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猎户的辣妻 > 085、蓝家之殇

085、蓝家之殇

作品:猎户的辣妻 作者:妖娮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猎户的辣妻最新章节!

    浅浅话音落下,穆清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来,一手就扣住了二郎的肩。

    二郎挣扎的说:“放开我,你放开我!”

    穆清不悦的低语,“媳妇说不让你出去。”

    二郎气急败坏的朝着穆清吼道:“你怎么什么都听她的,如果这事换了是你,大妹被一群人欺负的时候,她让你不出面,你就真的不出面,也不保护她了吗?”

    穆清微怔,换了是他,他肯定是做不到的,犹豫的时候,手下便轻了。

    二郎趁机挣脱,却被浅浅一下绊倒在地。

    浅浅下坐在二郎的背上,没好气的冲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顿猛拍。

    “你敢不敢再蠢一点,你现在冲过去,你就能帮二嫂什么忙吗?二嫂这样做,就是想嫁给你!但是你这会儿去了,蓝鸿波就知道你想娶二嫂,到时候肯定会坐地起价,你拿得出来这么大笔的银子娶她吗?若是拿不出去,你们就要一直这样耗着,这事耗得越久,对二嫂就越不利,可能她肚子里都有你的小孩子了,难道你想你的孩子被人叫成野种?你何不再等等,我相信最晚蓝鸿波明天就会上门找我们讨要说法了。”

    二郎这会儿根本就听不进浅浅说的话,挣扎着要起来,要去看蓝冉莹。

    浅浅被二郎这样气疯了,一个手刀直接将人给劈晕了。

    “把人抬回屋里,将门锁起来,没有我的话,不许他出来。”

    邱子衍和小石子立即上前,一个抬头一个抬脚,将人就抬出了大厅。

    真真困难的吞咽了下,看着浅浅难看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姐,你也不要太生气了,至少二哥这样,也显得他比较有良心,是不?”

    浅浅白了眼真真,叹息说:“我哪里是生气,二哥越是紧张二嫂,我就越是高兴,至少这样的二哥,才值得二嫂这样对她。”

    真真跟着叹息了一声,轻声说道:“二哥就是关心则乱,相信以后他会明白的。”

    真真虽然也掺和在这事情里,但是这会儿却比二郎理智得多,她明白浅浅说的才是对的,现在送上门只会落了下乘,一切还是等蓝鸿波上门再说。

    蓝鸿波攀不上邻镇的这门亲事,自然会再回头找他们。

    毕竟这一千两的价码也不低了,只是他们言家现如今拿不出一千两银子。

    “我也不怕二哥怪我什么,只要他和二嫂好就是行了!再者,二哥的性子,大脑容量根本就记不得这些事情。”

    二郎不蠢,甚至比大郎聪明多了,不然的话,浅浅也不会想着让二郎经商。

    浅浅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大郎和二郎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亲人看得极重,这样的他们,又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妹妹较真生气?

    “嗯!这倒是,二哥自小就没和我们计较过什么。”真真突然莞尔一笑。

    浅浅这会儿虽然做了恶人,暂时让二郎不理解,但是相信以浅浅的本事,最终事情能如愿解决。

    到时候二郎只有感谢浅浅的份,哪里还会怪责她半分。

    “不过晚一点,我要去一趟蓝家,见一下二嫂。”浅浅若有所思的开口。

    她也是女人,很明白女人的心理。

    虽然理智上女人都清楚该怎么做,但情愿上却忍不住会计较。

    蓝冉莹这时候孤立无援,她走前虽然叮嘱了浅浅,让她看紧二郎,不要让二郎露面,但事情真到了这一步,二郎真不露面,蓝冉莹心里难免不会觉得失落,这种情绪若是不能好好处理,也是可大可小的。

    “你过去不就要和蓝鸿波碰面吗?到时候要说些什么吗?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吧!”真真担忧的看着浅浅。

    这会儿蓝鸿波的发财梦被言家人破坏了,找不到言二郎,真真怕蓝鸿波会拿浅浅出气。

    浅浅摇首说:“不用了,我晚一点会潜入二嫂的房间,多带一个你,反倒是碍手碍脚,我不会和蓝鸿波碰面的。”

    真真想到上次去蓝家偷听之事,也清楚浅浅的本事,因此有些讪讪的说:“好嘛,我现在不单要努力学文化,还得把武功也练起来,否则的话,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我都成了扯后腿的一个。”

    浅浅趁机训道:“你知道就好!每天让你练一百个字,你今天的练了没有吗?”

    真真讨好一笑,说道:“今天不是事好多,比较忙嘛!”

    浅浅脸一沉,轻斥:“还不赶紧去,还好意思在这里嬉皮笑脸。”

    真真俏皮的吐舌,娇嗔一句,“姐你好凶啊!都不知道姐夫怎么受得了你!”

    浅浅挥拳作势要打真真,真真笑闹的跑了出去。

    本来吵闹的大厅里瞬间静了下来,穆清突然牵住浅浅的手,一脸坚定的说:“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我不会答应让你一个人。”

    浅浅怔了下,甜蜜的笑开,抱住穆清的身子,娇笑说:“你误会了,以后有什么事,我就推你出去,我要躲在你身后,当一个娇弱的小女人。”

    “好!”穆清一口应下,觉得这样最好。

    浅浅微侧了脸,踮起脚尖,在穆清侧脸上亲了一下,赞赏道:“清哥哥真棒。”

    穆清脸色一柔,低首吻住了浅浅娇嫩的双唇。

    当晚亥时刚过,浅浅和穆清俩人便一身轻便的去了蓝家。

    浅浅原先还以为会听到蓝鸿波的谩骂声,或者是他会对蓝冉莹进行体罚,但是到了蓝家却是安静得不见一丝声响。

    穆清小声的和浅浅说道:“有点不对劲。”

    浅浅一脸严肃看了眼蓝家大门,瞬间翻门而入,穆清随后跟着落地,两人往前两步,穆清突然又道:“有血腥味!”

    浅浅眼神一凛,也顾不得暴露了,她担忧蓝鸿波疯起来了会不折手段的伤害蓝冉莹。

    两人大力推门而入,就见蓝冉莹母女相拥抱在一起,而蓝鸿波却躺要一滩血泊当中。

    浅浅脸色骤变,两步上前问道:“二嫂,怎么回事?”

    蓝冉莹茫然抬眼,眼神无焦的说道:“我害死了我爹,我害死了我爹……”

    浅浅心中一痛,她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幸好她今晚过来了,否则的话,若是蓝冉莹真有什么,二哥定然不会原谅她的。

    “不,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蓝夫人突然像得了失心疯似的,又笑又叫。

    蓝冉莹抱着蓝夫人低声哄道:“不怪你,不怪你,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娘,爹是我害死的,跟你没有关系,你记住,跟你没关系,要被杀头,要被抵命,也是我去。”

    浅浅听她们母女对话,也就明白了是什么事。

    只是蓝夫人这么娇弱无主见的女子,怎么会突然杀了蓝鸿波。

    “别傻了,有我在,我不会让你被杀头的!说不定你肚子里现在有了我哥的孩子,你可不能胡来!”浅浅一下扯过蓝冉莹沉声劝慰。

    蓝冉莹傻愣的摸了摸肚子,低语:“我有孩子了?”

    浅浅抿唇说:“可能!但是你现在先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娘为什么会……”

    蓝冉莹神智微微恢复,捂着脸伤心的哭诉说:“是我的错,娘若不是为了保护我,也不会杀了爹,我爹他、他根本就没想把我嫁给二郎,我的行为完全激怒了他。”

    蓝冉莹这样做会激怒蓝鸿波是正常的,但是怎么说蓝鸿波从来没想到过把蓝冉莹嫁给二郎呢?这和他之前所做的事情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之前我爹有意于二郎,但是我和二郎情投意合之后,我便不让二郎见我爹了,我爹就觉得,他堂堂一个秀才,看中一个乡村小子,他竟然还不乐意,面子上就过不去了,如今知道我和二郎以前都是在做戏,且还婚前就发生了一些不该有的事情,他深深觉得自己被愚弄了,因此,并不同意我嫁给二郎。”

    浅浅眉眼一皱,觉得这蓝鸿波的思维,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猜到。

    “那他打算让你嫁给谁?”

    蓝冉莹脸色一白,凄惨的说:“爹当时怒急之下说宁愿把我卖到花楼里,也不会遂了我和二郎的心愿。”

    浅浅脸色骤变,不敢置信的咆哮,“他还是人吗?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女儿?”

    又不是穷得没银子花,竟然就为了争一口气,要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卖到花楼里。

    她真不明白蓝鸿波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书到哪里去了,狗肚子里吗?

    蓝冉莹脸色凄凄的低语:“我想爹他当时也只是一时情急下说错了吧!”

    浅浅叹息,不想蓝冉莹对这事耿耿于怀,直白戳穿她的幻想,说道:“若真的只是随便说说,你觉得以你娘的性格,她拿得起刀,敢对你爹对手吗?”

    蓝冉莹咬着下唇,回身抱住了如木偶般的蓝夫人。

    “我不会让我娘去偿命的,就算有什么错也是我的错,若不是我大胆行事,如此自私,我爹娘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浅浅看蓝冉莹有些陷入死胡同了,拍了拍她的脸,认真的说道:“看着我,我说过了,不会让你出事,肯定也不会让你娘出事的!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善后。”

    “我知道你爹的死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爹如此浑,他的离开对你和你娘可能是一种解脱,特别是你娘,你出嫁后,你娘就要独自承受你爹的打骂,但是如今不同了,你娘明天起就能有新的生活了,你嫁给我哥之后,你能把你娘也接过去一起照顾,你们想住在育幼院也行,想住在山庄也行,或者到时候我给你们开间酒楼,让你们自己经营都行,你这么疼你娘,你难道不想亲自照顾你娘终老吗?”

    蓝冉莹愣了会,怔怔的抬眼问:“你可以吗?”

    浅浅反问一句,“为什么不行?”

    “可是我爹他……”蓝冉莹犹豫的望着地上已经冰凉了的尸首。

    浅浅凉声一笑,“你的事情你爹很恼怒,今晚大骂了一顿,当时就气倒了,明天起接连三天,你都去医馆里抓药,第四天就将家里挂起白布条,而你爹也因为怒急攻心不治身亡。”

    “这样能行吗?”蓝冉莹担忧的望着浅浅,此时的她六神无主。

    浅浅低声安抚说:“行的!就照我的办法去做,你现在不要怕,这三天我会让我哥在这里守着你的,你要相信我们,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二哥,还有我们言家,以后我哥会照顾你和你娘,你们再也不用被人欺负了。”

    蓝冉莹现在脑子里是一团浆糊,根本什么事都想不了,完全是浅浅说是什么,她就听信什么。

    浅浅侧目对穆清说道:“你去把我哥接过来,记得不要惊动了旁人。”

    穆清应了声,看着浅浅不放心的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没问题吗?”

    “放心吧!没事的,你快去快回!”浅浅扬起脸,冲着穆清笑了笑。

    穆清摸了下浅浅的脑袋,说:“我很快回来!”

    “嗯!”浅浅目送穆清离开,就直接去了厨房烧了壶开水。

    让蓝冉莹和蓝夫人先一人喝杯开水暖暖身子,先将思绪回缓过来。

    其实浅浅有些不厚道的想着,蓝鸿波死了倒也干净。

    有蓝鸿波这样一个亲家在,就跟腰上挂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她倒是宁愿蓝鸿波早点死,即使娶了蓝冉莹就要负责连她娘也一起赡养了,也没有关系,只是这话,她不能当着蓝冉莹的面说出来。

    蓝夫人此时完全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就是说话大声一些,她也会吓一跳。

    一杯温白开喝了下去,她虽然是回过了些神,不再像木偶,倒也一直沉浸在她杀了蓝鸿波的事情当中,一直碎碎念着说:“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浅浅很想这时候和蓝冉莹商量一下这件事情,也问一下蓝家还有其他什么人,到时候才好有应对的办法,但是看蓝冉莹的样子,现在根本就什么都问不出来。

    没多时,二郎就过来了。

    看到蓝冉莹就心疼的红了眼眶,抱住她自责的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蓝冉莹看到二郎,怔了怔,摇了摇首,眼神急淌而流。

    “我爹死了。”蓝冉莹抱住二郎,埋在他脖间就嘤嘤哭泣起来。

    浅浅又是叹息又是欣慰,叹息这样的爹,蓝冉莹竟然还一直惦记着,同时也欣慰蓝冉莹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发泄到二郎的身上。

    “没事,没事,你还有我在,不要怕!以后换我来照顾你!”二郎眼眶红红的抱住了蓝冉莹。

    虽然蓝冉莹没有说过什么,但是他心里却是十分的自责,若不是他没有本事,蓝冉莹也不用为了和他在一起而走极端,她爹也不用死,蓝冉莹也不用这么内疚伤心。

    二郎暗自发誓,他以后一定要挣很多很多的钱,让蓝冉莹过上好日子,再也不用为了银子而发愁。

    浅浅一脸严肃的对二郎说道:“二哥,蓝夫子的尸首不能就这样躺着,你和清哥哥一起,将他梳洗干净,换一身衣服!明天起就让二嫂去药铺买几帖药,再过三日后,假装蓝夫子是被气死的,不能让人知道蓝夫子是被人杀死的,否则的二嫂和伯母都不能脱身。”

    二郎应声,拍了拍蓝冉莹的后背,对浅浅说道:“你照顾一下你二嫂,我们来善后。”

    “好!”浅浅牵过蓝冉莹,又扶起蓝夫人。

    她一手拉着一个去了隔壁的房间。

    一直对着蓝鸿波的尸首,她们就一直沉浸在这件事情当中。

    浅浅将人安置在隔壁房间,又探首让二郎烧些开水,让蓝冉莹先沐浴清醒下。

    蓝冉莹抱着蓝夫人坐在床边,浅浅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她们的对面。

    浅浅小声问道:“二嫂,你好些了吗?”

    蓝冉莹抬眼,勉强的应了一声,“不用担心,我挨得过的。”

    浅浅心疼的望着蓝冉莹,抬过她的一只手,低声说道:“二嫂,你得坚强,你若是软弱的话,谁替你照顾你娘亲啊!”

    蓝冉莹望了眼坐在她身边,面容和她有几分相似的女子,这女人是生她养她护她的母亲,最后为了她,甚至手刃了自己的丈夫。

    “你说的对,我没有资格软弱或者逃避。”

    沉默了一会儿,蓝冉莹突然抬眼,眼底绽放出一抹坚毅,看浅浅的眼神也不再无神。

    浅浅欣慰的笑说:“你能这样想就好!我们现在来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你爹已经去世,这是不争的事情,既然伤害已经无法挽回,我们就要保护还在生的人,你和伯母都不该为了这件事情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蓝冉莹眼眸微凉,苦涩的自语:“我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浅浅词穷,她也不清楚蓝鸿波为什么要这样做,简单就是禽兽不如。

    蓝冉莹抹去眼角的泪珠,露出一抹坚毅的笑容,问道:“你说吧!我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浅浅拍了拍蓝冉莹的手说:“明天起,我要去医馆给你爹抓药,就说你爹怒急攻心吐血了,这样的话,大家都会信的!再三日后,家里就挂起白布条,假装你爹病逝。”

    “好!只要能保护我娘,我做什么都可以。”蓝冉莹没有二话,一口就应了下来。

    浅浅却是担忧的追问:“你们蓝家可还有什么其他的亲戚,你爹有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到时候会不会有人上门?”

    蓝冉莹若有所思的想了下说:“虽然有,但他们还不至于会想到我爹的死因有问题,怕只怕会以我是女子,不能继承家产为由,惦记我们家这房子。”

    浅浅看了眼这不大的房子,当即说道:“他们要的话就给他们,哭喊几句就假装被他们赶出去即可,到时候你带着伯母先到山庄住些日子,等开年这事淡了下来,你和我二哥再大婚,到时候再做什么,就都随意了,眼下最主要的是不能让人发现你爹的死因有可疑。”

    蓝冉莹抿了下唇,道:“我明白。”

    这房子她也不留恋,就算最后没有亲戚来抢,她也会转手卖掉。

    否则的话,她和她娘住在这里,日日想到她爹的死因,她们母女俩绝对会被自己逼疯。

    “这几日我哥就住在这里,有他在,你们也不用怕!我和清哥哥待会儿就会回去,毕竟人留太多了,到时候引起旁人的注意就不好了。”

    蓝冉莹明白的点点头。

    没多时二郎过来,担忧的看了眼蓝冉莹说:“水准备好了,你先去沐浴吗?”

    蓝冉莹起身道了一声多谢,然后侧身扶起蓝夫人说:“我先替我娘洗了,让她好早些睡下!”

    “嗯!我再去多烧些水。”

    二郎说罢又出去忙了。

    蓝冉莹拿着干净的衣服去了隔壁房间,浅浅也跟着出去了。

    蓝家不大,到了隔壁就见到了穆清坐在那里,忙上前去问道:“怎么样?”

    穆清拉过浅浅,让她坐于他的腿上,这才说道:“按你说的,擦洗了下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浅浅满意的点头说:“现在把人搬到床上去了吧?”

    穆清回道:“嗯!还盖着被子的,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似的。”

    浅浅紧绷的思绪微微放松了些,靠在穆清的肩上说道:“等一会儿二嫂她们沐浴上床休息了,我们也就回去休息了。”

    “好!你昨晚也没休息好!”穆清心疼的看着浅浅。

    浅浅不甚在意的说:“无妨,待这几天过了,这事也算是彻底了了。”

    浅浅和穆清一直待到蓝冉莹沐浴后,两人这才离开了蓝家,回了育幼院里。

    育幼院里,真真、邱子衍等人都还没有睡,都坐在大厅里等着浅浅的消息。

    他们就见穆清急着把二郎带走了,问他什么,他也没有说。

    “姐,出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让二哥去了蓝家,他人呢?怎么没跟着你们回来?”真真一边问话,一边还到门口去看了一眼,确定了二郎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浅浅抚了抚有些生疼的额说道:“噢,蓝夫子痛了,二嫂想让二哥趁机多表示一下,以示来软化蓝夫子的心,但是又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事,所以才会偷偷摸摸的过去。”

    真真立即就信了,脸上露出笑容说:“这倒是好,生病的人最脆弱了,二哥在床前做做孝子,蓝夫子肯定就会乐意把二嫂嫁给二哥,也不会再要这么多聘礼了。”

    浅浅嘴唇扯了扯无力一笑,说:“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嗯!那我去睡了,好困啊!”真真打着呵欠就出了门。

    邱子衍落在最后,担忧的说道:“看你的样子,事情不像这么简单,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浅浅一声轻叹,说道:“别提了。”

    邱子衍看浅浅不愿意多说,也没有追问,只道:“好吧!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只管吩咐就是了。”

    浅浅微微笑说:“我不会和你客气的,你放心吧!时间不早了,赶紧去休息吧!”

    次日一早,浅浅就把蓝家的事情和真真交了底,并让她去古家医馆看着,适时帮蓝冉莹一把,免得大夫询问病情时,她会露了底。

    真真一脸严肃的说:“怎么会这样,我现在就过去。”

    浅浅心里惴惴不安,叮嘱说:“你别说漏了,特别是和古小大夫说话时注意一点。”

    她这两次看古璇青,觉得他一点也不像最初认识的那般无害,特别是看真真的眼神,总有种老谋深算的感觉。

    不过眼下事情多,浅浅也没心思插手真真的感情。

    而且真真不像二郎,虽然最近疯得有些没边,但她骨子里却还是聪慧的,吃不了大亏。

    这一日下来,浅浅虽然足没出府,但却有种坐拥天下大事的感觉。

    育幼院里的孩子都打发出去探听消息了,听到什么事都会跑回来告诉她,她这里就像一个中枢地带一样。

    蓝冉莹买药,蓝鸿波被气病的事情,在一夕之间,整个南阳都听说了。

    虽然以前认识蓝冉莹的都夸她优秀,但是如今谈起她,谁不是啧啧两声,一脸轻嘲。

    但好在这样的日子,也只是三日,三日一过,蓝家挂起了白布,点起了白灯笼,而蓝冉莹也在第一时间订了一口薄棺,将人装到了棺材当中。

    所有人看到这些,不用刻意说明,就知道蓝家有丧事,再加上蓝冉莹这三日频频跑医馆替蓝鸿波抓药,不用细问,大家也清楚,这走的人是谁。

    灵堂是由二郎一手一脚布置起来的,而且他们起先早就有准备,倒是十分的快,一个上午就搭了起来。

    中午的时候,浅浅和穆清以及育幼院里其他孩子都上了门。

    “节哀!”

    浅浅并不想给蓝鸿波嗑头,她觉得蓝鸿波这样的长辈,根本就受不起她如此大礼,因此,到了蓝家,浅浅就直接找了蓝冉莹说话。

    浅浅没嗑头,育幼院里余下的孩子也跟着没有嗑头。

    蓝冉莹倒是没有在意这些细节,或者说她现在没有功夫注意这些。

    “我伯和叔他们一会儿肯定就要过来了,我有些紧张,他们一直就看我不顺眼,说我是一个女子,不能给我爹传宗接代。”

    浅浅拍拍蓝冉莹的手,低声安抚说:“不要怕,他们不过是求财而已,反正你又不打算要这房子,让他们拿去就拿去,无欲则刚,有什么可怕的!”

    蓝冉莹点着头说:“道理我明白,但就是有些心虚。”

    浅浅叹息一声,也是明白的,这种事情,说是不虚,也太过无情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蓝鸿波做人过于失败,他的丧事办得冷冷清清的,除了育幼院里的人,竟然就没几个人上门的。

    快到傍晚了,蓝家人才陆陆续续的过来。

    蓝大伯过来就给了蓝冉莹一个耳光,大声责问道:“你这不要脸的东西,竟然做出这样有辱门风的事情,我们蓝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蓝冉莹捂着脸颊,微垂着小脸,一句话也没说。

    二郎恼怒的站在蓝冉莹的面前,握紧了双拳,大声朝着蓝大伯质问:“你这人怎么这么无理,上来就打人。”

    蓝大伯上下打量了二郎一眼,嘲讽说:“你就是那个奸夫?”

    二郎脸色阴沉的喝斥:“你嘴巴放干净的,什么奸夫不奸夫,我和小冉是真心相爱,我会八抬大轿迎娶她过门的。”

    “呸……”蓝大伯轻啐一声。

    “八抬大轿,你们就是无媒苟合,你如今还气死了你爹,你们就该被浸猪笼,从今天以后,你再也不是我蓝家的女儿。”

    蓝冉莹咬着下唇,眼眶里满是泪珠打转。

    “有什么至少等我办完我爹的丧事再说。”

    蓝小叔这时候也过来了,一脸轻嘲的说:“你有什么资格送你爹最后一程,我看我二哥也不想看到你,免得你脏了他轮回的路。”

    蓝冉莹身子一阵踉跄,显然被蓝小叔的话伤到了。

    浅浅看到蓝家这样的豺虎亲戚,不悦的抿了抿唇,冷笑说:“你们也适可而止一点,若是真的为蓝夫子好的话,就不该在他的灵堂上吵得这么难看。”

    蓝大伯一手指着浅浅的鼻子骂道:“我算什么东西,我们蓝家的事情,有你插嘴的余地吗?”

    浅浅眼睛一眯,目露凶光。

    穆清手一伸,直接掰断了蓝大伯的食指,并凉声命令道:“我要你向我媳妇道歉。”

    蓝大伯杀猪般的叫了起来,“哎哟,哎哟,快松开,快松开。”

    “道歉!不然我就废了你整只手!”穆清执着的命令。

    蓝大伯受不住疼,求饶说:“哎哟,我道歉,我道歉,我快松手,快松手。”

    浅浅不屑的看了眼蓝大伯,对穆清说:“放了他。”

    穆清这才将手一甩,将人抛了出去。

    蓝大伯捂着受伤的手站了起来,狰狞的说道:“好啊!蓝冉莹,你如今有本事了啊!竟然合起外人来欺负我们自家人,既然你这样有本事,我们蓝家也收留不了你,你现在就给我滚,这里是我们蓝家的地盘,你滚出去。”

    蓝冉莹看了眼浅浅,浅浅微微点头示意。

    蓝冉莹立即哭诉说:“大伯怎么能赶我出去,我是我爹的亲生女儿啊!而且我娘也还在啊!”

    蓝夫人因这事又病倒了,蓝冉莹也不想再勾起蓝夫人的伤心事,今早特意在她的药里添了一些安眠的成分,这会儿蓝夫人喝了药还在屋里睡着。

    蓝大伯因手指的疼痛,额上冒着冷汗的说:“蓝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给我滚,赶紧给我滚出去,还有这些都是一些什么野蛮人,全都给我滚!”

    蓝小叔也附议说:“冉冉,你也别怪伯伯叔叔狠心,你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蓝家是肯定容不下你了,若是不赶走你,就是你下面妹妹的婚事都要受你牵连。”

    蓝大伯一声恼怒,“还跟她说这么多干嘛!滚,马上滚,带着你娘一起滚!”

    蓝冉莹眼里划过一抹恨,心里有遏制不住的火在往上冒。

    若不是和浅浅说好了,她真的要闹起来了。

    她现在心里有种想狠狠击倒这些人的想法,他们越是想要的东西,她就越是想毁了。

    蓝冉莹努力咽下心中的仇恨,浑身气得发颤的说:“明天一早,我就送我爹上山,后天一早,我就会离开这里!”

    蓝大伯强势的说道:“不行,现在就滚!”

    蓝冉莹眼神一厉,抬眼喝斥:“我现在走的话,我爹是不是你们送上山,是不是你们选坟,是不是你们出钱善后,是不是,是不是?”

    蓝小叔怔了下,拉住蓝大伯,说得冠冕堂皇的道:“算了大哥,不管怎么说,冉冉也是二哥唯一的女儿,就让她送二哥最后一程吧!”

    蓝大伯不满的哼唧一声,也没有再强势的一定要赶走蓝冉莹,倒是扭身就离开了蓝家,应该是去看大夫了。

    蓝小叔倒是在蓝家留了一会儿,浅浅走的时候,他还没有离开。

    按说兄弟过世了,蓝小叔和蓝大伯应该是要守夜的,也不知道当晚会不会留在蓝家。

    次日,蓝冉莹一个姑娘家扶着棺材上了山。

    其实这种事情,都只有儿子才能做,但是蓝鸿波的两个兄弟都对蓝冉莹不满,想等着她开口相求。

    蓝冉莹也是憋了口气,不愿意开口,再者,不管怎么样,也是亲爹,她又想亲自送最后一程,因此就成这样的局面。

    折腾了一个上午,忙过了午时,他们也下了山。

    在山脚的时候,蓝大伯和蓝小叔说道:“我们希望明天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你了!”

    蓝冉莹微眯了眼,语气不悦的说:“你们放心,我不会碍了你们的事。”

    蓝冉莹怒气冲冲的回了家,将母女俩的衣物都打包了,又让浅浅先将她娘接走。

    浅浅不放心的说:“你想做什么?”

    蓝冉莹一声冷笑的说:“他们要的不就是这个房子吗?我一把火烧了这里,看他们最后能得到什么。”

    浅浅忍不住赞扬的笑说:“倒是不错的主意,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自己就行!”蓝冉莹眯了眯眼,一副小宇宙即将爆发了的样子。

    浅浅微微一笑,提醒说:“好,但是放火的时候小心一点,别牵连了左右邻居。”

    “我知道!我有分寸的!”蓝冉莹一张小脸看起来有些阴阴沉沉的。

    浅浅扶着蓝夫人上了牛车,对二郎说道:“哥,你照顾好二嫂,事情忙完了就直接去育幼院,阿二他们在那边等你,到时候直接到山庄来,我们在山庄等你们。”

    二郎应声:“好!放心吧!”

    牛车里,蓝夫人软绵无力的躺在一边,眼泪泊泊而出。

    浅浅蹲在她身前,拿出帕子将她眼角的泪珠擦去,并劝说:“伯母,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说句大不敬的话,蓝夫子对你们母女并不好,他如今不在了,你们也能过你们的日子了,不用再天天如担惊受怕的小鸟一样了,最主要的是二嫂也能和我哥好好的生活了,以后他们会建造一个幸福的家,生一堆可爱的孩子。”

    “你一定要好好养好身体,二嫂虽然没说,但我知道她心里是内疚的,你若是真的疼惜这个女儿,就要好好的活下去,要活得幸福开心,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二嫂的选择是对的,她才不会自己钻入死胡同,她才能过得幸福。”

    蓝夫人深吸了口气,布满泪珠的眸子看向浅浅说:“谢谢你!”

    “伯母不用客气,你的女儿如今是我的二嫂,她待我哥这么真诚,我自然也会好好对待她,绝对不会让她在我们言家受到委屈的。”浅浅对蓝夫人如此保证,也是想让她宽心。

    蓝夫人只有心宽了,病情才会好得快。

    她以前生病,就是思虑太重,忧虑成疾。

    跟着蓝鸿波这样自私的男人,哪有女人的日子能过得开心,不忧虑才奇怪。

    浅浅他们下午就到了山庄,邱子衍早就先他们一步到了,房间也都整理好了,到了山庄,浅浅又喂蓝夫人喝了药就让她休息去了。

    直到夜深,阿二才驾着马车把二郎和蓝冉莹送过来。

    “怎么样?没事吧?”

    浅浅见蓝冉莹脸上红得不正常,有些担忧的问道。

    蓝冉莹微有些兴奋的说:“我一把火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烧光了,他们谁都别想占到便宜。”

    笑过了,蓝冉莹有些担忧的说:“不过他们见过你们,到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寻你们的麻烦。”

    浅浅轻笑的劝说:“无妨,你高兴了就好。”

    蓝冉莹抿了抿唇道了一声多谢,浅浅就让二郎陪着她回屋里休息去了,毕竟这几日蓝冉莹的精神一直紧绷着,现在急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正如蓝冉莹担忧的一样,蓝家的确找到了育幼院,不过却被阿三几句话就打发走了。

    眨眼间就到了腊八节这一日,这天浅浅特意将两家人聚到了一起,由于之前蓝夫人的情绪一直有些低迷,浅浅也不想两边家长见面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特意等她身体好一些才做的安排。

    浅浅想这一天将他们两人的婚事正式定下,顺便将大喜之日定在小年这一日。

    反正蓝鸿波已经不在了,也没有人会要大额聘礼,俩人又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自然是越早成亲越好,否则真被浅浅言中,蓝冉莹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这可就闹笑话了。

    ------题外话------

    谢谢15101502659、逐梦人生22、aa48876、15969465610、爱在风雨中、qquser8761540、xiaofang121、15008086001、fireflyhjy、1031530586、张月秀、13638329740、云紫曦、512016452、姬容华、pwr、等人投出的月票,花花钻钻和五星评价票~
本站推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 你好,King先生 费先生,借个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