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猎户的辣妻 > 100、不再退缩

100、不再退缩

作品:猎户的辣妻 作者:妖娮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猎户的辣妻最新章节!

    浅浅翻身自床上起来,蹬蹬蹬的跑到门边,用力将大门一下拉开,同一时间,倚在门边的某物,惯性的朝房内摔倒,幸好此人反应机警,及时稳住了身子,才不至于摔一个狗吃屎。

    浅浅定睛一看,惊喜得张手就要抱上去。

    “清哥哥?”

    穆清微旁边错开一步,手却是担忧的微张着,就怕浅浅也因惯性会摔倒。

    “别,我身上凉!”

    毕竟这样的天,他又在门口坐了这么久,此时身上透着一股寒意,若是这会儿抱浅浅的话,定然会将寒气传到她的身上。

    浅浅扬起幸福的笑容,往屋里一步,侧身道:“天凉,清哥哥先进来再说。”

    穆清皱了皱眉,左右望了眼,对上浅浅灿烂的笑容却是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你怎么还不睡觉啊?”穆清上前两步,将房门合紧,担忧的话同时响起。

    浅浅侧目,笑吟吟的看着穆清,意味深长的问:“你呢?你怎么还没有睡觉?”

    穆清微拧了下眉,也不会说好听的话,只是不赞同的说:“娘说你要早点休息,肚子里的宝宝也要休息了。”

    浅浅翻了翻白眼,不和穆清计较这些,侧身打算倒杯温茶给他先暖暖胃,却发现茶是凉的。

    “凉了。”浅浅皱了皱眉,有些怀念现代的保湿杯。

    穆清走近,接过茶杯,不过片刻功夫,凉茶翻滚冒起暖烟。

    浅浅诧异的瞪大了眼,崇拜的说:“你还会这一招啊?”

    穆清嘴角带笑的解释说:“那天你不舒服,我研究了一下,发现这热量还能这样传递。”

    浅浅惊喜的说:“是吗?还有其他什么的吗?也表演看看啊!”

    穆清面色一柔,正准备继续表演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敛了笑容,侧目一脸慎重的看着浅浅。

    “你不是该睡了吗?”

    浅浅撒娇的拉着穆清手委屈的说:“你不在人家身边,人家根本就睡不着么!”

    穆清拧着眉,一张古怪的看着浅浅,听到她这话,他的心里七上八下,又像吃了蜜,但蜜中又有点苦,很是烦恼复杂的感情。

    “但是爹娘说我们不能睡在一起,不然对宝宝不好!”穆清纠结了半天,苦大情仇的说道。

    离开了浅浅,他又何尝睡得好,但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不是,言永福说忍三个月就行了,等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他不能在她们母女身边保护她们了。

    如今却只能像刚才一样,在门口守候。

    自从娶了浅浅,俩人就没有分离过,晚上穆清回了房间,却是连衣服都没有脱,在屋里站了不到片刻,终是不放心,但又不敢逆了言永福和姜氏的意思,只好坐在门边守候浅浅。

    “爹娘其实不过是怕我们做坏事而已,但是我相信清哥哥的自制力,而且我怀孕了,更需要你在身边保护,不会对宝宝不好的。”

    浅浅诱导的劝说着穆清。

    穆清不解的追问:“什么坏事?”

    浅浅神秘一笑,对着穆清招了招手,附在他耳边小声轻语几句,就见穆清一张脸瞬间变得有些不自然,耳垂还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所以咯!其实只要我们不爱爱的话,睡在一起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啦!”

    其实就算是做些夫妻间的事情,只要不过于激烈也是没有关系的。

    但是穆清喜欢的姿势本来就比较野性,这种事情,浅浅可不敢尝试,还是乖一点,等着渡过前三个月的危险期比较好。

    穆清木讷的点点头,望着浅浅的眼神透着一股怪异。

    浅浅动手直接将穆清拉到床,并笑说:“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穆清微有抗拒的抬了下手,又马上顺从的躺到了床上。

    浅浅上了床,翻身就爬到穆清的身上。

    穆清紧张的瞪大了眼,先是在浅浅的脸上看了看,又缓缓望下落,一副惊恐的样子问道:“这样压着没事吗?”

    浅浅娇嗔一眼,低声骂道:“我又不是今天刚怀孕,都怀孕二十来天了,这么些天我都是这么睡的,你看我有什么没有?”

    穆清怔了怔,觉得浅浅这话说得挺有道理的,脸色这才缓了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赶紧睡吧!明天就不要早起练武了。”

    浅浅安心的闭上眼,嘴里还含糊的笑骂:“笨蛋,不止明天,这未来的十个月,我都不能做激烈运动。”

    穆清默记在心,倒没再说什么。

    次日清晨,穆清和浅浅的生理闹钟早早就醒了。

    浅浅缩着脖子嘟着唇,望向紧闭的窗子嘀咕,“既然都醒了,不如就起来吧?”

    穆清也不哼声,而是缓缓的闭上了眼,一副假寐的样子,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扣着浅浅的腰肢。

    浅浅嘀咕一声,骂道:“不知变通的笨蛋。”

    窝在舒服的被子里,就算是醒了,不立即起身,又没人搭理聊天,也很容易再次陷入睡梦当中。

    浅浅就是如此。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屋里的一阵声音吵醒。

    姜氏不悦的指责着穆清。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不是和你说得好好的吗?回过身就阴奉阳违,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你们好啊!”

    浅浅打着呵欠揉着眼睛,嘀咕的说道:“娘,你别骂清哥哥了,是我昨晚睡不着,叫他过来陪我睡觉的。”

    浅浅起身坐起,棉被滑落,一身单衣,人显得特别的单薄。

    穆清一早哄得浅浅再次睡着,就已经起了身,不过却也没有离开房间,就在房里练功。

    “你这孩子,快把衣服披上。”

    姜氏低声责骂的时候,穆清已经先一步,上次用被子围紧了浅浅,不让一丝凉风透入被中。

    浅浅讨好的望着姜氏撒娇道:“娘啊!我没了清哥哥真的睡不着啊!你看看我的黑眼圈,昨天晚上折腾到好晚,后来开门一看,清哥哥竟然傻子样也不回到睡,上半夜就在我门口坐了一夜,若不是身子好,肯定就病了的。”

    姜氏面色一缓,看向穆清也不再是责备的眼神,有些复杂的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

    浅浅见姜氏有松动,忙打铁趁热的说道:“我知道娘担心什么,不过娘完全不用担心的,我们有分寸的,不会乱来。”

    姜氏白了一眼浅浅,低斥:“少年贪欢,这哪里是你们控制得住的。”

    浅浅瘪了瘪嘴,侧目对穆清说道:“清哥哥,你去给我打盆热水来,我要先梳洗一下。”

    穆清望了一眼姜氏,一副略有警告的口吻说道:“古大夫说媳妇昨天不舒服就是情绪起伏大。”

    姜氏被噎了下,瞪大了眼望着穆清离去的背影,反应过来,指着大门说:“你看看,看看,他这是说的什么话?”

    浅浅也是怔了下,失笑的说:“娘不觉得清哥哥很可爱吗?竟然还会拐着弯说话了。”

    姜氏白了眼浅浅,低斥:“在你眼里,穆清放个屁都是香的!”

    浅浅低笑一声,驳道:“娘就爱瞎说!”

    不过,说来半年多了,她还没有听穆清在她面前放过屁,是太能忍还是每次都偷偷走开了。

    浅浅突然觉得问题来了,下次无聊时,正好用这问题来逗穆清玩。

    “娘,你还记得有一天在西顺住时,晚上我和清哥哥突然回山上睡觉,翌日还没回家吃饭的事情吗?”

    姜氏狐疑的看着浅浅,不解的说:“知道,怎么?”

    浅浅尴尬的说:“其实那晚我和清哥哥特意回了山上住,是因为那晚我们俩才真正的圆房。”

    姜氏怔怔的眨了几下眼,手掌微抬的说:“缓缓,让我缓缓。”

    过了几秒,姜氏才猛然大悟,惊讶的说:“你的意思是说你成亲这大半年来一直都是清白之身?”

    浅浅讨好的笑笑说:“我怕疼,又不想这么早怀孕,所以一直拖着不愿意圆房,清哥哥也由着我。”

    姜氏一脸古怪的瞪大眼了,斥责:“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胡闹呢!也幸好穆清是孤儿,我上面若是有一个婆婆,就你这自私的性子,看你怎么过。”

    浅浅苦着小脸,委屈的说:“这怎么就成了自私了呢?”

    姜氏继续骂道:“怎么就不是呢!男人娶妻不都是为了传宗接代吗?你竟然不让他近你的身,你这丫头真是太胡来了。”

    浅浅讨好的拉着姜氏的手臂,左右轻摇的说:“好了嘛!娘,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骂我的啦!就是让你知道清哥哥不是这么莽撞只顾自己感受的人,更何况如今怀了孩子,他很懂分寸的啦!”

    姜氏斜着眼看向浅浅,责骂:“这倒是!我现在看真正不懂分寸的人倒是你!”

    浅浅委屈的瘪着唇,正好穆清端着热水进来,看浅浅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以为她被姜氏骂了,因此,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来,望着姜氏也是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姜氏左右看了两眼,挥挥手大声说:“算了,不管你们了,随便你们怎么折腾。”

    浅浅脸色一变,立即喜色道:“谢谢娘,娘最好啦!”

    姜氏白了眼浅浅就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说:“梳洗完了,就到偏厅里去吃点东西,你姚姨给你熬了安胎药,吃了东西就把药喝了。”

    “噢,好!”

    浅浅笑容满面的挥了挥手。

    姜氏一走,浅浅立即喜得朝穆清分享好消息的说道:“娘准我们晚上睡在一走了,不用分床睡了,真是太好了。”

    穆清面色一柔,拉着浅浅的手放于水盆之中,给她梳洗了一番。

    喜悦也不过是一瞬时的事情,等到吃了早点喝了药后,浅浅才知道原来她高兴得太早了。

    “娘,姚姨,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姚氏笑眯眯的问:“咦,没听清楚吗?那我再说一遍好了。”

    浅浅忙抬手做了一个停的动作,一脸古怪的说:“我不是没听清楚,我是听得很清楚,所以我才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姚氏不教的说:“不就是你听的意思吗?”

    浅浅两条秀气的眉直接皱成了一个八字型。

    “我不过是怀一个孕而已,你们说的每天这些每天什么时辰做什么事也就算了,为什么连门都不让我出了啊?而且还不让我插手管事,可是现在不是准备开染布坊了吗?不是要开三只小熊了吗?我不主持大局了吗?”

    姜氏拍拍浅浅的肩说:“没事的!三只小熊,你不是交给真真去打理了吗?染布坊不是有子衍吗?有他们在有什么关系啊!”

    浅浅倒吸口气,憋了半天吐不出来。

    “好吧,就算这些给他们打点了,但是我得盯着看着啊!特别是真真那边,她没有一点经验,这怎么能行啊?”

    姜氏瞪着一双微翘的眼眸说道:“染布坊和三只小熊不是同用一个门面吗?既然铺子租在一起了,子衍自然会打点好一些的啊!”

    浅浅苦笑的眨了眨眼,叹息道:“娘、姚姨,你们也是生过孩子的人,其实生孩子并没有这么难,是不是?娘你当初怀了我们,不是还下地了吗?”

    姜氏鄙视的说:“你怎么能和我比,你身体哪有娘的好!再说了,这事还是得小心一些好,当初你姚姨就是没注意所以才出了事。”

    “啊?什么事啊?”浅浅上下打量姚氏,又想蓝冉莹,身体也是挺好的啊!不像生产时出了什么事的样子。

    “这你就别细问了,反正是为你好!”姜氏一下打断,还担忧的望了眼姚氏。

    姚氏不甚在意的笑笑说:“其实也没什么说不得,当初我怀了冉冉的时候,也是没有多讲究,不小心摔了一下,当时甚至是没事的,可是在生产的时候,却是难道,冉冉卡在里面根本生不出来,后来冉冉倒是平安生下,但是我却伤了身子,再也不能怀孕。”

    浅浅恍然大悟,原来姚氏的温驯里,不单是因为她只生了女儿,没有生儿子,还有她根本就不能再生的原因。

    难怪蓝夫子敢这样对姚氏,根本就是吃定了她嘛!

    不过,浅浅眼微眯,脸色黑黑的说:“这两者没有关系的吧?”

    孩子卡着生不出来,不是胎位不正,就是孩子太大了。

    怎么可能几个月前摔一下,影响到了几个月后的生产了,这才奇怪了吧!要是有什么问题,当时就该发生了啊!

    姜氏果断的说:“反正是为了你好,特别是山庄,不许再去了!”

    姜氏知道浅浅会帮着阿大训练那些孩子,制定一些特别的训练方法,但是目前情况特殊,她可不能再让浅浅去做这些危险的事情。

    浅浅张了张嘴,想要反驳理论上几句,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要辩比较好。

    “好啦,娘,我听你的话!”

    姜氏脸色一变,笑靥如花的说:“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浅浅扯了扯嘴唇,笑容泛苦。

    话题一起围绕着孩子,瞬间就聊到了孩子的性别以及名字的问题上面。

    姜氏兴冲冲的说:“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们家第一个孙,我得好好准备才行,男孩女孩的衣服各做几套,反正接下来小冉他们肯定也快了,到时候都能用得好。”

    “就是说啊!到时候我帮你一起做,多做几套!最好是第一次就生一个大胖小子。”姚氏笑吟吟的附和。

    姜氏睨了眼浅浅,这才对姚氏道:“我这傻闺女第一胎想生一个女儿,反正我也随便他们,这事也强求不得的,生男生女都好!”

    “也是也是!”

    看姜氏和姚氏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浅浅觉得自己怀了一个孩子就成了国家重点保护对象,那等级简直媲美了大熊猫,但是她就

    不提浅浅之前的记忆,就连她自己本身也是看到过的。一直想不通了,他们家若是生在富贵家就算了,平民的百姓,生孩子不都是天生天养吗?

    怎么姜氏就这么看重呢!一点都不像村妇。

    就她记忆中的女人,多得是挺着肚子在地里干活的,西顺村不富裕,而且古代又没有什么避孕措施。

    “娘啊?你们怎么这么紧张这胎啊?”

    浅浅小心翼翼的打听,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逗得姜氏怔住,姚氏大笑出声。

    姚氏轻点了下浅浅的额说:“你这傻姑娘,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住在哪里,你这是在家里!哪个当娘的对自己姑娘不是十分紧张的,你若是在婆家里住着,婆婆才不会这么紧张你,你就是一个有福的!”

    浅浅恍然大悟,一想也是。

    就好比现代的姑娘,嫁了人怀了孩子后,婆家再是顺心也想着回家安胎。

    浅浅反应过来,揶揄的笑说:“二嫂比我更有福,她以后怀了孕还两个娘疼着呢!”

    姚氏故做不开心的说:“怎么?我不疼你吗?虽然你叫着我姚姨,但我可是把你和真真当女儿看待的!”

    “疼!也疼!我果然是一个有福的人。”浅浅忙改口,一脸傻笑的样子,就怕让姚氏伤心了。

    也算是让姜氏和姚氏放心,接下来的三天,浅浅的行程完全照着她们的规定在走。

    自发现她怀孕起,白日里,她身边不是有姜氏就是有姚氏,不然就是两人都陪在她身边。

    而且都是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对浅浅和穆清这对小夫妻上教育课。

    浅浅在环境优渥的现代长大,清楚怀孕生子并不是这么可怕的事情,不像古代的夭折率这么高。

    但是穆清本身对这些事情就很懵懂,再加上他学习能力也强,姜氏和姚氏说的话,他可以说是一字不落的记下了,而且还一副势必贯彻始终的想法。

    问题是这些都不算什么,穆清被姜氏和姚氏拉成了一派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他们三个还都是至亲,还都是一副为了浅浅好的样子,逼得浅浅完全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这日,浅浅也压在家里几日,也是想出去透透气了,倒主动提议说:“娘,不然我们去布坊看看布啊!”

    姜氏诧异的说:“去布坊看布干嘛?家里不是有吗?”

    浅浅眯眼笑说:“不是你们说要给孩子做衣服吗?家里布哪里成啊?一定要买一些更软更好的布才行。”

    姜氏拧了拧眉,没有立即接话。

    浅浅又道:“小宝宝的皮肤这么娇嫩,肯定要穿更为细软一些的,家里的布料还是普通了一些,你们拿来做宝宝的鞋面也就刚好而已。”

    姜氏和姚氏这两天正打算给宝宝做衣服,连布都准备好了,哪知道被浅浅这么说一句,又生生打住了。

    其实在姜氏和姚氏的眼里,这些布已经算很好了,她们也是特意挑的软和一些的布,怕刺伤了宝宝的皮肤。

    但是这会儿浅浅一提,又觉得家里有条件的话,自然该给孩子更好一些的。所谓天生天养,也不过是与家里条件有关。

    “也好!”姜氏应下,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浅浅。

    浅浅忙表态说:“我没有关系,你看我平时在家里走来走去,也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古大夫说了,怀了孩子就要多走动,以后有利于生产。”

    姜氏不解的问:“是这样吗?什么时候说的啊?不是都说要静养吗?”

    浅浅一脸笃定的说:“他跟我说的,错不了,难道我还会拿身体开玩笑吗?”

    姜氏一想也对,浅浅做事一向有分寸。

    四人叫上了蓝冉莹,收拾了一番就出了门。

    路上,浅浅一手挽着蓝冉莹,笑吟吟的说道:“二嫂,你最近在忙什么啊?怎么感觉你每天都在书房里抄抄写写啊?”

    蓝冉莹不甚自然的笑说:“其实也没有什么。”

    “没有什么是什么啊?”浅浅一脸好奇,越是遮掩,她反倒越是想知道。

    蓝冉莹干笑一声道:“我问你二哥换了份工,去了镇上的酒楼,然后晚上回来让他打酒楼里的事情都跟我说说,白天我就把这些事情都整理出来,有用的就用一个本子记下,以便我们以后开酒楼。”

    浅浅诧异的瞪大了眼说:“二嫂你可真行啊!有你在,以后酒楼想不挣大银子都难啊!正好最近我闲着没事,明天起我教你下厨啊!”

    蓝冉莹偷看了一眼姜氏和姚氏,忙拒绝说:“不用了吧!其实我厨艺也不错,再者到时候也要请厨娘的啊!”

    姜氏也答腔说:“是啊!厨房里油腻,怀孕了还是别往里面跑,你当像我们当年啊!那是没有办法,得做饭给家里人吃,那可是忍着恶心在厨房里干活!”

    浅浅歪了歪脑袋说:“没关系吧!而且我教二嫂的厨艺都是不油腻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说起这事,倒是我没有孕吐的现象,也是吃麻麻香,感觉挺好的!”

    姜氏笑眯眯的说:“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样,时间也不一样,有些福厚的人,怀孕了跟没怀似的,吃得睡得!娘也希望你有这么一个好身体。”

    “噢!这样啊!”

    浅浅懵懂的点点头。

    她其实并不太清楚孕吐是什么时候,她看到过没显怀的就开始吐的,也看到过四五个月还在吐的。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有反应会孕吐,又吐到什么时候,确切的时间,她还真的没有去研究过,对这事不太了解。

    “好了,布坊到了!我们进去吧!”姜氏扶着浅浅进了铺子。

    浅浅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是不是被姜氏一下就绕开了话题?

    不过也没事,别的事情都好说,这教厨艺的事情是势在必行的。而且她就站在一边嘴皮子说几句而已,能累到哪里去。

    而且厨房那种地方,如果真的过于油烟重,她受不了的话,她也不会平白去瞎折腾。

    布坊里,冷冷清清,倒不是这间布坊的布匹不好,而是刚过完元宵佳节。新年和元宵节接着过去,要做新衣的人,大多年前就买了布做好,现在做春装又还早了些,所以布坊里的生意并不好。

    浅浅他们一行五人进来,掌柜立即一脸笑容的出来相迎。

    “几位客官,要买些什么样的布,小店的布料种类是南阳镇最齐全的,你们随意看看啊!”

    布坊自然不是南阳最大的布坊,掌柜一句吹牛的大话,也没有人和他较真什么。

    浅浅微微一笑,侧目问道:“我们想要一些柔软的布料,是给刚出生的孩子做帖衣物的,越软越好,价钱无所谓。”

    掌柜一听,就知道来了大主顾,忙将他们带到最好的布料边上去挑选。

    孩子还有九个多月才会出生,浅浅其实现在对孩子的衣服还没太上心,挑布的事情也是让姜氏和姚氏去选。

    她拉着蓝冉莹在一边悄悄说道:“明天起,我们就下厨房。”

    “这不好吧!”蓝冉莹一脸犹豫。

    浅浅狠瞪了下眼说:“有什么关系,你现在是没怀孕,等你以后怀孕了,你就会清楚,娘和姚氏就是大惊小怪啦!”

    蓝冉莹脸色一红,嗔道:“她们是为你好!”

    浅浅翻翻白眼说:“我哪里不知道,不然的话,你觉得我会这么乖吗?”

    蓝冉莹抿唇轻轻一笑,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对了,这几天真真怎么样了啊?”

    浅浅一直想问真真的事情,但是这几天姜氏和姚氏一起在她的旁边,她不敢把真真的事情告诉家里的长辈,怕她们担心。

    再者,家里的长辈,毕竟不像她们一样,思想这么开放。

    若是让言永福他们知道这些,不但不会支持真真,肯定还会把她锁在家里,不让她再出门。

    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真真的行为是丢人的。

    蓝冉莹拧着眉,叹息一声说:“我找真真说了几次,但她不太想和我深聊,我也不清楚她心里在想什么,这都几天了,也没有出门。”

    浅浅一脸古怪的说:“难怪爹娘没有怀疑吗?”

    以前天天跑出去,突然这么安份,谁信啊?

    蓝冉莹睨着浅浅说道:“她不是要打理三只小熊吗?锁在房里思考怎么开业,将来才能挣钱,这不是很好的理由吗?”

    浅浅莞尔一笑,“和你一样吗?”

    蓝冉莹打趣骂道:“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浅浅不甚在意的挥挥手说:“哎呀!她是我言浅浅的妹妹,能差到哪里去,不过这几天钻到了死胡同里去,过些天就好了啦!”

    在没有她之前,言家最厉害的人可就是言真真啊!

    其实言真真一个农家出身的女子真的已经很不错了,若是她喜欢的对象不是古璇青那样的出身,随便嫁去哪一个清白人家,撑起一个小门小户都是没有问题的。

    “真真!”

    浅浅正和蓝冉莹在聊真真的事情,耳边就听穆清突然插话,不解的侧目问:“她怎么了?”

    穆清手指一处,浅浅她顺着看了过去,就见一个女子走入胡同,而那个熟悉的背影,不正就是真真吗?

    “是真真?”蓝冉莹也看到了,低叫了一声。

    浅浅一下捂住了蓝冉莹的嘴,在蓝冉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拉着穆清就跑了,蓝冉莹急得‘哎’得叫了一声,又不敢大声嚷嚷。

    左右看了两眼,蓝冉莹一急,就跟着浅浅一起跑了。
本站推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 你好,King先生 费先生,借个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