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219】,竹杠敲得岗岗响

【219】,竹杠敲得岗岗响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白色的生机之气不断地进入到了冷天择的身体内,而江月慧的身体却是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本来还是正值青春年少的美丽女子,但是时间不长,她的眼角之处却是已经出现了细微的皱纹了。

    而此时此刻冷天择的身上却是开始散发出了淡淡的莹光,令得这个男人的身体看起来就好像一块宝玉一般,居然是如此的美伦美幻!

    只是这种美景,却并没有吸引苏凌的注意力,现在苏凌全副的心神都在面前的这个符纹之上,她知道越在后面,这种嫁命便越容易出事儿,特别现在的江月慧还是一个灵降。

    临死时的反扑一定会有的。

    所以苏凌不得不随时随地都在留心着。

    当江月慧的手背上也出现皱纹的时候,她的眼睛却是突然间睁开了,此时此刻她的那双眼睛里,完完全全都是一片血红之色,接着她的身子直直地坐了起来,那双血色的眼睛紧紧地盯在苏凌的身上。

    “你这个女人的胆子好大,居然敢将灵降体内的生机转移到那个男人的身上!”江月慧的声音低沉至极,沙哑至极,听在耳里,根本就不似一个女人的声音,更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呵呵!”苏凌轻轻一笑:“我现在应该如何称呼你,是叫做为江月慧呢,还是叫做灵降,亦或叫做为维山·布帕威萨?”

    听到苏凌嘴里吐出来的最后一个名字时,介沉的身子却是一震,他吃惊地先看了一眼苏凌,然后便将目光转移到了江月慧的身上。

    当然了,在那小会客室里的巴颂·乍仑蓬与科迪·宗拉维蒙两个人也同样大吃一惊,当下两个人不由是对视了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儿?”科迪·宗拉维蒙的脸上疑惑顿起,要知道在降头术中,虽然也有可以附身的法术,但是对于这么远的距离,这么长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不过这个时候江月慧却是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说实话,我维山·布帕威萨最喜欢与聪明的女人打交待了!”“江月慧”哈哈大笑着道。而现在他的声音绝对不是一个女人应有的声音,而是男人的声音,还是一个阴险男子的声音。

    “那是,那是……”巴颂·乍伦蓬的脸上有些发紧,他已经听出来这个声音应该是属于谁的了。

    “这是维山·布帕威萨的声音!”科迪·宗拉维蒙这个时候却是沉沉地道,只是他的那双眼睛却是盯着无影镜里呈现出来的苏凌的影像,这个少女要怎么办呢?

    “呵呵,是吗,如此说来维山·布帕威萨先生也应该是一个聪明人了,我同样的也很喜欢与聪明人打交待!”苏凌也是一笑,但是她的双手却是又飞快地翻出来一个手印置于自己的胸前:“这个男人是我的人,所以我必须要救,而你的这个灵降身体里的生机我要定了!反正灵降嘛,不管是活还是死,都一样可以用的!”

    “苏凌,你知道不知道,找到这么一个优秀的灵降身体可是极难的!而且这具身体,我也很喜欢,你是知道的,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而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所以苏凌把生机还回来!”“江月慧”的声音依就是低哑难听。

    “我苏凌既然已经夺来的东西,便绝对不会再还回去的!”苏凌淡淡地提醒了一句。

    “当然了,如果苏凌小姐真的想要江月慧的生机,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苏凌小姐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便可以了!”“江月慧”这个时候眼中的血芒亮了起来。

    “什么条件你可以说来听听!”苏凌说着,目光却是落到了“江月慧”的双手上,此时此刻,虽然“江月慧”手上的动作极小,但是却依就没有办法逃得过苏凌的眼睛。

    “呵呵!”“江月慧”很明显也发现了苏凌的目光,当下她干笑了两声,然后放开自己的双手:“只要你可以答应我不去T国,那么我就可以答应把这具身体里的生机统统都给那边的那个男人如何?你们Z国不是说女人如衣服,朋友如手足嘛,我拿苏凌小姐当朋友!”

    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听到了这话,当下一句话已经冲出了两个人的嘴巴:“不能答应!”

    但是苏凌那边的声音虽然他们可以听得到,可是他们两个人的声音,苏凌却听不到,而且就算是苏凌可以听得到,只怕她也不可能按着他们两个人的意思去做。

    地府堂堂的鬼医,又岂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可以左右的。

    “呵呵!”苏凌依就是风轻云淡地笑了笑,却并没有开口,但是她的双手却是又一连翻出一组繁复到了极点的手印。

    朋友?怎么可能?

    “怎么,你不同意?”床上的“江月慧”的眼神这个时候却是突然间一缩,声音也跟着提高了一起。

    “你的条件不足以让我动心,所以我没有必要答应你什么,而且我目前也没有去T国的打算!”苏凌一笑,接着她的手双却是也泛起了淡淡的莹光,看起来那双手掌莹白如玉,但是那点点的白芒看在“江月慧”的眼瞳里,却是泛着一股淡淡的杀意。

    “江月慧”并不是一个笨蛋,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敢妄动的话,那么只怕苏凌立马就会下杀手。

    “那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答应你,MD国的事情,还有江月慧的事情,我都可以一笔钩销!”“江月慧”又道。

    “这两件事情,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过!”苏凌说着,看了一眼介沉:“介沉,桌子上还有三粒骨珠,你拿一粒,放在冷天择的胸口!”

    “是,老大!”介沉立马点了点头,侧头看了一眼桌子,果然上面放着三枚足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骨珠,当下他拿起一枚,几步走到冷天择的床边,然后将那枚骨珠放在了冷天择的胸口处。

    一枚骨珠下去,于是冷天择的身体里便爆发出一股异样强大的吸力,于是江月慧身体里的生机便更加迅速地向着冷天择的身体涌了过去。

    “苏凌你居然敢……”“江月慧”的目光现在就如同刀子一般,恶狠狠地看着苏凌。

    可是对于她的目光苏凌却是视而不见,她又继续对介沉道:“再拿一粒骨珠,放在两道符纹交界的中心点!”

    “是,老大!”介沉立马点了点头,然后他又随手拿起一粒骨珠,放到了两个符纹交际的中心点了,然后他后退了几步,这个时候苏凌脸上的笑容却是更浓了。

    “苏凌,我的友谊可不是那么好获得的,你知道不知道T有多少人想要获得我的友谊,但是却都被我拒绝了!”“江月慧”寒声道:“我现在将这份友谊主动地送来给你,你却拒绝!”

    “呵呵,维山·布帕威萨不要说现在的你不过就是在江月慧身上的一道投影罢了,就算你是真正的维山·布帕威萨亲临,我苏凌也会同样地告诉你一句话,我们Z国有句老话叫做——无功不受禄。所以主动送上门来的东西,再好也不可以要的!”

    “就是,就是!”介沉在一边连连点头:“我们Z国还有一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老大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好事儿,绝对不可以要!”

    苏凌一笑:“维山·布帕威萨你听到了吧!”

    “你,你,苏凌你该死!”说着床上“江月慧”的身子居然开始迅速地胀大了起来。

    苏凌眼底里的目光一闪,然后手掌伸向介沉:“把第三粒骨珠给我!”

    “老大,给!”介沉不敢怠慢,立马就拿起第三粒骨珠放到了苏凌的手掌中。

    苏凌的手一握那枚骨珠,接着她的双足轻踏,整个儿居然直接踩着虚空,向着“江月慧”走了过去。

    “天……”冷桀骜老爷子还有严钰两个人已经吃惊地张大嘴巴,好半天都找不回来自己的声音。

    冷桀骜老爷子的心底里现在可是吃惊不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凌居然会有这样的手段,现在看情况来说,她应该是制住了那个叫做什么维山·布帕威萨的家伙,而且刚才他也听到身边的这两个T国在说,维山·布帕威萨可是黑降头师,而且真心很厉害,他们两个来到青凌会所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苏凌请到T国去帮忙!

    这个少女要比秘境里培养出来的人,还要更厉害!

    冷老爷子想着眉头却是微微地挑了挑,他记得自己曾经问过孙子冷天择,听自己孙子的说法,似乎苏凌并不是苏家的人,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孙子大发神威,可以追到这个漂亮而且强大的少女,那么倒是为自己冷家立了大功了。

    一时之间冷老爷子居然为了自己的想法有些荡漾起来了。

    而严钰这小子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景啊,他可是真真地呆住了,一想到自己之前的种种,一时之间他倒是觉得自己的后脖根处可是嗖嗖地吹着小凉风!

    “江月慧”此时目不转睛地看着苏凌手中的那枚骨珠,随着苏凌距离他越来越近,于是“江月慧”的目光也终于由冰冷变成了愤怒之色。

    他现在没有办法不愤怒,这个叫做苏凌的女人根本就是欺负他本体没有在这嘛。

    “苏凌,你真的想与我维山·布帕威萨为敌不成?”“江月慧”的眼睛瞪大了,看着苏凌冷声问道。

    听到了这个声音,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果然是维山·布帕威萨的声音,他,他现在居然可以使用投影了!”

    两个人的眼底里浓浓地都是震惊之色,真是没有想到,维山·布帕威萨居然比他们所想的还要更强,这个男人隐藏得好深啊。

    但是这个时候苏凌却是笑眯眯地道:“维山·布帕威萨有一点你是搞错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主动去招惹过你,可是这些人一个个倒是都主动来招惹我,你觉得我苏凌是那种软柿子嘛!”

    苏凌的笑容依就是那么美丽,那么甜蜜,但是看着“江月慧”的眼里,却是让他恨得牙根真痒痒:“苏凌,你现在收手,那么我可以当做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如果你再不收手的话,我损失的不过就是一个投影罢了,可是你却是为你自己树了一个大敌!”

    “怎么会呢!”苏凌一边说着,又踏前几步,然后她右掌托着那枚珠子,送到了“江月慧”的面前。

    “……”“江月慧”冷眼看着那枚珠子,身子却是在拼命地挣扎着,他想要挣开这些符纹的束缚,然后拍掉这个红裙女人手中的那枚该死的珠子。

    “淡定,淡定,这符纹的力量不要说你只是一个投影了,就算是你的本体在这里,也不会挣脱得掉的!”苏凌淡淡地述说着一个事实,但是她的手却并没有闲着,直接抓着那枚骨珠便向着“江月慧”的胸口按去。

    “等等!”“江月慧”的声音成功地让苏凌停下了动作:“苏凌如果,如果你放过我,那么我可以将我在T国名下的金刚石矿给你一座!”

    听到了这话,苏凌的眉毛挑了挑,一脸似笑非笑地看向“江月慧”。

    一边的介沉眼底里却是流光闪动,他的嘴唇愉快地勾了起来,虽然一直都知道,但是现在介沉却更加确定一个事实,自家老大绝对是一个天生腹黑的主儿,看吧现在老大又在坑人呢!

    不过苏凌坑的到底是谁呢?

    小会客室里的四个男人,当然也听到了这句话,一时之间四个男人都怔到那里。

    “天……”严钰只觉得今天唯有这一个字儿最可以形容出来自己的心情,金石矿……天呐,还有比这儿更让人震撼的消息嘛,一座金钢石矿,可以出产多少的金钢石,又可以打磨出来多少的钻石!

    天!别人是在拿钱砸人,而这个叫做神马维山·布帕威萨的黑降师,居然是在用钻石砸人,天!严钰相信如果他是苏凌的话,现在绝对已经点头答应了。

    冷桀骜老爷子的心里也是暗暗吃惊,他的眼睛也是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苏凌,这个少女会为这么大的利益动心嘛。

    至于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现在可是真的坐不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该死的维山·布帕威萨居然会抛出来这么大的一个馅饼。

    在他们两个人看来,面对如此巨大的馅饼只怕是人都会为之动心的,当然了就算是苏凌也不例外。

    正当两个人的心都已经提到嗓子来的时候,却是看到苏凌的手居然又动了,那枚骨珠居然又缓缓地向着“江月慧”的胸口推近了几分。

    “停,停!”这个时候维山·布帕威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居然可以从他的声音里听到几分的颤音,这个家伙居然对这枚骨珠有畏惧,那这枚骨珠是不是可以克制维山·布帕威萨呢?

    一时之间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的心思不由得又动了。

    苏凌手再次停了下来,接着维山·布帕威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那个,那个,我可以再给你加一座金钢石矿,而且我还可以保证这两座金钢石矿都是富矿!”

    可是苏凌的脸上却依就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那个,那个……”“江月慧”现在虽然心底里暗恨,但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所以他吞了一口吐沫然后继续道:“我还可以再给你加一座锡矿,还有沙空纳空和呵叻盆地的钾矿!如何,单是这些每年就可以给你创造巨大的利润!”

    听到这里,苏凌一笑,接着她手中的那枚骨珠缓缓地收了回来。

    “如何,如何,苏凌你答应了!”“江月慧”的那双血色的眼瞳里满满地都是期待。

    “我考虑一下!”一边说着,苏凌一边又缓缓退回到自己刚才站立的地方。

    “苏凌,那你现在至少应该停止那个男人对我降灵生命力的吸收吧?”这个时候维山·布帕威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苏凌头也不回地道:“我只是说考虑一下,并没有说现在就答应你!”

    “嗤!”介沉不由得笑出了声音,不得不说这个叫做维山·布帕威萨黑降师还真是给力啊,自家老大根本就不需要事先与他进行任何的沟通,就可以与老大进行这么完美的配合,真是妙到了极点!

    “介沉走,我们出去透透气!”苏凌说着,便向着门外走去,而介沉自然也紧紧地跟在苏凌的身后,与此同时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自门外走了进来,维山·布帕威萨可不是什么弱者,所以房间里必须有看着他的存在,而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这个时候小会客室里的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已经不需要言语上的沟通了,他们两个人很清楚,现在他们必须要给出苏凌足的利益让其动心,而且必须要比刚才维山·布帕威萨开出来的条件更加优厚才可以。

    所以两个人也急急地步出了小会客室。

    “苏凌小姐,介沉先生!”两个人在苏凌的办公室外轻轻敲了几下门,待介沉拉开门后,两个人的脸上不由被满满笑容给堆满了,就好像两朵大菊花一般,从外面晃了进来。

    “两位有事儿?”苏凌挑了挑眉毛。

    “是啊,如果没事儿的话,那么还请你们先回房休息,我家老大现在有些累!”介沉毫不客气地道。

    “那个苏凌小姐是这样的,我想也是时候应该和你好好说说我们T国白降师这边请你过去帮忙的条件了!”科迪·宗拉维蒙忙直接开口步入正题!

    “哦?!”苏凌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看样子她现在是真的有些疲惫了:“介沉,这事儿交给你来负责,我去内室休息一会儿!”

    苏凌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小间,于是苏凌也不等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做何反应,苏凌便已经站起来向着里间走去了。

    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忙想要拦住苏凌,可是介沉却是身形一动,挡在他们与苏凌之间:“两位有什么想说的,直接与我说就好了!”

    没办法了,于是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便也只能将他们心里刚刚列好的条件说给介沉听。

    “介沉先生,是这样的,我们也可以给苏凌小姐两个金钢石矿,还有一个锡矿,以及沙空纳空和呵叻盆地的钾矿。”

    “哦!”介沉点了点头。

    科迪·宗拉维蒙:“……”

    巴颂·乍仑蓬:“……”

    两个人都看向介沉,心说他们给出来的条件可是与之前维山·布帕威萨给出来的是一样的,怎么这个介沉半天都没有反应呢。

    反应啊,反应啊,介沉你快点给点反应。

    可是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足足等了五六分钟的时间,介沉居然还没有下文,话说介沉这个家伙到底是神马意思,你有话能不能明说!

    终于还是科迪·宗拉维蒙等不下去了,于是他主动开口问道:“介沉先生,你看这样你与苏凌小姐是不是就可以与我们合作了!”

    “为什么要与你们合作?”介沉一挑眉毛:“我不认为我家老大有必要与你们合作!”

    “嘎!”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傻眼了,敢情刚才说了那么多,给了那么多东西都白说了。

    介沉这个时候却是不疾不徐地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指甲刀居然老神在在地磨起了指甲,一边磨一边漫不经心地道:“我记得很清楚,之前那个叫做神马维山·布帕威萨的家伙,他给出来的可都是富矿!”

    科迪·宗拉维蒙一听这话忙道:“介沉先生你可以放心,我们给出来的也是富矿!”

    “哦!我知道了!”介沉又是点了点头,于是下文呢?

    接下来的下文又没了。

    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现在只觉得他们的嘴巴里都是苦味儿,这个介沉怎么这么难搞。

    “那个介沉,你看要不你进去和苏凌小姐商量一下如何?”科迪·宗拉维蒙给巴颂·乍仑蓬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后者立马小声地开口了。

    “不用!”介沉一摆手:“这点小事儿,根本就不需要和我家老大商量,既然你们开出来的条件和维山·布帕威萨是一样的,那么我们随便选谁都行了!”

    “那当然是不一样的!”科迪·宗拉维蒙立马道:“介沉先生,现在苏凌小姐已经动了维山·布帕威萨的投影灵降,这可是犯了我们降头师的大忌,只怕维山·布帕威萨一定会来找你们麻烦的,所以……”

    “所以……”还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呢,介沉即是阴阳怪气地开口了:“所以我们就应该与你们合作,哼,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挺好的,不过我们在与维山·布帕威萨谈条件的时候,完全可以再加一个他终生不可以踏足Z的条件!”

    科迪·宗拉维蒙:“……”

    巴颂·乍仑蓬:“……”

    不得不说这一点他们两个人却是都没有想到。

    巴颂·乍仑蓬:“介沉,可以黑降师那些人一向都是邪恶的,他们手段残忍,杀害无辜,难道你与苏凌小姐两个人就真的忍心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惨死在他的手下吗?”

    介沉皱了皱眉头,巴颂·乍仑蓬与科迪·宗拉维蒙两个人心头同时一喜,他们以为介沉已经被说动了。

    不过这个时候介沉却是缓缓地开口了:“无辜也是你们T国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们T国人,与那些无辜的人也是八杆子打不到,我为毛要管啊!再说了,我们Z国发生地震的时候,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们两个过来救人呢?”

    嘿嘿,这货把这话说得,可是差点儿没把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给生生地噎死。

    可是介沉却完全无视面前两个正在翻白眼儿的男人,依就是自顾自地说道:“T国有占资本主义世界产量第二的锡,金钢石,在海湾地区发现石油,天然气,沙空纳空和呵叻盆地的钾矿,东北部地区有五万平方公里的岩盐矿,蕴量达二十九亿吨。”

    “而且这些矿藏里,黑降师那边不过只占了两成,他们虽然厉害,但是人数却不多,而且也没有哪个黑降师可以进入到T国政府里任官员的。你们T国政府占了四成,至于其他的四成,却是完全掌握在你们白降师的手里!”

    介沉的话令得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介沉居然将T的资源分布还有分成比例调查得如此详细。

    这说明什么,难道说介沉与苏凌早就已经有了打算不成,就等着他们两个主动开口呢?

    完全没错,这一次这两个T国男人倒是想对了,可是他们已经没有后路了。

    “那么介沉先生,你与苏凌小姐的条件到底是什么呢,请你明说吧!”科迪·宗拉维蒙无耐了。

    但是介沉的话却还没有说完,所以他依就继续说下去:“而你们T政府的那四成比例里,也有着一点五成掌握在你们白降师的手里!”

    科迪·宗拉维蒙看了巴颂·乍仑蓬一眼,然后长长吸了一口气,他明白了这一次自己必须要做好大出血的准备了。

    巴颂·乍仑蓬的脸色一苦,他明白科迪·宗拉维蒙看自己一眼的意思,科迪·宗拉维蒙是怀疑这些事情都是自己告诉给介沉的,可是,可是自己真的什么也没有说过。

    “科迪·宗拉维蒙我们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黑降师的那两成,我们要一成,你们白降师的四成,我们同样要两成,至于其他的,我们不沾指!”介沉很痛快地就说出了自己这一方的条件。

    竹杠就是这么敲的。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科迪·宗拉维蒙立马大叫了起来,他想到过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胃口也许会很大,但是却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的胃口居然会大到这种地步,要知道刚才介沉所说的可是他们T国整个儿的资源,而现在他们居然想要控制整个儿T国三成的资源。

    不得不说虽然只是三成,但是却足以控制T国的国本了,所以科迪·宗拉维蒙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介沉也不生气:“嗯,既然你们不同意,那么就请出去吧!”

    说着介沉这货居然立马走了几步,把门拉开了,然后还颇为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气哼哼地离开了。

    “妈的,妈的,那个介沉真是可恶到了极点了,居然妄想控制我们T国的三成资源!”科迪·宗拉维蒙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巴颂·乍仑蓬看着科迪·宗拉维蒙,然后也跟着附喝道:“是啊,是啊,他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巴颂·乍仑蓬我们T国资源比例的事情,是不是你说出去的,我记得你与介沉的关系似乎一直都不错!”科迪·宗拉维蒙这个时候已经渐渐地恢复了冷静。

    “没有,没有,科迪·宗拉维蒙大人,这事儿绝对不是我说的,如果真的是我说的,那么我愿意被飞头降给一口吞掉!”巴颂·乍仑蓬立马道。

    “唉,看来我们倒是一直都小瞧了介沉与苏凌!”科迪·宗拉维蒙深深地看了一眼巴颂·乍仑蓬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科迪·宗拉维蒙大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要不我们先离开Z国,说不定其他国家也有可以帮我们一起出手对付维山·布帕威萨的人!”巴颂·乍仑蓬想了想道。

    “哪有那么容易啊!”科迪·宗拉维蒙摇了摇头:“而且如果真的找到那些西方家族的头上,他们的胃口绝对会比介沉这边更大的!”

    科迪·宗拉维蒙现在可是彻底冷静下来了:“再说了现在我们如果不借助外力的话,只怕我们现在自己所有的也会统统被维山·布帕威萨夺去!”

    “可是,可是那可是三成啊!”巴颂·乍仑蓬有些肉疼。

    “巴颂·乍仑蓬有件事情现在只有我们高层知道,这个消息也是在我们准备来B市的时候,才收到的,维山·布帕威萨与R国的藤原家族还有YDL国的维斯康提家族都有些关系!”

    巴颂·乍仑蓬眨巴着眼睛,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良久之后他才不可思议地道:“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唉,可是这事情已经得到了证明,而且这两个家族已经正式拒绝了我们的白降师的请求!”科迪·宗拉维蒙的目光现在都有些颓废了。

    “那么也就是说……”巴颂·乍仑蓬现在听明白了,那也就是说苏凌与介沉这里可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了,绝对没有办法放弃。

    两个人很快就想清楚了,于是他们两个再次来到苏凌办公室的门外,可是这一次无论怎么敲,里面都没有人应声。

    “这个,难道是他们已经出去了?”巴颂·乍仑蓬眨巴着眼睛。

    “不好,他们一定是去找维山·布帕威萨了!”科迪·宗拉维蒙立马就有了判断,于是两个人又匆匆忙忙地回到了小会客室,果然从无影镜里看到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已经回到了“江月慧”的身边。

    “苏凌,我愿意给你四成的T国资源如何?”“江月慧”这个时候嘴巴一动,沙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四成啊?”苏凌笑眯眯地看着“江月慧!”

    “苏凌,四成已经是我的底线了,要知道这四成的资源足以控制一国的国计民生了!”“江月慧”提醒着苏凌:“还有你可不要太贪心了!”

    苏凌一笑:“我从来都不会贪心的,可是这事儿我还是需要继续考虑一下才行!”

    当下“江月慧”的眼睛一眯:“苏凌你这是在敷衍我!”

    “没有,没有,这样吧,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我来答复你!”苏凌微一沉吟然后给出一个时间。

    “好,那我再等你十分钟!”“江月慧”点了点头,其实现在维山·布帕威萨也是各种的不愿意,可是却也无可耐何,谁说现在是苏凌占据着主动的,但是维山·布帕威萨却暗暗下定了决心,等到自己本体可以腾出手来的时候,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苏凌与介沉两个人。

    只不过现在“江月慧”却是将自己眼底的那抹阴狠掩饰得极好!

    当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才刚刚走出这个正在进行嫁命的房间时,科迪·宗拉维蒙,巴颂·乍仑蓬两个人便已经疾步跑了过来。

    “苏凌小姐,我们白降师这边也愿意出四成的资源比例!”科迪·宗拉维蒙大声地道。

    “哦!”只是苏凌的反应却是出人意外的冷淡,她清清冷冷地点了点头,然后与介沉就想要离开。

    可是现在科迪·宗拉维蒙的心底里那叫一个着急,于是他又立马道:“四点一,不,四点三!”

    “……”介沉扭头看了一眼科迪·宗拉维蒙,但是却并没有说话。

    当下科迪·宗拉维蒙的心突地就是一跳,于是他又立马改口道:“四点五成!”

    不过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脚步却并没有停下来。

    “娘的,老子豁出去了,四点八成,这是我们可以做出的最大让步,而且都是富矿!”科迪·宗拉维蒙说完这句话,便住口了,他的目光却是紧紧地落在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身上。

    “好,我们现在就签合同,还有你让T国那边把那四点五成各种富矿的转让文件传过来!”介沉这个时候高挑着嘴角转过头来了。

    等了大半日,要的就是这句话,嘿嘿,嘿嘿,不得不说这一次的竹杠敲得这叫一个响,绝逼是岗岗的,真是过瘾!

    “好,这件事情我现在就办理!”科迪·宗拉维蒙点了点头,四点八成,绝对不少,他也是真心地肉疼,可是一想到,如果不舍掉这四点八成,那么只怕以后他们白降师连那最后的五点二成就都拿不到。

    科迪·宗拉维蒙的心里很清楚,如果苏凌与介沉可以帮着他们白降师打死维山·布帕威萨,那么整个T便都是他们白降师的天下,政府官员也会换成是他们的人!

    所以这一次的交易他们也不算吃亏。

    科迪·宗拉维蒙的办事效率还真是不错,只不过就是三个小时的时间,T国那边便将那四点八成的资源转让文件全部传了过来。

    苏凌与介沉两个人详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又点出几处不满意的地方。

    科迪·宗拉维蒙现在绝对是苏凌说什么便是什么,苏凌说对文件哪里不满意,于是他便更改哪里,一直到苏凌满意为止。

    而介沉也动用自己的关系将文件上标注的那些矿区一一查明,还真不错,无一例外都是富矿。

    于是苏凌便在那厚厚的一摞文件上一一签上自己的大名,如此文件正式生效,只要苏凌这边找到可用的人手,那么便可以立马接手这些矿区了。而对于找人手这方面的事情,苏凌心里已经有人选了,直接交给自己的三哥苏楠便可以完全搞定!

    科迪·宗拉维蒙与巴颂·乍仑蓬两个人看着苏凌心里也是一阵的泛苦,从此后苏凌便正式成为T国的大佬,而且还是一个谁都不敢去招惹的大佬,否则的话她一怒之下,只怕整个T国的经济根本都会被动摇了。但是翻过来再想想看,如此可是将苏凌这位了不起的大师,绑到了T国这条船上,这应该也可以算做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而完成了这一切,苏凌让介沉将文件收好后,两个人这才再次走进了嫁命的房间。

    “苏凌,你这个骗子,你明明说只需要十分钟的,可是你居然让我整整等了四个小时!”“江月慧”一看到苏凌当下便咆哮了起来。

    没办法,合同传过来,双方再看,再签。

    将这些时间统统加起来,正好四个小时。

    苏凌笑了,她的手掌一翻,于是一枚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骨珠便再次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上:“维山·布帕威萨先生,我已经想好了!”

    ------题外话------

    书机看123言情的书,每天可以签到换元宝,一天可以领三十五个元宝,而游游一天的更新量,只需要三十个元宝就可以看,不用非得去看盗版。

    还有,游游真是第一次遇到看盗版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妹子,而且现在搞得似乎我们大家都在欺负你一样,想要得到别人尊重,请你先学会尊重别人。

    还有,作品就是商品,作品放在网站里,就好像是商品放在超市里一样,我想应该没有哪个超市喜欢拿着商品就走,而不付钱的顾客吧!

    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而作品对于作者来说,就像我们的孩子一般!言尽于此,如果你再说你是不得不看盗版的,还是天天拿手机看的,那么建议你,去签到领元宝吧!不用冲值也可以看正版的!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