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204】,巨石堵路,出手救人

【204】,巨石堵路,出手救人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我说老大,咱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啊!”介沉只觉得自己都快要哭了,他可是很苦逼地一连冲出去了好几次都遇到了人了,而且特别是这最后两次居然遇到的都是一群人,而且还有那条黑狗!

    苏凌现在只觉得自己才是满脑门的黑线啊,话说她也不知道这个混蛋的九重浮屠居然会是一个方向白痴啊,这货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进入到秘境的!

    其实现在九重浮屠也是各种的冤枉啊,话说他不是人,也不是兽,他丫的根本就是一个神器好不?

    谁听说过神器会自动辨认方向的,反正他九重浮屠是没有听说过,再说了之前的时候,那还不是因为有那些宝贝的存在,所以他才会接二连三没有任何失误地进入到每一个家族的秘室里。

    可是,可是现在外面没有宝贝鸟,你让他怎么办鸟。

    苏凌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一次想要离开这秘境,那么她与介沉两个人就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才可以。

    于是苏凌便又让九重浮屠带着自己与介沉两个人先后探出头看了看外面,终于找到一处距离出口比较近的地方,于是两个人便自那土里出来,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老大,现在那秘境的入口处倒是增加了不少的守卫啊,而且看那意思五个家族的人倒是都有!”介沉的观察力真心很细致。

    “嗯,看来这一次我们得直接硬冲过去了!”苏凌看了看那里大约是三十个人,想来这秘境内的五个家族一个家族派出六个人罢了。

    而且就目前来这边还并没有派出真正的高手来,所以现在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绝对是逃走的大好时机。

    如果一旦派来如第五天发那样的高手,那么他们两个再想逃出去就不好办了。

    “老大,你放几个鬼出去,吓吓他们!”介沉笑了,露出来一口小白牙,但是他的这笑容现在看起来却是各种的邪恶。

    “不行,现在是白天,你听说过哪个鬼可以在白天大大方方走出来的!”苏凌想也没有想一下,就直接开口否定了。

    介沉:“……”

    接着苏凌便直接站起了身子,然后迈开脚步就向着那处出入口走了过去。

    “哎呀,我的老大啊,真是高端,威武,霸气得紧啊!”立马介沉一边念念有词着,一边也站了起来,紧走了几步,跟在苏凌的身后向着那出入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五族的三十个年轻人却是一脸好奇地看着这走过来的一男一女。

    不得不说,这一男一女还真是很引人注目,女子长得如诗如画,她一路走来,她的身后便好像开满了红色的罂粟花,而那男子却是也长得英俊潇洒。

    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虽然年纪明显不是很大,但是却让人一眼就可以判断出来他们绝对是人中龙凤。

    “奉五位族长大人的命令,我们两个人要出去查一下关于五族宝库的事情!”苏凌的面色沉静,声音冷静:“五位族长大人同时怀疑,现在我们五族的那些宝贝,已经被悄悄地运送了出去!”

    要知道虽然这五族都是在一处秘境里,可是他们五族之间虽然也有不少的人相互之间都是认识的,但是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认识。

    而现在这五族在此处守护的年轻人们,因为大家心里彼此间都有些嫌隙,毕竟没有人知道你家的宝贝到底是谁偷走的,所以不得不说现在在他们的眼里无论谁都有嫌疑。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倒是绝对不会去主动问其他四族这两个人是你们家族的吗?

    再加上此时此刻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可是都沉静得紧,根本就看不出来半点儿的紧张。

    于是一个年轻人,眨巴了几下眼睛:“既然是五位族长说的,那么你们两个可有证据!”

    “五位族长老大的身上倒是并没有带什么,不过阴族家主的身上,倒是带了一物!”说着苏凌便取出了一截紫竹。

    这紫竹绝对不是之前的时候,阴九幽给他们两个人的,而是那九重浮屠带着他们四处乱钻,然后四处乱冒头,发现的阴氏一族的紫竹园里的紫竹。

    因为此时此刻五大家族的人,一个个注意力全都在五座空空的宝库里呢,根本就没有人留意到,阴族的紫竹园已经也被人拔得一空了。

    而苏凌拿出来的这截紫竹,却是玉同一截紫玉一般,晶莹剔透看起来,只会让人以为,这根本就不是竹,而是一块玉石。

    阴族的那五位青年看到这截紫竹却是同时眼前一亮,然后异口同声地道:“果然是家主之物!”

    其他四族人一听到这话,便明白了,哦,这两位是阴族的人啊。

    “那么两位辛苦了,祝两位可以顺利地查出我们五大家族宝物现在在何处!”于是五族的青年立马对苏凌还有介沉两个人寄予了厚望。

    要知道这里的阴族弟子可是早就在这里守着了,而其他三族子弟,也是在他们各自的家族一发现自家的宝库被盗后便立马冲过来了,所以现在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四个家族已经把怀疑的矛头指向了阴氏一族。

    所以不得不说这就是消息传递不到位,根本就是害死人的节奏啊,于是五个家族三十名弟子,便就华丽丽地让出了一条通道,让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哎,他们两个真好啊,居然可以离开秘境,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出过秘境呢!”一个弟子看着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身影缓缓地走入到了那山洞的黑暗里,然后叹了一口气。

    “是啊,我也没有离开过秘境!”

    “唉,我现在就是想要知道一下,到底是哪个混蛋居然敢偷咱们家族的宝库,而且那么多的东西,到底都偷到哪里去了!”又一个弟子道。

    “不知道!”

    于是这些子弟们一个个倒是在这里开始谈起了宝库被盗的事情,不得不说当一旦提到那个敢偷东西的小贼时,他们都是义愤填膺,恨不得立马抓住那个小贼,然后狠狠地折磨一下对方。

    只是他们却根本就不知道,让他们恨得咬牙切齿的小贼现在已经在他们的眼前离开秘境了。

    “呼,老大,你的胆子好大啊!”已经可以清楚地听到那瀑布哗哗落水的声音,于是介沉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刚才那种情况下他还真的是很有些紧张的,虽然那三十个人以他与苏凌两个人的实力来说,想要闯过绝对不难。

    但是一旦硬闯的话,那么结果注定便是会惊动五族的其他人的,于是到时候就算是他们两个冲出来了,屁股后面也会紧紧地跟着一群人追出来的。

    但是苏凌却用了这么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方法过来。

    虽然不得不承认真真是险之又险,可是却太有效了。

    “呵呵!”苏凌一笑,扭头又看向后面的黑暗里看了看,然后道:“不过咱们两个人的速度还得再加快些,否则的话,只怕那些人很快就会回过味儿来!”

    “嗯,我知道的!”介沉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的身形疾动,就好像是闪电一般,飞快地向着那洞水的瀑布处射去。

    再说守着出入口的那三十个人,正在闲聊着,却是看到远远的五道人影又走了过来。

    还别说,这五个人他们可是认得的,因为这五个人分别都是他们五个家族中的精英子弟。

    这五个人的名字分别叫做,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还有阴九幽。

    “我们五个奉五大家主的命令出去查探一下看看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入到神农架这片区域里!”为首的东方辰开口道,要知道这五个人虽然都是各自家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但是却也有实力高低之分,其实以东方辰的实力最强,其次南宫星与之只有一线之差,然后就是西门无雪,阴九幽,第五连城在五人当中只能居于末座。

    所以这一切五人的行动,便由东方辰指挥。

    再说那三十个弟子听到东方辰这话,一个个都惊讶地张开了嘴巴:“那个,那个刚才不是已经派出去两个人了吗?”

    “什么?”当下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阴九幽五个人的脸上便大惊。

    这个结果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

    “五位家主从来都没有派人出去过,再说了你们到底有没有长脑子,五位家主如果派人的话,那么也会派出五个人啊,怎么可能是两个人呢?”东方辰的心里可是升起了一股火气,这些家伙难道一个个长得都是猪脑子吗?

    面宫星这个时候却是开口问道:“那两个人是哪个家族的?”

    于是三十个弟子一个个都哑巴了,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说话啊!”西门无雪也有些头疼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三十个弟子,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那个,那个,我可以确定那两个人不是我们东方家族的,我以为是其他四个家族的人呢,而且他们也没有人说不是!”一个东方一族的弟子开口了。

    然后又一个南宫家族的弟子道:“也不是我们南宫家族的弟子!”

    “也不是西门家族的!”

    “也不是我们第五家族的!”

    “绝对不是我们阴氏一族的!”

    好吧,五族的子弟们,现在一个个可是都说完了,于是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阴九幽五个人的脸色可是相当的难看。

    “说那两个人长的是什么样子?”第五连城忍不住问道。

    “一男一女,都长得挺好看的,那个女子穿着一条红裙子,可是他们两个人都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拿啊?”这个回答的子弟,一边说着,一边眨巴着眼睛,很奇怪地道。

    “对,我想起来了,那个女人拿出了一截紫竹说是阴家家主大人给他们两个人的信物!”一个弟子想起来了。

    于是立马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四个人的目光便都集中在阴九幽的身上,而且他们四个人的目光都很不善,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式。

    毕竟本来四位家族就怀疑这事儿与阴氏一族脱不了关系,而现在又搞出来这么一件事情,要知道整个秘境里的人都知道,紫竹可是只有阴氏一族才有的东西,其他四族就算是想要那么一点点,阴家的家主大人,也是很直白地摇头,然后抛出两个字:“没有!”

    所以可以说紫竹便成为了阴氏一族的类似于信物的东西了。

    毕竟除了阴氏子弟,其他四族根本就没有办法搞到手嘛。

    阴九幽现在可是一脸的苦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阴氏一族的紫竹园一定是被偷了!”

    第五连城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道:“有这个可能,毕竟我们第五家族的药园也被偷了一个干净!”

    听到了这话,于是东方辰,西门无三教九流,南宫星三个人对视了一眼,虽然说他们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完全被打消,但是却也消褪了不少。

    “这两个人既然不是我们五族的人,那么想必就是那偷宝之人!”东方辰立马开口了:“你们几个人现在就去回报五位家主大人,其他人在这里继续守着,记得没有五位家主的共同手谕,不可以放任何人出秘境!还是虽然其他四族的弟子我管不到,但是东方一族的你们五个人给我记好了,回去自己去刑堂领罚去!”

    “是!”当下东方一族的弟子,一个个也都是苦笑连连,但是却不敢不应,毕竟他们也知道了,这一次可是错大了。

    “西门家族的你们几个也是一样!”

    “南宫家族的,你们也一样!”

    “第五家族不用我说了,你们回去自己去找二长老吧!”

    “阴氏一族的,也是如此!”

    于是五族的弟子们,一个个现在无论是脸上还是嘴里都比苦瓜还苦啊,唉,你说说他们可是招谁惹谁了,居然落下这么一件祸事。

    不过还好,没有要他们的小命就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好了,现在你们各司其职吧!”东方辰又道。

    “是!”于是一众子弟们齐齐地应了一声,然后几个刚才被东方辰用手点到的子弟们,便立马向回奔去,他们要将这个消息尽快汇报给五位家主大人得知。没办法,因为秘境里根本就没有手机信号,所以五大家族的人,虽然有些人的手上是有手机的,但是那也只能是离开秘境以后才可以使用的,在秘境里,那东西唯一的用途就是看时间了。

    “我们五个人现在就出去,说不定还能追上他们两个人呢,哼,就算是他们两个人不是那偷宝的小贼,说不定也与之有关系!”东方辰说着,便率先走过了秘境的出入口,而在他的身后第五连城,西门无雪,南宫星,阴九幽四个人紧紧相随。

    要知道现在阴九幽的心里可是已经可以确定之前那些弟子们所说的那两个人正是被自己出于某种目的放进来的那两个人,哎呀,真是该死啊,明明自己与那两个人已经约好了,只要他们偷过第五家族的宝库之后,那么自己就可以把他们送出去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居然玩得这么大,不但偷了第五家族,居然连其他四个家族也没有放过,而且最让阴九幽郁闷的事情就是,这两个人居然连阴家的宝库也偷得干干净净。

    要知道家主大人可是早就答应阴九幽了,会从宝库里取出一个灵器给他使用的,这一次倒是好了,自己心心念念想的,念的灵器却是已经不用想了。

    再说现在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已经穿过了瀑布的水流,然后飞快地向着前两天来时的道路掠行而去。

    不得不说这一次两个人都没有留手都将自己的速度施展到了极点。

    介沉一直都觉得他自己的速度是很快的呢,可是却没有想到,无论他如何加速,苏凌总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边,居然一点儿也没有被他给甩掉。

    “呼,老大真是没有想到,你还有一身的好本事!”介沉不由得向着苏凌竖起了大拇指。

    苏凌淡淡一笑,却只是开口道:“你不是也一样吗,而且我们现在得快点儿去那第五家族藏车的地方!”

    “嗯,嗯!”介沉连连点头。

    不得不说,介沉与苏凌两个人自B市一路追着第五家族的那辆绿色吉普车追到秘境里,然后又连着夜盗了五族的宝库,这一连几天当中,两个人没有吃好,也没有休息好,不要说他们两现在还是人,就算是用铁打的,现在也吃不消了。

    两个人倒是十分顺利地找到了第五家族藏车的地方,还不错,在那山洞里居然还放着满满两大油桶的油,于是两个人立马给车加满油,然后跳到车上,开着车就扬长而去了。

    而这个时候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第五连城,还有阴九幽五个人却是已经追出了瀑布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五个人只觉得脚下的大地狠狠地摇晃了几下,接着那山峰上的碎石便已经开始不断地落下来了。

    “不好,这是地震了!”东方辰大叫了一声,于是五个人忙身形一动,各自向着四下里散开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大地摇晃得还真是太厉害了,只是片刻的功夫,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第五连城,还有阴九幽五个人居然吃惊地看到一块巨大的山石居然随着那瀑布的流水直落下来。

    “天呐!”东方辰的嘴巴张开了。

    “有没有搞错!”西门无雪目瞪口呆了。

    “不是吧!”南宫星苦笑着。

    “这,这,这……”第五连城惊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阴九幽:“……”

    “轰隆隆!”好巧不巧的那块巨石居然直接就落到了瀑布中,然后正好将其后的那个山洞入口封了一个严严实实。

    “轰,轰,轰……”那如同白练一般的瀑布流水依就是源源不断地倾泻而下,只是这一次却是落到巨石上,然的还是砸出一个水花四溅来。

    “完了,完了,我们这要怎么回去啊?”阴九幽叹了一口气。

    “呼,好大的一块石头啊!”东方辰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了看四个人,然后道:“不如我们五个人试试看看,合力能不能把这块石头推开!”

    对于东方辰的提议,其他四个人倒是没有任何意见。

    可是五个人倒是一个个都用出了他们的吃奶劲儿了,可是那块巨石却是十分顽固地依就是坚挺着。

    “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也不用我们五个人操心,五大家族那么多人,再说了还有五位家主大人在呢,一定有办法移开这块巨石的,而我们五个人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尽快找到那两个人!”阴九幽甩了甩自己头上的水,然后开口了。

    “是啊,九幽说得有道理!”第五连城立马点了点头。

    “嗯,我看这样不错!”西门无雪也点了点头。

    南宫星没有说话,倒是默认了。

    于是东方辰点头道:“那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继续追!”

    当下几个人便立马从瀑布的水流中跳了出来,然后分别选了一块干净的石头落在其上,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拧干,再次穿在身上。

    虽然还没有完全干,但是也总比穿湿衣服要好受吧。

    “那个,你们谁身上带钱了!”第五连城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要知道他们秘境里的世家,一个个还保留着那种完整的古风古蕴呢,所以他们五个人的身上无一例外都是一袭长袍。

    话说这衣服在秘境里穿穿还行,但是一旦到了外面,那还不得被人当成是神经病了。

    “呃,我没有钱!”东方辰摊了摊自己的双手。

    “我也没有钱!”西门无雪也是一脸的坦白。

    而至于南宫星,第五连城,还有阴九幽这三个人也是一样都没有钱。

    毕竟在凡世中的钱,放在秘境里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所以如果他们不出秘境的话,那么也不会把那些钞票揣在身上。

    而这一次因为出来的太过于匆忙了,所以五个人不但没有换衣服,同样的也没有拿钱。

    当下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外,五个人都呆住了,怎么办,怎么办。

    要知道虽然他们五个人都进入过凡世中,可是他们却都是带足了钱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在凡世中,没有钱会怎么样。

    “对了,我们家族有辆车在外面,我们可以开着车去荣城,只要到了那里,我们就不用愁钱了!”第五连城的眼睛一亮。

    “太好了!”于是其他四个人也立马一扫愁容。

    其实除了阴家之外的东方家族,西门家族,还有南宫家族在凡世中,也有自己支持的家族,而这些家族却并不是与他们同姓,只是支持,绝对不像是第五家族那样是分支出去的。

    而且那些家族也不像荣城距离这里还近些。

    于是五个男子全兴致勃勃地在第五连城的带领下去拿车,可是却没有想到,等他们到了那里,看到的却是山洞大开着,而那辆车,已经不知所踪了!

    “一定是那两个混蛋,一定是的!”第五连城气得差点跳脚,要知道这车可是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啊。

    而且从这里开车去荣城,如果全速开的时候,中间也不停下来了休息的话,那么二十几个小时便可以抵达荣城了,可是如果用走的话,那么……

    这一点儿不只是第五连城想到了,就连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还有阴九幽也同样的想到了,于是五个男子在心底里又暗暗地把那一男一女两个贼给骂了一通。

    可是再骂也没有用啊,现在正在兴高彩烈开车的介沉与苏凌两个人充其量也就是打几个喷嚏罢了,这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的事情。

    当然了,他们两个也绝对不知道,此时此刻秘境五大家族内,最优秀的五个子弟正在苦逼地用脚步丈量着祖国的大好山河。

    “老大,这一次咱们中间也别休息了,省得那几个家族的人追过来!”介沉大声地建议道。

    “嗯,没问题!”苏凌点了点头,一边说着,一边居然翻手取出来一个苹果,然后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话说这还是她出来的时候,放在九重浮屠里以备不时之需的,倒是没有想到居然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老大,你太不够意了,我也要吃!”介沉立马抗议道:“我也饿了,你听听!”

    还真别说,介沉的肚子居然真的很给这小子面子,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便“咕,咕,咕……”地一连响了好几声。

    “可是你现在开车呢,边开车边吃东西这是很危险的事情!”苏凌理直气壮地道。

    “老大,如果我饿着肚子开车,那可是更危险的!”介沉再三声明着。

    “哦,好吧!”苏凌想了想,然后翻手取出来一个桃子,递给了介沉。

    “天呐,真好吃!”介沉只咬了一口,便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

    要知道这些水果在苏凌放入到九重浮屠里之后经过其内的那些灵力滋养了这么几天的功夫,不得不说,这些水果都可以叫成灵果了。

    你说说这么灵气十足的美味果实怎么可能会不好吃呢?

    于是介沉可以食指大动啊,灵气十足的果实,那味道绝对不是普通的果子可以与之相比的。

    于是这介沉便立马尽显吃货本色,居然一口气吃了十个苹果,八个桃子,六个香蕉,一串葡萄。

    如果不是因为苏凌说没有了,而且无论介沉再怎么装可怜,她都硬下心肠就是不给了,不然的话,介沉只怕还能吃下去这么多。

    唉,有这么一个吃货的同伴,看着他吃那么多东西,不得不说,真的是一件很让人心疼的事情啊。

    当然了,苏凌此时此刻的心理活动,介沉并不知道。

    但是凭着他那痞子一般的厚脸皮,就算是知道了,也会笑眯眯地来上一句:“嘿嘿,老大,你不会是才知道吧,这一向都是我的风格啊!”

    车子一路倒是极为的顺利,可是就在即将拐上荣城的高速时,这个时候却是看到前面有一辆停了下来,而车门也迅速地打开,接着司机小跑着开始拦停路上的车,每停下一辆车,司机都会迅速问句话,然后再失望地让开,让那车再继续行驶。

    “咦,居然是红旗轿车!”介沉的眼睛倒是很尖,一眼就认出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车也开到了那个司机的身边,无一例外也被司机拦住了。

    介沉摇下车窗。

    “请问两位不知道车里是不是有医生?”可以看到,这位司机现在已经急得满脸都是汗了!

    “我是医生!”苏凌淡淡地道。

    一听到这话,那司机的脸上立马露出了几分惊喜之色:“太好了,那么请小姐帮帮忙,我家老爷突发心脏病了,不知道小姐能不能帮帮我家老爷!”

    “突发心脏病?”介沉眨巴了几下眼睛:“你们既然明知道他有心脏病,怎么不给他准备救心丸呢?”

    “准备了,可是刚才用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爷明明吃下去,但是却没有见效!”

    “好,那我去看看!”苏凌点了点头。

    于是介沉把车靠边停了下来,然后与苏凌一起下车,走到了那辆红旗轿车旁。

    老人此时躺在后座上,一张脸已经变成了青紫色,眼看就要不行了。

    苏凌迅速地从包里取出一套银针,然后对介沉道:“把他上身的衣服扯开,快点,尽量不要破到他的身体!”

    “哦,好!”介沉现在也知道人命关天,所以也没有平素的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了,当下只是双手抓着老者的衣服微一用力,便生生地扯开了老者的衣服。

    然后苏凌的手指轻轻一动,那位司机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然后再看的时候,却是发现,在自家老爷的身上已经明晃晃地扎入了二十几根银针。

    这倒是让他生生地吃了一惊,要知道以他家老爷的身份,什么样的有名的大夫没有见过啊,就连不少的杏林国手也是见过的,但是那就是那些知名的杏林国手,在给老爷针灸的时候,也没有苏凌这般的速度,这根本就是连看也没有看一眼,然后直接将针一捻的速度啊。

    而这个时候司机才注意到,这个自称是医生的红裙少女居然是如此这般该死的年轻啊。

    完了,完了……当下司机的心里一阵乱跳啊,然后暗暗地自我埋怨着,你说说自己把人拦停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先看看对方的年纪呢,看这少女年纪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罢了,要知道中医这种东西,绝对是很需要时间积累的。

    哎呀呀,这个少女该不会是把自家老爷当成是平素里她练手用的假人了吧,呜,呜,完了,完了,如果这位爷在这里出事儿了的话,那么他也跟着完蛋鸟。

    “这位小姐,那个,那个,要不,我再去那边拦车去,说不定还能再遇到一个医生呢!?”司机这个时候开口了。

    介沉却是把眼一瞪:“你什么意思啊,怎么了,是不是现在发现我老大年纪太轻,所以你又觉得信不过了?!”

    不得不说介沉这张嘴还真的是一针见血啊,当下就说中了司机的心事儿。

    司机只觉得自己都快哭了:“我,我这不是想多一个人可以多一分把握嘛!”

    “让他去!”苏凌却是淡淡地道。

    “好,好!”司机听到了这话,立马又屁颠屁颠地跑到高速路口的正中间继续拦车。

    时间不过也就过去了几分钟罢了,苏凌却是一拍老者的身体,然后那些银针,便如同已经具备了生命一般,直接就跳到了苏凌的手中。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这位老者的脸色已经恢复经红润了,而且呼吸也变得均匀了。

    “好的,介沉我们走吧!”苏凌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司机,正一边擦汗,一边拦车呢。

    “那……他……?”介沉却是抬手指了指那个司机问道。

    “不用管,我们接着走我们的就行了!”苏凌却是如此道。

    “好!”介沉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便再次回到车里,介沉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便已经飞也似的开上了高速。

    再说那个司机听到介沉他们车的声音,立马扭头看来,不看不不要紧,这一看可是把司机吓了一跳,他立马撒腿就跑,向着吉普车追来:“喂!喂,你们两个别走,你们两个别走……”

    可是介沉与苏凌两个人却是没有打算再理会他。

    “小王啊,你干什么呢?”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那两个人居然跑了……”这位叫做小王的司机话才说到这里,于是他立马反应过来了,当下忙回头看去,却是看到自家老爷正站在车门处,看着自己呢。

    再看看自家老爷的脸色,居然红光满面的,竟然会比没有发病的时候还要更好几分。

    “您没事儿了?”小王不由得试探着问道。

    “嗯,没事儿了,而且现在我只觉得很舒服!”老者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话说自从得了这病之后,他可是好久没有体验过这么舒服的感觉了。

    不过他的笑脸在一低头的时候,却是收敛了起来:“小王,我身上的衣服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现在那衣服虽然还在老者的身上,但是却绝对不能用穿来形容,因为那根本就是两片布挂在老者的身上罢了。

    “这个,是这么一回事儿!”

    当下司机小王也没有瞒着,便一五一十地把老者因为心脏病发突然间昏倒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

    “哦,那他们叫什么名字啊?”老者问道:“说起来那个丫头倒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着我也得找个机会好好地谢谢人家!”

    “这个,这个,我没有问!”小王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看她的样子太年轻了,所以我以为她治不了呢,所以就又去再拦车了,但是却没有遇到有哪辆车上有医生的!”

    老者看了一眼小王,然后又问道:“那你刚才追那辆车是怎么回事儿啊?”

    “呃,那辆绿色的吉普车就是那个少女他们两个人开的车,我以为……”

    说到这里,司机小王却是不好意思再说了,人家明明救了自家老爷,可是他倒好,居然还以为人家是没有救过来了,然后落跑的。

    唉,不得不说自己这一次可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而且在之前自己的表现,也是十足地对于那个红衣少女的不信任。

    唉!小王这个时候可是暗暗有些惊心啊,还好那个少女没有和自己一般见识,如果因为自己的不信任,她生气不管老爷,那么老爷岂不是就得……

    好了,这个结局他可不敢往下想。

    “你啊,是不是又觉得人家年轻,所以根本就不足以相信啊!”不得不说,这位老爷子还真是很了解自己的司机。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司机小王立马道。

    “你啊,早就和你说过,这天外有天,山外有山,能人背后有能人,所以谁也不能看轻谁!”老爷子又语重心长地道:“不过我看那辆车应该是往荣城方向开的,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谢谢我的那个小救命恩人!”

    “老爷,算小王求求您了,以后您可别把您的那些保镖还有医护人员甩掉了,如果再出一次这种事儿,您老人家还没什么呢,我可是会被吓死的!”司机小王现在一想起来,都觉得自己腿肚子直转筋,心有余悸啊。

    “嗯,放心吧!”老爷子点了点头。

    ……

    而此时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还有阴九幽五个人却是终于从那大山里走出来,走到了公路上,于是他们五个人便开始了一项伟大的工作——拦车!

    ------题外话------

    码悍女的大结局,所以这章传得有些晚了!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