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名门绅士1,新宠 > 83.人生得意须尽欢,一枝红杏出墙来83

83.人生得意须尽欢,一枝红杏出墙来83

作品:名门绅士1,新宠 作者:伍家格格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名门绅士1,新宠最新章节!

    郁九九在工作上一向认真负责,云长安对她比较放心,没想到她在弄错一个数据之后,又犯下了误机的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郁九九握着电话跟云长安道歉。他放她一天假,她真心很感谢,可是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白得一天假期,该她分内的工作她想做完再去新加坡出差,以为这样会是最好的处理方式,没想到……

    郁九九声音里的懊恼让云长安不忍,“改签吧。明早七点那班。燔”

    “嗯。谢谢云总。”郁九九的心稍稍落了些,“明早我不会再这样了。”

    季天冉主动伸手拿过郁九九的行李箱,“走吧。改签在那边办理。”他的声音不大,出发点不过是想早点让郁九九改签机票,心里别再想误机的事,看她着急的样子,他觉得她真是太紧张每一件关乎云氏或者云长安的事了。误机都发生了,既定的事实无法改变,接受就行了,改到明早也没什么差别,除非她很急着去新加坡。但奈何季天冉的人恰好在郁九九拿着手机的手边,他的声音传进了手机窠。

    郁九九点点头,跟着季天冉去办理改签。

    “云总,你有需要交代的事吗?”

    “交代了,你能办好吗?”

    郁九九心里咯噔了一下,老板这是对她不满意的意思啊,看来自己三天内连犯两错让他对自己有些不放心了。

    “云总你说,我一定努力做好。”

    “你人不在,说了有什么用。”

    郁九九顿悟,原来让她赶夜班飞机去新加坡是有急事安排。一时,郁九九心里刚平息的懊恼又浮上来了,而且比最初要浓烈很多,只恨自己没有一对翅膀,不能拎着行李飞到新加坡。

    突然,郁九九站住脚步。

    “云总,十分钟后我给你电话。”

    说完,郁九九挂掉云长安的电话,站在原地给郁溯溪打电话。

    “喂。”郁溯溪醇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哥,帮帮我。”

    郁溯溪问,“什么?”

    “我错过飞新加坡的飞机了。”

    “郁九猪啊,你哥不是内.裤外穿的超人,也不是屁股上绑了一个火箭筒的阿童木,没法你装B带你飞,懂?”

    郁九九使劲挤出一点哭意,“哥,帮帮我。”

    “错过了改签等下一班不就好了。”非得这么累自己?

    “我今晚一定要飞过去。”

    郁溯溪沉着声音道,“郁九九,你为云氏卖命的热心我不求你全部用到郁氏来,哪怕有一半这样的心思,郁氏保证比现在更好。”自家集团的事务一点不管,整天劳心费力的为云长安那家伙奔波卖命,她脑子装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郁九九抓住机会拍郁溯溪的马屁,“郁氏在哥你的管理下,必定会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郁九九,盗用别人的广告词小心人家告你侵权。”

    “哥,帮我。”

    “让云长安听电话。”

    “他不在。”

    郁溯溪问,“你一个人出差?”

    “嗯。”

    “我今天要是不帮你,会怎么样?”

    郁九九道,“明天M城新闻头条可能是‘郁氏掌门人郁溯溪妹妹暴走DB机场,被人强制扭送精神病医院。’”

    “别等人扭送了,我现在就叫人送你去医院。”

    “哥。”郁九九声音里透着一股无奈,“工作这些年,我很少找你帮忙,对不对。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找谁了。”

    “废话。老子是你哥,你不找我还想找谁!”

    郁九九笑道,“那你是答应了?”

    “滚来机场。”

    “我在呢。”

    人在机场里还没赶上飞机?!

    郁溯溪的话里带着一股浓浓的‘郁九九你已经二到无穷大了’的感觉,“猪啊,你怎么还在地球,你应该回你的饭桶星去。”

    郁九九:“……”

    看在郁溯溪答应帮忙的份上,郁九九决定忍了他的打击。这个人,哪次不损她都不正常了。

    随后,郁溯溪说了一个安检口,让郁九九到那儿找他。郁九九才晓得,郁溯溪此时也在机场,他要去美国,飞机在一个小时后起飞。

    在安检口接郁九九的时候,郁溯溪看到季天冉在她的身边,特地看了他一眼。

    郁九九拿过自己的行李箱,对季天冉道谢,“季先生,今天非常谢谢你。”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只是在口头上谢我。”

    郁九九笑了下,“我知道了。”

    “到了给我打个电话。”季天冉笑,“朋友间报个平安,不违法吧?”

    “呵,好。”

    季天冉忽然张开手臂拥抱了郁九九,“一路顺风。”说完,放开她。

    “你开车慢些。”

    “这算是特别的关心吗?”

    郁九九微笑,“朋友间的关心。”

    “哈哈,好。”

    郁九九拉着行李箱过了安检,郁溯溪迎上她,揉了一把她的头发,顺手接过她的行李箱拉着。

    “长本事了啊。”郁溯溪打趣郁九九,“都能叫季天冉给你当司机了。”

    “不是。我在路边等车,他刚好经过。”

    季家的公司也在CBD区,她猜想季天冉是为了避免堵车才走了他们公司这边的道路。如果不是打不到车,她真不想麻烦他送过来,害他耽误和木星约会,她感觉十分不好意思。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快步朝郁溯溪和郁九九走来,到了郁溯溪的身边后,用公事化的口气说道,“郁总,办好了,飞机在四十分钟后起飞。”

    “嗯。”

    原本打算飞美国的郁溯溪将自己的机票放弃,改成包机,先送郁九九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飞美国。

    离飞机起飞还有点时间,郁九九跟着郁溯溪到了VIP候机室,在房间里看到好几个高管模样的人,见到郁溯溪进来,纷纷喊郁总。

    “哥,对不起啊。”

    郁溯溪笑得开心,揉乱郁九九的短发,“不要以为你跟我客气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郁九九笑着挽住郁溯溪的手臂,“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所以!不要轻易对人说‘对不起’这三个字,你哥叫郁溯溪,他会让你有不向任何人道歉的资本。”

    郁九九鼻头发酸,“我去下洗手间。”

    在洗手间稍稍收拾下后,郁九九想起自己还没打电话给云长安,连忙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

    听到云长安的声音,郁九九的神经不自觉的绷紧,不管她之前有多么开心或者悲伤的情绪,只要跟他说话,她就像被训练过一般,即刻成为冷静的职场人。她知道,这是当他总助两年的条件反射,她的心里太清楚他于自己的身份和位置了。

    “云总,我等会就上飞机了。”

    “嗯。”

    “云总再见。”

    云长安声音不大,问道,“什么时候起飞?”

    “大概在八点半。”

    “嗯。”

    结束和云长安的电话,郁九九的心里轻松下来,虽然动用了自己的哥哥,但哥哥是自己人,她已经努力不误明天的公事了,应该还算个好助理吧。

    “嗯。”郁九九对着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点头,她一定还是个不错的助理。

    远在近万里外的地方,有个男人在放下拿着手机的手后,浅浅的勾了下嘴角。

    *

    郁氏集团的人皆晓得郁溯溪身边从来不缺美女,但他的家庭,却很少有人议论,不了解的有,不敢随便议论的也有。不过,都晓得他有妹妹,只是没见过。在一众高管里,有个人曾经与他一起参加了GTI项目的竞标大会,看到郁九九的时候,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自己在哪儿见过她。郁溯溪将郁九九带在身边后,大家装作无事,却好奇不已的时不时看向郁九九。

    飞往

    新加坡的飞机上,高管们坐在了一块儿,郁溯溪带着郁九九坐在另外一边,周围隔三个座位没人。

    郁九九慢慢搅动空姐送来的咖啡,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是轻松?是惋惜?是抱歉?都有吧。没有耽误云长安的安排,她感觉轻松。但她从没想过,在工作上因为自己的失误找哥哥相助。

    “哥,到了新加坡之后,你不如下飞机休息一晚吧。”

    “你要是真心疼你哥,来郁氏上班帮我分担工作才显得有诚心。”

    “你手底下的精英那么多,我过去会被秒成渣。”

    郁溯溪笑道,“所以从用人方面我就看出了,云长安不怎么样。”

    “你损我就够了,干嘛损他。”

    “人家都对你没意思,你这么护着他做什么?”郁溯溪伸手将郁九九搅好的咖啡端了过来,喝了一小口,“哎,说说你和季天冉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我看那小子对你有那么点意思呀。”

    郁九九连忙道,“瞎说什么呀。我和他,一个井水,一个天桥,完成扯不上关系。说到这个,我还想问你呢,不是让你帮我澄清绯闻吗,好几天过去,你都没动静。”

    “章姨不让。”

    “我妈的话……”郁九九话没说完打住了。

    郁溯溪掀起眼皮瞟了眼郁九九,把身体慵懒的靠在真皮大椅上,“有些话吧,本不想跟你说透。可不说吧,以你跟猪齐平的智商又怕你犯蠢,职场四年,就学会了对云长安死心塌地。”

    某女一言不发,老老实实的听着。

    “排除个人感情,站在客观角度说,云长安是个不错商人。起码,从我目前所看到的来讲,他是个有头脑且很有后劲的成功商人。像你这种猪,只怕光看到了他那张脸了。”

    郁九九白了郁溯溪一眼,评价云长安就评价云长安,人身攻击她做什么。

    “可是郁九九,我必须用一个哥哥的身份提醒你。云长安现在二十九岁,如果是普通人,他现在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当然,他不是普通人,三十岁的年纪就坐到云氏老板的位置,在外人看来,他是富二代,出生在一个好人家。这,是普通外人看到的。而你,必须很清楚的明白,他现在拥有的一切,是别人奋斗一辈子都未必有的,所以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就注定了他必须付出常人想象不到的努力和汗水,他享受着富贵,也必定要面对超过常人的困难。而这些看不到的地方,历练着他。”

    郁溯溪的目光直直的盯在郁九九的脸上,“他接管云氏的时间不长,云氏的发展还算不得高速,可有一点我必须承认,云氏在他的手里没有倒退,反而上升了,我很惊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郁九九摇头。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意味着,云长安不是个简单的男人。”

    男人,从来就没有简单一说。他让你觉得简单,只是他不想将自己的复杂让你看到。男人的心,比女人更难懂。说女人难懂,只是因为感情从来就不会是一个男人一生的重中之重,他们要的是世界,是自我价值的高度,不是一个女人。

    “你当他的助理,你了解他多少?你不用回答我,我都晓得。”郁溯溪笑了下,“也许,我比你还了解他。”

    “当然,我不是说他不好。在市场经济社会,没脑子的管理者都会被淘汰,他的家庭环境从小就熏陶着他,从管理角度说,是好事。但从女人的角度来说,表示这个男人不容易驾驭。”

    郁九九轻声道,“我没想驾驭他。”别说驾驭了,她都没福气当被他驾驭的那一个。

    “想驾驭季天冉?”

    “没。这个人跟我没关系。”

    “呵呵。我说了云长安那么多,难道还要我提醒你,三十一岁的季天冉道行有多深吗?”

    同样富贵大家出生的季天冉,家族成员跨了数个国家,这样的男人他的心思别人很难猜到。别看他玩起来的时候嘻哈随意,工作时候的精明不输任何一个顶级商人,一般商场的人尚且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女人呢。

    万花丛中窜来溜去,他看女人的目光跟他投资的目光一样精准。只是,女人从来就不是他的真正兴趣,甚至可以说,还不如他的玩具——赛车。对车,他还能用心的研究,对女人,看着过得去,

    带在身边不麻烦就行,其他的,不在意。女人于他,不娶没事,娶吧,只是为了不让爸妈能念叨他结婚。

    当初带木星回去见父母,便是被他们念了几次,想着她还算懂事,对他也是真心的爱着,干脆娶了算了,没成想带回去后家里人不喜欢。之后转地下偷偷恋爱,其中还是发生了一件事,不然他早和她分开了。

    季家长辈都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看得出木星很伤心,作为男人,他不想在她难过的时候提分手,太没风度。心想着,不再见她,时间长了,自然就分开了,她没那么爱他后,分手自然不会痛苦。可是万万没想到,在他不见她后,木星自杀。在医院里看到抢救过来的木星,季天冉只得解释自己工作太忙才没时间约她,稳定了她的情绪,这才没闹出人命。这件事,他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在他看来,若最后是他娶了木星,这件事就这样过去算了。如果最后他没娶木星,她终归要嫁人,为情自杀,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对她不好。他虽然不看重女人对自己的意义,但是却不想破坏一个女人下半生幸福的可能。

    地下恋爱两年,季天冉对木星的感情慢慢变淡,但木星的感情与日俱增,对季天冉越发用心。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木星为爱所做的努力季天冉不是看不到,他担心自己提分开,她又会轻生,便什么也没说。她有心机,但她的爱是真的,换个女人在身边,未必比她更好。他对她,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相处着,不算爱她,但在中西方两种教育方式下长大的他,对女人有着基本的风度,基本的男友样子他还是做到了。

    “我不关注季天冉。”

    “没让你关注。是想你记住,每一个成功的男人都不会是别人一眼就能看穿的人。在商场上,成功和城府,往往同时存在,而且大多数的时候,成正比。”

    郁九九忽然笑了。

    “哥,如果说他们是妖孽,那你一定是妖祖。”

    “如果参照物是你,我应该是如来。”

    “呵……”

    两兄妹正笑着,郁溯溪的助理拿了文件送到他的面前,小声的说着话。

    郁溯溪的目光从文件上收回来,“不用手软。”

    助理走后,郁九九喝着咖啡,调侃道,“有句话,哥你听过吗?”

    “说。”

    “得饶人处且饶人。”

    “呵。”郁溯溪笑了一下,“成王败寇,弱肉强食,这个法则不是只在古代。只要地球在,这一点就不会改变。今日我对别人手软,给了别人东山再起的可能,谁敢说,当对方足够强大的时候一定会放过我呢。举个例子吧,如果今日云氏有机会收购郁家的集团,你以为云长安会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我们吗?我告诉你,他毫不犹豫的吃掉我们。”

    郁九九看着郁溯溪好一会儿没说话。

    过了片刻,郁九九问,“哥,什么叫强大?”

    “当别人对你说话、做事,都需要三思而行时,你就强大了。”

    看着郁溯溪,郁九九想,幸亏他不是自己的老板,他给人的强大气场压迫感比现在的云长安要大很多,传闻里郁溯溪八面玲珑手腕强硬当真不假。

    “你想想什么时候回郁氏吧。”

    “我没想过。”

    “郁九九,郁一一她以后说不想到郁氏上班我会同意。你,不行!”

    “为什么?”

    “你好意思跟比自己小了十五岁的妹妹比?”

    郁九九讨好的笑着,“哥,你是Superman!”

    “没良心的家伙,宁愿看着你哥累也要去心疼别家男人。”

    郁九九立即站起,坐到郁溯溪身边,给他捶捶肩,按按手,“郁爷,让小的来伺候您吧。”

    飞机穿在黑夜的云层里,离新加坡越来越近。
本站推荐: 重生之都市仙尊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 你好,King先生 费先生,借个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