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名门绅士1,新宠 > 86.人生得意须尽欢,一枝红杏出墙来86

86.人生得意须尽欢,一枝红杏出墙来86

作品:名门绅士1,新宠 作者:伍家格格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名门绅士1,新宠最新章节!

    看着云长安的脸,郁九九受宠若惊,不敢置信自己被他抱着走在众目之中,她胃疼他紧张,这算不算有那么一点点在意她?

    Maarten边走边拿钱给服务员,“不用找了。燔”

    郁九九心生内疚,忍着难受对云长安说道,“云总,没关系的,不用去医院,我能撑住。”他和Maarten难得相聚,不要因为她而影响了这次晚餐。见云长安没有停下的迹象,郁九九又道,“或者我自己回酒店休息,你和Maarten继续吃饭吧。”

    跟着云长安出来的Maarten很快把车开到饭店门口,服务员为云长安拉开后座的车门,看他抱着郁九九坐进去后,关上车门,目送汽车开走。

    见自己的话对云长安没作用,郁九九索性不再说话,事实上,她已经胃疼得说不出话来,额头上的冷汗一颗颗成珠滚下来窠。

    云长安抬起手想为郁九九抹掉汗珠,指尖刚触及她的额头,被她用手轻轻挡开了,自己用手背抹着额头,“谢谢云总。”

    “难受别说话。”

    说出来的话如此不讨喜,还不如不说。以前看她工作时机灵的很,怎么到了生活里感觉换了个人,从她嘴巴里喊出来的‘云总’越来越不得他的耳朵。

    郁九九一手背按在额头上,另一只手用力摁着自己的胃部,微微点头。

    见她神色痛苦,云长安托着郁九九的头放到自己的颈窝里,“马上就到医院了。”

    听到云长安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声音太柔和,郁九九鼻头发酸,眼中湿意增加,却在闻到他身上的淡淡清冽香气后忍住了泪水。以前她以为他用男士香水,后来在他家住过几天后知道,是他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味。郁溯溪的衣服家中的阿姨会用香薰熏,而且他对味道很挑剔,只能用他习惯的那种味道。可她觉得,还没云长安的好闻。

    忽然,郁九九怔了下。云长安的手摸到了她的胃部,很轻很轻的揉着,她还是痛的难受,可他的动作却让她在心理上感觉到丝丝的舒服。

    Maarten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云长安和郁九九,笑了,油门渐渐踩下去。

    到了医院,医生给郁九九做检查,确定她只是被辣疼了胃,朝她笑了笑,轻声道,“别担心。”随后,走出检查室,回到办公间看着静候的云长安,“里面那位小姐是你的……”

    “未婚妻。”

    What?!

    走到检查室门口的郁九九呆在了原地。

    郁九九:“……”

    Maarten:“……”

    医生笑着道,“不用担心,你未婚妻只是被辣伤了胃,吃点药就会没事了。”

    “谢谢。”

    “不客气。”

    郁九九站在门内想着是出去好还是站在这里等会再出去,现在走出去不晓得会不会尴尬,但她还没想好,云长安的身影便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还很疼吗?”

    郁九九木讷的摇头。

    “你先在这里休息会,我去取药,嗯?”

    郁九九在呆呆的点点头。

    云长安走后,一直站在窗口看楼下的Maarten转身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郁九九,将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三遍,实在没看出来她哪儿不同寻常,居然能让长安如此待她。当然,长安素有绅士风度,如果有女生需要帮助,他应该也会相助。可他公开承认的女友,她是第一个。不,不对,公开承认的未婚妻,就只有她。

    收到Maarten的目光,郁九九道歉,“不好意思,破坏了你和云总的晚餐。”

    “呵……”Maarten笑笑,“我第一次听到女人对自己的未婚夫用这样的叫法。”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长安都定了你们的关系,你这么否认,是不喜欢他吗?”Maarten笑,“抱歉,我问的有些直接。”

    郁九九微笑着摇头,“没关系。我不知道云总为什么这么说。”

    “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长,应该长很多,你是长安在我面前唯一承认的女友。而且,他刚才的话,你听到了,对吗?”

    郁九九点点头。

    “中国有句老话叫强扭的瓜不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他,不过我可以肯定,你喜欢他不会失望。他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事业心太重。”

    “我没有不喜欢他。”

    Maarten高高挑起眉,“那就是喜欢?”

    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郁九九并不想承认自己的感情,不管是出于自我保护还是害羞,她都不愿跟村花之外的人谈论云长安。

    郁九九的不说话在Maarten看来无异于默认,既然喜欢,那就好说了。他想着,可能是因为自己在场让她感觉到拘谨,便好意拉近两人的关系。

    “我虽然没在国内生活多久,但和长安是好兄弟,我比他大几个月,你可以当我是大哥。你们难得来新加坡一趟,就算不习惯我这个大灯泡在你们之间,这阵子也忍忍吧。呵呵,等你们回国了,想怎么亲热都行。”

    郁九九:“……”

    “放开些。”Maarten耸了下肩膀,“秀恩爱什么的刺激不了我。”反而她对长安的公事化让他看着不舒服,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郁九九笑了下,“那什么能刺激到你?”

    “如果长安在做某件事上的持久度比我好的话,我应该会受刺激。”

    “嗯?”

    看到郁九九一脸茫然的表情,Maarten坏笑了,“没懂?这么纯洁?”

    “什么?”

    “真不懂啊?”

    Maarten走到郁九九的身边坐下,“他一晚上几次啊?”

    “啊?”郁九九莫名其妙的看着Maarten,他在说什么?

    “你们不会还没……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Maarten忽然乐了,“哇!有没有搞错!”

    笑过之后,Maarten一本正经的跟郁九九说道,“我跟说,防着点长安,别看他一副君子像,其实人很色的。”

    郁九九吃了一惊,“啊?”什么跟什么这是,怎么说到她老板很色这个话题了?

    “啊什么啊,二十九岁的男人,马上就三十岁了,你当他还是单纯的小不点吗?什么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全都知道。我看你傻乎乎的,说不定哪天不小心就给他吃干抹净,渣滓都不剩下。”

    Maarten将郁九九从上看到下,“啧啧……”云长安啊云长安,一直觉得你耐力好,没想到自制力能好到这种程度,不简单啊。既然你不舍得下手你家的蠢绵羊,那兄弟就干脆帮帮你,让你索性腥味都闻不到好了。

    郁九九看着Maarten,跟不上他的思维,从他说的话想到了郁溯溪跟她讲的。云长安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他的野心很大,大得她可能跟不上他的脚步。这个她跟了两年的老板,除了帮他处理日常的工作,她对他一无所知。

    “我还告诉你啊,长安……”

    话没说完,云长安走了进来,看到Maarten坐在郁九九的身边,走过去扫了他一眼,蹲下身子,“来,吃药。”

    看到云长安蹲在自己面前,郁九九吓得立即站起来,“云总,你坐。”

    云长安也不客气,站起来坐到郁九九的位子,却让她料不及的是,腰上忽然出现一条手臂,带着她坐到了云长安的大腿上。

    “云总?”

    郁九九想站起来,被云长安用力抱稳在腿上。

    “白色的吃两片,绿色的吃一粒,黄色的吃四颗。”

    云长安说着,郁九九听着,然后老老实实按他说的吃药。

    趁着郁九九吃药时,云长安转脸看着Maarten,“你怎么还不回家?”

    “嫌我碍事了?”

    云长安反问,“还要明说?”

    Maarten哀怨道,“有老婆就不要兄弟的人真是让人好心凉啊。”说着,站起来,“行,我走了,你们俩慢慢玩。”

    郁九九想起身道谢,被云长安摁住了,只得坐在他腿上说道,“Maarten,今晚谢谢你。”</p

    “跟我不用客气。”

    Maarten走到门口,忽然站住,看着郁九九,“我跟你说的,记住了吗?”

    “嗯。”

    等郁九九吃完药,云长安问,“Maarten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郁九九。”

    “真的没说什么。”

    借给她十个熊胆她也不敢跟自己老板说,你的兄弟告诉我,你是个很色的男人。说出来后,她还要不要在云氏混了。

    *

    云长安在取药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看着信息上写的账号,立即手机转账了一笔钱过去。在他进房间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这么迫不及待的给我钱,就不怕我伤心吗?”

    云长安问,“你会吗?”

    “会啊。怎么不会,我又不是铁石心肠。反而是你,像石头做的心。”电话那端的女子笑声清脆,“什么时候来的?”

    “几天前。”

    “几天前就来了新加坡,结果到今天下午才联系我,你可真够狠心的。”

    云长安一边走一边讲着电话,“忙。”

    “你那次不说忙?对了,在新加坡待几天?能不能抽空……我们一起吃个饭?”

    “没有时间。”

    女子稍微有些失望,但还是尽量的争取,“你不是有同事一起来了吗,工作让别人稍微担待点,挪几个小时出来都不可能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想见我?”

    云长安沉默不语,似乎并不想谈这个话题。

    “其实你真的不必给我钱,你的朋友我也会当成朋友,送她一条裙子根本不算什么。”

    “送女友的东西我不想别人代替。”

    电话那端突然陷入了无声的安静。

    “你说什么?”

    云长安走出电梯,看到了郁九九检查的房间,“回头聊。”

    女子忙紧声快问道,“你现在在哪?”

    “她在等我。”

    说完,果断的挂了电话,走进房间。

    *

    郁九九吃完药后,云长安带着她走出了医院,外面的天空完全的黑了,夜灯下的一切都变得柔和起来。

    “还疼吗?”

    郁九九摇头,“好多了。”

    “这里离酒店不远,走走?”

    “好。”

    光线柔和的路灯下,云长安和郁九九并肩走着,他腿长,为了迁就穿着高跟鞋的她,特意比平时慢了很多。郁九九看着两人的步速,有些不习惯。在公司上班时总是高跟鞋,这四年时间训练过来,她穿着高跟鞋都能健步如飞,村花看过她踩高跟鞋快步走路后说,一只猪都能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飞跑,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慢,她也慢慢的。

    他走一步,她也走一步。两人的影子被拉的好长好长,一个灯一个灯的走过,郁九九觉得像是和云长安一起走过人生的一个个阶段。如果可能,她真的很想陪他走完一生,就算他的野心大得想装下整个世界,她也会努力跟上他的脚步。如果这辈子没有机会与他夜夜守候,那拥有他的白天时光就是她唯一能争取到的吧。夜晚的他,将来会属于他的妻子,那白天就让她有机会多看他一眼吧。

    两人静静的走着,谁都没说话。

    走了大约十来分钟,听到热闹的人声,还有节奏明快的音乐。是一个休闲广场。

    郁九九以为云长安会视而不见的走过广场,没想到他居然走上了广场,成为广场里散步人群中的一员。广场很大,他们漫步了十多分钟还没有逛完。

    在一片空旷的地方,有几个年轻人组成的乐队在表演,而他们的面前,一群人在配合着音乐斗舞,周围不少的人围观,响起阵阵喝彩声。

    郁九九看着斗舞的小年青,嘴角扬起,可还没看几眼,就被

    争吵声引了目光。

    不晓得因为什么问题,一对情侣起了争执,女孩子十分生气的瞪着男孩,甚至说出了分手。

    “就这样吧,我觉得我们不适合,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小蓓,我错了,别生气好不好。”

    女孩甩开男孩子的手,“每次都是这样,说了很多次你都不改,犯错了就道歉求原谅,你是复读机吗?我不想这样下去,我们结束吧。”

    “小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不是说,下个月想回国看你奶奶吗?我陪你一起回去,然后带你去拉萨,你不是一直想去那儿吗。好不好?再给我一次机会。”

    女孩看着男孩真诚的目光,心软了,“真的吗?”

    “真的。”

    “那……你今晚回去要跪三个小时的搓衣板,不然我不原谅你。”

    “啊?”男孩惊恐的看着女友,“三个小时?”

    女孩扬起下巴,“不愿意啊?那就跪遥控器好了。”

    “愿意。跪搓衣板”

    女孩笑了。男孩跟着也笑了起来,牵过女孩的手,走了。

    郁九九低低的笑出声来,在大学里经常能听到类似的对话,毕业了,工作了,就没机会了,看刚才小情侣的模样,应该是留学生吧。想想她还真是亏了,大学没恋爱,毕业了也没想到去国外留学,镀镀金。

    情侣走了,郁九九的目光也收了回来,余光发现身边的男人不见了。

    嗯?

    云总人呢?

    郁九九左右看了看,不见云长安的人,转身向后看,发现他就在她的身后。

    “云总。”

    云长安默默无声的看着郁九九。

    郁九九想,她没做什么不对的事呀,就是多看了一会吵架的小情侣,难不成自己的老板感觉她怠慢了他?正想道歉,云长安朝她走近一步,伸出手将她搂住,低头吻住了她。

    “……”

    什么情况?!

    郁九九抬手本能似的拒绝云长安,这里是广场上,周围很多人,在这里亲吻太招摇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为什么又吻她了?!推不开的男性身躯,记忆里不久前才有过的柔软感觉浮现郁九九的脑海,他的唇好软啊。

    随着云长安舌尖的探入,郁九九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任他索取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她心里很清楚,自己在被云长安欺负,如果换做别人,她绝对打得对方断子绝孙。甚至别人都没有亲到她的机会,只要有那个动作她就会不客气的教训。但是他,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没法教训。不,准确的说,她没想过要教训他。虽然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对自己做如此亲密的事,可潜意识她又庆幸他对自己做这种事,他亲吻的不是别人,是她,多好。

    柔软的舌勾允着她的,缠绵不断,郁九九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变柔软了,大半的重量都靠到了云长安的怀中,胸腔里的氧气好似越来越少……

    云长安放开郁九九之后,用额头抵着她的,等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清明的神智,低垂着眼睑,不敢看他的脸。

    “你再不改称呼,就不会是这样的力度。”

    嗯?

    什么东西?!

    郁九九掀起眼皮看着云长安,“云总,你说什么?”

    下一秒,郁九九的唇被云长安吻上,灵活的舌钻进她的齿缝,勾出她的香舌,用力的允.吸着,直到郁九九感觉到疼痛低吟出声音来才放过她。

    郁九九的脸颊红得不得了,脑子里一片混沌,思考能力完全丧失。

    “喊我。”

    看着云长安,郁九九傻了。

    云长安的面孔缓缓逼近,郁九九小声的喊,“云……”
本站推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 你好,King先生 费先生,借个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