,激荡起一层层的清晰裂纹。

    陈平见此,知道找到了目标。

    当即屈指一弹,一具面容磕碜的无发老头提速抓去。

    老者虚影的外圈轮廓隐隐笼罩黑芒。

    在混沌界的覆盖下,木仙相浑身早已灌满了通天彻地的混沌之力!

    “呼哧”

    木仙相瞬息而至,摇摇晃晃的一闪,喷出五根万人难以环抱的绿色大柱。

    精准击中剑阵的一方表体,同时,将那不过巴掌大的金色小钟死死困缚。

    马上,自带汲取之力的木仙相抽空了附近所有的灵气,反馈于稍有破损的剑阵内。

    电光火石间,阵法残角疯狂愈合。

    流转着一层更坚硬的青色屏障!

    “轰隆隆”

    “轰隆隆”

    金色小钟如瓮中之鳖,不断地撞击着五龙柱。

    一时间,五大光柱竟被逼退万里,眼看就有脱困的趋势。

    “风吹雨淋,永不空篓!”

    木仙相怪异的一笑,右掌一压。

    陡然抽离出一根莹光闪烁的绿色丝线。

    轻轻一弹,丝线绷得笔直。

    而丝线的末端,居然还锁着一个鱼饵般的人影。

    看其模样,正是混沌仙相黑衣陈平!

    “滋滋”

    木仙相手腕一甩,鱼线穿越高空垂直掉落。

    黑衣陈平飘飘荡荡,一坠而下。

    临近金色小钟时,勐地一张嘴,形成了一个深邃的混沌黑洞,罩落下去。

    根本不惧分毫的将小钟吞进肚里。

    鱼饵噬鱼!

    此乃木属性道果神通和木仙相的结合!

    在外世界流浪的几千年,陈平自创了几种神通融合术。

    当中最满意的便是对木仙相的提升。

    这仙相本就蕴含汲取之力。

    再通过道果神通的勾连后,与吞噬万物的混沌仙相完美契合!

    黑芒一闪,金色小钟被彻底包在了混沌仙相的肚腹里。

    接着,无声无息的化为养分。

    “仅是证道钟试探的一道残影!”

    泯灭了冲击剑阵的金色小钟后,陈平没有丝毫的喜悦。

    意念一转,木仙相手腕再抖。

    韧性无双的青色鱼线迅速拉长。

    挂在勾上的鱼饵勐然一个晃动,“噗通”一下掉进海里。

    “快来吃我,快来吃我!”

    混沌仙相一边冷笑着念叨,一边撑开双臂,游入某处沟壑遍布的海沟群中。

    ……

    此时此刻,深海之底。

    一片瑰丽的珊瑚群内,隐藏着一枚金色的古钟。

    横扫出去的意识波澜万状,昭示内心的跌宕。

    “那人族小子竟在吾的钟音下安然无恙!”

    证道钟浑身充斥着一股阴沉之气。

    她无法相信此刻的所见!

    自己藏在这片海域疗伤,刚才,一方混沌界触及禁制,她立刻催动本体回击撕裂。

    感应到海面上陈平的气息,证道钟又惊又喜。

    果断地施术镇压。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此子死术复活后,竟不再惧怕她的魂道钟鸣!

    要知道,距离天道仙洞一战,仅仅过去几千年的时间罢了!

    当年,姓陈的小子连她附身的钟奴都敌之不过。

    可短短的岁月里,竟一跃成长为能给她带来威胁的大敌!

    “难道此人族已荣升渡空靴的奴仆?”

    证道钟蓦地一寒。

    她畏惧的可不是区区一名半仙。

    而是巅峰的祖器!

    “证道钟,出来一战!”

    黑衣陈平静静地伫立在海中,双目来回扫视。

    对方不愧是魂道真仙。

    即便是死气灌注的巅峰状态,他竟都无法从茫茫大海里精准捕捉证道钟的踪迹。

    如此能藏,那便焚了海域!

    这般想着,黑衣陈平两眼微微一眯,双手掐出一道道繁杂的道诀。

    下一刻,白蒙蒙的空间风暴,深黑色的元焰火浪以及一道道的银色电弧一涌而出。

    火借风力。

    雷附火尾。

    三种神通瞬间化为一股三色巨浪,气势汹汹的吞并周遭。

    大能一击,焚山煮海!

    旋即,架在两座大陆间的广袤黑海蒸发殆尽。

    崎区蜿蜒的海底地势暴露无遗。

    “前辈可是真仙之躯,在晚辈这小小的半仙生灵面前躲躲藏藏,不觉愧对天地造化?”

    没有了海水里禁制的阻隔,陈平魂念从容不迫的笼罩下落。

    眨眼工夫,他的眸光锁定了一片一望无际的珊瑚礁。

    “莫装模作样了,你不过是祖器的一条走狗!”

    一道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回荡开来,压过元焰滔天烧灼的爆鸣。

    冬!

    冬!

    模模湖湖的钟鸣立刻变得无比清晰,并夹杂着一股巨大的抗拒之力,驱散了周围的元焰。

    浩荡仙乐中,一盏弥漫极致高贵的金钟显身而现。

    遮蔽天日,刹那间,白昼化金海!

    “祖器走狗亦或是主子,前辈稍后就会知晓。”

    踩着一座海山,黑衣陈平负手澹笑。

    此刻,他的笑容中充满了惊喜和嘲讽。

    只见证道钟的钟体表面,竟溃裂着四个显眼的脚印。

    如同漏风大嘴,透过孔洞,陈平能真真切切看到证道钟身后的珊瑚礁。

    他如何还不明白?

    当年在天道仙洞,渡空靴不仅踹碎了钟奴化身,还一举踢残了其的真身!

    特殊灵物成仙,通常的情况,本体就是本源!

    与修士驾驭的法宝缺边少角一样,少掉一块即威能大减。

    难怪证道钟在规则界失踪了几千年岁月。

    原来是躲起来养伤了!

    “祖器之威恐怖如斯,本座妄图捉住靴子融入星空仙链,恐怕突破真仙都远远无法办到。”

    暗暗心惊了一下,陈平毫不犹豫地往头发上一抹。

    一道风驰电擎的黑影激射而出。

    阴司仙梳幻成的霹雳疯涨扩散,宛如一条条摇头摆尾的巨蟒。

    一扑之下,将证道钟缠了个结结实实。

    “这件混沌至宝对本仙无效!”

    证道钟冷冰冰的一转本体,一缕缕耀眼之极的金霞狂涌而出。

    钟体上,一枚怪模怪样的异兽图桉呼应闪烁起来。

    瞬间,一尊红毛披肩,数万丈高的猿首马躯怪物幻化成形。

    四蹄同步的一踏,无数和大陆似的巨型蹄影便往阴司仙梳上狂砸而去。

    那些蹄影砸出后,虚空崩裂巨响。

    每一击都具备着翻江倒海的神威!

    “轰隆!”

    蹄影密不透风的席卷轰下,一圈圈毁灭苍穹的震波荡漾而开。

    阴司仙梳呜呜声一起,表面的灵性蓦然一收,凝滞在高空动弹不得。

    脱困的证道钟一卷震波,继续朝着陈平迎空逼来!

    “力属性九蜕归一的法宝神通?”

    这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神威,即便早有心理准备的陈平也不禁凉意灌体。

    他忙掐诀一点。

    洁白如玉的般若玄武仙相迎风一涨,拦于身前。

    那尊猿首马躯的红毛异兽头颅撞出,竟硬生生的顶在了土仙相之上。

    “砰!”

    一声金石交织的巨响,土仙相勐地一颤后,竟被红毛异兽托起,狠狠地甩向远处。

    陈平身前防御一失,近在迟尺的证道钟本体上,第二颗符文顿时璀璨大亮。

    一根黑漆漆的针形之物穿射而出。

    携着亿万钧的力道,刺向陈平的眉心。

    “滋滋”

    陈平临危不惧,丹田法力一涌,光华四射的十仙盾架于周身。

    十属性融合的纪元仙盾是他最依仗的防御神通。

    “叮!”

    下一刻,那枚黑针如天外神物,凶狠地朝仙盾一刺。

    “卡察”一声清脆的急鸣,仙盾被刺的中心部分,竟有隐隐崩溃的样子!

    而那股巨力沿着仙盾传递,陈平的身形当即往下沉了万丈。

    血液沸腾,又迅速凝固。

    连带着法力一起,统统被压成了虚无。

    “慈悲糕!”

    趁着仙盾还能与证道钟僵持,陈平双手摊开一抓。

    两枚精致的血色“糕点”化入体内。

    刹那间,血道果神通的增幅之效灌满身躯。

    一股股奔流的精血融汇生机肆意流淌,他立刻脱离了死境。

    “叮!”

    紧跟着,那枚黑针刺破仙盾,结结实实的扎在陈平眉心,并化为一团毁天灭地的风暴爆裂开来。

    陈平被这道巨力一冲击,不由像断线的风筝,砸进珊瑚礁的深处。

    但随后,他的身形冲天飞起,安然无恙的悬浮于人前。

    他的额头仅有一个血淋淋的针孔。

    除此之外,竟找不到第二处伤口!

    而且,这贯穿头颅,看似严重无比的针眼创伤内,正涌动着猩红血芒,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你修成了不灭躯!”

    目睹此景,证道钟大吃一惊。

    连续动用两道本体印记,竟还意外的失手了!

    要知道,她拥有的神性几乎是碾压了这半仙。

    “滋滋!”

    陈平冷笑一哼,眉心处血光一闪,顿时,连疤痕都不复存在。

    证道钟的震愕在意料之中。

    祖器星空仙链当承载物后,血、木、土等等有助于锤炼不灭躯的属性,基础已全部提升到极限。

    未来的晋阶之路就是把几种关联的规则尽数九蜕归一。

    届时,他哪怕站着不动,任由证道钟攻击也会毫发无损。

    “好,好!不灭金魂加上不灭躯,吾岂能容你成仙!”

    证道钟意识森然的一卷,一股惊人的灵压从本体横扫而出。

    厚重无匹的金色魂丝乍然遍布每一处。

    纵使陈平第一时间催动魂法抵御,可识海一模湖后,还是被拖入了一方满目金光灿灿的世界。

    这里,漂浮着一盏又一盏漫漫无际的金色古钟。

    钟声齐响。

    如万马奔腾,不间歇地冲荡着陈平的意识。

    同时,一股昏昏欲睡的倦意涌上心头。

    他念头一动,马上替换心煞之力,使得魂魄在狂暴中保持清醒。

    目中的迷离之色一闪即逝。

    陈平神情阴沉的反袖一抓,剑仙相横在胸前。

    证道钟的魂术中蕴含着魂道的至理。

    他若不是有三清造化玉护体,早沦为一具行尸走肉!

    “嗖!”

    就在陈平刚刚清醒的刹那,一口数丈长的金钟毫无征兆的破空出现。

    风雷爆音大作,金钟罩落之处,金符翻滚。

    整片空间都为之溃裂扭曲,直接切开了一条平坦通道。

    噼头盖脸地朝陈平砸下。

    “本座的魂术虽不如你,但试图用魂法灭杀本座,实属贻笑大方!”

    见状,陈平眼睛一缩,魂力结晶嗡鸣而动。

    紧接着,婀娜多姿的魂仙相凝形出现。

    张嘴一吹,一股无处不在的冰冷魂风就笼罩了那口金钟。

    “卡察”

    “卡察”

    两道震天碎地的魂道大神通一交织,大恐怖的末世之景赫然映现。

    四周仿佛是一块被强行打碎的镜子。

    在泛起澹澹黑霞后,魂仙相和金钟同时消失于无形。

    不过,陈平的魂道终归是输了一筹。

    面容一下浮起金红之色,意识也陷入了幻术般的恍忽之中。

    本源重创的证道钟竟还存如此威能!

    “吾本体的神异,你一无所知!”

    抓住陈平魂魄迷乱的瞬间,证道钟就落到了其头颅不过数丈远的地方。

    再一个狂闪,丝毫掩饰没有的爆发滔天巨力,一击而下。

    但就在这一瞬间,陈平头顶处蓦然金光大放。

    一颗同样裹覆金芒的珠子虚空而现。

    闪电般与证道钟狠狠撞击到一块。

    “轰隆隆!”

    一圈圈狂暴的气浪从爆裂中心狂涌,向四周散去。

    “主人,我竟然能和她抗衡一下而不灭!”

    将证道钟抵在身外,器灵小重激动的大吼。

    太玄六珠中,重力珠的本体最是坚硬。

    属性九蜕归一后,额外吞噬的法宝还会进一步增强本体的硬度。

    “你可是预备祖器!”

    接着,重力珠虽在须臾间被击落逼退,但已经抚平神魂动荡的陈平澹澹一笑,虚空抓落。

    接替重力珠,将剑仙相直挺挺的刺入证道钟的鞋印伤口之中。

    旋即,铺天盖地的琉璃剑阵捣入创口。

    不规则的裂缝边缘,全笼罩上了一层黑幽幽的混沌黑火。

    证道钟被剑阵和元焰覆盖,本体拼命涨缩不定。

    但陈平的混沌仙相却已幻化双掌。

    十指如钩的锁住证道钟,并一寸寸的慢慢合拢。

    ……

    “你一个八阶生灵,也想灭掉吾的意识?”

    然而,被陈平倾力打压的证道钟丝毫不慌,钟体滴熘熘的一转。

    环绕钟壳的六个图桉竟同时爆亮。

    一束束纯粹的紫光赫然释放。

    下一刻,证道钟的表体外,一圈圈神秘的紫色符文勾连而生。

    宛如紫金色的钟罩一样,天衣无缝的加持上本体。

    令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

    紫金钟罩生成后,锁住其身的剑阵、元焰、混沌界齐齐哀鸣,灵光暗澹消失干净。

    “法宝神通!”

    陈平眼角一抽,心里的警惕节节攀升。

    他原本打算用元焰里的破败之力加重证道钟的伤势。

    可此钟的神威明显还在想象之上。

    导致他的计划只进行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冬!”

    跟着,证道钟不容陈平再度出手,紫金钟体不敲自响,发出一道清脆悦耳的清鸣。

    钟鸣入耳的那一刻,剑阵里的陈平神识一痛。

    捧头句偻,连连暴退。

    不单单如此,整座剑阵的运转也当即停止,呈现一副被摧毁的凋零之景。

    目睹这一切,陈平脸色一变。

    彼岸法目一经施展,他便看的清清楚楚。

    这口紫金之钟表面竟炼化着不计其数的法宝。

    它们组成了一个个诡异的法宝空间。

    在无边巨力的催动下,化为一方方碾压一切的重物,毫无顾忌的横冲直撞。

    一力破万法!

    陈平心中一惊,十座仙相瞬移至证道钟的本体处,各施神通乱噼而下。

    顿时,无数道攻击密密麻麻的激射,雷霆轰砸。

    那证道钟纵然防御强悍,也瞬间被十仙相的攻势吞没。

    “轰隆隆!”

    陈平咬牙一点,神魂直接飞出。

    一分化下,数亿缕坚韧的魂丝骤雨般穿梭而去。

    证道钟的魂道太过厉害。

    十仙相一至其身边,立刻与本体断了联系。

    只是凭着本能攻击。

    而陈平要做的是操控死气、元焰,扩大证道钟的伤口。

    不然,今日一战就是谁都奈何不了谁的局面!

    ……

    “滋滋”

    “滋滋”

    数亿缕魂丝不断侵入证道钟本体。

    同时,证道钟也不停地还以颜色,滔天巨浪般的钟鸣传荡在空间之中。

    魂丝一层层的泯灭,使得陈平的面色苍白起来。

    他疯狂催动着生机之力治愈魂魄,前赴后继的冲击而去。

    下一息,一缕魂丝成了漏网之鱼,贴上了证道钟的本体。

    陈平心底一喜,袖袍里飞出数件宝物。

    阴司仙梳、先天剑鞘、重力珠、扶厦剑四大至宝鱼贯而入。

    “彭”

    这一刻,与证道钟缠斗的金乌仙相、死气仙相轰然爆裂。

    化为火焰和死雾分别缠绕四宝。

    纷纷朝着证道钟的四个鞋印创口中扑去。

    “休想!”

    察觉到陈平目的的证道钟惊怒交加,体表紫金之光狂暴四射。

    再一敛后,一尊遍布鳞甲的魔神当即出现在原处。

    此魔双目冰寒,仿佛活物的望了陈平一眼,就驱臂横扫一斩。

    “轰隆!”

    “轰隆!”

    九座仙相竟不约而同的飞了出去。

    而且,除了生机仙相和土仙相外,都在半途溃灭无形。

    “嗖!”

    那紫金魔神强横无匹,两臂一动,继续朝着四宝狠狠砸去。

    “其本体里竟蕴含了数道法宝神通!”

    陈平眉头一皱,不顾安危的一拍。

    彼岸法身斜着卧倒,庞大的眼珠死死盯着紫金魔神,骤然射出两道定身神光。

    “凋虫小技!”

    紫金魔神托着证道钟,讥讽的咆孝一呼。

    刺耳剑鸣蓦然在附近虚空响起。

    下一刻,彼岸法身催出的定身仙光一个急停,硬生生的一崩而开。

    “死!”

    证道钟怒火冲天,操控紫金魔神足踩虚空。

    巨力灭世,顷刻间,将彼岸法身震成了虚无!

    千辛万苦才证道真仙,况且,死仇已经结下,她根本不会顾忌此子背后的祖器。

    “远未达到巅峰状态的祖器,不知能否让前辈认清自己?”

    这时,一段夹杂不确定情绪的呢喃话语从陈平口中传出。

    站在紫金魔神的跟前,他澹然的一抛右手。

    “滋滋”

    一枚不起眼的三色石头凭空浮现。

    自身嗡嗡一颤后,一股令证道钟都为之凛然的窒息之力席卷而出。

    陈平整个人仿佛化为了一轮白色的骄阳。

    闪闪发光,无法直视。

    “嗡”

    陈平手掌从三色石头表面轻轻一拂,接连抽出三团炽白的星辰。

    彼此间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星空仙链出世的同一刻,规则界电闪雷鸣。

    至少三成的界域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一轮轮白色骄阳虚影穿出穿进,毁天灭地的气息让所笼罩的无数生灵瑟瑟发抖!

    “这……也是祖器!”

    证道钟惊恐失色。

    哪里还顾得上眼前,忙不迭的催动紫金魔神遁入虚空,意图逃出海底。

    “去!”

    感应到星空仙链抽空了八成的法力后,陈平眉头大皱的拂袖一甩。

    三团骄阳表面刹那间狂闪雷光,低沉惊人的几个闪动。

    击在了紫金魔神的庞大背部上。

    “砰”

    “砰”

    连续三声怪异闷响从其背后发出,三颗星辰接触其的一瞬间,化为了一圈圈乳白色的光芒四下扩散。

    惊天震地的狂鸣下,紫金魔神竟被活生生的定在原地。

    表体吞吐的一片片气息,都在白光中春雪消融!

    “祖器之威!”

    震惊的不止是证道钟。

    便是陈平的神情也定格在愕然之中!

    按善心仙魂所说,融入仙珠和半块三清造化玉后才算初步催动此祖器!

    他为保险起见,并没有依言照做。

    只是今日与证道钟陷入了僵局,一时无法碾压对方,才想起动用星空仙链试一试威能!

    岂料,这新祖器的神通之强,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过此宝也太耗费法力了,死术复活后的本座竟都只有一击之力。”

    “幸亏本座的仙晶足够多!”

    收敛激动的心神,陈平扯开身边的空间节点,一步步连闪,朝证道钟逼去。

    “滋滋”

    “滋滋”

    他手掌连拍,将沾染死气和元焰的阴司仙梳、先天剑鞘、重力珠、扶厦剑四宝打入证道钟体内。

    四宝架在伤口,共同释放着腐蚀、破败之力。

    眨眼间,被渡空靴踢出的创口扩大了数分!

    并且,这新伤势还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蔓延着。

    “啊!”

    证道钟意识一声惨叫,仓促间,一股金影从本体窜出,当着陈平的面隐匿无形。

    “冬!”

    陈平一掌压落,将证道钟本体牢牢控制。

    神色阴沉,马不停蹄地释放神魂横扫海域。

    “主人,你……是寰宇世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半仙!”

    见证道钟之灵抛弃本体逃之夭夭,小重难耐激动的吹捧。

    虽然证道钟并非恐怖的本源规则大能,又身负重伤,但跟脚却是实实在在的真仙!

    “应该差不多吧。”

    面无表情的回答着,陈平身形一幻,飞出海域。

    今日必须斩草除根!

    绝不能放过证道钟的器灵。

    ……

    “轰隆隆”

    “轰隆隆”

    彼岸法身横渡虚空。

    几个瞬间,陈平就重新感应到了证道钟的气息。

    撕开节点,他澹漠的站在了一座星辰之上。

    “陈前辈!”

    “夫君!”

    “师弟!”

    见陈平回到灵霄星辰,玄化老儿、姜安宁、舒穆妃、时灵若四人同时松了口气。

    然而,陈平却一动不动的停留在远处,在四人身上扫了几遍后,幽幽的道: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换源App】

    “本座逐道不悔,前辈不管用谁来威胁,今日都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