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305】,地狱人形师黑木凯,君明家来人

【305】,地狱人形师黑木凯,君明家来人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有些时候不得不说这种信念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就是因为安倍清水的声音,于是甲贺秋华竟然真的坚持了下去,当甲贺秋华融合了一部份的阴树图坦特罗的力量后,他的眼睛睁开了,一双本就清明的眼睛现在已经变得神彩奕奕了。

    两个人相视而笑,笑容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开心,笑眼之中有着无穷无尽的话语,有着无穷无尽的情义,不用言语,只是这么一个眼神两个人便都明白对方的心意。

    “清水!”

    “秋华!”

    不约而同的呼唤声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向着对方伸出了双手!

    当下甲贺秋华便与安倍清水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两个人一起笑着,一起流着泪,喜极而泣说得应该就是此时此刻的他们两个吧。两百的分别,两百年后的重逢,而从今天开始他们两个便不会再分开了。

    这一刻他们只觉得之前一切的等待,一切的相思,一切的盼眼欲穿都值得了,因为这个结果就是他们千般万般期待的结果!

    阴树图坦特罗的声音这个时候再次响了起来:“好了,人类我已经完成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现在你们也应该遵守你们的承诺了!”

    “呵呵!”池田秀一这个时候笑了,他走近了两步:“图坦特罗我想要和你谈一个合作,当然了这可是对咱们双方都有好处的,只要你肯答应我会送你一场造化,绝对划算的很,嘿嘿这点我可以保证!”

    池田秀一说得虽然很是诱人,但是却没有想到阴树图坦特罗这货居然想也没有想一下便直接一口回绝了:“我拒绝,你们人类一个个都太狡猾了,你们说的话我才不相信呢!所以人类你还是闭嘴吧,花言巧语我不会相信的!”

    于是池田秀一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语气里虽然有些无奈,但是却也没有任休的失落:“那好吧,那就先这样吧!”

    苏凌这个时候却是开口道:“图坦特罗谢谢你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阴树图坦特罗刚哼哼出这么一句,下一句还没有来得及哼哼呢,小阎王却是大手一挥,于是在虚空中也赫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手,然后向着阴树图坦特罗就抓了过去。

    “喂,喂,喂,不带这样的,不带这样的,这与咱们之前商量好的不一样啊!”图坦特罗发现那只大手之上居然带着一股无穷无尽的威压,竟然让自己的心底里生出了一股那无法抗拒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儿?

    于是眨眼之间阴树图坦特罗便已经被小阎王抓到了手里。

    “喂,喂……”图坦特罗这货还想要拼命地挣扎呢,可是小阎王却是颇为满意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图坦特罗然后道:“你本来就不应该是在阳间存在的,如果我不遇上那还无所谓,但是现在我遇到上了,那么你就和我回地府吧,正好我的院子里还差棵树!我看你到底挺合适的!”

    池田秀一不乐意了,要知道这个青木源树海他可是要有大用的,但是这青木源树海里如果没有了阴树图坦特罗那么这个青木源树海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了。

    只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争得过小阎王大人吗?

    小阎王一边大大方方地用另一只手掌在阴树图坦特罗的身上一拍,于是这货的身体便迅速地缩小,片刻之间这货就变成了手指头大小,于是小阎王直接就将阴树图坦特罗揣在身上。

    至始至终小阎王根本就是在全程无视阴树图坦特罗,无视池田秀一,这一树一人的两个家伙的意建。

    心有不甘地看着小阎王做完了这一切,池田秀一却是一脸不满地凑到了苏凌的身边:“小凌啊,这个男人,你看看你是不是应该换换了,你难道不觉得他太男子主义了,他居然不顾及别人的想法……”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苏凌却是一挥手,于是两块黑色的冰块却是出现在了池田秀一的面前。

    “这,这,这是……”池田秀一的眼瞳一震,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两块东西,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这居然是……

    “这是极阴黑冰,现在阴树图坦特罗虽然被冥收走了,但是冥的话说得也很对,阴树图坦特罗本来就不应该是在阳间存在的,而且如果他在生长一段时间,只怕就已经不得不把他彻底地除掉了,所以现在对于他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两块极阴黑冰,可以继续维持青森源树海的存在,而且应该可以继续维持三百年的时间,无论做什么,三百年的时间都已经足够了。”

    其实苏凌都已经完全不需要开口了,这些东西池田秀一自然也明白,而且现在他也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听苏凌说的到底是什么,因为现在他一门子心思都完完全全地落在这两块极阴黑冰上。

    “瓶子,瓶子,我记得我身上可是有着两个玉瓶呢!”池田秀一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在自己的身上不断地摸来摸去,还别说居然真的让他摸出两个玉瓶,然后这货就好像是一个小偷一般,居然又翻出一把小刀,然后小心地在那极阴黑冰上刮出一点细碎的冰屑,收入到两个小玉瓶里。

    看到池田秀一举动的草壁天正,他的嘴角再次不可扼制地抽动了起来,面前这个家伙真的是那个土御门高高在上的,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门主大人吗?

    与他平素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样子真的是有着太大的差别了!唉,看来这货也是一个演戏高手啊!

    “喂,草壁天正,还有那个安倍……我现在是应该叫你安倍清水呢,还是应该叫你安倍久美子呢,不管了,反正就是你们两个,呃,还有甲贺秋华你也是一样的,还不快点弄些回去,我告诉你们这东西只要给人服下那么一点点,因为对方就会立马阴毒入体,就算是你们安倍家族的现在的家主,还有你们草壁家族的家主也是没有办法可以解毒的!”

    “而且还不会有人验得出来,到最后只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们修炼过度了,快点动手吧,这可真的的是杀人于无形的好东西!”

    草壁天正,甲贺秋华,还有安倍清水三个人听到了这话,一个个的脸上都流露出了几分的惊喜,可是问题却是他们身上根本就没有玉瓶啊。

    “笨!”看着三个面面相觑的家伙,池田秀一却又恨铁不成钢地来了一句:“去那边找一棵阴气极重的树砍断了,然后掏成那瓶状就可以了!”

    “哦,哦,哦!”三个人听到了这话,便立马去行动了。

    “唉,这三个家伙之前看起来我还觉得他们三个家伙挺精明的呢,怎么现在越看越笨呢!”池田秀一自言自语道:“难道说我的眼光出现了问题不成?”

    至于这些极阴黑冰,苏凌自然早就留下了一大块了,毕竟以后万一自己会用到呢。

    草壁天正,安倍清水,甲贺秋华三个人的动作极快,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制做了不少的木瓶,然后三个人也得颇有耐心地刮了不少的极极黑冰,虽然这种东西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但是只凭着刚才他们听到池田秀一对于这极阴黑冰的介绍,便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可遇而不求的宝贝。

    再说池田秀一转着眼睛看到这三个家伙居然搞来了这么多的木瓶,当下便也抄起了一个木瓶开始刮起了冰屑。

    当几个人终于心满意足地抱起一堆木瓶之后,苏凌却是笑了笑:“好了,我们现在也应该离开这里了!”

    至于那两个极阴黑冰却是由重极直接拖入到了青木源树海的地底深处。

    “进来的时候人数那么多,现在出去的时候不过只有这么几个!”介沉看着面前这些人,不由开口道。相信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其他之前一起进入到青木源树海的人,怕是一个个都死掉了!

    “没事,这种活动每一次都会死很多人,怕死的人也不会来参加的!不只是他们,他们的家人一个个也早就有所准备了,所以不会有任何麻烦的!”池田秀一却是一脸在意地挥了挥手,没错他就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反正死的人又没有他在意的,同时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而且这一的活动又不是我主办的!”

    只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就算是用脚趾头去想也知道,只怕现在在那青木源树海的出口处,一定有着许多的媒体人正等在那里呢,于是介沉,步清尘,苏凌,小阎王,阿狸,起司,三煞,花花,重极,凌蕾几人几兽便直接从虚空中遁走了,至于池田秀一,草壁天正,甲贺秋华,还有已经变成安倍清水的安倍久美子几个人却是直接从出口离开了,如何应对媒体对于他们几个来说绝对没有问题。

    回到了酒店里,几个人才刚刚进门,伊藤便已经迎了出来:“老大,介沉你们回来了!”

    当然了伊藤也看到了小阎王,但是一时之间他却有些不知道应该对小阎王如何称呼,所以他也只是微笑着点头算得和小阎王打过招呼了!

    “天使姐姐!”随着一声欢呼声,黑木凯却是张开双臂便向着苏凌扑来,很明显是想要投入到苏凌的怀里。

    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碰到苏凌呢,却是直接就被一只大手给森森地提了起来:“小子!”

    声音才刚一落下,黑木凯便已经直接被小阎王给抛了出去,还好小阎王手下留情,再加上伊藤的反应也是极快,飞快地扑了过去及时将黑木凯接住。

    “天使姐姐!”虽然没磕到也没有碰到,但是黑木凯却是十分委屈,他撅着小嘴,一双眸子里却是闪动着泪花,天使姐姐是自己的,他才不要被别人抢走呢,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一副很强大的样子,但是没关系,等到他黑木凯长大了之后,应该也会十分强大!

    “冥!”苏凌颇有些无奈地转头看向小阎王:“他还是一个孩子!而且他也失去记忆了!”

    “孩子?!”小阎王挑了挑眉头:“都多大了,还孩子,阳间不是十六岁就算是成年了吗,这小子已经超过十六岁了!”

    小阎王说着一双眸子却是冷冰冰地盯向黑木凯。

    不知道为什么,黑木凯却是在小阎王的目光下颇有些瑟瑟之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小阎王的目光可以直接看透自己的心思,于是他不由自主地将身子缩到了伊藤的身后。

    但是这一眼看过去之后却是让小阎王的脸色微变,接着他一抬手只是向着黑木凯虚空一抓。

    “啊!”随着黑木凯一声惊呼,他的身子便已经直接被小阎王抓了过起来。

    黑木凯拼命地蹬着双腿,想要挣脱小阎王的控制,可是他又如何要以与小阎王对抗呢。

    “凯一!”伊藤心里发急,在他看来小阎王这场醋吃得真是有些大,还有些陌名奇妙,于是他也忙扑了过来,想要从小阎王的手里夺下黑木凯。

    “伊藤你先冷静一下!”介沉却是脚步一闪拦在了伊藤的身前。

    “介沉!”伊藤瞪着眼睛看着介沉,这是自己一起出生入死多次的兄弟,而且介沉也明白黑木凯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可是,可是现在他居然阻止自己去救黑木凯……

    是的,没错他的实力就是比不过小阎王大人,但是那又如何呢?

    至于伊藤的反应,小阎王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他只是盯着黑木凯:“这小子之前应该是被什么东西附体过吧?”

    “是的,被使魔管狐附体的!”伊藤迫不急待地回道:“所以还请你放过他!”

    “但是你们是不是不知道这小子的体内被使魔管狐印下了一个印记,所以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人了,他只是一个地狱人形师!”小阎王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

    苏凌没有说话,却只是走过来,两根手指直接搭到了黑木凯的脉门处,轻轻地感觉到了一下,然后在大家或惊疑,或不敢相信的目光中缓缓点了点头:“是的,虽然现在还不是很明显,但是他现在的确已经成为地狱人形师了!”

    “怎么会这样?!”伊藤很明白苏凌是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

    只不过这一句话似乎便已经抽空了伊藤体内所有的能量,令得他整个儿人都已经瘫倒在了地面上。

    “我,我不知道,我不是地狱人形师!”黑木凯在拼命了挣扎着。

    不过小阎王却只是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按,于是黑木凯立马也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量一般,完全瘫软下来。

    “小子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是想要安安份份地做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现在我可以把你体内的那个印记抽出来!”小阎王清冷地道。

    “抽出来,抽出来,一定要抽出来!”伊藤这个时候已经叫了起来,他可不想让黑木凯变成一个地狱人形师。

    但是黑木凯的注意力却是停在了小阎王口中的那个普通人上,于是他的目光深了深,黑木凯很清楚自己的天使姐姐,还有自己的伊藤哥哥,还有天使姐姐身边的所有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如果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那么自己就不能再继续呆在天使姐姐身边。

    于是黑木凯的目光闪动了几下然后他毫无畏惧地看向小阎王:“那还有一个选择呢?”

    “第二个选择就是你就干脆继续当你的地狱人形师好了,但是我却会把你带回到地府,在那里你会受到十分惨烈的训练,不过那种训练却是会让你变得更强!”

    “不,不,不,我不同意!”黑木凯还没有做出决定呢,伊藤便已经吼了起来,没办法他对于黑木凯的重视,绝对要比他自己对于自己更为重视:“让他做一个普通人吧,我的梦想就是让他做一个普通人!”

    “伊藤哥哥请让我自己选择吧!”黑木凯这个时候却将目光转到了伊藤的身上:“我知道哥哥对我好,但是这一次请让我自己按着我自己的心意来选择!”

    “好!”对上黑木凯那清水一般的眸子,伊藤又怎么可能会说不字呢。

    “我愿意做一个地狱人形师,我要变强,我不要做一个普通人!”黑木凯目光坚定地道。

    “凯一!”伊藤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黑木凯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很清楚黑木凯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少年,虽然他现在也是第一次听到地狱人形师这个名词,但是就算是光听着这个名词,都会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伊藤哥哥虽然你一直没有说,但是我却可以感觉到你与这里的所有人,包括天使姐姐都不是普通人,所以我也不想做一个普通人,我想要可以和你们在一起,但是做一个普通人只能让我和你们越走越远,我不要那样,我也要变得和你们一样强大!”

    黑木凯的话斩钉截铁,当他看到伊藤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又继续开口了:“伊藤哥哥我已经十九岁了,我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所以伊藤哥哥,我的生活还请让我自己做主!”

    伊藤听到这话,很是认真地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可以说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少年的目光如此坚定呢,于是良久之后他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伊藤哥哥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

    于是事情便就这样订下来了,待到小阎王大人回归地府的时候,黑木凯也会跟着他一起回去,因为他要去进行身为一个地狱人形师的修炼。

    “我,我姑姑呢,我姑娘呢,老大我姑姑呢!”直到这个时候,马代夫这才一脸不安地问道,话说刚才他的目光便一直在众人的身上掠过,可是他却并没有看到谁的怀里抱着一个女子的半身铜像,现在黑木凯的事情已经告于一个段落了,所以他才会直接走过来问下关于自己姑姑的事情。

    老实说这些天来他的心情可是无比的忐忑,他的心是不安定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再次见到自己的姑姑,那可是他现在世间唯一的亲人啊。

    “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办到了!”介沉一笑,抬手在马代夫的肩上拍了拍。

    虽然一开始在知道马代夫所开的医院里居然有着那些让人恶心的猫腻时,对于这个男人他真的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但是随着了解的深入,介沉知道马代夫是为了自己的至亲之人而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如果换位着想的话,介沉敢说自己也会如马代夫一样选择。

    再说了马代夫的姑姑马蓉蓉到底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现在大家也都清楚了,都是为了那两个魂幡,而且其中一个还是十亿魂幡,如果这个魂幡真的落到R国人的手中,那么只怕又会掀起一场风波来。

    所以现在大家对于马代夫的心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你姑姑的半身铜像就在这里!”介沉说着将自己背后的背包放了下来,然后交到马代夫的手里:“你姑姑也很想再见你一面,去吧,去你的房间里好好地和你姑姑聊聊天,我想你们姑侄两个人一定有很多的话要说!”

    马代夫的脸上现在已经满满的都是泪了,他双手颤抖地接过那个背包,然后紧紧地抱在怀里,就好像是抱着世间最最珍贵的宝贵。

    看到马代夫抬头看向自己,于是苏凌微微一笑:“去吧!”

    “嗯,老大那我先回房间了!”马代夫吸了吸鼻子,然后一低头便出了房间。

    “老大还有一件事情!”这个时候伊藤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老大X港那边,李家的李端阳,还有君明家族的君胆御加都已经来了!”

    听到了这话,苏凌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要知道在进入青木源树海的时候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草壁天正,安倍清水而成为自己的手下,而且土御门的池田秀一虽然其中的内情她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苏凌却明白池田秀一绝对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之前自己让介沉联系李端阳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君明家族可以重回R国,这样便可以引起整个儿R国境内的大震动,到时候自己可以起到推手的作用,同时还可以混水摸鱼。

    但是现在……

    苏凌的眉头微皱,看来自己的计划应该改变一下。

    “呼!”介沉自然也明白苏凌的意思,于是他呼出一口气,看着苏凌道:“老大要不我先去见见李端阳?”

    “老大李端阳与君明御加并没有住在这里,他们住在DJ市郊外的一个渡假村里,而且似乎好像是直接包下了整个儿渡假村,他们说如果老大回来了,那么就请去渡假村找他们,等到他们发现老大的实力足以得到他们认可之后,那么再谈合作的事情!”

    伊藤这个时候将之前李端阳与君明御加两个人原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

    “那两个混蛋!”听到这话之后,介沉直接就火了:“老大我现在去找那两个小子,妈的居然敢不给我面子,看我怎么收拾他们,真是的不过才几年不见,现在一个个倒还成精了!”

    “等等!”苏凌拦住了介沉:“既然他们想让我去,那我就去,其实我现在也很好奇李家人与君明家族人的实力到底如何,如果实力太差的话,可不配成为我的合作伙伴!”

    苏凌的声音冰冷而清晰。

    就在苏凌的声音才刚刚落下的时候,伊藤的手机居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伊藤匆匆看了一眼,便对苏凌道:“老大是李端阳打来的!”

    “我来接!”介沉一把抢过伊藤的手机,然后接通。

    “伊藤吗,我是李端阳!”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男声。

    “李端阳我不是伊藤,我是介沉!”介沉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满。

    “呵呵,我就知道你和你的老大应该回来了,果然没错!”李端阳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对了介沉,那个伊藤应该已经对你家老大说了吧,让你的老大快点来碧水渡假村吧,我们在这儿已经恭候好几天了。”

    “呵呵,这么说吧,整个碧水渡假村我们都已经包下来了,而且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里布置了一个阵法,只要你的那个所谓老大可以破得了这个阵法那么我们之间就可以好好地坐下来讨论一下应该如何合作!”

    “哦,这样吧时间就订在今夜子时吧,好了,介沉等着你的老大先破了阵法,我们再叙旧吧!”

    话音落下,那边的李端阳也不等介沉再说什么,便直接压断了电话。

    “混蛋!”介沉看着手机恨恨地骂了一声,话说现在他真的是很有一种想要把手机摔出去的冲动。

    “老大怎么办?”介沉抬头看向苏凌开口问道。

    “……”苏凌的眉头微皱,对于所谓的阵法她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可是她们离开青木源树海的时候天色便已经黑了,一直折腾到现在老实说现在距离子时已经没有多久了。

    可是,可是现在苏凌的一颗心都在牵挂着小阎王身上的伤势。

    “延时,告诉那两个家伙,我今天没空!”苏凌迅速地做出了决定。

    “不用!”但是小阎王却接着开口了。

    “冥!”苏凌不满意了,她瞪视着小阎王:“今天晚上我要为你治伤!”

    “小凌!”小阎王却是一笑,然后紧紧地握住了苏凌的小手:“放心吧,不过就是一个晚上嘛,我相信只要一个晚上的时候,你就可以破除那个什么狗屁的阵法,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明天早上你再开始为了治伤就好了!”

    小阎王的一双眸子望向苏凌,不得不说此时此刻小阎王的那双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宠溺之色,浓得就好像都可以溢出水来了。

    苏凌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放心吧,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而且这事儿对于你来说应该也比较重要!”小阎王说着张开双臂直接把苏凌拥入到了怀里:“去吧!”

    “嗯!”苏凌点了点头,接着她的目光一扫房间里的众人:“你们都在这里就好了,那两个混蛋!伊藤你告诉他们,今晚子时我必到!”

    “是,老大!”伊藤立观点了点头。

    介沉却是抽了抽嘴角,心里却是暗暗地对李端阳还有君明御加两个人掬了一把同情汗,这一次你们两个就等着倒霉吧,而且这还是你们两个自找的!

    苏凌的话音落下了,她整个儿却是已经身形一动,便离开了酒店。

    众人看着窗外苏凌那抹红色的身影一闪而逝。

    而且大家现在也都可以分明地感觉到苏凌的那道身影里却是带着一股慑人的寒意,她现在很生气,真的是很生气!

    碧水渡假村里的李端阳与群明御加两个人却是同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直接透入到了两个人的心底里。

    “这是怎么回事儿?”君明御加有些不安。

    “没事儿,应该是气温下降了吧!”李端阳虽然心底里也是有些惴惴,但是嘴上却还是如此宽慰着君明御加。

    就在这个时候伊藤的电话到了,伊藤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我家老大会准时抵达的!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哼,电话挂得倒是挺快的!”君明御家看着李端阳轻哼了一声。

    李端阳放下手中的电话,对于伊藤挂电话的事情他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毕竟刚才他也是这么干的,这似乎就是所谓的一报还一报啊。

    “对了,我现在去把阵眼安上!”李端阳一边说着,一边自身边的包里取出一个完全由黑水晶雕刻而成的一个水晶骷髅头。

    “嗯,我也去把邪眼放下!”君明御加道。

    于是两个人便各干各的事情去了,要知道那个黑色的水晶骷髅头还有那个邪眼分别是李家与君明家族的传家宝。

    现在这个阵法虽然也很厉害,可是一旦加上这两个好东西,那么这个阵法就算是他们两族的家主亲自来此,也没有办法破解的,嘿嘿,介沉的那个老大。

    对了,按着他们所调查的资料显未,那个所谓的老大应该叫做苏凌吧,是一个不过二十几岁的女人,哼,哼,阴阳界一个区区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真的算不了什么。

    她还想要破开这个阵法,别说破了,只怕到时候那个女人会直接被困在阵法里,痛哭不矣。

    两个人很快就将黑色的水晶骷髅与邪眼放到了阵内,于是整个儿碧水渡假村里的氛围便已经完全发生改变了。

    一时之间倒是足以用阴风怒号那,浊浪排空来形容。

    月亮已经升上中天了,子夜已经到了,而一抹红色的身影却也来到了碧水渡假村的上空,而且正正好好挡在了那轮月亮之前。

    “咦,介沉的那个所谓老大怎么还没有到呢?”李端阳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然后道。

    “嘿嘿,不会是不敢来了吧!”君明御加却是邪邪地一笑。

    但是很快他的笑声就停住了,因为他突然间看到天上的月亮之前居然有一个红裙女子,女子身上的红裙被夜风漫卷着,一头黑色的墨发也如同红裙一般在女子的脑后不断地舞动着。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这个女子看起来应该是充斥着妖异的感觉,可是女子的身上同时却又披着一层清冷的月辉。

    妖娆冰冷,冷血无情。

    这八个字居然一下子便跳到了君明御加的心头,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啊,特别是那个女子此时一双眸子正看下来,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眸子啊,宛如古井无波无澜,宛如冷月清冷幽寒,宛如深潭幽深得看不到底。

    虽然明知道这个女子应该看不到自己与李端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君明御加的心里却是毛毛的,他只觉得那个女子不但可以看到他们两个,而且可以直接将他们两个人看穿,无论是他们有何种的计谋,无论是他们有何种的想法与手段,但是在这个女子的目光下一切都无所遁形!

    虽然他与那个红裙女子相隔得极远,可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得到,那个女子的骨子里就透露着一股清绝的寒冷,似乎那个女子根本就是被隔绝在尘世之外的存在。

    看到这里君明御加的心底不由得就是一凛,但是接着他便发现,那个红裙女子精美绝伦的俏脸上却是浮起一道笑意,而接着她却流泄如水般的目光,带着淡然,带着寒冷,带着冷漠,直接就与他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啊!”君明御加忍不住心头的骇然,他猛地大叫了一声,然后身体重重地跌倒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子呢!

    他在心里不断地反问着自己,他堂堂君明家族的传人,居然会被一个年轻女子的目光给骇成这般样子!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还真的不会相信。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介沉所谓的老大吧,只是这一目光就可以做到如此地步,那么她的实力呢,又是如何?

    君明御加的心底里突然间涌起了一股无力,他只觉得这一次他与李端阳两个人在这碧水渡假村里所布置的阵法一定会被这个女人所破的。

    “御加你怎么了?”这个时候李端阳却是伸手扶起了君明御加,然后颇为不解地问道:“御加你怎么好端端的会突然间摔倒呢?”

    “呃,端阳你看那里!”君明御加的脸色苍白如纸,他一手紧紧地抓住李端阳的手腕,另一手却是指向半空中。

    “呃,什么也没有啊!”李端阳顺着君明御加手指的方向看去,然后眨巴了几下眼睛道。

    “呃?!”君明御加心头一惊,然后忙再次向着之前自己所看到的那个红裙女子的方向看去,果然那里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

    “怎么会呢?!”君明御加喃喃道,要知道这一切的时间说起来长,但是实际上不过就是片刻罢了,按说就算是那个红裙女子修为再如何高深,但是她离开半天空的话,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啊,可是,可是现在她居然不见了,不见了……

    心底里涌动着浓浓的恐惧,令君明御加抓住李端阳手腕的手更加用力了:“端阳我想我们这一次似乎做错了,那个女人不简单!”

    “怎么了?!”李端阳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

    “那个介沉的老大真是不简单啊,我想我刚才应该是看到她了!”君明御加道。

    “看到她了,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她?”李端阳一边说着,一边忙向着四周看去,可是看来看去周围依就是一片静悄悄的安静,什么动静也没有,不要说是人了,就连一只昆虫都看不到,要知道在这座大阵里,昆虫也是活不了的!

    而且真的有人进入到这个大阵里,他们两个人现在可是这座大阵的主持啊,他们两个会在第一时间就知道的,可是现在……

    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进入到阵法内啊,那么君明御加所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那个介沉所谓的老大真的已经进入到阵法里了不成?

    心底掠过一抹骇然!

    但是李端阳却并不知道此时一个红衣女子已经抬步款款地走进了碧水渡假村内。

    但是整个儿阵法却依就一片平静,根本就没有兴起半点的涟漪与波澜!

    苏凌的目光缓缓了向着四周扫了一下,然后她的唇角处荡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度,呵呵,阵法倒是不错,而且阵法的能量也很强,看来李端阳与君明御加两个人倒是在这个阵法里加了些好东西。

    苏凌一步一步向着阵法内走着,越走心底里越是赞叹,这么好的阵法如果自己不催动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接着随着苏凌的心念一动之间,于是整个儿阵法居然狠狠地震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李端阳还有君明御加两个的脸色也同时大变。

    这一刻他们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有人进入了阵法,但是紧接着他们就发现,那个人现在已经进入到阵法的内部了,怎么会这么快?!

    ------题外话------

    今天快崩溃,从昨天晚上开始,整个小区,就我们三楼和四楼电路出故障了。于是今天一天背着本,蹭电码字。然后现在又遇到了一个超慢的网,开机用了一刻钟,你们信吗?反正就是苦叉到极点了!继续求票!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