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日月同辉 > 第942章 江南第三才子和第二才女

第942章 江南第三才子和第二才女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日月同辉 !

    这夜,霞照城内所有客栈、酒楼茶肆、卖吃的商铺都生意火爆,大有通宵狂欢的架势,正高兴,方勉麾下的各指挥使,带人一条条街道传令:即刻宵禁。

    官兵们并不凶神恶煞,而是诚恳劝诫:

    “李掌柜,宵禁了!”

    “哎呀宋指挥,这么早?客人还好多呢。”

    “老李呀,银子是赚不完的,见好就收吧。那些奸细可不管你们是老百姓,他们都丧尽天良,之前为了挑事,杀了许多当官的;今天为了混进半月书院,又杀了许多读书人,万一他们晚上要闹事,进了你这茶楼,惊了客人、砸坏了东西还是小事,若杀死几个人,你可不赔大了?”

    “收!马上就关门!”

    掌柜的吓得魂不附体,立即催客人结账,说打烊了,把宋指挥的话原样奉送给客人。

    官兵们还帮他劝说。

    军民相处十分的和睦。

    这一幕,在各条街道、各家商铺上演。

    转瞬间,街上就被清空,只剩下来回巡查的官兵们。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再说魏家,又是一番光景。

    魏奉举等人从半月书院回去后,进了魏家,魏若锦不知祖父对今天的事可有什么吩咐,再者她也舍不得就此跟宁致远分开,于是先不回自己院子,而是跟着祖父和父亲去了外书房,宁致远当然也跟去了。

    到书房,魏若锦扶祖父坐下。

    魏天方也在父亲下手坐了。

    宁致远便上前跪下,恳请二人许他娶魏若锦过门。

    魏若锦大囧,脸红得滴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羞得不敢看人,只顾低着头弄衣带。

    魏天方沉吟道:“也是该……”

    尚未说完,魏奉举便打断他,盯着宁致远问:“今日在论讲堂,你为何一句话也不说?”

    宁致远心里一惊,不过他早有准备,忙解释道:“晚辈尚未拿定主意,到底要不要投靠月皇,故而先静观其变。”

    魏奉举追问:“结果呢?”

    宁致远道:“晚辈不打算投靠月皇。”

    魏奉举道:“哦,为何?”

    宁致远侃侃谈道:“晚辈有两点考量。其一,晚辈觉得月皇根基太浅,这皇位怕是坐不稳、坐不长,相比之下,昊帝英明果决,又胸襟宽广,有明主之姿。其二,如今局势不明,锦儿已经投靠了月皇,晚辈若也投靠,将来万一有变,锦儿连条退路也没有,所以晚辈想为锦儿预留个退路。当然,锦儿也是晚辈的退路。”

    魏奉举眯着老眼,盯着宁致远,仿佛掂掇他所说的真假,又或者在考虑他所说是否可行。

    魏天方和魏若锦早听呆了——这是想两边拜佛呀!

    宁致远坦然跪着,等待结果。

    他早想过了,以他今日的表现,想在魏奉举面前撒谎,根本混不过去,于是他选择据实以告;至于理由么,替魏家留条后路不就是现成的理由么。

    魏奉举看了他半晌,忽然摇头道:“你这法子不新奇,早有人用过了:白虎王和他女儿就分别辅佐昊帝和月皇,还有京都府尹裴度和他儿子裴本亦是如此。然,他们可以,你却不行,只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宁致远忙问:“为何?”

    魏奉举道:“因为那两人都是死心眼。郑姑娘一心一意只知造武器,是被月皇骗来的;裴本是书呆子,追着郑姑娘来的;你呢?你身为江南第三才子,在锦儿投靠月皇后,你选择投靠昊帝,明眼人一看便知你的算计,痕迹太重。”

    宁致远怔住,痕迹太重了吗?

    那又如何呢?

    王壑巴不得月皇阵营里多些自己人,牵扯不清才好,宁致远自信不会看错的。

    魏奉举察言观色,又道:“这件事还不算太严重,你还不至于被当做奸细。然昊帝麾下人才济济,以他的见识,怕是不会重用你,当然他也不会冷落你,但你想出人头地恐怕有些难。当然,这只是老夫的浅陋见识。老夫不会干涉你的选择。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总要试一试,才知道选择对不对。不过这样一来,你和锦儿还是先不要成亲,成了亲就是一家了,夫妻一体,还怎么分阵营?”

    宁致远这才真正呆住了。他在晚宴上被落无尘一番话给触动,担心陪了夫人又折了前程,所以才直接向魏家提出迎娶魏若锦,想着抢先把美人拢在怀里,再做其他谋划,以魏家对他的喜爱,当不会拒绝,谁知魏奉举竟然回绝了,用的还是他选择的借口,这算不算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时间,他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应对这局面。

    魏若锦也呆住了,也不知如何说,再者父亲和祖父当前,也没有她自作主张的道理。她瞧着跪地的未婚夫,又是担心又是歉意还有些疑虑,心乱如麻。

    魏天方一见不好,忙笑着上前把宁致远扶起来,嘴里打圆场:“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再说这事也要通知亲家老爷一声……远儿你先起来再说。”

    宁致远不敢强求,只得起身。

    魏奉举道:“是该从长计议。远儿你先回房歇息,仔细想清楚了,写封信知会你父亲,问问他的意思,再做打算。不论如何,咱们两家都要相互守望。”

    宁致远道:“是。那晚辈告退了。”

    说罢看向魏若锦,想叫魏若锦一起走,借口送她好跟她说几句私密话儿,却听魏奉举道:“去吧。锦儿你留下,月皇今日问起书院的事,你准备怎样了?”

    宁致远一听,立即告退。

    他得避嫌啊。

    魏天方很喜欢这女婿,于是跟他一块走了。

    他们走后,魏若锦担忧地看着魏奉举,带着羞涩问:“祖父刚才……拒婚,是什么意思?”

    魏奉举和颜悦色道:“为了你呀。”

    魏若锦诧异抬眼,“为了我?”

    魏奉举轻声道:“祖父怕你嫁过去了,以宁家的家风,你公婆未必赞成你抛头露面去半月书院任职,到那时,祖父和你父亲也不好插手的。不成亲就没关系,只要你在魏家一天,祖父就能做主,让你跟着月皇做出一番事业。你瞧那鄢芸,今日多威风!你也是江南才女,祖父不指望你光耀魏家门楣,只希望你能活出自己的样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