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203】,鸡飞狗跳,方向白痴九重浮屠

【203】,鸡飞狗跳,方向白痴九重浮屠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于是因为旺财的存在,很快东方家族与第五家族的人,便又浩浩荡荡地闯入到了南宫家族的地盘内,而因为有了东方家族的经验,所以第五天弓与东方义两个人第一时间就去见了南宫家的家主南宫啸天。

    不得不说南宫啸天这个人还真是一个很自负的男子,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家的宝库会如同第五家族还有东方家族那样被人盗去。

    “我说你们两个别在这里危言悚听好不好啊,我们南宫家族的宝库那可是极为的隐秘,贼根本就不可能会找到!”南宫啸天根本就不相信。

    东方义苦笑了一下:“南宫啸天,我本来的想法和你一样,而且我们家族的宝库也是十分隐秘的,毕竟你们南宫家这么多年也没有找到我们东方家族的宝库在哪里吧!”

    一听到这话,南宫啸天的脸上表情微微一变,没有办法啊,他们可以对于那些凡世里的东西不放在眼里,可是对于这几大家族自上古时传承下来的东西却没有办法不放在眼里。

    所以说这处秘境里的五个家族可是都不断地探查着其他四个家族的宝库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自然南宫啸天也没少派人寻找其他四个家族的宝库,但是这事儿虽然大家一直都心里有数,可是毕竟还从来都没有人摆在明面上来说呢。

    这一次居然直接被东方义拿出来说话,就算是南宫啸天的脸皮再怎么厚,这个时候也觉得有些尴尬了:“好吧,那就去看看!”

    “东方家族的宝库应该就在你们的祠堂下面吧!”第五天弓这个时候却是冷声道。

    南宫啸天:“……”

    “我们第五家族所养的灵犬旺财已经找到了你们的祠堂!”第五天弓说着便与东方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他又接着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南宫家族的宝库也被小贼光顾过了!”

    “什么,这不可能!”南宫啸天这一次可是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不错第五天弓一点儿都没有说错,他们南宫家族的宝库就在祠堂下面。

    难道说……

    一想到这个万一,南宫啸天不由得只觉得自己的脑门子上都是冷汗啊,如果真的如第五天弓与东方义两个人所说的那样,那么,那么自己岂不就成为了南宫家族的罪人,而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岂不是成为自打嘴巴了吧。

    但是现在南宫啸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腾地跳了起来,然后道:“那两位就与我一起去看看吧!”

    于是东方义,第五天弓两个人便与南宫啸天一天,直奔着祠堂而去。

    到了祠堂附近,果然看到一条毛色乌黑的大狗正站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些一门心思地守护着南宫家族祠堂的南宫子弟们,而东方家族的子弟还有第五家族的子弟们,则是一个个都目光不善地看着那些南宫家族的子弟,看他们的意思,似乎已经很分明地将南宫家族的人当成是偷盗他们两族宝库的罪人了。

    要知道南宫啸天还真没有猜错,如果不是因为东方义与第五天弓两个人之前有交待,只怕这些人早就已经忍不住动手了。

    好吧,还算他们的耐心很强,终于等到第五天弓,东方义还有南宫啸天这三位家主来到这里了。

    “好了,我先来看看!”南宫啸天的大手一挥,然后沉声道,老实说现在他的心里还真的是有些不安,要知道不只是东方家族的宝库,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就连第五家族的宝库他也一样是没有找到的。

    可是他耗时多年没有做到的事情,那么小贼居然都是替他做了。

    所以再把这话说回来,既然那个小贼可以找到他们两家的宝库,那么他们南宫家族的宝库,那个小贼想必也是手到擒来的吧。

    遣退了众人,但是第五天弓还有东方义两个人却没有离开。

    南宫啸天眨巴了几下眼睛,倒是也没有说什么,他的手指在那祠堂的墙壁上有节奏地敲击了几下,然后三个人只觉得自己脚下的大地一阵颤抖,于是就看到那南宫家族的祠堂已经缓缓地移开了,而与此同时地面上露出来一个仅供一个人行走的通道。

    “两位随我下去看看吧!”南宫啸天说着便已经率先迈步走了下去,而这一路上七拐八拐,东方义与第五天弓两个人看着直苦笑,要知道南宫家族的这条通道里,居然生生地有着无数的岔路,如果不是南宫啸天带着的话,单是他们两个人绝对不会找到正路的,而至于那些岔路上有什么,根本就不用说了嘛。

    除了死路,就是死路,死亡之路。

    无怪乎刚才的时候南宫啸天居然会那么的自信洋洋呢。

    可是……那个小贼根本就是无孔不入得嘛,话说之前无论是东方家族与第五家族两大家族的宝库,根本就没有看出来那小贼是从哪里进入的。

    一路上又一连开了五道锁,说实话开这五道锁的时候,南宫啸天便都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他很确定,自己家的这些锁绝对没有被其他人动过。

    当开启了最后一道锁,打开最后一道门之后,然后三位家主这才进入到了南宫家族的宝库中。

    于是这一次轮到南宫啸天傻眼了,天呐,天呐,他真的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眼前那空荡荡的宝库,娘的,没有宝贝的地方还能被叫做宝库吗?

    而东方义与第五天弓两个人却是相视苦笑了一下,果然如此,南宫家族的命运也与他们两个家族的命运看起来是一样的。

    那个小贼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是怎么进入到这里的,难道说那货真的是一个精通土遁的高手吗?

    “妈的,这是什么小贼啊,这根本就是惊天大盗!”南宫啸天终于愤怒地咆哮了起来:“居然敢偷到我们南宫家族的头上来了,这个小偷别让我抓到,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将他扒皮抽筋的!”

    没办法,这事儿无论换了是谁,都会大动肝火的。

    你说说你守了好几辈子的宝贝,一直没有舍得用,现在居然便宜了其他人,只怕没有人会不生气。

    “第五天弓,那条狗呢,把狗放过来,让他好好地闻闻,我一定要找到这个贼!”南宫啸天咬牙切齿地道。

    第五天弓当然接连点头一口应下了,于是旺财那货便又进入到了第三个宝库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闻了能有半个钟头,然后这货又是四蹄连动,直接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直向着外面冲了出去。

    “追!”第五天弓,东方义,南宫啸天三个人也跟着追了出去。

    而此时此刻,外面的那些南宫家族的人,一个个也知道了,自家的宝库居然被人给偷了,当下这些人也加入到了第五家族还有东方家族这两大家族合一的队伍中,于是本来就已经够浩荡的队伍,这下子居然变得更加的浩荡了起来。

    大队人马紧跟着黑狗旺财,一路向西方而去。

    遇山翻山,遇水涉水,没有人想过要绕过去,现在他们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尽快抓到那个贼人,找回自家的宝贝。

    而且三个家族的人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贼呢,可是他们的心里一个个都已经活动起来了。

    如果自家的人可以先其它两个家族一步抓到那个贼的话,那么想必自己便可以将其他两个家族宝库里的东西据为己有,到时候那两个家族问起来的时候,直接就一推六二五就成了。

    不得不说,这些人一个个想得倒是挺美的,可是理想是美好的,下面那句永远都是现实是骨感的,他们美好的想法注定了不会实现的。

    西门家族本来好好地呆在自家的地盘上,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居然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降。

    西门家主西门丸布此时正在与族里的大长老下围棋下到最关键的时候呢,几个西门家族的子弟便已经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

    “家主大事儿不好了,大事儿不好了!”这些西门家族的子弟们,一个个早就已经不淡定了,而且大好远地跑了进来,一个个的胸脯不断地起伏着,没法子,因为想要尽快给家主送信,他们一个个可是拼出了吃奶的劲儿了。

    可是西门丸布却是头也没有抬一下,直接问了一句:“是天塌了吗?”

    几个子弟一怔,然后连连摇头:“没有!”

    嗯,那外面的天好好地还在头顶上呆着呢,真心没有塌!

    “那你们就闭嘴,没看我现在正忙着呢!”西门丸布直接道。

    于是几个弟子一个个都只能是噤声不言了,他们都知道,自家的家主大人,哪都好,就是一个棋痴,一旦下起棋来,绝对属于那种火上房不着急的人。

    大长老这个时候却是抬起来头看了看那几个家族子弟,当下大长老的眉头便皱起来了,从这些子弟们脸上的表情他就可以断定,只怕还真是出大事儿了,于是他又无奈地看了一眼那棋盘,话说没有三天这盘棋绝对下不定,于是大长老一笑:“家主啊,这盘棋咱们先放在这里,你先听听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不用,不用,天天呆在秘境里,把人闲得都快发疯了,还能遇到什么事儿啊,大长老你快点该你了!”

    大长老这个时候却不再看西门丸布了,而是看向几个弟子:“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回家主,大长老!”不得不说,此时这些子弟们一个个可是真心很感激大长老啊,如果不是大长老的话,只怕他们几个还得继续站在这里当木桩子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第五家族的家主第五天弓,东方家族的家主东方义,还有南宫家族的家主南宫啸天,他们正带着大量的人手向着我们这西门家族这里赶来!”

    本来还一脸不快的西门丸布听到了这话,那眼睛可是瞪圆了:“你们确定,你们没有看错!”

    “我们确定,我们没有看错!”几个子弟立马连连点头:“而且他们的前面还有一条黑色的大狗,应该是第五家族的那头灵犬旺财,而且他们三个家族给人的感觉还是杀气腾腾的!”

    “这是怎么回事儿?”西门丸布与大长老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双方的眼底里看到了一抹疑惑。

    “大长老,最近咱们家族的子弟没惹过什么事儿吧?”西门丸布扭头问自家的大长老。

    大长老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他很肯定:“据我所知,应该没有!”

    要知道虽然这些家族都是上古传承下来的家族,可是他们之前相处的也只是各自家族上层之间的还是表面过得去的,至于家族内的那些小辈们一个个却是时有矛盾发生,但是这些小辈们一个个也是很有分寸的,绝对不会搞出重伤,或者人命的事情,所以他们这些家族里的高层们,一个个也不过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做不知道罢了。

    可是最近家族里的小辈们,早就被他给踢着都去闭关了,怎么可能会同时被三个家族找上门来呢。

    “家主先别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不管怎么说人家那边可是三位家主同时驾临啊!”大长老摸了一下自己下巴上的白胡子然后沉声道。

    “嗯,走去看看!”西门丸布说着,眸子泛出两道精光,哼,三个家族的家主居然一起来,倒是搞得好大的声势啊,但是就算是如此,他西门丸布也不怕,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对西门家族不利的话,那么就别怪他了!进入到西门家族的地盘里找麻烦,那么就别想要完整地离开。

    再说那边的三位家主,一进入到西门家族的地盘后,便已经吩咐下面的人,一个个都不要与西门家族的人起冲突,如果谁敢制造矛盾的话,那么可就别怪他们三大家主不客气了。

    “哈哈,我就说嘛,今天早上我还没有起床呢,就听到窗外有喜雀在叫,我就知道今天一定有贵客来,却是没有想到,这贵客一来居然就是三位!”西门丸布离着好远便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平素里咱们四个人也碰不到一起,现在既然三位连袂而来,那么就快点进大厅,我让族人上好茶!”

    “喝茶神马的就不用!”南宫啸天却是大手一挥,然后指了指旺财:“西门老弟,我们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进入你的西门家族,而且说不定你们西门家族也与我们三个家族一样都受到了很严重的损失!”

    听到这话,西门丸布与西门家族的大长老两个人的脸上可是有些不好看啊,这个南宫啸天还真是不会说话,你说说,你好不容易露一次面儿,居然就说这话,这不是摆明着诅咒他们西门一族呢吗?

    “西门家主,事情是这样的!”这个时候第五天弓与东方义两个人自然是看到了,当听到南宫啸天的话之后,西门丸布的脸色变化。

    当下他们两个人也是一阵的苦笑,这个南宫啸天啊,你个老小子说话这么多年来还是不知道要委婉一些啊。

    “两位有什么想说的!”西门丸布虽然心里不快,但是他也知道南宫啸天就是这么一个人,你如果真的和他一般见识的话,那么就是没事儿自己找气生呢,唉,真心搞不明白,南宫家族的前任家主怎么就会将这个位置交给这么一个混蛋呢。

    当然,这是他自己的心理活动,如果他这么说的话,只怕南宫啸天会立马发疯吧。

    当下第五天弓与东方义两个人就将他们三族内发生的宝库失窃事件大概地说一遍。

    “什么?!”不得不说,这事情还真真是出乎西门丸布的意料了,可是他虽然吃惊,但是却也并没有完全相信三个人的说辞:“三家宝库,虽然我没有看过你们三家的宝库,但是我也可以想像得到,把三家宝库里的东西堆到一起那绝对可以堆成一座山,而且咱们秘境里也没有进出过卡车的,他怎么把这些东西带走的?”

    不得不说,这个问题第五天弓,东方义,还有南宫啸天三个人倒是都没有想过,不过现在听到西门丸布如此问,东方义想了想,再次苦笑:“我想对方应该是有空间物品吧!”

    “哈哈,空间物品,那东西早就已经失传了,先不说炼制空间物品所需要介子石早就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间了,就连可以炼制出空间物品的炼器大师也不存在了!”西门丸布反驳道。

    好吧,他的一番话,倒是让第五天弓还有东方义两个人无话可说了。

    但是南宫啸天却是直接道:“还是先让旺财带路吧,我们可是跟着旺财才来到的你们西门家族的地盘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才不会来呢!”

    西门丸布本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呢,不过一边的西门家族的大长老却是拉住了他,这位大长老在西门丸布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什么,于是西门丸布点了点头。

    “这们吧,如果旺财可以真的找到我们西门家族的宝库所在,那么我就相信你们说的话,如果旺财找不到的话,那么你们三个家族可必须要赔偿我!毕竟这里可是我们西门家族的地盘,绝对不是那种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可以!”也不等第五天弓,东方义两个人说话呢,南宫啸天却是直接点头同意,而且这个家伙居然还一脚踢在了旺财的狗屁股上:“快去找!”

    “嚎!”这一脚踢得绝壁不轻,当下旺财惨叫了一声,然后这才一瘸一拐地向着远处跳了过去。

    第五天弓不由得恨恨地瞪了一眼南宫啸天“南宫家主,这旺财可是我们第五家族的灵犬,而且我们想要找到那个小贼,还需要它出力呢,你这么对它,一旦它出事儿,我们第五家族绝对与你没完!”

    南宫啸天挑了挑眉毛,虽然他一向是个粗线,但是却也不是一个混人,当下他扯着大嘴笑了:“哈哈,哈哈,我刚才是不小心,放心旺财不会有事儿的!”

    这一次旺财的速度可是慢了起来,但是就算旺财的速度再怎么慢,不多时也来到了一处破破烂烂的小石屋之前,然后蹲在地上,不动了。

    很明显,旺财是发现这里有那个小偷的气味儿。

    西门丸布看着旺财脸色时阴时晴,他倒是没有想到,这条黑狗,倒是真的找到了自家宝库所在的位置,看来这一次不管他们说的是真还是假,都要找个机会把这条狗做掉!

    南宫啸天看看这个破旧的石屋,那里面到处都是灰尘,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根本就是很多年都没有进过人了,这样的地方可能是宝库的所在吗?

    不会是旺财找错地方了吧,但是当南宫啸天看到西门丸布的脸色时,于是他便明白了:“西门丸布,这里应该就是你们西门家族的宝库吧,快点打开让我们看看,你们家的宝库是不是也被偷光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南宫啸天需要的根本就是一个心理平衡,第五家族,东方家族虽然他们都说他们的宝库被偷得什么也不剩,但是南宫啸天毕竟是没有看到吧,所以现在他很想要立马就可以看到西门家族那空空如野的宝库。

    西门丸布想了想,便走进了那石屋当中,因为众人并没有跟进去,所以也不知道西门丸而是怎么捣鼓的,于是整个儿地面就裂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哈哈,开了,走!咱们先进去看看!”南宫啸天扯着大嘴一笑,然后抬脚就想要先进去,但是这个时候一团浓郁的火焰却是自那裂口中激射而出,还好南宫啸天的修为真心不错,而且反应也足够快,当下他忙身子后仰,然后险险地躲过了火球,但是就算是这样,他的头发还是被生生地烧掉了一片。

    “西门丸布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南宫啸天怒了,本来今天他的心情就不怎么样。

    西门丸布却是冷冷一笑:“我又没有想到,你身为堂堂的南宫家族的家主居然这么不懂规矩,没有我带路,你就想要先进入我们西门家族的宝库!”

    南宫啸天不服气,他还想要再说什么,但是一边的第五天弓,还有东方义两个人却是忙打着圆场道:“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快点看看吧!”

    如此南宫啸天这才冷哼了一声,放弃了想要同西门丸布打一架的想法。

    于是西门丸布也瞪了一眼南宫啸天,这才迈步第一个向着那入口走去。

    进入到了自家的宝库里,可以说西门丸布整个儿人已经生生地呆若木鸡了。

    所有的东西居然都被人搬空了,只留下那一排排空空的木架。

    第五天弓在心底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贼啊,对西门家族还算是挺客气了,居然把这木架子给西门家族留下了,可是,可是他们其他三族可是连毛儿都没有留过一根啊,唉,果然木架子不能用太珍贵的木料。

    西门丸布现在只觉得自己的头顶上那绝对是天雷滚滚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儿,要知道这入口处的机关,刚才已经被他全都关上了,否则的话可绝对不会只是一团火球那么简单,如果机关不关的话,不要说其他人了,就算是他们在场的这四大家主联手进入,也会被生生地撕成碎片的,所以可以说一直以来西门丸布对于自家的机关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这一刻他的信心却是已经被生生地踩入到了泥里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西门丸布现在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切。

    南宫啸天吸了吸鼻子,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说话,只是在心底里想着,哼,我老人家早就知道会这样的好不好!

    东方义与第五天弓两个人也是颇为同情地看着西门丸布,话说他们之前的心情与现在的西门丸布可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看到了西门家的宝库,他们的心情倒是比之前好了不少。

    “第五兄,还请你让旺财在这里好好地闻闻,我们再接着追!”这句话可是从西门丸布的牙缝里生生挤出来的。

    “哼,要我说在这处秘境里,我们一共只有五个家族,现在已经有四个家族被人偷光了宝库,那么是谁偷的还不是很明显啊!”南宫啸天恨声道。

    西门丸布的眼底里流光闪动:“我记得,这段时间应该是阴家在管理着秘境的出入口吧!”

    “嗯,而且据我所知,阴家的阴五常就是一个土遁高手!”东方义这个时候也沉声道。

    “嗯,在我们第五家族宝库被盗的那日白天,有几个子弟从外面回来,当时他们还对我说那天阴九幽有些不对劲儿!”第五天弓现在也想起来了。

    “那我们四个现在就去阴家问问那个阴老鬼!”南宫啸天说着把的拳头握得“咔,咔,咔……”做响。

    “可是既然现在咱们四族的宝库都已经被搬空了,那么想必我们就算是去了阴家看了他们的宝库,也应该是空的!”东方义这个时候冷冷地道:“阴老鬼的脑子可是很好使的!”

    “哼,先去了再说!”南宫啸天说着,一抬脚便又想向着旺财踢去,可是俗话说得好,叫做吃一堑长一智,这话可不只是说人,就连狗也是如此的。

    旺财早就留意着南宫啸天,所以现在一看到这个老家伙准备抬腿了,当下旺财把尾巴一夹就蹿到了第五天弓的身后去了。

    “南宫啸天!”第五天弓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呃!”南宫啸天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尴尬地把自己已经抬起来的脚再收回去:“那个,我是想让旺财再好好地闻闻,然后咱们再跟着它追,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旺财这一次会带着咱们去阴家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西门家族宝库的中间位置,居然有一团白光透了出来,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了。

    “嘿嘿,西门丸布看来你们西门家族倒是把真正的好宝贝都埋起来了!”南宫啸天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西门丸布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也是面色惊诧地看向宝库中间,他记得很清楚,上一任老家主临终的时候,绝对没有交待过自己在宝库的地底还有埋有神马东西啊。

    但是这个时候那白光却是已经大盛了起来,而且接着还有着什么东西正在从那土里升起来了。

    “呼!”随着一声呼气声,一个男人的脑袋却是从地下探了出来。

    第五天弓:“……”

    东方义:“……”

    南宫啸天:“……”

    西门丸布:“……”

    这四位家主看着那个活着的人头,一个个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话说这天底有这么诡异的事情吗。

    此时那个人头张开了眼睛,当他一看到面前的众人时,很明显也是吃了一惊,但是却还是很快扯着嘴巴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牙:“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旺财:“汪,汪,汪,汪……”

    一边叫着,便一边就向着这个人头扑了过来。

    “哇,好大一条狗啊,吓死我了!”人头夸张地了叫了一声,然后就是旺财马上就要扑到的时候,却是再次钻到了土里,连头那白光也跟着消失了。

    “汪,汪,汪……”旺财又心有不甘地继续对着那个位置叫了一阵儿,同时也用爪子挖了几下子,可是很快发现,这里根本只是铺了一层薄土,再往下就是青石砖了,旺财的爪子根本就挖不动。

    “汪,汪,汪……”旺财对着那里又是一顿的狂吠,然后便身子一转,居然向外跑去了。

    “我们走!”南宫啸天大吼了一声,然后大步甩开,便紧紧地跟在旺财的身后,当然了,第五天弓,东方义,还有西门丸布三个人也紧紧地跟在后面,当离开宝库之后,外面的四族子弟们,也不用吩咐,都迈开大腿也跟在后面,不得不说,这一下子队伍居然更加的浩荡了。

    此时此刻阴族,阴九幽却是看在看着天空中那朵朵的白云,单看表面,这个阴九幽似乎很轻松,可是却没有人知道,现在他的心里正在想着,不知道那一男一女得没得手,还有他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得手,唉,如果第五家族的宝库真的被盗的话,那么自己所在的阴家一定会得到消息的。

    唉,不过让阴九幽有些后悔的就是,那一男一女居然知道了他的名字,这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消息,万一那一男一女被其他家族抓到了,岂不是会供出自己来了。

    不过……

    再次转念一想,阴九幽又很快就放下心了,就算是那两个人真的被抓到了,真的把自己供出来了,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自己矢口否认就好了。

    “九幽大哥,九幽大哥……”这个时候远远地传来一阵声音。

    “哦,什么事儿啊?”阴九幽的心头一动,立马就跳了起来,然后高声问道,他以后他会听到第五家族宝库被盗的消息呢。

    “九幽大哥,家主让你现在过去一趟!”来者道。

    “哦,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阴九幽的脸上滑过一抹失望,没有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消息,但是虽然不知道家主叫做是为了什么,不过他还是展开身形,向着家族的大厅掠了过去。

    阴家当代家主阴老鬼,没有办法,这阴老鬼就是他的名字,而不得不说,这个人还真是人如其名,他的那手玩鬼技术可是整个阴族中最好的,当年阴老鬼还年少的时候,便已经是整个阴族前无古人的天才,而就目前来看,后面的来者暂时还没有出现。

    而此时此刻,阴老鬼的面色却是极为难看。

    “家主,你找我!”阴九幽进入到大厅里,却是发现,阴氏一族的高层,还有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们居然都在大厅里,一时之间他倒是有些吃惊了,难道说家族里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吗,否则的话人怎么会来得这么齐全呢?

    “九幽你先坐!”阴老鬼阴声道。

    “家主,你把我们大家都召集过来,到底所谓何事儿啊?”一个老者开口问道。

    “唉,我也不说了,我现在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你们就会明白了!”说着阴老鬼便率先走出了大厅,其他的人虽然不明白阴老鬼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却也一个个鱼惯而出。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一座高大的铁丘坟前,而阴老鬼却是伸在在那墓碑上的铁丘坟三个字上划了几下子,然后那硕大的铁丘坟便缓缓地打开了,露出一道精铁大门,而接着阴老鬼便摸出一串大小不一的钥匙,按着不同的顺序,分别插入,然后分别扭动不同的圈数,这才打开了这道精铁大门,露出一间近三百平米大小的秘室。

    阴家众人一个个探头向着那秘室里看去,却是没有发现这里面有任何的东西,当下又一个个面色古怪的看向他们的家主。

    阴老鬼抬手指了指那秘室:“这里就是我们阴家的宝库,可是今天我打开的时候,却发现这里面的东西居然不翼而飞了!”

    “什么……”

    一句话便让整个儿阴族的人都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可是他们却又不得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事实。

    而在阴九幽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却是悚然一惊,他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男一女两个人的样子,难道是他们两个干的不成?

    可是,可是他们明明说好的,偷的是第五家族,怎么居然会反过来偷到他们阴家的头上来了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听到一阵呼呼的风响之声,接着一道黑色的大狗便从远处奔来了,而在那个大狗的身后却是呼啦啦地跟着一群人。

    当看清这些人之后,阴老鬼的脸色更沉了,在他看来,这些人的消息倒是很灵通了,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他们阴家出事儿了,而且还巴巴地一起赶过来看热闹。

    “咦,阴老鬼,这里就是你们阴家的宝库吗,怎么里面没有东西呢?”南宫啸天还没有站稳呢,便已经探头向着里面看去了。

    东方义,第五天弓,西门丸布三个人也都停在了南宫啸天的身边,他们的目光也是先看了一眼阴家的宝库,然后这才看向阴老鬼。

    “你们四位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阴老鬼阴测测地道。

    “哼,那也没有你便宜占得多!”南宫啸天冷哼道,要知道这一路上,他们四个人无论怎么分析,越分析就越觉得宝库被阴家人偷盗的可能性就越大。

    而且他们三个人也确定,阴家说不定早就已经率先搬空了他们自己的宝库等着其他四族上门查看呢。

    抵达后,还真真的就是如此,于是不得不这在他们四族的眼里看来,阴家倒是落实了这个罪名,当然了也绝对不能排除,阴家也是被偷光的。

    阴老鬼现在的声音可是更阴森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就看到阴家的宝库地面上,居然冒出来一个男子的人头,那人头睁开眼睛,眨巴着眼睛看着众人。

    “妈的,就是这个家伙,刚才就是这个家伙!”南宫啸天眼尖一眼就认出来了。

    听到了他的声音,那个人头却是又露出一个笑容:“哦,不好意思,我又走错了,你们继续聊啊!”说着人头居然又收回到了土里。

    “土遁术!这应该只有你们阴家人才会吧!”第五天弓冷声道:“而且刚才那个小贼也出现在你们阴家的宝库里,所以阴老鬼你现在必须给我们四族一个交待,同时还要归还我们四族宝库里所有的东西!”

    阴老鬼的脸色更沉了:“看来今天你们四族是来打劫的了!”

    ……

    当然了,对于上面的事情,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可是不知道,现在两个人正在郁闷呢,九重浮屠这货,有宝贝的时候,找得还挺准的,可是这一没有宝贝,这货居然只是一个方向白痴罢了,他们已经连找了二十几处地方了,都只是在这处秘境里转悠着!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