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228】,可以化身成魔,活体换脑

【228】,可以化身成魔,活体换脑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阿纳托利斯基的眉头一皱,但是却并没有再说什么,他的目光自斯诺坦丁维奇手中的雪茄上扫过,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这么多年来游走到黑白两色的世界里,他早就已经练就了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心态了。

    不过很明显托力亚却是做不到如他这般,现在托力亚那仅余的一只独眼里却是闪动着愤怒的火焰,他一把就拍在了斯诺坦丁维奇夹着雪茄的手上:“斯诺坦丁维奇,你想要谋反不成?”

    “哈哈,哈哈!”斯诺坦丁维奇本来一直都没有注意托力亚,毕竟此时此刻的托力亚与他前几天见到的那个意兴丰发的托力亚可是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了。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好地打量了一番托力亚,于是斯诺坦丁维奇脸上的笑容却是浓了起来,丝毫没有因为之前托力亚打掉自己手上雪茄的事情而生气。

    “哈哈,我当是谁呢,居然是托力亚,不过真的很奇怪,托力亚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呢,啧,啧,啧……”

    一边说着斯诺坦丁维奇居然围着托力亚缓步踱了一圈,然后大声地对他身边的那些兄弟们叫嚷了起来:“大家快点看看这是谁啊,这居然就是托力亚,哈哈,哈哈,好好看看,现在他比之那个叫做伊藤的杂碎更像是一个废物,哈哈,哈哈,哈哈!”

    只是这个自大自狂的斯诺坦丁维奇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当听到自己的话后,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眼底同时掠过一抹杀意。

    介沉看了一眼苏凌,看到后者的眼帘低垂,根本就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于是介沉握了握拳头,长长出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啪,啪,啪!”斯诺坦丁维奇走到了托力亚的身边,抬手在他的脸上重重地拍了两下,然后又是一笑:“哈哈,哈哈,托力亚,你不是有名的大力士嘛,呃,我记得你可是咱们嘿首党这里的头条好汉啊,怎么了,现在怎么怂了,成孬种了,哈哈,哈哈,有本来你来打我一下子试试啊?!”

    托力亚的牙关紧咬,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现在被那么多的枪指着,虽然他不怕死,但是他却害怕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害死了阿纳托利斯基。

    虽然之前他见识了苏凌的本事儿,而且阿纳托利斯基也与苏凌小姐做成了交易,但是托力亚却不敢肯定在这种时候苏凌会不会帮助他们。

    “呸,废物,垃圾!”斯诺坦丁维奇居然越说越来劲儿了,竟然直接将一口浓痰吐到了托力亚的脸上。

    托力亚的独眼儿里风暴来了又走了,他的牙关咬得咯咯做响,一双大手紧紧地握到了一起,那手背上完全被青筋布满了。

    “苏凌小姐,我想要再和你谈一笔生意!价值一个油田,如何?”这个时候阿纳托利斯基却是十分平静地开口了。

    “啪!”不过斯诺坦丁维奇却是走了过来,然后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然后他用恶狠狠地目光从苏凌的脸上扫到了阿纳托利斯基的脸,接着又自阿纳托利斯基的脸上扫到了苏凌的脸上,然后冷笑着指着阿纳托利斯基的鼻子道:“阿纳托利斯基,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哼,我告诉你吧,你今天必死!”

    说着,他又转脸看向苏凌,然后大手一伸就拿起了苏凌面前的那份刚刚签好的合同,翻看了一遍,然后脸上浮起一抹狰狞的笑容:“苏凌,好名字啊,我倒是不知道你一个Z国的小女生,居然敢要我们ELS国的油田,我怎么不知道Z国人有胆子有这么大呢?”

    “我的胆子一向很大!”苏凌这个时候开口了,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双眸子眨动之间,闪出无尽的风华。

    斯诺坦丁维奇一怔,在他看来一直低头不语的苏凌一定是害怕了,毕竟苏凌的年纪不大,不过才二十岁出头罢了,这个年纪的少女,根本就是刚刚走出校门,什么风浪都没有经历过。

    那么一下子面对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又怎么可能会不害怕呢,换句话来说,如果苏凌真的不害怕的话,那么就不正常了。

    可是现在当这个少女缓缓抬起眸子里的时候,斯诺坦丁维奇看到的却是平静,无比的平静,呃,在那平静之中,还有着一抹不加任何掩饰的嘲讽与杀意。

    这个少女居然想要杀死自己?!

    斯诺坦丁维奇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他就笑了,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就算是这个少女的身手很厉害,就算是她身边的那个黑衣男子与那个叫做伊藤的独眼都长着三头六臂,呃,顶多是再把阿纳托利斯基与已经完全变成废物的托力亚一并加上。

    那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再厉害的人,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自己身后这么多的枪呢!

    “哈哈,哈哈,不错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斯诺坦丁维奇扯着嘴巴皮笑肉不笑地继续道:“可是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从现在开始,这个油田,还有你,都是属于我的,哈哈,哈哈,Z国的小妞味道一向不错,说实话我一直都很喜欢,但是像你这么正点的Z国小妞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哈哈,哈哈!”

    “斯诺坦丁维奇先生!”苏凌那平静的脸上,却是一片波澜不惊:“很抱歉,我现在要告诉你的就是,你错了!今天会死在这里的人是你,当然了,还有再加上你身后的那些人!”

    苏凌的声音很轻,很淡,很平静,就好像是一阳春三月的天气里,那细嫩的柳枝被风一吹,自湖面上划过一般。

    再加上此时少女的眼里,却是蕴含着淡淡的冷笑,却是怎么看怎么都让斯诺坦丁维奇的心里觉得火大。

    “苏凌,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斯诺坦丁维奇一边说着,一边大手一伸直接向着苏凌的咽喉处抓来,他就不相信,当自己捏着这个少女的脖子后,她还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现在这里他斯诺坦丁维奇才是主宰,因为没有什么再比用枪来说话更好使了。

    可是他的手却根本就没有碰到苏凌。

    因为他的手同时被两个人的大手扣住了,那一只大手的主人是介沉,而另一只大手的主人却是伊藤。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放开我!要不然,他们就会直接让你们的脑袋开花!”斯诺坦丁维奇威胁道。

    “呵呵!”苏凌笑了,笑得很灿烂:“斯诺坦丁维奇你知道枪是会自爆的吗?”

    那淡淡的声音根本就不像是在询问,而像是在述说着一个事实。

    听到了苏凌的话,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之前那已经高高提起来了心脏终于缓缓地放下了,他们知道既然苏凌已经开口了,那么这些枪根本就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

    斯诺坦丁维奇冷哼一声:“这些枪都是我们自己生产出来的,绝对不可能爆!所以苏凌小姐,我再次重申一下,一会儿会爆的只有你们的脑袋!”

    但是就在斯诺坦丁维奇的话语刚刚落下之后,于是一阵“呯,呯,呯,呯……”的爆炸声便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同时还伴有“啊,啊,啊,啊……”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怎么会这样……”斯诺坦丁维奇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带来的那些人,他们手上的枪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了,而与此同时他们的脑袋也跟着爆炸了。

    一时之间整个地面之上,居然已经完全由鲜血,还有尸体谱写出来了一曲五线谱!鲜血淋漓,震人眼球!

    话说这种情景,斯诺坦丁维奇还是平生仅见,一时之间斯诺坦丁维奇已经完全地呆住了。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罢了,斯诺坦丁维奇带来的那数十条大汉,不过还有三四个人活着的,他们这个时候看了看那些倒地的无头尸体,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当下便尖叫着,想要将自己手中的枪丢掉。

    但是很快他们便又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手中的枪似乎已经与他们的手连成为了一体,无论他们怎么想要把枪丢下都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啊,啊,啊!”终于几个人再也抵挡不住心底的骇然与惧怕了,当下他们立马夺门而出。

    只是才不过刚刚跑到门外,当下又是几声“呯,呯,呯,呯”的手枪爆炸声响起来。不用问那几个家伙的下场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因为那*重重砸到地面上的声音已经清楚地传了进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斯诺坦丁维奇这个时候已经回过神了,此时此刻他的脸色惨白,他瞪大了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看向苏凌:“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我是一个医生,准确地说是一个医术还不错的医生!”苏凌笑了,那笑容里居然带着说不出来的纯洁与天真,就好像她根本就不是连手都不用动一下,便生生杀死几十条大汉的凶手。

    此时的苏凌就好像是一个……

    “天使?!”斯诺坦丁维奇一直盯着苏凌在看,他只觉得苏凌那张美丽的脸孔上,此时似乎洋溢着淡淡的珠光,也许是他的眼睛有些苍了,他居然在苏凌身后看到了一双洁白的翅膀。

    只是在这两个字自口中吐出来之后,斯诺坦丁维奇这才回过神儿,这个女子怎么可能会是天使呢,错觉,绝对是错觉!

    “你,你,你想要怎么样?”斯诺坦丁维奇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颤抖。

    “放心,我不会杀死你的,我只是想和你商量商量,借你三样东西罢了!”苏凌说着,又将之前被斯诺坦丁维奇摔到桌子一角的合同再次拿了过来,然后用手将褶皱抚平。

    “你,你,你想要借什么,我的命不借!我的脑袋也不借!”斯诺坦丁维奇立马道。

    话说这种时候,很多人不是借命,就是借脑袋的,而且斯诺坦丁维奇也正是这方面的个中高手,所以当听完了苏凌的话后,他立马就做出如此反应。

    “呵呵,斯诺坦丁维奇先生,你误会了,你的命还有你的脑袋对我来说一点儿用都没有!”苏凌依就是笑眯眯地道:“放心,这东西你一定有!”

    “好吧,只要是我有的,那么你尽管开口,我都会借给你的!”斯诺坦丁维奇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借脑袋借命的,那就可以。

    介沉笑了,伊藤也笑了,他们已经知道自家老大接下来想要说什么了。

    就连那阿纳托利斯基还的托力亚两个人也意识到苏凌到底是在做什么打算了。

    “很感谢斯诺坦丁维奇的大方!”说着,苏凌看了一眼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你们两位也应该感谢一下斯诺坦丁维奇先生!”

    阿纳托利斯基立马就微微站起身,向着斯诺坦丁维奇微微一颔首:“谢谢你了斯诺坦丁维奇,认识这么多年来,还不知道你居然是一个如此大方的人!”

    托力亚也向着斯诺坦丁维奇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态度诚恳地道:“斯诺坦丁维奇先生,谢谢你,因为你的大方,我托力亚可以重获新生,真是太感谢你了!”

    于是斯诺坦丁维奇顿时有些糊涂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儿啊,自己只是答应借东西给苏凌的,怎么会让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感谢自己呢,特别是托力亚还让自己让他重获新生。

    这话怎么越听就越觉得不对劲呢?

    于是斯诺坦丁维奇将狐疑的目光最后定格在苏凌的身上,一字一顿地问道:“苏凌你到底想要借什么?”

    “哦,很简单,你看阿纳托利斯基的妻子脑瘫好多年了,而想要治好她,那么就需要为她换一个脑子!”

    “但是为了提高成功率,那脑子必须是*取出才是最合适的!不过我一直都以为没有人会愿意借呢,却没有想到斯诺坦丁维奇先生居然这么大方。”

    “就是,就是!”介沉连连点头:“必须得给三十二个赞!”

    苏凌含笑看了一眼介沉,然后继续说道:“还有,托力亚现在少了一只眼睛,还有一条手臂,所以想要让托力亚重获新生,那么就需要有人可以借给他一只眼睛,还有一条手臂了,巧得很,刚才斯诺坦丁维奇先又答应了!”

    “就是,就是,斯诺坦丁维奇先生当真是时代的楷模!”介沉立马又出声配合。

    “你,你,你,你这根本就是要我的命!”斯诺坦丁维奇浑身直哆嗦,他怒视着苏凌。

    “不,不,不!”苏凌摆了摆手:“斯诺坦丁维奇先生,你放心,你会好好地活着的,而且我想鉴于你的大方,阿纳托利斯基先生应该很乐意为你提供一处活着的地方!”

    “不错,我很乐意!”阿纳托利斯基这个时候也点了点头。

    “苏凌,你要杀就杀,不用说这些话来挤兑我!”斯诺坦丁维奇发狠道。

    “斯诺坦丁维奇先生,你又错了,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杀人呢,而且你看看我的这双手,上面可是一滴鲜血也没有!”苏凌的脸上在笑,但是那笑容却是一点也没有进入她的眼睛。

    斯诺坦丁维奇看着苏凌那依就是纯洁无比的笑容,再看看在那边地上躺着自己手下的无头尸体,还有那缓缓流动的鲜血,这个女人,哪里是什么天使,她根本就是一只头上生着角的恶魔。

    “你,你,你是恶魔!”斯诺坦丁维奇指着苏凌咆哮着。

    “不错,我就是恶魔!”苏凌站了起来,高高地扬着小脸,走近了斯诺坦丁维奇几步,然后抬手指着伊藤:“斯诺坦丁维奇你知道吗,其实这三样东西我本来并没有想过要从你身上借的!”

    “但是你知道吗,伊藤叫我什么,他叫我老大。老大是做什么用的,老大就是要护着他们的,所以你千错万错,最错的地方就是不应该辱骂他,既然你骂了他,那么你就必须要为你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而这些便是我为伊藤讨回来的公道。我的人,谁也不可以侮辱!为了我在乎的人,我从来都不介意化身成魔!”

    苏凌说完了这话,便头也不回地踏着那些尸体向着门口走去,看着苏凌那轻盈的身影,就好像是一道红色的音符正跳动在五线谱上一般。

    当她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却是脚步微顿:“阿纳托利斯基先生,我们先去看望你的妻子去吧!”

    “好的,苏凌小姐,我们这就过去!托力亚让人过来把这里快点清理干净!”阿纳托利斯基一边跟在苏凌身后向外走去,一边不忘记交待托力亚按排人过来把这里的痕迹处理干净。

    “伊藤来走了!”介沉这个时候却是拍了拍伊藤的肩膀:“别愣神了,咱们快点走,这里还有一个拖油瓶呢!”

    伊藤转眼看了看介沉,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却笑了。

    介沉看着伊藤脸上的笑容也笑了,这一次介沉从伊藤的脸上看到了温暖的温度。

    伊藤,这样的你应该才是真正的你吧。

    至于斯诺坦丁维奇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他明白自己的未来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是完全掌握在那个叫做苏凌的少女手中。

    事情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苏凌,苏凌,这个魔鬼,如果自己早就知道她是一个魔鬼的话,那么自己绝对,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是的,是的。

    不得不说现在斯诺坦丁维奇很后悔,可是后悔对于他来说,现在已经一点作用也没有了。

    而托力亚打过电话之后,也迅速地跟了出来。

    在赶上介沉与伊藤的时候,托力亚却是对伊藤道:“对不起了伊藤。我为之前的时候向你表示抱歉,对不起!”

    伊藤一笑,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并没有往心里去!”

    “伊藤,介沉你们两个有一个好老大!”托力亚看着苏凌的背影道。

    “那是当然了!”一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介沉就是一脸的自豪。

    伊藤也是连连点头:“是啊,我们真的有一个好老大,很好的老大,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会把我,还有那些兄弟们都当成家人的老大了!”

    ……

    车子一直行驶了近三个小时,才停在一橦山间别墅前。

    “苏凌小姐,我的妻子就在这里!”阿纳托利斯基的脸上现在已经是掩饰不住的开心了,因为刚才他再一次见识到了苏凌那可以说是逆天的手段,虽然不是医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阿纳托利斯基的心底里对于苏凌却是升起了浓浓地信任感,他现在相信苏凌一定会治好自己的妻子。

    阿纳托利斯基的妻子叫做阿夫多季尤什卡,现在每天她都不得不在佣人的帮助下,起床,穿衣,吃饭,而且现在她已经变得目光呆滞,甚至就连阿纳托利斯基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认识。

    这些情况在来的路上,阿纳托利斯基都已经对苏凌说了。

    一行人进入到了这橦山间别墅,在经过花园的时候,阿纳托利斯基停住了脚步,目光向着一个方向看去。

    苏凌等人也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向着阿纳托利斯基目光的方向看去。

    那里坐着一个女子,看年纪女子应该比阿纳托利斯基小大约十岁上下,女子的样子很美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漂亮的ELS国的美女。

    但是女子脸上的神态却是呆呆的,目光也是呆滞的,无论她的身边有任何动静,她都没有什么感觉,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她已经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苏凌小姐,你看这就是我的妻子!”阿纳托利斯基看了好一会自己的妻子,从他的目光中苏凌读到了心疼与宠爱。

    “嗯,我看到了,阿纳托利斯基先生,推她进房间里,我们现在就开始!”苏凌说着,扭头看了一眼,那已经完全被移脑这件事情下呆了的斯诺坦丁维奇:“如果再不开始,我怕斯诺坦丁维奇先生会被因为惊吓过度而来一个脑死亡,那咱们可就亏大了!”

    “嗯,好的!”阿纳托利斯基立马应了一声,然后便抬脚准备去推自己的妻子,但是他的脚步很快又停下来了:“对了,苏凌小姐,之前我说的那座油田,一会儿我就会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合同!”

    “不用!”苏凌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此时苏凌的反应倒是出乎了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的意料,当下两个人都吃惊地看着苏凌,都不明白为什么苏凌会拒绝呢。

    要知道在他们眼里,苏凌绝对是一个很会利用自身的优势来赚取最大利益的人,可是现在放着一座大好的油田,她居然拒绝了,这,这,这简单就是不可思议。

    一座油田,那一年的收益可是高达几千万米元呢!

    “呵呵,处理那些人,并不是因为你的油田,而是因为我不喜欢别人说我的兄弟!”苏凌笑了:“虽然我这个人很喜欢钱,也从来都不掩饰我喜欢钱这个事实,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却不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

    说着苏凌便直接向着别墅走去。

    伊藤的眼里是暖暖的,心里是暖暖的,同样的他的身上也是暖暖的。

    “伊藤走了,咱们也进去!”介沉兴冲冲地与伊藤一起提着阿纳托利斯基也跟在苏凌的身后走了进去。

    ……

    看着平静地躺在床上的阿夫多季尤什卡,苏凌的手掌轻轻地抚过了她的眼睛,于是当她的手掌被拿开的时候,阿夫多季尤什卡的眼睛已经紧紧地闭上了。

    “介沉,伊藤你们两个来做我的助手!”苏凌说着看了一眼介沉。

    介沉立马会意,于是便将自己早就按着苏凌吩咐准备好的银质手术刀,还有一套银针拿出来放在桌面上。

    看了一眼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苏凌想了想,并没有开口让他们离开,但是却说:“阿纳托利斯基,托力亚,如果你们两个不想离开的话,也没有问题,但是一会儿移脑开始,就算是你们看到再如何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嗯,嗯,苏凌小姐你放心吧!”阿纳托利斯基立马就点了点头,如果让他出去的话,他还真的不放心自己的妻子。

    而托力亚也是点头应声道:“苏凌小姐请放心,我不会出声的!”

    “啊,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苏凌求求你了,杀了我吧!”但是这个时候斯诺坦丁维奇却是回过神来了,他抓住苏凌的手腕大声地恳求着,他宁可死掉,也不要成为一个如同阿夫多季尤什卡这般的活死人,更何况他一会儿还要少一只眼睛,还有一条手臂呢,不行,不行,他宁可死了。

    只是苏凌面对他的哀求却是无动于衷。

    于是斯诺坦丁维奇居然又跑到了阿纳托利斯基的面前,直接就跪在地面上:“阿纳托利斯基,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算计你,现在我已经知错了,求求你,杀了我吧!”

    可是阿纳托利斯基却是摇了摇头:“我很爱我的妻子,我希望她可以恢复正常,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阿纳托利斯基说得很真诚,同时也很坚定。

    斯诺坦丁维奇的心已经陷入到了绝望的深渊里。

    他看了看苏凌,然后又看了看阿纳托利斯基,最后他将目光落到了一边的壁炉上,那个壁炉十分的精美,外面居然是用漂亮的白玉石镶嵌而成的。

    于是斯诺坦丁维奇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接着他居然飞快地向着那壁炉的方向冲去。

    “啊,不好,快点拦住他!”阿纳托利斯基大吃一惊,他可不希望斯诺坦丁维奇现在就死掉,那他的妻子怎么办?

    “我还有选择死亡的自由!”斯诺坦丁维奇一边大声地说着,一边将自己的头重重地向着那壁炉撞了过去。

    可是他的头却并没有碰到壁炉,因为他的手撞到了一只大手。

    “斯诺坦丁维奇先生,你侮辱了我的朋友,老大是讨回了她应该讨回的那部份,但是很不凑巧,我需要讨回的那部份还没有呢!”介沉的声音森森地在斯诺坦丁维奇头顶上响了起来。

    斯诺坦丁维奇现在都已经真的哭出来了。

    不就是那么一个伊藤嘛,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这么护着他呢,早知道会是现在这样儿,那自己之前说什么也不会嘴欠地说那么几句话。

    话说了,伊藤的身上也没有少一两肉,而自己的身上也没有多一两肉!

    “放心吧,斯诺坦丁维奇先生,整个过程,我会让你始终保持清醒的!相信我,这一定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

    介沉的声音如沐春风一般,但是听在斯诺坦丁维奇的耳朵里,却是已经让他接连打了好几个哆嗦了,恶魔,跟在苏凌那个大恶魔身边的人果然也是恶魔!

    自己居然招惹到了恶魔!

    介沉拿起自己的银针,飞快地刺入到了斯诺坦丁维奇身体中的几处大穴,而且一边扎着,一边还没有忘记为伊藤讲解一下。

    因为他很清楚,伊藤注定了也是要加入鬼医门的人,所以这一手针灸之术他也是必须要学习的。

    其实介沉的心里更多的却是高兴与兴奋,因为他无比地清楚,自家老大对于鬼医门的人要求有多严格,而且更知道自己这一手好不容易练出来的针灸之术用时有多短,相信无论哪个老中医听说了,都绝壁不会相信的。

    因为那根本是在自家老大地狱般的压迫下学会的。

    终于可以有人与自己一样体验那种苦逼到淡疼的生活了,你说介沉怎么能不开心呢。

    好吧,这货承认他就是在幸灾乐祸呢。

    于是斯诺坦丁维奇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变得无比的清醒,但是自己的身体却是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就好像自己的灵魂现在已经与自己的身体分离了一般。

    斯诺坦丁维奇想要张开嘴大声地叫出来,可是现在他却已经连张嘴的能力都不具有了。

    苏凌看了一眼斯诺坦丁维奇,然后便将目光落到了阿夫多季尤什卡的头上,接着苏凌的双手轻轻地在空气中挥舞了几下。

    于是介沉,伊藤,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四个人便吃惊地发现,此时此刻苏凌的那双手居然变得透明了起来,而且竟然连她双手内的骨骼与血管与肌肉,居然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介沉因为已经见识过自家主人太多令人吃惊的本事儿了,所以他先是吃惊,但是却很快恢复了常态,而伊藤的恢复却要比介沉慢些,虽然自家老大的这种本来他是第一次见。

    可是他却见过自家老大之前为自己的那些兄弟治病的时候,也是各种的神奇。

    一度让自己的那些兄弟认为自家老大一定是天上的女神因为看到他们受苦,所以这才专程从天而降,就是为了拯救他们的。

    但是至于阿纳托利斯基与托力亚两个人却是一直保持着张着大嘴的吃惊状态。

    那双透明的手,便就那么直接透过阿夫多季尤什卡的皮,肉与骨骼,直接伸出了她的脑子里,然后大家就看到苏凌那露在外面的手腕在不断地动着,想来她的双手也正在阿夫多季尤什卡的脑子里动弹着。

    脑子是什么样的,也许有不少人见过,但是那见过的不过也就是豆腐脑,牛脑,鱼脑,羊脑,鸡脑等,可是人的脑子却没有几个人见过。

    很快的,苏凌的手腕一动,于是她的双手便缓缓地向着外抽了出来。

    看到苏凌的这一举动,斯诺坦丁维奇的眼泪可就出来了,他明白这是苏凌已经将阿夫多季尤什卡的脑子取了出来,那么接下来她便也要也用如此的方式来取自己的脑子了,天呐,天呐,越想阿夫多季尤什卡便越觉得可怕。

    可是现在他喊不出来,叫不出来,动不了,所以只能哭了。

    片刻之后,苏凌的双手上托着一块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却好像是一块豆腐干一般的,干干的,惨白的块状物体自阿夫多季尤什卡的脑子里拿了出来。

    “老大,这就是脑子?”介沉眨巴着眼睛,话说这个脑子怎么与自己了解到的脑子不一样呢。

    “这是脑瘫人的脑子!”苏凌一笑,解释了一句,然后她招呼伊藤:“伊藤,你先帮我托好阿夫多季尤什卡的脑子!”

    伊藤有些紧张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不得不说现在他的心里有些紧张,他这双手沾不少的鲜血,也杀过不少的人命,但是却还真的从来都没有碰过人的脑子呢。

    好吧,不管什么事儿都会有第一次。

    于是伊藤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双手在衣服擦了擦,双手交叠小心地递到苏凌的面前。

    苏凌将自己手上那如同豆腐干一般的脑子放到伊藤的手上,然后便来到了斯诺坦丁维奇。

    于是斯诺坦丁维奇的眼泪便流得更凶了。

    可是人家苏凌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斯诺坦丁维奇的眼泪,再说了一个大男人的眼泪,也没有什么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意境,而苏凌更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斯诺坦丁维奇只觉得一双冰冷的手缓缓地进入到了自己的脑子里。

    那双手上居然没有任何的温度,在那双手进入到自己脑袋里的那一刻,斯诺坦丁维奇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已经被冻僵了一般。

    冰冷的手缓缓地向下移动着,斯诺坦丁维奇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双手移动的速度很慢,很缓,很小心。

    突然间那双手也不知道碰到自己哪里了,斯诺坦丁维奇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如同被火车碾过般的疼。

    而这个时候那双手似乎也感觉到了,当下那双手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但是也不过只是停顿了片刻罢了,接着那双手便又以一种更小心的姿态,向着自己脑子的边缘处移动而去。

    接着那双手便贴着自己脑袋的边缘渐渐地向下舀了下来。

    疼,疼,疼,一种刻骨铭心的疼痛,让斯诺坦丁维奇的整个儿身体都不由得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斯诺坦丁维奇突然间很羡慕那一直平静地躺在床上的阿夫多季尤什卡。

    与自己经历了同样的事情,可是自己却是饱受了疼痛的折磨,但是这个女人现在却连疼痛的感觉也没有,不得不说其实这个时候也可以算是一种幸福吧。

    接着斯诺坦丁维奇感觉到那双冰冷的手居然真的已经将自己的脑子完完全全地舀了出来,然后开始缓缓地向上移动着。

    斯诺坦丁维奇那本来明亮的眼睛这一刻变得黯淡了下来,而且那清明之色也渐渐的消失了,脑子已经被完全地从他的脑袋里取了出来。

    看着现在苏凌手上的托着这个颤微微,如同一块丰满的嫩豆腐一般的脑子,众人的嘴巴再次张大了。

    与伊藤托在手里那块豆腐干一般的脑子相比起来,这个脑子却是如同一座小小的山丘一般,有着属于它自己的起伏,而且在那上面还布满着大量的褶皱。

    “老大,这就是正常人的脑子?”介沉凑了过来,瞪圆了眼睛盯着苏凌手中的脑子看。

    话说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识到活人脑,所以必须要好好地看看。

    “介沉,你来托着这个人脑!”苏凌开口了。

    介沉:“……”

    “老大,你,你说什么,我,我没有听清楚?”介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帮我拿着这个人脑,我现在需要来移植记忆!”苏凌再次重申了一遍。

    “老大?!”介沉承认自己虽然敢看这个东西,但是一想到要拿,他的心里还是觉得各种别扭。

    “咦,我一直以为介沉的胆子很大呢,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的胆子也不过尔尔!”苏凌笑眯眯地道。

    “谁说的,拿就拿了!”介沉立马被这个激将法满血恢复了状态。

    然后自苏凌的手中接过这个正常的*人脑。

    凉凉的,湿湿的,滑滑的……

    ------题外话------

    再次郑重重申一下,本文属于架空文,这里所有的国家与城市都是虚构而出的,在简介中,游游便已经早就注明了。再次重申!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