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未来之恋爱合约GL > 第四十九章 蒋永锡的结局

第四十九章 蒋永锡的结局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未来之恋爱合约GL !

    “好,你说得也有道理。反正月光他做的比较多。”

    虽然想到求婚的事情,赵欣韵也不急。到了正方体这边的各种事务完全解决,公司也不需要她们像前段时间这样,每天忙成汪星人,而是只有少量日常需要负责的时候,才能空出时间准备结婚的吧。到时候即使正方体希望她们留下来,她也会想办法说服他的。

    总有一天……她这样想着,睡着了。

    这天律师代表来问她,要不要放他一马?或者说,要追究对方到什么程度?这话让赵欣韵有些奇怪,便问他是什么意思。那名律师解释说,他处理过的这类官司,有不少人会选择点到为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样的做法,大部分倒不是为了对方,”他虽然见赵欣韵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赞成,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一般来说,是给其他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的一种姿态和信号。”

    赵欣韵没有多做思考,很快摇了摇头,“不必了。你们尽力而为,只要在法律允许的程度以内就好,不必考虑这些事情。”

    对上律师略带疑惑的眼神,她只是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不想解释。律师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向她保证自己的团队会完全按照她的意思去办,又说了些需要她们准备的细节事务,便告辞离开了。

    生活中她算是很随和的性格,但此事既然是蒋永锡惹起,已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她早就想好,自己并不打算再次退让。此事的起因也不怎么好和律师解释,就只说结论好了。

    听了这样的决定,格蕾西娅表示了百分之百支持,而且反应甚至比赵欣韵本人还要激烈。“你是对的。虽然我或许该说句早就应当如此了,但早先也没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现在正是时机!”

    不过赵欣韵仍然向她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正方体的意见会不会与她们相左?尤其是自己这样先斩后奏的行为,正方体可能会生气。

    她没料到的是,自己刚把律师的问题向正方体说明,他就果断地说,“不需要。”

    赵欣韵仔细观察了下正方体的语气和表情,知道他是认真的。她想想也对,对给公司造成了很多麻烦的蒋永锡,正方体当然很是恼火。而他那一板一眼的性格,也让他不会赞成这种手下留情的做法,反而可能会有借着这样的机会杀鸡儆猴之类的意思。所以,两方的意见也算是不谋而合。

    正方体这一关算是顺利解决了,赵欣韵松了口气,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就不多了。

    宣判的那天,格蕾西娅突然神秘兮兮地用快递给赵欣韵送了个蛋糕。

    赵欣韵不明所以,打开袋子一看,蛋糕是球形的,用特殊的盒子固定着。她没说什么接下了,因为还要去公司,所以她决定拿蛋糕当早餐——虽然自己已经喝过营养液了,但偶尔嘴馋总是允许的吧?这几天因为是最后准备阶段,自己又不得不忙了起来,三餐也恢复了在飞船上和那段跟着正方体创业时候的状态,经常是用营养液解决。

    营养液的味道并不难喝,还有多种口味,但总喝也会觉得口淡。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市场上又出现了各种味道持久的口香糖……赵欣韵认为这实在是画蛇添足的做法,或者把蛇的脚砍了就为再安回去。

    她拿起蛋糕咬了一大口,发现里面居然藏着张小纸条。虽然她想到里面会藏着东西,但这什么年代了,还藏纸条。难不成真的是求婚?即使六百年前的求婚,也该是把戒指藏在蛋糕里面吧?

    虽然这样在内心吐槽着,但此时此刻赵欣韵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开始跳得很快。她打开纸条一看,里面居然写着:提前一个小时到好吗?

    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内容。这又是在故弄什么玄虚呢!

    抱怨归抱怨,一头雾水的赵欣韵还是按照纸条上的内容去做了。

    她看到等在门口的格蕾西娅,以及一句“嫁给我好吗?”

    这才是万万没想到。

    “在答应之前,先回答我。为什么你要特意选在这个时间?”她问。

    “因为这样的决心我有了很久,如果是选在之后,没准你会认为我是一时高兴,冲动之下随口说说的。选中这样的时刻,我只是想表达无论如何,这样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这样的意思……”

    “好吧。”赵欣韵点头接过她手中的礼物,“我觉得你的做法说明我们一样,都是脑洞特大而且神逻辑。看在这点的份上,我就答应你好了。”

    “……”格蕾西娅决定不对她的话做出任何评论,也不指出她说“在答应之前”这句话,就说明是已经答应了。

    这样的时机,虽然赵欣韵无论如何都没有料到,但这结果她是早已有所准备的,所以并没太多的吃惊。现在她更加关注的,反而是蒋永锡这事的结局。虽然大约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自然也没出什么意外。

    至于后续的事,赵欣韵没有做太多关注,公司事务方面,有正方体带领手下照应,她不用管。于私,她也根本不想关心蒋永锡怎么样了。实际上一直以来,她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很烦,即使如今此事已经解决,这种反应却没有消除。大概是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吧。正方体不知道背后的故事,只说他的公司已经破产,也没有做过多的评论。

    现下她的想法都在结婚之事上。加上正方体那边还有一些后续收尾工作,赵欣韵每天仍然很是忙碌。

    过了好些日子,她才从叶星海的口中听到关于蒋永锡的八卦。当然这是后话了。

    叶星海因为当时帮忙做基因检测的缘故,后来大体知道了此事的来龙去脉。她听说了赵欣韵订婚的消息,跑来恭喜之余,惊讶于赵欣韵竟然不知道蒋永锡之事的后续,便向她一五一十地叙述了。

    因为败诉的缘故,蒋永锡的公司最后破产了。此事是赵欣韵从正方体口中听说过的。

    “再后来呢?”她问。料想此人也无非就是落魄了而已,至少在自己没有去打听的情况下,并没有听说有关他的更多消息。

    “然后他就想到了自杀。”

    “什么?!”赵欣韵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很震惊的。相比之下,格蕾西娅却淡定不少。

    “你为什么这么淡定……”

    “因为罗佩琛以前和我分析过,像他这样性格的人,如果受到重大打击,就像公司破产之类……很有可能想不开的。”

    “那怎么我拒绝了他这么多次都没事?而且,”赵欣韵又转向叶星海,“你说他想要自杀,所以是没成功的意思?”

    “啊你猜对了。”叶星海点了点头。

    “因为你拒绝他,在他看来可以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他能成功,所以他才会那样死缠烂打。然而公司破产就绝对不是暂时的了……”格蕾西娅解释道。

    虽然赵欣韵很想说破产之后东山再起的事例也不在少数,然而她想了想,蒋永锡大概不在此列。他破产并不是因为决策失误或者被骗,而是这样严重的行为,要想从头再来应该是很难了,就像罪犯出狱之后也很难找到工作一样。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她好奇地问叶星海。

    “躺病房了呗。”叶星海满不在乎道。她知道蒋永锡的事,所以对他也没什么好感。“谁知道要躺多久呢。”

    这才真是天道好还,报应不爽呢。虽然这样古老的说法,现代人已经不常使用了,然而放在这样的场景下倒是很合适。

    到此,对赵欣韵而言,蒋永锡之事才算是彻底画上了句号。她想着他终于不再能麻烦到自己,也不再对正方体的公司有影响,也感叹了句善恶有报。

    “不说这些了,咱们来说点开心的。”叶星海的表情很快变成一副来劲了的样子。“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赵欣韵和格蕾西娅对视了一眼,然后说了日子。

    “到时候别忘叫上我,不然我可要找你们算账,比如向身边人宣传你们不守信用,所以让正方体的公司受影响之类的……”

    “岂敢岂敢。”赵欣韵笑道,“忘了多少人也不能忘你。别的都不说,只在这件事上,你还是我俩的大恩人呢。”

    “恩人我可不敢当,”叶星海看了看时间,“实在对不起,我得先走了。答应过我妹妹带她逛金星第三基地的。”

    赵欣韵想吐槽那地方根本没得好玩,又想想对方没准是想找工作机会,而且这时候吐槽也不合适。便与叶星海辞别,和格蕾西娅商议起旅行的计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