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404】,YDL维斯康提家族

【404】,YDL维斯康提家族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br>

    “操,倒是还真的看得起爷爷!”苏阳低低地咒骂着。

    一边骂着,苏阳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刀锋不断地将挡开那攻向他们兄弟三个人的蛇头。

    苏楠与苏哲两个人虽然没有像是苏阳这般的粗鲁但是却也一拳一脚地与那两个蛇头对抗着。

    亚伯看着那苏家三兄弟彼此背靠着背,眼底里倒是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羡慕的目光。

    那三个东方男子根本无需理会自己的背后,因为他们知道在他的身后还有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在,那么就不会让那两个蛇头伤害到自己分毫,这是一种自信,一种来源于兄弟的自信。

    曾几何时他也拥有着这样的兄弟,可是却因为那个叫做莎拉的无耻女人,离间了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反目成仇,而现在那几个兄弟早就已经用他们自己的生命做为了他们与莎拉鱼水之欢的代价了。

    很快的亚伯便已经收回了自己对于过去的缅怀了,他的目光再次变得清明起来。

    只不过这苏家三兄弟当他们力气耗尽之后那么最后的结果还是会被那两个硕大的蛇头给咬中的。

    不得不说就连亚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内心深处居然有些欣赏这三个他亲手抓来的男子,如果可以的话他倒还真想与这三个东方男子成为朋友,可是,可是……这似乎永远也无法实现。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着,苏楠,苏哲还有苏阳三兄弟已经与那卍解·死神镰嬅舞所化的双头毒蛇攻守之间已经足足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此时此刻三兄弟身上的衣物已经完全被汗水给打透了。

    苏阳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胸脯在剧烈地起伏着,他的体力已经差不多都消耗光了,现在还可以站着不倒,却是完全地凭借着一股精神力。

    而在他的身边苏楠与苏哲两个人的情况比起苏阳来还不如,或者说苏楠还好些,但是苏哲却是已经面色苍白意识都已经有些不太清晰了。

    “四哥你要挺住啊!”苏阳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让那片刻的疼痛尽量唤回自己的神智:“只要咱们再坚持下去,姐姐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苏楠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是啊,小凌一定会来的。说不定现在她正在寻找我们。”

    听到了自己姐姐的名字,苏哲也是精神微微一振:“姐姐……”

    看着三个明显就要瘫倒在地的男人,却突然之间似乎又爆发出了一股力量,居然再次与那卍解·死神镰嬅舞的两个蛇头继续战斗起来,亚伯的眼底里划过一抹诧异,这三个男人……

    不只是亚伯就连周围的庄园护卫还有那些保镖们一个个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再次爆发出战斗力的苏家三兄弟。

    而这个时候大家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阴乙人还有莎拉小姐两个人,就算是体力再好,耐力再如何的强悍但是已经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也应该出现了吗,可是直到现在两个人却还没有走出来。

    虽然苏楠,苏哲,苏阳三个人再次爆发出了战斗力,可是却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过就是短短的一刻钟左右三个男人便再次失去了战斗力,现在他们便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两个蛇头向着三个人张开了血盆大口。

    “姐,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苏阳一屁股坐到地上,看着那扑向自己的蛇头虽然眼里没有一丝的惧意,可是他的心底里却浮现出了苏凌那明媚的笑脸:“姐,好想再看到你。小阳想你了。”

    而苏楠看着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另一个蛇头也是笑了:“小凌,对不起了我没有守护好我们的弟弟!”

    苏哲背靠着苏楠与苏哲的后背却是不断地在心底里呼唤着:“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啊,你快点回来啊,快点救救三哥还有六弟!”

    四只冰冷的蛇瞳里闪动着誓在必得的得意,两个蛇张开的蛇嘴向着苏楠与苏阳两个人狠狠地咬了下去。

    就连亚伯都有些不忍心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预料中的鲜血四溅的场面却并没有出现,三道淡淡的光华自苏家三兄弟的胸口处射了出来,然后居然将苏家三兄弟包裹在那片光华之内。

    “呯,呯,呯,呯……”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不甘心地用头拼命地撞击着那光华,可是那光华却如同世界上最最坚韧的精钢一般,只是不断地发出一声声的金属撞击声,但是却是将苏家三兄弟紧紧地护在其内。

    “这是……”苏阳吃惊地看着护在自己身体周围的光华,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苏楠却是眼睛一亮,然后忙将手指顺着自己的衣领子探了进去,接着一块精致的马到成功的玉坠便被他扯了出来,那玉坠上淡淡的光华流转着,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那护持在他们身体外面的光华正是由这个玉坠散发出来的。

    “这是姐姐送我们的。”苏哲惊呼了一声,然后也拿出了自己自与苏凌姐弟相认后,苏凌便叮嘱他一定要贴身戴好的玉坠。

    “呵呵,呵呵,呵呵……”苏阳止不住发出一阵大笑:“姐姐,姐姐,其实姐姐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守护着我们!”

    “是啊!”苏楠点了点头。

    苏哲没有说话,但是那紧紧地抓住玉坠的手掌却是越发的用力了。

    苏家三兄弟的眼圈这个时候都有些泛红了,看着那在光华之外不断嘶吼着的双头蛇,他们的心头却是暖暖的,苏凌的红裙身影不由得同时出现在三个人的眼前,就那个纤细的女子不断地为苏家创造着奇迹。

    而且就算是她没有与他们在一起,可是她却还以她自己的力量在守护着他们的安全。

    “姐,我想你了!”终于忍不住了,苏阳这小子居然扯开嘴巴哭了起来。

    亚伯吃惊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切,不得不说他现在真的很想要见见那个苏阳口中的姐姐,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居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一时之间他的心里涌动的更多的却是无比的艳羡,如果自己也有这么一个姐姐,那么现在也不至于身陷囹圄,进退两难。

    “哥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细微的声音却是若有若无地传入到亚伯的耳朵里,那声音如泣如诉,充满着悲伤之意,令得亚伯的心头一颤。

    亚伯的脸色腾地变了,他忙转头向着之前阴乙人还有莎拉两个人离去的树丛看去,寻那里面依就是平静如初,没有任何的动静,可是那里越是平静,亚伯的心里便越是不安。

    他的脚步抬起,便准备去那边一探究竟,可是立马便有几个保镖发现了他的举动,于是几个人直接便将亚伯围了起来。

    当中一人开口道:“亚伯先生还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

    亚伯的眼底里划过冷意:“我要过去。”

    “亚伯先生没有莎拉小姐的命令现在你只能守在这里。”

    “如果我非要过去呢!”亚伯说着抬脚便向着那片树丛走去。

    “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那么可就不要怪我们了。”整齐的子弹上镗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些黑漆漆的枪口同时对准了亚伯的脑袋。

    “这里是我们维斯康提家族,这里是维斯康提家族的庄园,而且已经传承了几百年的时间了!”亚伯提醒道。

    只不过几个保镖却是冷哼了一声:“那又如何,维斯康提寻早在几百年前便已经没落了,而现在这里的真正主人不是你亚伯先生而是莎拉小姐才对。”

    亚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这个保镖并没有说错,几百年前的时候他们维斯康提家族的确在YDL风光一时,可是现在维斯康提家族却只剩下他,妹妹还有母亲三个人了。

    其实之前的时候在这片古老的庄园中,他们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快乐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个时候他的父亲,还有他的三个哥哥都在,那个时候他们不只一次地幻想过,也许从他们这一代开始,维斯康提家族就会复兴呢,因为这一代他们有五个人,四男一女,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很优秀,天赋也是极为出色的。

    维斯康提家族也许现在说起名字来,大家都会陌生了,但是当提到塔罗牌的时候,只怕没有人会再觉得陌生了,而维斯康提家族正是塔罗牌的创始家族,或者更准确地来说只有拥有着维斯康提家族血脉的人才可以发挥出蕴含着神奇力量的塔罗牌的真正的威力,他们可以召唤出那被封印于每一张塔罗牌内的真正的力量为自己所用。

    而自几百年前,维斯康提家族便一直传承着一副塔罗牌,那套牌比现在流行的塔罗牌大的多,其次,整副塔罗牌上都镶着金箔,这一副塔罗牌的价值可以支撑一普通的小康家庭过一辈子。

    而这套牌才是真正的维斯康提家族的传家宝。

    只不过一切并没有如他们一家人设想的那么美好,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他们一家人的幸福生活便被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子给生生地打破了。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来自佛郎西斯科家族,她的名字就叫做莎拉。

    就YDL的历史来说维斯康提家族与佛郎西斯科家族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崛起的,而且两个家族的关系一直都是十分的密切,换言之维系这种密切家族关系的纽带便是联姻。

    可以说每一代维斯康提家族的男子们都会娶佛郎西斯科家族的女儿为妻,而佛郎西斯科家族的男子们也同样会娶维斯康提家族的女子为妻。

    正是因为这样密切的关系,所以在几百年前的YDL这两大家族以一种极为迅猛地态势在一路向上而行,但是正是应了那么一句话盛极必衰,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维斯康提家族一落千丈差点便彻底灭族,而同样的佛郎西斯科家族也是如此。

    到了这一代佛郎西斯科家族更是只余下了一个女儿,当然了这个女儿便是莎拉。

    而莎拉自小的时候便也按照家族的习俗与维斯康提家族的男子订了婚,而她的未婚夫便是维斯康提家族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天才亚伯。

    当莎拉的父母亲在一场车祸中不幸身亡之后,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女便只身来到了维斯康提家族传承了几百年的古老庄园中,而维斯康提家族的人自然也是极为热情地接纳了这个可怜而又美丽的女子。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美丽的女子居然拥有着一颗比毒蛇更毒的心肠,她用美丽的外表,柔软的话语很快就获得了维斯康提家族所有人的好感,并且就连一向自恃的这一代的维斯康提家族的族长,也就是亚伯的父亲居然都不由自主地为这个美丽的孤女悄悄地动心了,他居然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自己儿子的未婚妻。

    不只是亚伯的父亲,就连亚伯的那三个哥哥,也不由得迷失在莎拉红色的裙摆中。

    这种根本就无法言明的情感,就如同暗夜的毒蛇一般每每地啃噬着亚伯父亲还有亚伯三个哥哥的心房,他们拼命地想要摆脱,可是他们的目光却依就是止不住地去继续追随着莎拉那曼妙的身影。

    终于在某个夜晚亚伯的父亲终于得到了那美丽的女子,于是有了第一次,便会又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

    心底里对于自己妻子还有自己小儿子的愧疚感令得亚伯的父亲一次又一次地想要拒绝美艳如花的莎拉,可是当女子那馨香而柔软的身体毫不设防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心底里的防线依就是只能以崩溃而告终。

    当然了这一切亚伯与他的母亲都毫不知情,当然了亚伯的父亲也不知道自己怀里的女子也同样地被自己另外三个男子抱在怀里,压在身下,他们也与自己一样不断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奋力耕耘着。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纸里永远也不可能包住火,在某个机缘巧合之下,亚伯的妹妹发现了莎拉的秘密,并且告诉了自己的母亲与哥哥亚伯。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上,那几个身陷泥潭的亲人已经根本无法自拔了,于是一场只属于维斯康提家族的悲剧便开始上演了,亚伯的父亲还有他的三个哥哥,为了争夺这个叫做莎拉的女人居然大打出手。

    那一天,在维斯康提家族的古老庄园里,塔罗牌满天飞舞,一声声低沉的咒语不断自那父子四个人的口中吐出。

    “命运之轮转,碾碎前方的一切障碍吧!”

    “力量加持,我的恶魔快点展现出你最残忍的一面,毁灭这里的一切吧!”

    “教皇快快举起你的权杖,将这里的所有的异端抹杀掉吧!”

    “死神,我赐予你毁灭的力量,为我战斗吧!”

    ……

    亚伯母亲与妹妹的哭喊声并没有唤回那四个男的神智,他们各自发动了各自可以最强召唤出来的塔罗力量,然后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亚伯想要阻止,可是却已经太迟了,在那般剧烈的碰撞过后,那四副塔罗牌无一例外地都化为了粉尘,而他的父亲还有他的哥哥,居然也都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而紧接着亚伯与他的母亲还有妹妹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莎拉居然已经收买了维斯康提家族庄园里的所有人,可以说自那个时候起维斯康提家族的庄园里的所有人便都只听从莎拉一个人的命令。

    亚伯暴怒,看着面前依就美丽动人的未婚妻,心底里却是恨意翻滚,他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闪动着淡淡金芒的塔罗牌,对于这个女人他的心底里已经没有半点的爱意,有的只是愤怒与杀意。

    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早就有所准备,竟然翻手取出四张塔罗牌笑眯眯地看着他:“亚伯,你看到了吗,这四张牌我想你不会陌生吧!”

    亚伯当然不陌生,因为那四张牌正是他父亲与他三个哥哥牌组中的牌。

    不用问了,一定是莎拉自他父亲与他三个兄长的手中用花言巧语骗来的。

    那四张牌上的封印都已经被尽数解开了,于是莎拉根本连吹灰之力都没有用,便直接将亚伯束缚住,然后就在亚伯的面前,让人按住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妹妹,将两瓶不知名的毒药灌入到那两个女人嘴巴里。

    而这还不算完,莎拉又让亚伯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母亲与他的妹妹在毒发的时候,痛苦而又绝望的在地上翻滚哀号着。

    于是亚伯这才不得不低下头,同意为这个女人做事儿。

    于是几乎每天亚伯都会看到庄园里会出现一些陌生的男子,而这些男子无一例外地都会成为莎拉的入幕之宾,而每一次莎拉都会拉着亚伯一起,并且热情地为他们介绍说亚伯是自己的未婚夫。

    于是那些男人看向亚伯的眼神,亚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些眼神无一例外地都是红果果地盯着他的头顶在看,似乎在看向一片绿油油。

    当然了时不时地莎拉也会命令亚伯去做些事情,比如杀人,比如放火,再比如这一次的绑架。

    一直以来为了自己的母亲还有妹妹,亚伯不得不忍受,便是连自家庄园里原本是属于自家下人的一干人,对自己恶语相向神马的他都可以忍耐下来,有些时候男人也需要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但是现在……

    亚伯的眼底里寒光闪闪,一道道气流不断地在他的脚边环绕着,他隐约地感觉到自己的妹妹与母亲似乎是出事儿了,现在他必须要尽快赶到他们身边去,那个阴乙人,那个莎拉,只怕他们会对他的妹妹还有母亲下手。

    看到亚伯那不同于以往的眼神,这些保镖们一个个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可是很快的亚伯的异样便被他们忽略了。

    “亚伯,你还是继续乖乖地做只绿壳乌龟就好了,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了,再绿点儿也无所谓。”为首的那位保镖道,只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倒是引得身后众人一片轰堂大笑,老实说亚伯这位昔日在他们眼中的天之骄子早就已经沦落成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了。

    只不过众人的嘲笑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亚伯的双手一抬于是一片金光闪过,只是瞬息之间几个保镖的咽喉便已经被割断了,那血花飞溅之间,金色的光芒却是再次飞回到了亚伯的手中。

    “是,是,是那套塔罗牌!”一个保镖目光有些发直地看着寻亚伯手中一闪而逝的金光,没错,一定是那套被誉为维斯康提家族传家宝的黄金塔罗牌,这套牌莎拉小姐让他们寻遍了这座古老庄园的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找到,这套牌居然一直都在亚伯的手中。

    那个保镖说完了这话,立马转身拔腿便跑,他要尽快通知莎拉小姐,到时候说不定莎拉小姐一高兴,自己便也可以得到一个温香软玉投怀送抱的机会。

    可是他的速度很快,但是亚伯手中的塔罗牌却是更快,当下只见他的手掌微微一抬,于是金光闪动之间,那个保镖的脑袋赫赫然冲天而起,腔子里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的喷涌而出,但是那身子居然还生生地又跑出十几米这才重重地栽倒在地,抽动几下才停止了动作。

    这血腥的一幕,震慑住了这里其他人,于是再也没有谁敢再阻止亚伯了。

    亚伯抬起脚就想要向着那片树丛走去,可是随着一阵腥风扑来,阴乙人留下来的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却是转而扑向了亚伯,那幽冷的蛇瞳里却是闪动着一种嗜杀的疯狂。

    没错,这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是真的快要疯掉了,娘的那三个苏家兄弟,也不知道从哪里搞的保护罩,太硬了,它的大门牙都快崩掉了可是却还是咬不开,所以现在卍解·死神镰嬅舞的双头蛇便将心底里升腾而起的那股邪火完全发泄到了亚伯的身上。

    ------题外话------

    一会还有一章

    说明:关于维斯康提家族的资料来自于百度,他们家族也是塔罗牌的创始家族!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