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天才鬼医 > 【144】,什么叫做天经地义(求票)

【144】,什么叫做天经地义(求票)

作品:重生天才鬼医 作者:逍遥游游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天才鬼医最新章节!

    其实现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只是王市长,洪姓中年男人,还有这个车大师可以看到杜鹃了,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杜鹃,还有其他的鬼魂,而且杜鹃的声音他们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对于鬼魂,阳间的人还有着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之感,不过与此同时居然还有着一种好奇,想要再继续探究一下的意思。

    好奇,与八卦这本来就是阳间活人的一个共同的爱好。

    而且自古有之。

    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一句俗语,那就是好奇害死猫了。

    而事实就是如此。

    看到周围那些被王市长请来的市委的领导了,一个个居然都竖着耳朵,想要一听究竟的时候,王市长的脸色可是大变了,那件事情做得极为机密,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当然了,前提就是车大师与洪家的这个家伙不会说出来。

    毕竟如果被身边的人知道了自己居然养小鬼,那么自己的官途不但会已经到头,就连自己只怕都会进入到监狱里去过下半生了。

    本来王市长在网上也查过相应的养小鬼方面的知识,那上不是说只要是死掉的小孩尸体就可以的吗,可是却没有想到,车大师与洪姓中年男人两个人居然会为了这事儿,轰轰烈烈地撞死了一个孕妇,要知道那可是一尸两命啊,一个无辜而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断送了。

    虽然这不是自己的本意,可是这事儿真的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绝对不会。

    王市长相信,这事儿不管被谁知道了,那么一定都会觉得自己绝对是罪大恶极的那个人。

    其实啊,车大师也不是不能用小孩儿的尸体,这种事情,只要去儿童医院,或者是妇产科,死去的小孩儿,还有那种刚出娘胎就死掉的婴孩,有的是。

    但是车大师在这件事情也有着自己的要算。

    正所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有一点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放眼整个儿天下,只怕没有谁会嫌钱多的,更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赚得少的。

    越是有钱的人,就越觉得自己应该现赚更多的钱。

    车大师也是一样的,他可是X港首屈一指的风水大师啊,在X港每次请动他,没有个几十万根本是不可能呢。

    人的名,树的影。

    就好像很多品牌的东西,其实质量未必就比其他牌子的好,但是其价格却要比其他的牌子高很多,可是人们,特别是那些具有消费能力的人,绝对会买品牌的,因为他们觉得用着放心,吃着舒心。

    而那高出来的价格,其实卖的就是品牌的价格。

    同理在风水界,也是如此的。

    车大师其实现在真的很有身家,可以说他在X港这么多年来,积累下来的财物,绝对够他挥霍两辈子的了,可是他却还不满足,这一次他虽然是来帮洪姓中年男人忙的,可是他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那就是搞定这块地皮之后,洪姓中年男人,要给他在这片区域建一个会所,到时候他就可以内地,X港两头儿跑,如此一来,那岂不是说自己可以有更多的入帐了。

    只是他在内地的名气,绝对没有X港那么大。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因为人的人道,鬼有鬼路。

    他是风水师,想要打响名气,他有的是办法。

    好巧不巧的,王市长正好两年前考察去了一次X港,所以他可是听说过车大师的大名,这一次一听说洪姓中年人居然把车大师也带过来了,当下就喜出望外,几年接触之后,王市长便似有意,似无意地透露出来自己想要养一个小鬼的想法!

    于是这就有了这份交易。

    车大师想得十分清楚,王市长养了小鬼之后,那么这正市长之位,他一定会坐上的,而且说不定王市长还会走得更高,更远。

    那么自己既然想要内地,想要B市发展得更好,更顺利,那么最好就是与王市长打好关系。

    可是打好关系,哪里比得上,自己捏住他的一个大把柄啊。

    于是就因为这样,明明可以直接搞个小孩子的尸体,就可以搞定的事情,便生生地搞出了人命,而且还是一尸两命。

    这下子,以后如果洪家,或是车大师,真的在B市有什么事情,需要王市长出力的,他就算是想要拒绝,只怕也不敢啊。

    这就是车大师的如意算盘。

    可是车大师千算万算却怎么都没有算出来中间居然会突然出现一个苏凌,更没有算出来,苏凌其实并不算是一个活人,她是半人半鬼,而且还是地府的鬼医大人,并且还是小阎王未来的王妃大人。

    这些可是冥间的事情,就算是车大师的本事再怎么大,他也是算不出来的。

    其实关于这一切,在洪姓中年人,与王市长还有他们家人的面相上都有体验。

    但是卦不算己。

    所以车大师,根本没有办法从他们的面相上,看出任何的不妥,因为他与他们在这件事情上,有着太重的牵连了。

    还有一点车大师也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叫做杜鹃的女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自己不是明明已经在她的眉心点了朱砂印吗,这是怎么了?

    车大师想不明白。

    而这个时候受到鬼差的提醒,杜鹃的鬼魂也反应过来了,于是她阴阴地低笑了起来,一时之间,周围其他的鬼魂居然都停止了哭声,就连那阴风,似乎也暂时停了下来。

    “桀,桀,桀……”杜鹃的鬼魂笑得阴森,笑得凄厉,笑得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且随着杜鹃鬼魂的笑声,她的眼睛与手指居然发生了变化,她的那双眼睛居然完全变成了腥红的颜色,而且她手上的指甲这个时候居然也开始迅速地长长,而且变得尖利无比。

    抬起手,哦,不,这个时候称为爪子似乎更恰当。

    杜鹃的鬼魂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后又“桀,桀,桀……”地笑了起来:“你们,你们不但杀了我的孩子,也杀了我,而且就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私心!”

    说着,杜鹃的鬼魂气愤愤地抬手一指王市长,一双腥红的眼睛里却几乎要滴下血来:“你,堂堂的B市副市长,想要升官,那么你就去堂堂正正地争取啊,可是你呢,居然想要养小鬼……”

    “轰!”杜鹃鬼魂的这话,可是如同九天雷霆一般,生生轰得众人的脑子里嗡嗡做响啊,一时之间众人一个个都吃惊地看向王市长。

    他们印象中的王市长,那可是绝对的正派人士,而且还是绝对的两袖清风。

    可是,可是这样一个人,居然为了养小鬼,杀了这个女人不成,而且还是一尸两命?

    众人眼底的狐疑越发地浓了起来。

    他们倒是想不相信,而且王市长这个时候也大声地道:“你们不要相信她,她在胡说呢,她在造谣中伤!”

    可是现在无论王市长说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因为如果对方是活人,那么是可以造谣中伤一位堂堂的一市副市长。

    因为这当中也许会涉及到对方的切身利益。

    可是现在大家看得清清楚楚的,现在那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鬼魂啊,她已经死了,都说冤魂不散,原来是这样的。

    一时之间有些人的身上居然泛起了冷意,仔细想想,其实他们的手上似乎也不是很干净,看来以后自己做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些,原来人死后真的可以变成鬼。

    对于其他人的想法,王市长不知道,但是现在他的额头却已经冒汗了,一张脸孔也变得苍白如纸,口中虽然在为自己不断地分辩着,可是他自己都可以听得出来,自己的声音里并没有太多的底气,而且现在连自己的声音也变得暗哑难听了。

    王老爷子自从听到杜鹃的鬼魂如此说,便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而且自己的儿子一直都是别人口中的清官。

    可是现在自己这个清官儿子居然被一个鬼指控,难道这是真的?

    王老爷子震惊地看着王市长,他需要王市长给他一个说法,给他一个解释,最好自己的儿子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自己,一切只是那个女鬼在说谎罢了。

    而王朝杰心底的吃惊,也绝对不比自己的爷爷来得少。

    而且为了自己父亲的清誉,王朝杰似乎都已经忘记了杜鹃是鬼魂的身份,而且更忘记了活人见鬼的那种应有的害怕,他抬头头,定定地看着杜鹃的鬼魂,然后冷声道:“你是什么人,你无凭无证,凭什么这么说我父亲!”

    “桀,桀,桀……”杜鹃的鬼魂讽刺地看了一眼王朝杰,然后又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杜鹃的鬼魂这才又恨恨地开口了:“哼,你父亲,根本就是一只披着人皮的鬼。你要证据,那么好,你看看你父亲脖子上戴的东西,你就知道了,桀,桀,桀……姓王的,你是第一次!”

    王朝杰听到了杜鹃鬼魂的话,心底可是一片的愕然,虽然王市长在家里也什么话都没有说过,但是做为儿子,王朝杰早就发现自己的父亲现在可是各种不对劲儿,特别是最近父亲的脖子上多了一条红绳,看起来父亲应该是戴了什么东西,可是无论王朝杰怎么问,父亲就是不说,问多了,父亲还说那根本就是他看花眼了。

    “养小鬼!?”严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低低地重复了一句:“这种事情,我只在电视里看过,还真的没有想到,居然真有人养这个东西,而且还是可亲可敬的王市长!”

    王朝杰从严钰的话里听出来对方对自己父亲的嘲讽之意,这让他如何能受得了:“严钰,你闭嘴,你不要在那里胡说!”

    “得,得,得,这可不是我胡说,这是她说的,我可不会认为,一个鬼却没事儿干闲的,跑到这里来指控一位阳间的市长,而且你别忘记了,这把这些鬼聚集到这里的那位车大师,也是王市长请到这里来的啊!”

    “你……”王朝杰虽然心里怒火中烧,但是他也很清楚,严钰说得话不假,哪个鬼是没事儿闲的,来到阳间指控阳间的市长呢,可是如果非得让王朝杰相信事情就是他的父亲做下的,他还是不相信,他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养小鬼~”这个时候苏凌淡淡地开口了,她的目光并没有看这里的任何一个活人,她只是淡淡地看着前面,而且从她的脸上也看不出来任何害怕的表情,似乎对于她来说,那些鬼也是不存在的。

    或者,也许苏凌是相信,那位来自于X港的车大师,可以搞得定这里的一切鬼。

    当然了,也抱括那四个最后的鬼差。

    “我倒是听人说过!”苏凌说着,便感到王朝杰投到自己身上来的目光,不过她却并没有想要停下自己的言语,依就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如果你父亲真的养了小鬼了,那么最近他做事情应该很反常。现在天气很热,但是只要这个人养了小鬼,那么他的身体里就会始终给人以一种阴冷的感觉。还有养小鬼的人,在吃饭的时候,会在饭桌上再另放一副碗筷,那就是给小鬼准备的,同时他还会给小鬼买很多的小孩玩具,还有衣服,因为小鬼是由小孩子的灵魂炼制而成,而小孩子也是需要哄的!”

    随着苏凌每说出一句话来说,王朝杰与王老爷子还有王市长三个人的脸上就会苍白一份。

    别人也许对这些不清楚,可是身为王市长身边最亲近的家人,王老爷子与王朝杰两个人可是很清楚的,王市长最近真的买了不少的小孩衣服,还有玩具,当然了,打的旗号就是给自己未来孙子买的。

    同时王市长现在在吃饭的时候也真的会在自己的身边多添加一副碗筷。

    同时不管天气怎么热,只要靠近王市长一米范围内,那么就会感觉到十分凉快。

    不过苏凌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小鬼很爱干净,所以养小鬼的人一定也很注意卫生,就算是之前家里再怎么干净,可是养了小鬼之后,绝对会变成洁癖的!”

    王朝杰的脸色更白了,是的,苏凌现在所说的这几点无一例外全都说中了,王市长的家里平素就已经很干净了,但是最近王市长居然要求家里人,在门厅的时候,就要换到外衣,外裤,还有脚上的鞋子,同时家里要连一点点的灰尘都不能看到。

    请来的小时工,以前的时候是每天只要来家里打扫一次就可以了,而且也很轻松,只要擦擦灰,拖拖地就好了。

    可是现在,每天小时工要在上午与下午两个时间段,来两次,而且每次要连同死角,都要仔仔细细地打扫干净。

    还不能有任何的遗漏。

    虽然王老爷子与王朝杰两个人感觉到这真的是有些干净得过份了,可是两个人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王市长爱干净,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只是现在干净升级罢了。

    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王市长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杜鹃的鬼魂,他的双手此时在身侧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怎么办?”

    王市长的声音很低,他在问自己身边的车大师,他的声音只有车大师与他自己两个人可以听到,其他人甚至都没有发觉王市长与车大师在交流。

    “车大师,这事儿如果真的传出去,我好不了,你们两个也同样好不了的,虽然你们是X港人,但是现在X港早就已经回归了!”王市长低低地威胁着,同时他的声音里也充斥着怒火:“你们既然做了,那为什么不做得干净些,而且你不是风水师吗,那么怎么会来一个鬼都制不住,你该不会本来就是沽名钓誉的人吧!”

    车大师虽然听到这话,心里也是十分不满,但是他也知道,王市长现在可是恼羞成怒了。

    话说这种事情,无论换到谁的头上,都会老羞成怒的。

    自己明明就没有想到过要杀人,可是现在却偏偏与这一次的杀人事情脱不开关系了,而且这种事情居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揭发出来。

    王市长心中的这种怒火,已经完全压住了,一个活人对于鬼所应的害怕了。

    同时周围围观的众人,这个时候越看越觉得,王市长似乎真的就是那命案的主使人,所以一个个倒是更好奇地想要知道一下整个儿事情的真相与过程。

    于是众人的好奇心,这个时候也已经占了主脑地位,绝对把那应有的害怕给压制下去了。

    “哦,我想起来了,我记得那应该是一个半月前吧,医学院的门口,有一辆黑色轿车,撞死了一个女人,而且还一连撞了两次,把那个女人撞死之后,从车里跳下来两个男人,直接就将女人的尸体丢到后备箱里,开着车就跑了!”

    “再后来,车是找到了,不过却已经被严重烧毁了,而且那具女尸也被烧成了灰烬,于是所有的痕迹就消失了!”严钰这个时候却想起来了。

    “不错,我就是那个被撞死的医学院学生!”杜鹃的鬼魂这个时候怨气十足地道:“是你,是你,如果不是你要养小鬼,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死!”

    接着杜鹃又抬手指向了车大师与洪姓男人两个人:“还有你们两个,如果不是你们两个我也不会被撞死,而且焚尸灭迹的人也是你们两个人!”

    那位市公安厅的厅长,一直都没有开口,对于严钰刚才所提的那桩案子,他当然是知道的,那么恶性的事件,在B市的大学生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而且不得不说这种事情,公安系统这边倒是很想要快点破案,可是现场居然没有半点的痕迹,这让他们就算是想要破案,也找不到头绪啊。

    按着破案的定理来讲,只要是有过接触,那么就一定会留下痕迹的。

    可是那焚尸现场的一切,居然将这个定理给直接推翻了。

    现在这位厅长可是有些明白了,居然是一个风水师做的,你说以风水师,那种超越常人的本事来说,想要抹除所有的痕迹,根本就是再容易不过了。

    心里想着,这位厅长大人,居然不动声色地将手伸到了衣兜里,那里有他的手机。

    车大师的脸色也不好看,这么多年了,如果说他没有干过种害的性命的勾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是每一次他都做得很好,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尾巴的,可是这一次,怎么这个杜鹃居然会变成厉鬼,而且竟然还会来到自己必来的地方,等着自己。

    一时之间,也是因为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这四个家伙,刻意地与杜鹃的鬼魂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将他们的身子再次隐到黑暗当中,所以车大师倒是将那四个鬼差给忘记了。

    “杀!”轻轻地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这就是车大师给王市长的交待。

    “……”王市长的嘴巴张开了,他那是气极了开口,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从车大师这边得到一个这样的答案。

    而且车大师也没有细说,到底是要杀掉这个女鬼呢,还是把这里的人都杀掉呢?

    虽然王市长,车大师,还有洪姓中年男人三个人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但是凭着车大师的本事,想要把这些活人留在这里应该不是问题。

    可是……

    王市长毕竟没有干过这种事情,一时之间他倒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放心,你老子,还有你儿子,我会留下的!”车大师又低低地道,他在按抚王市长那份不安的心。

    “可是,可是……”王市长的反应也不慢,他又开口了:“可是,这样一来,我没有办法交待啊!”

    要知道今天晚上这里的市委干部们可是来了不少的,至少占了三分之一。

    如果真的在今天晚上把这三分之一的干部们都留在这里,那他这个市长的位置也不会再坐得安稳了。

    这么大的事情,只怕连中央都会被惊动,你说他能逃得了干细吗?

    而且今天他们来这里的事情,市委所有的人都知道。

    因为这是车大师要求的,市委这些人,也许财力比不上那些商业大亨们,但是这些人却是可以接触到那些商业大亨的,所以车大师想要在内地打响名气,打开局面,那么他就要在这些人的身上动脑筋。

    而今天晚上也是他计算好的,他的手段,一定会震惊这里的所有活人。

    只是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这些来到现场的活人们,一个个倒是被震动了,也是因为自己,但是效果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苏凌冷冷地看了一眼车大师与王市长。

    对于这两个人,苏凌的心里真的是已经给他们判了死刑了。

    当然了,他们就算死后,灵魂到地府也不会好过了,今天晚上起司已经对苏凌说了,黑白无常两个家伙可是带着锁链来的,他们奉小阎王命令,要把王市长,车大师,洪姓男人的灵魂拘回去。

    至于那个小鬼的事儿,就交给苏凌了。

    “放心,我到时候会给你布置一个风水阵法的,会把你的势提到最高,这样这个案子绝对不会牵扯到,而且还会让你稳坐正位!”车大师自然明白王市长的顾忌了,要知道他在X港的时候,天天与之打交道的不是官就是商,而且个个都是大富大贵之人。

    话再说回来,不是大富大贵的人,也付不起那份钱啊。

    而车大师也不是那么好心,会免费出手帮助穷人的人。

    用车大师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风水师也是人,也需要吃饭,喝水,享受生活的,而且他泄漏的可是天机,这可是要报应在他的身上的,所以必须要用钱来偿。

    这是天经地义的。

    只是今天苏凌却是会让车大师,王市长,还有洪姓男人,好好地认识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天经地义。

    杜鹃的鬼魂,这个时候已经不再多说什么了,而此时她眼睛的红光完全大盛,十根手指曲了起来,一头黑色的长发,在阴风中翻滚着,再加上她的身上到现在还穿着那件在她死的时候就已经被染红的血衣。

    天上的月亮,似乎也意识到了,这里很快就会发生一场人与鬼的战争,那也是月亮不想看到的事情。

    于是一块阴云,便已经挡在月亮的前面。

    大地又恢复了黑暗。

    “啊!”这一黑下来,于是众人一个个这才想起来害怕。

    黑暗,在活人的潜意识里,那可是鬼魂行动的最好时机啊,而且夜晚似乎鬼魂的战斗力也会很强的。要不老人怎么总告诫晚辈,尽量不要走夜路,夜路走多了不好呢,就是因为怕你遇到鬼!

    虽然这个说法,一直都没有哪个活人真的证明过,但是从小听的鬼故事,还是看得那些鬼片,无一都是将这个道理不断地阐述着。

    可是很快大家又发现,这里居然又亮了起来,抬头看的时候,却是那片所谓的乱葬之地里,居然泛起了无数点绿莹莹的火焰。

    那绿色并不是纯净的绿,而是泛着黑意的绿色。

    纯净的绿,给人带来的是宁静,是平和。

    可是这种夹带着黑色的绿色,给人的感觉却是邪魅,诡异,还有那说不出来的危险。

    “这是,这是……”所有的人嘴巴这个时候都不由得颤动了起来,此时就算是白痴在这里,那么也一定会认出来,这绿火到底是什么。

    更何况这些有头有脸儿的人物们,根本就不可能是白痴呢。

    “这是鬼火!”苏凌却是淡定地说出来众人心底里早就想到的答案。

    杜鹃的鬼魂身边也闪动着几点绿色的火光,在那绿色火光的映照下,杜鹃那本来苍白如纸的脸孔,却也是一片的绿色。

    再配上她那双如血的眼眸,一时之间倒是更让人感到心里害怕了。

    “跑啊!”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于是一声大喝,将众人从那害怕的思绪中喊了出来。

    是啊,现在不跑还等何时啊,虽然这个车大师,貌似,好像很牛逼的一个人物,可是谁又能会真的安心将自己的生命放在别人的手心里去掌握着。

    你看看那些鬼的数量吧,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只怕一个鬼一口吐沫也会把车大师给淹死的。

    而且人们更知道一点,那就是人,普通人,绝对打不过鬼。

    只是大家却根本就没有想过,现在是夜晚,除了看那些鬼火是绿色的外,你无论看哪里都是黑压压的。

    还是,鬼会吐吐沫吗?这个问题,只怕就连车大师都不知道。

    不过这些人刚起要抬脚,却发现一个惊愕的事情,那就是他们的双脚居然好像已经被定到了原地一般,居然想拔都拔不起来。

    “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的脚,我的脚,这是怎么搞的?”

    “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想死在这里!”

    ……

    一时之间惊恐的呼叫声倒是响起了一片。

    苏凌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人们,再看看那边的车大师,垂眸不语,看来这位车大师,今天晚上是不打算放这些人活着回去了。

    好狠的一个人,好毒的一颗心。

    这些人明明就可以算是他邀请来的,现在他却又要这些人丧生在这里。

    不过苏凌却是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离开。

    而她身边的王朝杰与严钰两个人也没有想过要离开。

    王朝杰是因为他想要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不是真的养了小鬼了。

    虽然苏凌说的那些话,他都听进去了,而且也从父亲最近这段时间的反常上得到了证实。

    可是,可是那个人不是别人,那可是他一直以来最为敬重的父亲啊。

    他不相信,他也不想相信,更不敢相信,他的父亲会是一个为了官位不择手段的混蛋。

    所以他想要问问自己的爸爸,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又为什么会这么做。

    就是因为这个想法,王朝杰已经顾不上对这些鬼害怕了。

    至于严钰呢,这小子在心底里起初对于这些鬼也是害怕的,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这个叫做苏凌的女孩子,脸上的表情始终都是很平静,而且也很冷静,就算是其他人一个个都已经自乱阵角了,可是她却还是目光淡淡,就好像现在她根本就不是面对着一群鬼,根本就在坐在电影院里看鬼片呢。

    当然了,在电影院里看鬼片,也会听到有人惊叫的声音,有人害怕的呼声。

    于是看着苏凌,严钰心里的害怕居然也莫名奇妙的就消失了。

    而且同时严钰的心里也升起一股异样的直觉,那就是只要他呆在苏凌的身边,那就绝对不会有事儿。

    现在听到众人的呼叫声,严钰也试着抬了抬自己的双脚,居然抬起来了,他试着向着远处走走,却发现,向远处走的话,自己的鞋底就好像涂了粘合度最高的粘水,居然抬都抬不起来,但是如果向着左右移动,却是可以的。

    “呼!”吐了一口气,严钰居然小心地移到了自己老爸的身边,然后低低地在老爸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苏凌就发现,那位市委的严书记,居然扭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接着这严家父子两个人,居然又一起移到了苏凌的身边。

    苏凌淡淡地扫了一眼严钰。

    “苏小姐,人多一些,大家都心里也踏实!”严钰的假话说得倒是挺好的。

    苏凌虽然不知道严钰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却也没有再理会他。

    而其他人,一个个也注意到了严书记与严钰两个人的举动。

    要知道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心慌的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

    现在看到严家两父子的动作,当下也顾不上多想,更没有想过,去到苏凌那么一个少女的身边真的就可以躲过这些鬼吗?

    只是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人去想了,反正大家一个个都开始向着苏凌那里平移。

    看到这架式,苏凌不由得翻了一下白眼,起司也皱了一下猫蛋,话说这些家伙们,不是摆明了,想要将鬼医大人当成免费的护身符嘛。

    起司在心底里可是狠狠地鄙视着这些家伙。

    还好,苏凌与小阎王两个人,可是不只一次地告诉过起司,当着外人的面儿,绝对不可以口吐人言。

    否则起司一定会好好地毒舌一番,把这些所谓的市委大人物儿们,好好埋汰一下。

    同时也过过嘴瘾。

    可是不行啊。

    现在起司除了在心底里过嘴瘾之外,再也没有其他过瘾的办法了。

    说来也奇怪,这些人聚到苏凌的身边之后,居然诧异地发现,自己心底的那些不安居然一扫而光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们却一个个都奇怪地看向苏凌。

    这个少女的身上,居然带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可以让人安心,可以让人感觉到安定。

    “这位是……?”终于有一个人讷讷地开口了。

    这个少女他们早早就看到了,可是一直都没怎么留意,虽然没有几个人看到苏凌是被王朝杰带来的,但是大家可是都看到了,王朝杰与严钰两个人可是一直都围在苏凌的身边。

    他们还以为苏凌只是这两位大少爷,带来的新女友呢,就是说不好,这个少女到底是谁的新女友。

    也许还是两位大少爷共同的女友也说不定呢。

    反正这些大少爷们,一个个可都是怎么开心怎么玩,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们想不出来的玩法。

    所以这些人自然不会在意苏凌的。

    唉,女孩子长得漂亮就出卖自己的身体,虽然这种女孩子一向很受这些达官贵人们的喜欢,但是从心底里讲,这些人根本就看不起那样子的女孩儿们。

    而苏凌在一开始自然而然就被他们归到那类人里去了。

    现在来到苏凌身边,他们也感觉到这个女孩似乎不像他们想得那样,而且应该还很不简单。

    “这位是苏小姐!”看到王朝杰的眼睛还死死地盯在王市长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想替苏凌介绍一下这些人的兴趣,于是严钰便很自然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哦,怎么,这位小姐也是风水师不成?”有人试探着问。

    在他们想来,这个时候还可以让人感觉到安定的人,除了风水师,便不再做他想了。

    “……”严钰张了张嘴,刚想要点明苏凌的身份。

    而这个时候苏凌却开口了:“我是医生,同时也是风水师!”

    “啊!”严钰不由得轻轻啊了一声,这个苏凌啊,她什么时候又成风水师了,话说她的资料自己可以看过两遍了,绝对没有风水师这三个字的。

    王朝杰自然也听到了苏凌的话,于是他有些诧异地看了苏凌一眼,可是却什么也没有问,不是他不想问,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心情问。

    “那个,苏小姐,你什么时候又成风水师了?”严钰靠近了苏凌几步,低低地问道。

    苏凌的长发一甩,那黑色的发丝正好抽在严钰的嘴上,倒是打断了严钰的发问。

    “哦,我想起来了!”一个人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你就是医学院的那个天才苏凌吧,严钰之前在医学院搞的那么大发的焰火就是为了追求你?!”

    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只是刚才没有把苏小姐这三个字与苏凌想到一起,经这个人的一提醒,众人一个个也想起来了。

    不过那位严书记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这事儿闹出来之后,严书记也狠狠地骂了严钰一顿,但是这事根本就不是严钰做的,而是冷天择那个混蛋插手干的。

    可是这事儿,你说,就算是浑身是嘴,也没有人会信啊。

    不过还好,虽然这手笔是大了些,但是严钰这小子也挺能赚钱的,所以这事儿虽然发生了,但是却不会有人拿来做打压严书记的文章。

    苏凌这个时候却淡淡地道:“现在你们似乎关心做对象了,那边可是已经打起来了!”

    ------题外话------

    又是万更啊,而且高考的亲们,现在已经考完了,游游祝大家都是红红火火,考上理想的学府。

    还有万更求票啊,求票啊!
本站推荐: 唐枭 乘龙佳婿 长宁帝军 医妃惊世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