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 0196 你威胁我?

0196 你威胁我?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

    楚怀安和楚梦恬看着飞奔而去的马车,心里都挺不甘心。

    玉神医的医术实在太好了,两人都起了结交的心思。

    尤其是这次闹出了巾帼书院入学考试作弊的事,两人都意识到情况不妙。

    所以得知楚梦怜当真把玉神医给请来了后,父女俩就想抱住玉神医这条金大腿。

    他们故意守在外头,想着等玉神医出来的时候跟他结交,谁知道这人看到他们后,居然直接跳上屋顶跑了!

    一副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

    让父女俩郁闷坏了。

    尤其是楚梦恬。

    她现在越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了。

    按理说,她是女主,运气应该不错才对。

    玉神医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成为她这个女主的金手指吗?

    可是现在呢?

    人家虽然帮她治好了眼睛,却压根不肯搭理她!

    那她还是女主吗?

    楚梦恬怀疑自己的女主身份已经被抢走了。

    说不定她已经沦为了女配甚至是炮灰!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糟糕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得去找宁修!

    想到这里,楚梦恬立刻对楚怀安说道:“父亲,我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走。

    她得先打扮一番,再去见宁修。

    总不能就这么狼狈地去。

    不然宁修嫌弃她怎么办?

    如果是以前,楚梦恬或许还不会担心自己笔下的男主会嫌弃自己。

    可她现在却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自信了。

    她这个女主的身份已经岌岌可危,鬼知道宁修这个男主会不会受了影响!

    楚怀安见她走了,眉头皱得紧紧的。

    玉神医结交不上,他只能另想办法了。

    该去找谁呢?

    很快,他也想到了一个人。

    宁修!

    于是他也转身就走,准备回去换身衣服。

    宁修如今可是丞相,他要去见宁修,总得好好收拾一番。

    就这样,父女俩诡异地想到一起去了。

    另一边,楚长铭在得知玉神医已经离开后,直接闯进了郑姨娘的卧房。

    卧房里,郑姨娘和楚梦怜都在。

    楚梦怜显然被冰糖扔到了院子里,虽然没受什么重伤,身上却有好几处地方擦伤了,得上药。

    所以楚长铭闯进去的时候,丫鬟正在给楚梦怜上药。

    因为她的手肘擦破了皮,她的袖子被拉了起来,露出了白花花的手臂。

    眼看楚长铭突然闯进来,屋里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丫鬟正拿着棉签蘸了药,小心翼翼地我那个楚梦怜的伤口上抹,结果被楚长铭吓得手臂一哆嗦,手里的棉签就狠狠戳在了楚梦怜的伤口上,痛得她惨叫了一声。

    “啊!你干什么!”

    楚梦怜用力将丫鬟推了开,她今天又是当众下跪,又是被车夫奚落,还被玉神医的下人扔了出去,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这会儿棉签戳在伤口上,带来火辣辣的痛感,她哪里还忍得住?

    不过,楚梦怜也没忘记楚长铭这个罪魁祸首。

    她推开丫鬟后,迅速将袖子放了下来,遮住了白花花的胳膊。

    然后不满地瞪着楚长铭:“楚长铭你发什么疯呢?你来这儿干什么?我娘这里不欢迎你!”

    “你娘?不过是姨娘罢了!”楚长铭此时也是一肚子的气,“楚梦怜,原来你私底下都是这么称呼郑姨娘的,郑姨娘的野心倒是不小。”

    郑姨娘作为小妾,即便楚梦怜是她亲生女儿,也只能称呼姨娘。

    她的娘,只能是楚怀安的正妻!

    郑姨娘却纵容她乱喊,可不就是野心不小么?

    楚梦怜听得一阵冷笑。

    她又不是现在才这么叫,以前楚长铭都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当时怎么不说她不对?

    这会儿才说?

    不过是对她们有了意见罢了。

    所以她直接沉下脸色赶人,根本不愿意跟楚长铭多说。

    谁知楚长铭突然说道:“我刚刚听到玉神医说,郑姨娘花了一百两黄金买了一颗救命药,不知道郑姨娘手里还有多少金子?”

    郑姨娘本来没打算理会他,听到这话后,她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去,看向楚长铭的眼神凌厉无比:“你是在威胁我?”

    楚长铭笑了笑:“只是想找郑姨娘借点钱罢了。想来,郑姨娘应该不希望这件事被家里其他人知道吧?要是祖母和父亲知道郑姨娘私底下藏了一百两金子,郑姨娘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他受了伤后,那张脸就没法看了。

    如今一笑起来,脸就更丑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楚梦怜和郑姨娘看到后,都忍不住移开了目光,脸上写满了嫌弃。

    楚长铭看在眼里,越发坚定了要治好这张脸的心思。

    可惜他现在手里没有一万两银子那么多,只能用些非常手段了。

    所以,只能对不起郑姨娘了。

    反正她不过是个妾而已。

    更何况,当初她嫁到楚家的时候,可没多少嫁妆。

    如今却攒下了一百两黄金。

    想也知道,这钱绝对不可能是她自己的。

    楚长铭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太蠢。

    郑姨娘偷偷私藏了那么多的金子,他却只知道乱花钱,都不知道攒起来。

    可惜楚怀安跟顾云娘已经和离,不然……

    若是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该拦着父亲。

    可惜,他知道得实在是太晚了。

    楚长铭越想越后悔。

    郑姨娘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了。

    想当年,因为顾云娘那贱人一直压在她头上,她只能不断讨好楚长钦他们三个。

    甚至因为楚长铭最受老虔婆宠爱,她可没少给这小子做衣裳,做点心。

    虽然她动机不纯,可她做的那些东西可都是实打实的!

    这小子倒好,居然跑来威胁她!

    果然是条养不熟的白眼儿狼!

    还有楚怀安!

    要不是他将她推倒,她又怎么会没了孩子,不得不拿出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金子买救命药?

    楚怀安,楚长铭……还有楚梦恬那个小贱人,王氏那个老虔婆,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哦,对了,还有楚长钦,楚怀远,楚有容……

    呵,既然她不好过,这些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要是把她惹急了,她就把那些楚家的那些丑事全都抖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