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223】,白降师低头,大战一触即发

【223】,白降师低头,大战一触即发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现在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真的是很淡疼,话说他们两个人也没有办法不淡疼。这苏凌与介沉不但他们找不到,就算是派出一些飞虫降也没有办法找到这两个人踪影。

    而且最苦逼的还有,这两个人看起来似乎也是真的生气了,居然也不主动露面。

    以那些汉子的实力,还有他们手中的枪,怎么可能真的对付得了苏凌与介沉呢?

    只怕现在那些汉子们早就已经死在苏凌与介沉的手里了,可是,可是这两位大爷你倒是快点露面啊!

    四点八成的资源已经割给苏凌,而且苏凌派来的人,也迅速地到位,虽然不过才是短短的几天,但是那些人却是动作迅速,而且极为精明,居然很快就完成了交接。

    这还不算,当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把这四点八成资源代价的消息传回到T国国内之后,白降师们一个个都是肉疼不矣,要知道只要除掉了黑降师维山·布帕威萨那些整个T国的一切便都会牢牢地握在他们这些白降师的手中。

    可是,可是现在这个小小的苏凌居然生生地分去了近一半的资源。

    其中白降师里有些人已经高声提出反对,可是他们就算是再反对也没有办法,毕竟合同已经签属完毕了。

    于是这些白降师们便纷纷动了脑子,他们将这些矿区的资源纷纷送走,而且在苏凌的人抵达之前,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加班加点的开采。

    而且将一些没有精力去加班加点开采的矿区居然十分卑鄙地炸塌了矿脉的入口。

    不得不说这些白降师们一个个还真是坑爹的小气,而且目光也不是一般的短浅,这种小家子气的做法,倒是让人看在眼里笑在心头。

    本来他们洋洋自得的以为,苏凌派来的人,就算是看出来,那也只能是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咽罢了。

    毕竟这里可不是Z国,这里是T国,这里可是属于他们白降师的地盘。苏凌就算是再怎么牛,在这里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只是这可能吗?

    当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回到白降师的总部,知道了这一消息后,两个人倒是也想要阻拦住这些人,但是没有办法,根本就拦不住,于是两个人不由得相视叹气。

    这些白降师们是没有见过苏凌那坑人的手段,所以他们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继续来招惹苏凌,咳,咳,等着苏凌发火吧,而且这种火气绝对需要更大的利益才可以灭火。

    可是苏凌这边还没有任何的消息,那边她派来接手矿区的负责人,却是已经将一份赔偿文件给白降师这边送来了。

    很简单,因为合同签字生效,所以当苏凌在合同上写上自己大名的那一刻起,这些矿区便已经属于苏凌个人所有了,这些都是她的私有财产。

    可是这些白降师们居然还肆意地开采不说,并且还对矿区进行了破坏,所以他们必须要对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所以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便是赔钱。

    大量的金钱,当然了对方说得很明白,不给钱也可以,再给两个富矿的矿区也是可以的。

    只是这些白降师们一个个也不怎么讲理,居然把那位负责人胖揍了一顿,然后还口出狂言,说什么他们找苏凌过来帮忙,不过就是因为他们看得起苏凌罢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苏凌居然想要染指T国的资源,到时候这些资源,她苏凌还得一个个地吐出来!

    当苏楠与苏辰两个人将白降师那边的种种行为告诉给苏凌之后,苏凌却是淡淡地一笑,对于这种情况她早就想到了,不过白降师这些人居然还动手打了自己这边的人,那么这事儿必须要讨回一个公道,她苏凌的人这么好打吗?

    “老大,那些白降师太过份了,居然还敢打咱们的人,哼!”介沉气忿忿地道。

    伊藤这个时候也开口了:“老大,要不我把弟兄们都派出去,分散到各处矿区,我看那些白降师们还敢不敢再来捣乱了!”

    “不急,不急!”苏凌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介沉:“介沉,我们是应该去看看那些白降师了,毕竟这四点八成的资源可是他们请我的酬金,不过现在既然这些酬金在他们的手里打折了,那么这赔偿可是必须的!”

    一听到苏凌这么说,介沉笑得满脸菊花开:“那是,老大这赔偿绝对是必须的!而且数目还得咱们自己来订。”

    不得不说,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是属于那种说走就走的主儿,当下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就准备离开。

    “老大,我也和你一起去吧,毕竟要你要对付的可是降头师,太危险了!”伊藤不无担忧地道。

    介沉却是抬手再次拍了拍伊藤的肩膀:“兄弟,放心吧,不过几个降头师罢了,就算是老大不出手,我也可以搞定,放心吧,老大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苏凌看着伊藤一笑:“伊藤,你不用太过于担心,正如介沉所说的,我是有把握的!你现在就让大家开始准备吧,到时候咱们一起离开,至于T国这边,你有没有什么路子,我需要一支T国当地的武装,忠心是一顶一的,让他们来帮我在这些矿区当保安!”

    “T国当地的武装?!”伊藤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很快他便想到了一个人,于是他立马点了点头:“老大你放心好了,这事儿就交给我了!我有一个很合适的人选。”

    “嗯,你办事儿我放心!”苏凌又是一笑:“哦,这是我大哥和我三哥的联系方式,一切都安排好后,你便去与他们两个人会合,接下来有什么事儿,你也可以直接与他们两个商量!”

    “是,老大我知道了!”伊藤现在这一声接着一声的老大,可是叫得别提多顺溜了!因为这段日子伊藤一直都与苏凌还有介沉两个人在一起,随着对苏凌,介沉了解的加深,他便越来越来喜欢这两个人了,特别是苏凌,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女。

    现在无论是伊藤还胆他手下的那些兄弟们,只要一提起苏凌,绝对是竖起大拇指,真心地说一声赞!

    ……

    白降师的总部其实并不在大山里,而是过了之前那片山路之后的一座独立的小城里。

    这个小城便是由众多的白降师们一手打造出来的只属于他们的乐土,小城的名字就叫做白降城。

    顾名思议白降城里生活居住的人统统都是白降师。至于普通人,还有黑降师,根本就是不可以入内的,普通人如同闯入还好,只会被直接驱逐,但是黑降师如果闯入的话,那么就会立马得到白降师们的群起攻之。

    当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来到白降城外,正准备进城的时候,却从城内走出一个年轻的男子,这这个男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气焰却是十分嚣张,远远看去,让人不由得觉得这个家伙的鼻孔都快冲天了。

    当他一眼看到苏凌与介沉这两个陌生人准备进城的时候,立马就高挑着眉头,抬手指向两个人,一边迅速地向着他们走来,一边大吼道:“喂,你们,就是你们两个,说的就是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两个来这儿做什么,这可是白降城,不是旅游区!”

    介沉挑了挑嘴角,然后依就是露出他那招牌式的痞笑:“我们不是游客,是你们的人请我们过来的!”

    “请你们?!”男子的脸上露出一脸的鄙夷之色,很明显对于介沉的说法这货根本就不相信,在他看来他们堂堂的白降师们在T国根本就是无所不能,怎么可能还需要请人来帮忙呢?

    “喂,我说你们这假话说得倒是还挺顺的,哼,哼,哼,可是就算是你们的假话说得再如何动听,也骗不了我!”

    “堂堂的白降师绝对不会请人来白降城的!在T国我们的白降师无所不能!”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又目光阴冷地看向介沉与苏凌。

    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到苏凌那沉静得好像一块冷玉落在冷水里的俏脸时,他的目光便好像被点燃了一般:“女人,我看上你了,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冷美人,嘿嘿,所以今天晚上我允许你来陪我!”

    这货的口气说得就好像帝王要临幸妃子一般,居然是那么的居高临下,而且还带着几分施舍的意味。

    “啪!”介沉的动作飞快,当下一抬手,于是男子的脸上便挨了重重的一耳光。娘的,这货居然敢对自家主人说这样的话,靠,一巴掌抽灰你!

    “你居然敢打我!”男子大怒,要知道自从他成为白降师以来,已经习惯了处处嚣张,而且也习惯了看着别人对自己都小心翼翼,不敢得罪自己的样子,可是这个痞子一般的家伙居然敢动手打自己,而且这个家伙居然还是一个外国人,丫的,他真是活腻了。

    难道他不知道这里是T国,而这个位置又是白降城,他居然敢对自己动手!

    只是这个男子根本就没有看到,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凌,此时目光却是正冰冷地看向他呢。

    “介沉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那么算了,咱们回去吧!”苏凌淡淡地说道,此时此刻她右手的食指之上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正在缓缓地环绕着。

    而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却是从身上摸出一个小瓶,然后恶狠狠地看向介沉:“小子你居然敢打我,那么你就必须要付出代价,哼!所以小子你去死吧!”

    说着小瓶打开,一只黑色的小虫便自瓶内飞了出来,而且那小虫连看都不用看一眼,便直接向着介沉的眉心飞去。

    介沉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降头师在T国到底有多张扬,只是这么点点小事儿,便抬手就给人下降,而且整件儿事情还是他挑起来的。

    看着那只黑色的小虫距离介沉越来越近,于是男子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张狂了起来:“哈哈,哈哈,你去死吧!死吧,哼,得罪我的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是男子的笑声才刚刚响到一半儿,当下便好像是一只正在狂叫的鸭子居然生生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因为那虫子被两根纤长的手指夹住了,而那两根纤长手指的主人,却是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红裙少女。

    介沉郁闷地看了一眼自家的老大,心里各种怨怨念,话说老大这只小虫他也可以解决的!他是堂堂的男银,现在暂时他还不需要老大这个女人的保护!

    “虫降!”苏凌淡淡地看了一眼那只黑色小虫,然后两指略一用力,当下便夹爆了黑色小虫了身体,一股绿色的液体自虫身内流了出来。

    不过苏凌却已经及时松开手指,那些绿色的液本却是连一滴都没有沾上。

    “老大,擦擦手!”介沉这个时候恰到好处地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了苏凌。

    苏凌抬眸看了介沉一眼,然后还是接过手帕颇为仔细地将自己的那两根手指擦了又擦。

    男子的嘴角处流出一抹血痕,虽然那只黑虫只是他自己随意炼制的,并不是怎么强,但是那只虫降被破,对他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反噬作用。

    抹了一把自己嘴角处的血痕,此时男子眼底里的怨恨之意已经浓烈了起来,当下他狞笑着,伸手入怀再次取出一个足有拳头大小的红色瓷瓶:“哼,本来爷还想着要怜香惜玉呢,既然你敢坏了爷的虫降,那么你和这个男人一起去死吧!”

    说着男子再次将这个红色瓷瓶打开。

    一团绿雾自那红瓶内飘出,接着一只绿色蜈蚣却是也自那瓶内飘出。

    这绿色蜈蚣刚出来的时候,不过也就是牙签一般长短,可是这个家伙见风就长,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已经长成了一条足足有三尺来长的粗壮大家伙,而且其头上的那对绿色的眼睛却是凶戾地瞪着苏凌与介沉两个人。

    “去吧大绿!”男子得意地笑了笑,然后抬手在绿色蜈蚣的身上拍了拍:“咬死这两个人!”

    “嘶!”绿色蜈蚣一张嘴,于是自它的嘴里又吐出一团浓浓的绿色雾气,向着介沉与苏凌的方向直接席卷而来。

    白降城与其他城市相比起来并不大。

    再加上在这里生活居住的人都是白降师,所以当那个男人开始找苏凌与介沉麻烦的时候,他们便已经知道了,此时此刻城里的白降师们一个个正都站在高处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场闹剧。

    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倒是才刚刚得到消息,当他们赶过来一看到那黑衣男子还有红裙女子的时候,一个个的眼睛都不由得瞪大了起来,他们两个几乎是立刻之间便已认出来那不正是介沉与苏凌吗。

    他们找了好几天,这两位终于来了,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不对,不对,那里现在在发生着什么事儿?

    那是,那是,那不是巴尔吗,还有巴尔居然动用了……不好,要坏事儿!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的心头同时一跳!

    “不行,快点阻止巴尔。那两个人就是我们从Z国请来的介沉与苏凌!”科迪·宗拉维蒙急急地道。

    “科迪,不急!”科迪·宗拉维蒙身边的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淡淡地摆了摆手,在白降师当中,这个男子的身份与地位现在可以说是最高的,因为在颂西·沙旺素西还没有死去的时候,这个男子的实力在白降师中便是仅次于颂西·沙旺素西的存在。

    而现在颂西·沙旺素西既然已经被黑降师维山·布帕威萨杀死,所以他便已经隐隐地成为了白降师里新的领军人物,这个男子的名字叫做钦纽·巴拿旺!

    只是这个家伙的实力比之黑降师维山·布帕威萨差了一个档次,所以他根本就可以与维山·布帕威萨相抗衡。

    现在科迪·宗拉维蒙听到钦纽·巴拿旺如此说,当下眉头再次紧紧地皱了起来,先不说这个家伙到底可以不可打败黑降师,但是现在在白降师里,他的实力可是最强的。

    按说这个家伙的面子,自己不应该驳回去,可是惹毛了介沉与苏凌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而且他们还需要指望介沉与苏凌两个人帮着他们对付黑降师维山·布帕威萨,现在就与苏凌,介沉发生矛盾,怎么想都不是很合适的作法吧。

    所以科迪·宗拉维蒙叹了一口气:“钦纽,那个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是我们请来帮忙的!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

    “呵呵,那又如何呢,先看看他们两个人的实力再说吧,如果他们连巴尔都对付不了的话,那么我们也完全不需要付出四点八成的资源份额了!”钦纽·巴拿旺淡淡地道。

    一边说着,这个钦纽·巴拿旺又淡淡地看了一眼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然后接着开口了:“而且我怎么看这两个人的实力也不过尔尔,真是奇了怪了,你居然会把四点八成的份额给他们,我现在很怀疑你们是不是也从中拿到了不少的好处!”

    听到这话,当下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都气笑了。

    “钦纽·巴拿旺你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既然你认为他们两个人对付不了山·布帕威萨,那怎么办,你来对付吗?”科迪·宗拉维蒙也绝对不是什么软柿子。

    一句话,倒是正戳中钦纽·巴拿旺的痛处,一时之间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只是科迪·宗拉维蒙想了想还是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他们两个人脾气可不太好!所以到时候无论现在的闹剧会成什么样子,你可不要后悔!”

    只是科迪·宗拉维蒙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这个钦纽·巴拿旺便又摆了摆手:“看着吧!这只蜈蚣虫降可是我刚刚炼制成功的,这可是将虫降与毒降合而为一了,你看看那只绿色的蜈蚣多漂亮,当时刚刚炼成的时候,我便已经深深地被这种醉人的绿色给陶醉了!所以我不会后悔的,倒是只怕一会儿,你科迪·宗拉维蒙却是需要好好地给我们大家一个交待!”

    钦纽·巴拿旺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就是在说苏凌与介沉没有实力,而至于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只是与他们一起做套,来谋夺T国的资源罢了。

    科迪·宗拉维蒙的眉头皱了起来,要知道这个巴尔的全名叫做巴尔·巴拿旺,他与钦纽·巴拿旺之间可是亲亲的父子关系。

    虽然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都很确定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绝对不会败,但是这个巴尔既然敢招惹他们,那么只怕以这两个人的性子,巴尔的下场最后只有一个!

    唉,这下子事情大条了,自己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之前故意让苏凌与介沉两个人被那些壮汉抓走,想必他们两个人已经大为光火了,要不然的话也不可以这么多天过去他们两个这才来到白降城,而现在……

    如果到时候钦纽·巴拿旺发疯,再煽动一下与他交好的白降师,只怕黑降师维山·布帕威萨还没来,他们白降师内部便已经先乱套了!

    好了,后果科迪·宗拉维蒙已经不愿意再去想了,想也没有用,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了。

    扭头看了看周围的那些白降师们,一个个根本就没有想要去阻止巴尔·巴拿旺的举动,甚至更有些人的脸上居然露出一种兴灾乐祸般的表情。

    不得不说,这些白降师们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对那四点八成的资源比例释怀呢。

    而且再加上之前那位负责人送来的那份巨额赔偿,所以虽然苏凌与介沉两个人一直没有露面,但是这些白降师,对于这两位的印象可是真的不怎么样。

    这些白降师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目光短浅,他们只是觉得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太爱钱了!居然敲起他们T国白降师的竹杠来了!

    所以现在他们一个个巴不得看到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吃亏,当这一男一女变得灰头土脸之后,那么他们再故做不知情,走出去看苏凌与介沉两个的笑话。

    只是想法是丰满的,但是现实却是骨感的。

    虽然那只绿色的蜈蚣对着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吐出一口毒雾,可是苏凌只是轻轻一抬手,将介沉推出毒雾的范围,不过她自己却是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老大,城里可是有不少人正在看我们的笑话呢!”介沉的目光向着白降城里看了看,于是他笑了。

    “嗯!想看就看吧,既然他们不阻止,那么这个家伙的命我要了!”苏凌说着,那绿色的毒雾便已经将她整个儿人都吞没了。

    “哼,不过就是两个笨蛋罢了,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好好看看吧,哈哈,哈哈,那两个人注定死定了!”

    “你们两个选来选去,而且还让我们花那么大的代价,请来的就是这样的货色不成?”钦纽·巴拿旺的眼底里浮起了一抹得色:“所以奉劝你们一句,还是老老实实地实话实说的好。”

    巴颂·乍仑蓬看了一眼科迪·宗拉维蒙,然后开口道:“我觉得你应该继续再看下去,闹剧还没有结束呢,所以钦纽·巴拿旺你高兴得有些太早了!”

    因为他可是看得很清楚,至始至终那个苏凌的脸上都带着淡淡的冷笑,而且苏凌看向巴尔·巴拿旺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这样的苏凌不会失败的。

    钦纽·巴拿旺的脸色很难看,他冷哼了一声:“好,那我们就好好地看看,到底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绿色的毒雾中,苏凌的右手缓缓地伸了出来,一股强劲的吸力自她的右手掌心里爆发,这是无影镜的吸力,这镜子可以吞没一切,自然也包括这毒雾还有那只绿壳蜈蚣!

    于是无论是绿色的毒雾,还是那条绿色的蜈蚣居然都被苏凌吸入到了自己的右手掌心之内。

    巴尔·巴拿旺:“……”

    不得不说此时的巴尔·巴拿旺的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明明是十拿九稳的一击,但是现在居然被这个红裙少女不动声色之间就给破除了,这怎么可能呢。

    而且自己还并没有被反噬,这说明自己的那只绿蜈蚣还活着,可是,可是现在绿蜈蚣在哪里?

    “女人,你快点把我的蜈蚣还给我!”巴尔·巴拿旺大声地道,要知道那只绿色蜈蚣可是他的本命降,如果死掉了,或是被别人捉到了,对他的影响可是太大了,后果绝对很严重,所以现在他倒是真接搬出了自己的靠山:“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哼!”介沉冷哼了一声。

    “关我什么事儿?”苏凌的声音泛着淡淡的冰冷,与此同时她的右手食指微微一屈,然后一弹,于是一道白色的光点便自苏凌的指尖弹出。

    “我爸爸就是现在白降师的领军人物,钦纽……”只是下面的话,巴尔·巴拿旺已经永远没有机会再说出来了,那点白色的光点已经自他的眉心射了进去。

    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做靠山山倒,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介沉既然白降城不欢迎我们,那么我们走!”苏凌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而介沉则是紧紧地跟在苏凌的身后。

    白降师,你们这群人还真是犯贱,居然在关系到你们自己生死存亡的时候,居然还目光短浅到斤斤计较的地步。好吧,你们就等着肉疼吧!

    “苏凌,介沉!”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一看到不好,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怎么走了呢,当下他们两个一边叫着,一边急哄哄地向着楼下冲去。

    钦纽·巴拿旺这个时候却是对着众人摊了摊手,然后含笑道:“这两个人离开也是好事儿,他们居然连巴尔都对付不了,怎么可能是维山·布帕威萨的对手呢?而且如此一来我们也可以收回那四点八成的资源了!”

    这个钦纽·巴拿旺到现在一门心思还在那四点成的资源上呢,可是他的话才刚刚说完,便看到那一直立在白降城城门外的自己儿子巴尔·巴拿旺的身子居然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于是一股不好的感觉便自钦纽·巴拿旺的心底里升了起来:“巴尔,巴尔!”

    当下钦纽·巴拿旺便也一边大叫着,一边向着楼下冲了下去。

    巴尔·巴拿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而他的伤口只有一点。

    便是在其眉心处有着一点如同芝麻般大小的红点,这里就是他的致命伤。

    “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你们两个告诉我,那个苏凌还有介沉现在在哪里,我要杀了他们,为我儿子报仇!”钦纽·巴拿旺大声地咆哮着,唯一的儿子死了,他已经淡定不起来了。

    科迪·宗拉维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其他的白降师们开口了:“钦纽·巴拿旺,刚才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根本就是巴尔·巴拿旺自己在找苏凌与介沉的麻烦,而且还一连两次出手袭击苏凌与介沉,当时我也告诉过你,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想要继续看戏,所以巴尔·巴拿旺可以说是死在你的自负下!”

    “而且钦纽·巴拿旺,虽然颂西·沙旺素西已经死了,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你就是下面的白降师的首领,而且那四点八成资源分额之前我们在Z国的时候已经与你们在电话里沟通完毕了,既然那个时候大家都同意,那么现在我们的所做所为,真的是有些说不过去!”

    “四点八成,我也心疼,可是如果我们真的被维山·布帕威萨打败或者杀死的话,那么我们什么也没有了,就连那五点二成也会失去的!”科迪·宗拉维蒙说着看了一眼巴颂·乍仑蓬:“而且之前我与巴颂两个人也因为心里不平衡做了一些错事儿了!”

    “如果我们再继续错下去,那么只怕苏凌与介沉两个人会出手帮助维山·布帕威萨!”

    听到了科迪·宗拉维蒙的话,这些白降师们一个个都低低地私语了起来,只是片刻功夫一众的白降师们便都抬起头:“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既然你们两个人对苏凌还有介沉比较熟,那么就由你们两个尽快找把苏凌还有介沉找回来!”

    “毕竟现在有错的是我们,你们两个找到介沉与苏凌,告诉你们,就说我们白降师愿意对他们进行赔偿!”一干白降师们说完了这些话,当下也不再理会钦纽·巴拿旺了,全都一转身就回到白降城里了。

    没错,现在钦纽·巴拿旺的确是他们这些白降师中的最强者,但是只要他们这些白降师们联手,钦纽·巴拿旺便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至于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也没有理会钦纽·巴拿旺,而是放出一只干瘪的蜜蜂,让其循着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气味找去。

    科迪·宗拉维蒙在经过钦纽·巴拿旺身边的时候,却是勾了一下唇角,现在钦纽·这个自大的家伙已经倒了,那么接下来在白降师中,最最有可能脱颖而出的人便是自己了。

    只是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却并没有发现,钦纽·巴拿旺的眼底里却是带着浓得化不开的怨毒与仇恨。

    这一次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倒是很顺利地就找到了苏凌与介沉。

    因为这两位正坐在一间路边的咖啡馆里一边品着咖啡一边说说笑笑了。

    于是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明白了,敢情这两位现在是正等着自己两个送上门去呢。

    突然间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的心底里升起了一抹古怪的感觉,那就是苏凌,介沉两个人只管扫网,而那网里只怕连鱼饵都没有了,可是他们这些白降师却是还是乖乖地主动撞进去。

    “苏凌小姐,介沉先生!”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一边陪着笑脸,一边走了过来。

    “呦,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你们怎么也来了?”介沉明知故问道。

    两个人苦笑:“必须得来,我们是来接你两位进白降城的!”

    “哎呀,不敢了,不敢了,说什么也不敢进白降城了!”介沉听到这话连连摇头:“你们不知道吧,刚才我与我家老大去白降城了,可是却遇到一个男人,那个家伙好凶的,二话不说就想要杀死我和老大,太可怕了,今天晚上说不定我会做恶梦呢,不行,不行,我们绝对不要回白降城了!”

    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听到介沉这唱念俱佳的说词,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他害怕,他会做恶梦,这可能吗?

    他们才刚刚把巴尔那个家伙给杀死,现在一转脸居然就说害怕,骗人也不带这么骗的吧。

    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科迪·宗拉维蒙已经淡定很多了,他一笑直接开口道:“这事儿错都在我们白降师,而且我们大家商议过了,绝定对两位进行赔偿!~至于这赔偿的金额我们双方可以商量!”

    听到这话,苏凌脸上的表情依就是淡淡的。

    但是介沉却是眼睛一亮,然后一指自己身边的座位:“既然是这样,那么两位就快点坐吧,我们来好好地谈谈这赔偿的问题!”

    这些目光短浅的白降师们终于低下了他们那高贵的头颅。

    而最后介沉与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终于拟定出来一个他们双方都比较满意的赔偿金额。

    这一次白降师这边倒是表现得极为诚意,居然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些赔偿金额便已经打到了苏凌的帐户里。

    于是苏凌与介沉两个人这才点头同意进入白降城。

    只是白降城内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因为白降师们居然发现,钦纽·巴拿旺这个人与巴尔·巴拿旺的尸体居然消失了。

    大家翻遍了整个儿白降城居然都没有找到钦纽·巴拿旺。

    “怎么会这样,钦纽·巴拿旺到底去哪了?”科迪·宗拉维蒙有些着急地道。

    “介沉你的卜卦不是很准吗,那不如帮我们好好算一算!”巴颂·乍仑蓬这个时候却是看向介沉。

    介沉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扭头看向苏凌,当看到苏凌对着自己轻轻地点了点头,于是他这才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六枚大钱,然后放在手中一边摇着,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哗”六枚大钱洒在桌面上,介沉用手指一个个一一点过后,于是他的眉头微皱,一脸正色地道:“他现在与维山·布帕威萨在一起,而且你们黑白降师之战只怕不是今夜就是明晚!胜败之数五五!”

    一句话,那些白降师们一个个都变了脸色,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钦纽·巴拿旺这个家伙居然与维山·布帕威萨走到一起了,他居然去投奔了自己的仇人。

    也有些白降师对介沉的说法有些怀疑,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被科迪·宗拉维蒙给一眼瞪回去了。

    科迪·宗拉维蒙可是听巴颂·乍仑蓬提起过,所以他知道介沉的卜卦十次十中,几乎就没有错的时候,所以现在既然介沉如此说,那么也就是说钦纽·巴拿旺是真的背叛了白降师而投入到了黑降师的阵营。

    而且最最让这个白降师们感觉到气愤的就是,钦纽·巴拿旺可是白降师中的高层人员,所以对于白降师们一切他都了解。

    可是现在不管怎么样,不管他们是站在有利的位置上,还是不利的位置上,他们都必须要做好一切的战斗准备了。这是他们没的选择的。

    大战已经一触即发!最后的赢家到底是谁?

    没有人知道。

    不过介沉却是露着一口小白牙,自信满满,自家老大出马,怎么可能会输呢?

    而且介沉可没有忘记,自家老大还答应伊藤要从维山·布帕威萨的身上取一只眼睛给伊藤用呢。老大说过的话从来都没有不兑现的时候!

    所以维山·布帕威萨你快点来吧,我真的很期待你的到来。

    还有之前他所说的胜败之数五五是没有把苏凌这个极为重要的因素算进去的结果!

    ------题外话------

    今天和老公在外面吃的饭,回来后我就继续码字,我老公一个人在我身后的床上躺着。

    一直码到六千字的时候,我才发现今天晚上他有些不对劲,唉,这货居然生病了。中间又照顾了一下病号,然后再接着继续码!

    好了,终于码完了,我也要看着让他吃药了!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