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176】,白衣无脸画,遇袭

【176】,白衣无脸画,遇袭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没错,这个所谓的王小二,便是之前苏凌的老熟人小胡子,话说这小子自从上一次与苏凌一起去探了那个墓中墓的将军墓之后,一回去便大病了一场,怎么了?吓得呗。

    那一次,可是把王小二给吓坏了。

    好不容易病好了,于是王小二便又去自己的远房亲戚里躲了一阵子。

    不过像是王小二这种人,绝对属于那种做什么掂记什么的那种人,这货一直在心里掂记着自己盯了许久的古墓。

    本来苏凌想让他带自己去的就是那处古墓,可是这货居然还耍起了小聪明,居然带着苏凌去了另一个古墓,结果没有想到那居然是一处将军墓,而且苏凌还得到了屠龙匕,还有将军魂。

    而这一次王小二再进入到那个古墓的时候,却是发现,居然有人于他之前捷足先登了,所以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拿得一光,但是王小二不甘心,他想了那个墓中墓,于是便干脆蹲下身子,挨着个儿地用手指,敲那些青砖。

    还真别说,居然让他发现,有一块青砖下竟然是空的,于是这货便很兴奋地把那块青砖挖开,下面就是这金黄玉如意,虽然王小二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但是能被这墓里的死鬼,放在这么一个秘密的地方,想必是一个好东西。

    于是王小二便二话不说,直接抱着这个金黄玉如意,离开了墓府。

    但是这种东西,他可不敢拿到古玩一条街去卖,所以王小二可是削尖了脑袋,托了好多人,这才进入到了皇朝不夜城。

    不过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再过一会儿,这地下黑市就要开市了,怎么龙虎门的当家人居然会指名要见自己呢?

    是福是祸,王小二可是不知道了。

    点头哈腰地走了进来,王小二便直接道:“当家的,我是王小二,不知道当家的叫我来有什么事儿?”

    展凌风看着王小二那副紧张的样子,这小子从进门到现在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于是展凌风一笑就开口了:“王小二,不是我找你,而是这位苏小姐找你!”

    “是,是,是,苏小姐……”一边说着,王小二一边抬手向前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王小二差点没有叫出声来,怎么居然是这个红裙女人,而且,而且那只古怪的黑猫,此时正瞪着一双绿油油的大眼睛,正似笑非笑地看向着自己呢。

    嗯,嗯,没有错,王小二敢打赌啊,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这些黑猫真的就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呢,天呐,天呐,现在谁可以告诉他一声,为毛他王小二就是这么悲摧呢,要知道他躲这个女人都躲不及呢,怎么现在又撞上了。

    “王小二,真是没有想到啊,咱们之间都已经算是熟人,可是我这还是很一次知道你的名字呢!”苏凌笑眯眯地道。

    王小二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快要哭出声来了,谁能告诉他,谁能告诉他,他心心念念想要躲掉的人,为毛会出现在这里啊。

    “那个,那个苏小姐,您好啊,咱们可是,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没有办法,虽然心里现在是怕得要死,但是王小二的脸上还是勉强地堆出来一个笑容,只是他的这个笑容,看在别人的眼里,却是要比哭还难看的。

    “喵呜!”起司扬了扬猫爪子,一双猫瞳里可是绿光涌动,喵了个咪的,这货,明明答应带鬼医大人去那个古墓的,可是这个家伙居然玩起了消失,如果不是因为鬼医大人手头上的事情,着实有些多的话,那么自己早就找到他家里去了,哼,哼,这个王八蛋居然敢放鬼医大的鸽子,真是不识抬举啊。

    其实啊,王小二也不算是放了苏凌的鸽子,毕竟苏凌一直也没有去找他。

    “王小二,你手里的这个东西应该与我之前从你那里买的那个黑珠子是出自同一个古墓吧?”苏凌淡淡地问道。

    “呃!”王小二一怔,他不知道苏凌是真的看出来了,还是用话来试探自己,不过这小子却是迅速地在心底里转过了几个念头,接着他扯出一个笑容,对苏凌道:“不是,不是,这个,这个东西不是我的,是我一个朋友托我帮他卖的!”

    “哦,这样啊!”苏凌脸上的表情不变,在王小二才刚刚进来的时候,她便已经敏感地发现,这小子怀里抱的那个东西,其内的煞气也是极重,而且很明显是与之前的那个黑珠子是同源的,也就是说,这两样东西是出自同一个墓室里。

    但是很明显,人家王小二现在根本就不打算说实话,不过没有关系,既然这个王小二再次进入到了那个墓府,苏凌可以确定,自己应该已经再没有必要去看看了,凭着王小二这种人,他进去了,根本就不可能还有好东西剩下,只是有一件事情,苏凌却还是有些奇怪的:“可是之前你不是说你进不去嘛,怎么这一次就进去了?”

    “那是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进去了,哎呀,要不是我聪明啊,敲了敲那地上的青砖,不然的话,这个好东西我也找不到,娘的,之前的那群人,根本就是王八蛋嘛,居然连根毛毛都没有留下!”王小二一听到苏凌的问,心底里便有一阵的怨气,要知道那个古墓可是他发现的啊,如果不是他自己第一次进去之后,便感觉到不太对头,接着就立马退了回来,否则的话,那古墓里的东西,应该都是他的好不好啊,现在居然白白地便宜了别人。

    要知道这些话本来就已经在王小二的心底里堆了一段时间了,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可要一吐为快的机会,现在苏凌的话,倒是一下子成为了一个突破口,于是王小二却是一口气儿全都倒了出来。

    当王小二把这些话都说完了,于是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说出来了,真舒服啊,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王小二却是看到了笑眯眯的苏凌,还有展凌风,当然了,起司的那双猫眼,也这个时也跟着弯成了月芽,至于三煞,这货却是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呢。

    这小子真他汪的是一个笨蛋啊。

    “呵呵,哦,原来是这样啊!”苏凌笑着,她脸上的笑容说不出来的甜美,但是王小二此时却是恨得不狠狠地甩自己几个大耳刮子,娘的,自己真是,真是笨蛋啊!

    当然了,王小二这话就不用说了,因为这个事实已经在被场人还有兽都给证明过了。

    “把你袋子里的东西给我看看!”苏凌淡淡地道。

    王小二听到了这话,当下又紧了紧怀里的黑袋子,可是接着他又苦笑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还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将那个黑袋子放到了苏凌面前的桌子上。

    苏凌打开袋子,取出里面的东西。

    果然没错,这里面的东西正是通体金黄色的玉如意。玉如意并不是很长,大约也就是半米左右,其一端雕着云纹,其云纹之上赫赫然正是十八罗汉,而其的另一端却是雕刻着一对葫芦,至于那意身上,却是雕着龙之九子:赑屃,螭吻,饕餮,睚眦,狴犴,狻猊,趴蝮,椒图,蒲牢。

    看得出来,这金黄玉如意的雕功很是精致,那上面的十八罗汉看起来就好像是正在云海中不断地浮沉着,而至于龙之九子却是正在云海内不断地翻腾着。

    但是此时此刻,苏凌根本就没有时间与心情去欣赏这上面的刀功到底如何。

    当苏凌的手掌碰到那金黄玉如意时,便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那九重浮屠立马疯狂地转动了起来,那意思,居然好是一个饿了八百多年的人,现在突然间看到一碗香喷喷的鸡肉粥一般。

    还好,苏凌反应得很好,及时动用自己身体里的灵力将那九重浮屠的波动给生生地压了下去。要不然,只怕这个都快要饿疯的法宝会直接从苏凌的身体里冲出来。

    而且与此同时,苏凌也感觉到自己手下的这个金黄玉如意也是微微地有些颤抖,只是它的颤抖却是被那团煞气给包裹住了,看来这些煞气也不想让这金黄玉如意进入到九宝浮屠之内啊。

    可以说如果现在苏凌想要将这金黄玉如意收入到九重浮屠内,根本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是苏凌却并没有这么做,因为这金黄玉如意不过是刚刚出土,所以其上还有着太强的煞气,苏凌需要找一个灵气十足的地方,好好地温养一下。

    毕竟现在就连苏凌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这金黄玉如意不去除煞气便就这样直接让其进入到九宝浮屠之内,那么会不会出事儿呢?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苏凌觉得自己还是稳妥一点儿为好。

    当然了,对于温养这种事情,苏凌根本就不用担心,直接把这东西给小阎王就成了,在他的阎王府里放一段时间,便可以了。

    “王小二,这东西,你报个价吧,我买了!”苏凌直接开口了,这金黄玉如意她可是势在必得。

    王小二眨巴着眼睛看着苏凌,他倒是没有想到,苏凌居然会想要自己的这个东西。不得不说,苏凌如此痛话,却是让王小二的心里立马活络了起来。

    在他看来,只有越是值钱的东西,才越会让人痛快地想要购买呢。

    如果在这之前,他遇到一个像苏凌这么痛快的客户的话,那么他还是会很开心的,可是现在却不然,因为现在他已经花了好大的心力,进入到了皇朝夜总会,所以他想要找一个可以给他出高价的买家。

    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好好地享几年的清福了。

    其实啊,现在无论苏凌给他什么价位,但是王小二都会觉得卖亏了,毕竟到现在王小二自己都不知道这东西应该值多少钱,所以再没有任何比较的情况下,他都会觉得出价的人,一定是给低了。因为这就是人性。

    所以这个时候王小二并没有同意,他的双眸里闪动着犹豫之意。

    苏凌当然也看出来了王小二的心思,于是她脸上的笑意便更浓了起来。

    这个男人啊,还真是有点意思,其实有的时候,人心真的是不能太贪,特别是对于这金黄玉如意来说,这东西本来便是盗墓所得,根本就是极为有损阴德之事儿,所以得些钱便见好就收,这才是正理,如果再贪婪下去,只怕才会真的出大事儿呢。

    起司现在可是对于这个王小二,十二分的不满,现在这货对着王小二直翻眼皮,心道,这个混小子,鬼医大人,都已经那么说了,你这个小子怎么还不快点感恩戴德地一口答应下来呢?毕竟上一次如果没有鬼医大人的话,那么王小二要是自己进去将军墓里,那么一定会死在里面的。

    可是很明显,王小二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苏凌的话,那么自己也一定会发现墓中墓的,而那里面的所有东西也必会是属于自己的。

    但是他却忘记了,那个时候那位无名将军已经变成僵尸了,凭着他一个普通人进去,除了找死,根本不再做他想了。

    “好吧,王小二,那么这个东西,你记得,我可以给你出的价格是五百万,如果一会儿有人可以出得价格比我高,那么这个东西我便不要了!”苏凌一边说着,一边又将那个金黄玉如意装到了黑色的袋子,然后往前一推。

    “嗯,嗯,行,我看就这么办吧!”王小二点了点头,然后一边看着展凌风,一边伸手摸向自己的那个黑袋子,现在他只想立马拿上自己的东西离开,毕竟他怕苏凌后悔,如果想要强抢的话,那自己怎么办呢。

    可是就在他的手指才刚刚碰到自己的袋子上,就听到一直没有说话的展凌风,却是冷哼了一声:“哼!”

    当下吓得王小二那手一哆嗦,便又缩回去了。

    不得不说,此时王小二的心里都是在哭泣呢,他就说嘛,这位当家的,怎么一直都没有吱声,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可是难道这个宝贝自己真的就要卖五百万吗,如果一会儿有人可以出价更高的话,那岂不是自己吃了大亏了。

    王小二现在可是心思电转,但是想来想去,王小二自己也知道,如果自己惹得这位龙虎门的当家人一个不高兴,那么只怕今天自己就很难再走出去了,虽然现在龙虎门已经一分为三了,但是就算是人家缩水了,那对于他王小二来说也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可是,可是……

    不得不说,王小二这货啊,根本就是属于又舍不得钱少,又不想要丢掉小命的一个小角色,而像这种,贪财爱命的人,一般来说都没有什么太好的下场。

    看着王小二那一脸的纠结,于是苏凌轻轻地开口了:“王小二,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的这个东西无论你卖给谁,那么你都会少不了一堆的麻烦,只除了卖给我!”

    苏凌这话说得可是不假啊,这金黄玉如意上面的煞气太重了,一般修为的阴阳师,根本就没有办法除掉那上面的煞气。

    而且就算是那些修为足够的,可以除掉这上面煞气的阴阳师,那么也会花上大量的时间。

    但是她苏凌却不用。

    如果是一个对于风水上的外行人,买到了这金黄玉如意,那么接下来便会变得很苦叉,只怕他家里会接连不断地发生不好的事情。

    而且现在这个王小二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王小二,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这个金黄玉如意你没有卖掉,只要这个东西再在你的身边放上三天,那么你一定会在每日正午时分,还有晚上子时三刻的时候,会分别吐出一口血,如果你能吐到七七四十九日,那么你的这条小命必亡!如果这东西地卖给我,那么我倒是可是帮你化解了!”

    苏凌的话让王小二的身子不由得抖,而且接着王小二的脸色也是变了。上次那个黑珠子的时候,他记得苏凌也是这么说的,不过自己回去之后,倒还真是舒服多了,可是王小二却固执地将那归结为自己的心理作用。

    所以现在听到苏凌又是如此说,他居然觉得这根本就是苏凌在悚人听闻呢,他才不要相信呢。

    但是他仔细地想了想,还是抬脸对于苏凌一笑:“苏小姐,不知道你说话是不是算话!”

    “当然算了!”苏凌一点头。

    “那就好,那也就是我现在还是可以把这个东西拿到地下黑市去的!”

    “不错!”苏凌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我王小二就谢谢苏小姐了!”说着,王小二便抱起那个黑布包,然后又向着展凌风一施礼,便走出了房间。

    “小凌,即使你很喜欢那个东西,为什么不留下来!”展凌风问道。

    “五百万,如果他答应,那么我自然就会买下来,但是如果现在他既然不答应,那么也由着他吧,至于那东西,既然我看中了,那么自然也会是我的!”苏凌淡淡地道。

    接着苏凌又随意地翻了翻,今天晚上要在地下黑市上市的物品,很快她手上的动作居然又停了下来。

    “怎么小凌,看来我这里你中意的东西居然还不少呢!”展凌风笑着,又伸长了脖子过去看,却是看到现在苏凌目光所停留的那页上,居然赫赫然是一个画轴,而且那画面上居然是一片的烟雨凄迷之意,在那杨柳低垂之中,一个白衣人却是正立在水中的一叶小舟上,不过很奇怪,看起来,这船距离河岸其实并不是很遥远,但是却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个白衣人的脸孔,只是那画上的白衣人却是可以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风华绝代。

    苏凌的心头一惊,这画她绝对没有见过,更没有听说过,但是这画给她的感觉居然与之前那个无脸画的感觉一模一样,而且要知道现在她看到的可不是原画,只是一张拍好的照片罢了。

    “小凌,如果你对这画感兴趣,那么我倒是可以做主,把这画买下来,怎么样?”展凌风这个时候却是笑着道。

    “你认识这个卖家?”苏凌有些奇怪了。

    “当然了,因为这个东西现在就是我的!”一边说着,展凌风一边站起来,走到柜子边,拉开,取出里面的一个画轴,然后放在苏凌的面前:“看看,嘿嘿,这个东西是我前几天去古玩一条街,说起来,对于古玩这种东西,我也不懂,但是这画我只是一眼就看中了!所以就买下来了!”

    苏凌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听展凌风现在正在说什么呢,因为这个时候她的全副心神都放在了这画上,她缓缓地展开了画轴,果然那画里所画的一切,都与刚才看到的照片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发现,在这画上的那个白衣人,虽然没有五官,可是在他的眉心处却是赫赫然有着一枚小小的胭脂印,也就是一点点的红点,如果不仔细地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当下苏凌的心里一动:“展凌风,这画多少钱,我要了!”

    “你喜欢那就直接拿去好了,我当时淘来的时候,也没有花多少钱!”展凌风倒是不以为意。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苏凌倒是也没有再如何的推托,直接就将那画轴卷了起来。

    “呵呵,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是一个小财迷!”展凌风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在之前苏凌救了自己之后,无论自己需要什么,这丫头都是要清清楚楚地记下一笔帐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展凌风便直接把苏凌归结到了财迷的行列里去了。

    苏凌也不生气,在她看来,钱还是一个很可靠的东西,再说了,那个时候自己与展凌风非亲非故,顶着风险把这货救下来,就已经可以了,居然还想让自己免费,那岂不是亏大了。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笑眯眯地很满意地看了一眼展凌风之后便又低头摆弄自己的画轴,但是这个时候苏凌却又突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看向展凌风。

    而现在因为苏凌的动作着实是有些太过于激烈了,所以展凌风却是有些不解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好奇地问道:“小凌怎么了,你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我?”

    苏凌很仔细地看了看展凌风,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画轴,这才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唉,展凌风啊,展凌风,你果然不会无缘无故送人东西啊,而且话说这笔生意我又是亏本啊!”

    展凌风现在可是越发地听不懂苏凌话里话外的意思了,于是他的眼睛便又睁得大了些。

    起司与三煞两货这个时候也看向展凌风,当下两货的眼底里也划过一抹讶然,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他们进来的时候,看展凌风的面色还是好呢,但是现在不过才过去这么一会儿罢了,可是展凌风的脸色却是已经大变了,此时的展凌风,绝对是黑云压顶之气,而且在那眉目之间居然还透露出来丝丝的死气。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展凌风有死劫。

    所以苏凌才会说这一次又亏本了。

    “展凌风,你记得,今天晚上无论发生什么事儿,你都必须要呆在我身边,明白吗?”

    “……”展凌风一笑,刚想要说点什么呢,却是发现此时此刻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苏凌的脸色却是无比的认真,于是展凌风那到了嘴边话便又重新吞回去了,他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可是想了想,他还是有些不解地又问了一句:“小凌是不是今天晚上有人想要对我不利啊?”

    不过说完了这话,他却又笑了:“倒是没有想到,小凌居然还是一个小神棍啊!”

    但是苏凌却是脸色的严肃并没有笑:“你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

    “……”于是展凌风彻底地呆怔住了。

    “一定是那两个混蛋!”展凌风紧紧地握一下自己的双手。

    “今天晚上你跟在我的身边,我保你无事儿!”

    苏凌说着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然后道:“现在已经是九点四十了,还有二十分钟,黑市就要开市了,我们下去吧!”

    “嗯!”展凌风嘴里应着,但是却还是飞快地拔打了几个电话,交待了一番之后,这才与苏凌一起走了出去。

    说来也巧就在苏凌与展凌风才刚刚走到地下三层,出电梯的时候,却是又遇到了王小二,苏凌的目光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王小二,于是她不由得又是一惊,罗为她发现,此时王小二的面相居然也发生了变化,这小子的眉心处,居然也泛起了一团死青色,这根本就是死气,而且这小子眉心处的死气,居然还与展凌风有些相互呼应的意思。

    “当家的,苏小姐!”王小二看到这两位,当下脸上又不得不挤出来那副苦哈哈的笑容。

    老实话,这小子是真心地不想再遇到苏凌了,可是没有办法,谁让这小子的运气好到爆呢,他越是不想遇到苏凌,但是却又偏偏地总是可以碰到苏凌。

    苏凌一笑,没有说话,展凌风也没有理会王小二,对于展凌风来说,王小二根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货色罢了,而且刚才那个小子居然不给自己面子,不把那个金黄玉如意卖给苏凌,这让他的心底里也是十二分的不满。

    看到两个人都没有想要理会自己的意思,王小二心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一次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到这里做交易,所以只要离开之后,他再藏到一个这些人都找到自己的地方就可以了。

    所以王小二等到展凌风与苏凌都进入到交易市场里后,也走了进去。

    这个地下交易市场很大,足足有千余平米,而且就好像是正规的市场一般,居然都分开隔好一个又一个的柜台,而且那些柜台上居然琮有编号。

    想来这柜台应该也是出租的,不得不说,展凌风还是很有经商头脑的。

    相信这黑市每开市一次的话,便会有一大笔的租金入帐吧。

    而且在这地下黑市的四周,居然是一片的门面房,当然了,每一个门面房上也同样的有着标号。

    这些门面房的老板都是与龙虎门签订了长期的租约,而且租金也是一付三年的。

    “展凌风,其实你应该对那个王小二好一点!”苏凌低低地道。

    “为什么?”展凌风不明白了。

    “因为今天晚上他会救你,用他自己的命!”苏凌低低地道,但是继而她又诡异地一笑:“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那个金黄玉如意是我的~”

    虽然不知道苏凌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展凌风就是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那就是相信苏凌说的。

    其实只要苏凌愿意,那么她也可是可以救王小二的,但是两个人眉心处的死气,已经表现得很明显,那就是这两个人当中,势必会死掉一个人的。

    如果这是一道选择题的话,那么苏凌一定会选展凌风,而不是王小二,至于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了,对于这一切,王小二根本就不知道。

    黑市里的东西还真不少,而且这一次开的还是古玩专场,所以苏凌倒是在这里大开眼界。

    走着,走着,苏凌的脚步在一个摊位处停了下来。

    这个摊主是一个干瘦的老头,老头一看到有人在自己的摊位停下来了,当下那双眼睛却是亮了起来:“小姐看上什么了?”

    “这针,你只有这么一套吗?”苏凌指着摊位上的一套银针问道。

    “当然不是!”老头得意地道:“这针我手里整整有三套,这一次是银针,那两套却是金针了,而且姑娘你看啊,我的这针绝对是好东西,这可是当年三国时期扁鹊用过的银针啊!”

    老头的话还没有落下呢,展凌风却是开口了:“老季头,你不吹牛会死啊,谁不知道你的摊位上假货最多了!”

    听到展凌风的声音之后,老头这才看到苏凌的同伴居然是龙虎门的当家老大,于是老头立马露出了笑容:“展老大,嘿嘿,我也不知道这位是您的朋友啊,早知道是您的朋友,那么我也不会如此啊,是吧!”

    说着老头的目光便又落到了苏凌的身上,脸上堆着讨好的笑意:“这位小姐,不瞒你说,这针啊,还就是假的,不是古玩嘿嘿!”

    “我知道!”苏凌点了点头,早在开口之前,她便已经感觉到了,这针绝对不是古玩:“你这针多少钱一套,你现在有多少套,我都要了!”

    “……”老头本以为自己说出来这是假货之后,这个少女应该会离开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还想要全要。

    “你看我做什么啊,还有多少,快点都拿出来!”展凌看到老头听到了苏凌的话,也不答话,只是一门心思地盯着自己看,于是立马开口了。

    “有,有,今天我一共带来了二十一套呢!就是,就是,虽然这假货不值钱,可是这手工也值点儿钱!”老头想了想又接着道:“这位小姐,你看,我就算你两百一套如何啊?”

    “可以!”苏凌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把针给我吧!”

    “哦,好,好!”老头看到这个红裙少女很是爽快,于是老头也动作飞快地取出自己所带的那二十一套针,包好,双手递给苏凌。

    苏凌接过针,然后对展凌风道:“付钱!”

    二十一套针,一套两百块,那也需要四百块钱呢,而像展凌风这种人,又怎么可能会随身带那么多钱呢,当下他看着老头道:“收市了之后,你去财务领吧!”

    说着展凌风便头也不回地跟着苏凌离开了。

    于是老头一脸苦哈哈地看着两个人远去了,好吧,去财务,不过想想看,自己似乎,好像还欠着龙虎门的摊位费呢?

    而王小二既然四处托关系,那么在这里自然也有着他的一个摊位,不过他的摊位上只摆着一件物什,那就是金黄玉如意。

    “咦,这个东西不错啊,多少钱啊!”玉如意这种意喻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倒是吸引了不少的人。

    “一千五百万!”王小二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东西到底值多少钱,可是他在直觉上就是觉得苏凌给的钱少,所以现在一咬牙,一狠心,王小二便直接报出来这么一个高价。

    “小凌,你信不信,这个王小二啊,今天一定卖不出去!”展凌风低声地道。

    “哦,为什么?”苏凌从王小二的面相上,可以看出来,今天这小子根本就没有财运,可是她却知道展凌风却是看不出来的。

    “那是因为今天只不过是那些大佬派人过来先看看,他们自己却并没有过来,毕竟现在的龙虎门还是一个多事之秋!”展凌风沉声道,接着他又指了指周围的那些空着的柜头:“小凌你看,以前的时候这里的柜台根本就是供不应求的,可是现在居然都有空的了!”

    “很难解决?”苏凌问道。

    “倒也不算是很难,只是需要多浪费些时间吧!”展凌风很明显,并不愿意在这个事情多谈,于是他又指了指前面:“走,咱们看看前面的那个摊位去!”

    不过王小二的那个摊位却正如展凌风所说的那样,问价的人不少,但是这些人一听到王小二报出一千五百万来,便就都摇了摇头离开了。

    虽然在古玩界一千五百万不算多,可是今天代替那些大佬们来此的人,一个个却没有权力动用那么大额的资金。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小二的脸色可是变得越发地不好看起来了。

    他明明看着自己的东西不错,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就没有人买呢。

    王小二现在心里很着急,因为这里的柜台费一夜的租金绝对不低,虽然因为他托了关系,可以在黑市闭市之后再交,但是,但是如果东西卖不掉的话,那么自己拿什么去交纳这份租多啊。

    于是现在王小二可是彻底地淡疼了起来,他可是很清楚,龙虎门的行事作风,一旦自己交不上这租金,那么只怕自己的下场会很惨的,想到这里,他的身上一哆嗦,接着王小二就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咬了咬牙,抬头看向苏凌与展凌风两个人的背影,下定决心,当下便再次将自己手中的金黄玉如意装在袋子里,便向着苏凌与展凌风两个人追了过去。

    王小二现在是决定了,这东西既然那位苏小姐喜欢,那么就卖给她吧,不过至于价格吗,他还是想要得再高些,八百万啊,嗯,嗯,只要苏凌肯出到八百万,那么这个东西就归苏凌了。

    “苏小姐,请留步!”王小二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苏凌微微一笑,然后停住了脚步,自然展凌风的脚步也跟着停了下来。

    两个人扭头看去,果然看到王小二正抱着那个黑布袋,向着他们两这边快步走来。

    “苏小姐,苏小姐!”王小二看到苏凌这下来了,于是他的心头升起了几分喜意。

    “有事儿?”苏凌名知故问道。

    “苏小姐,我想过了,既然这个东西你那么喜欢,而且咱们现在也算是熟人了,再说了你又与大当家的也是朋友,那么我就给您一个友情价,一口价,八百万,只要苏小姐答应,那么这里面的东西就是苏小姐的了!”

    王小二的话,可是说得很是冠冕堂皇,而且又卖了展凌风一个人情。

    “好!”苏凌一笑,抬眼看去,却是看到王小二眉心处的死气已经完全凝固了,这便是必死之结,而且就在现在。

    “展凌风,趴下!”苏凌一边说着,一边一脚就踢在了展凌风的腿窝里,于是展凌风那高大的身子便“扑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苏凌也立马就地一滚。

    于是只听到“扑,扑,扑……”一连好几声,一排子弹便贴着展凌风的头皮飞了过去,不过至于王小二这个时候却已经生生地被打成了筛子,他看着自己胸口处的伤口,身体缓缓地倒了下去。

    “八……百……万……”

    ------题外话------

    小游子万更求票啊,还有,某游游,新文《至尊女纨绔》求收了,求收了,吼,吼,昂!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