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观止之异世种田 > 第64章 六十四褚家

第64章 六十四褚家

作品:观止之异世种田 作者:月寂烟雨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观止之异世种田最新章节!

    观止便扭地靠在褚言怀里,有点浑身不自在的感觉,不过,现在褚言难得处在脆弱期,观止也不好推开他,只能笨拙地表达自己的安慰。

    对于褚言的现状,观止觉得倍儿纠结,良久,他还是忍不住在褚言怀里闷闷地试探道:“亲父子哪有隔夜仇,你回去道个歉,好好解释一下就好了,别难过了。”

    褚言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哪有那么多好一笑泯恩仇的东西?

    许久,他淡淡地开口,“你还记得外面的人叫我什么吗?”

    “言少?”观止想了一下,大部分人是叫褚言这个没错,观止第一次见到他时,苏论千正是这样叫他的。

    “还有呢?”

    还有?观止皱着眉回忆,企图在脑海中的哪个旮旯里找出点苗头,想了一圈,观止就差没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对了,还有人叫褚言褚五!当初还有褚家的仆人叫观止五少爷,说是按辈分排的,现在细想起来观止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褚惜,褚端,褚菀,褚言,褚墨,这是褚家这一辈的五个孩子,要真是按辈分排,褚言的辈分是第四位才对,外面叫也应该叫褚言褚四才对,怎么会是褚五?

    观止心里一沉,蓦然觉得自己触及到了什么不该触及的真相。听着他急促几分的呼吸,褚言知道他大概联想到了,眼底里涌上一阵悲哀,声音低沉沙哑,“对,按照现在的辈分我应该是褚四才对,叫我褚五——是因为原来我上头有一个哥哥,一母同胞的哥哥,他叫褚立,在我二十一岁的那年,他陷在了森林里在也没出来过。”

    这个意思是,他失踪了?死了?观止缩在褚言怀里,听着他平静的诉说,手忍不住微微抓紧他的衣襟,他能听出褚言状似平静的语气下隐藏的悲哀和愤怒。

    “后来,我私下里调查发现,我哥是被人暗害的。有痕迹显示他被野兽攻击,应该还是高级野兽,我带进去搜救的专业人员在他衣服的残片上,找到了专门吸引高级野兽的药粉,而我后来在查这件事中,发现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老头现在的这个女人,连我妈去世应该也有这个女人掺和在内……”

    观止随着他的话,心里慢慢沉重下来,怪不得一听说蒋维戈在森林里出事,褚言马上连夜召集人手奔赴森林救人,当时没有救出他哥一定让他沉痛莫名吧。

    褚言毫不掩饰地说出这些年掩藏在心底里的话,从观止拿出苏论千留给他救命的那三瓶高级药剂起,观止就一步一步地走进了他的心底,感情的确不能与感激划下对等符号,但感情绝对能从感激开始,由感激作为感情的出发点。

    褚言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观止的好感一点一点累积,直到转化成为深重的爱情,突然如潮水一般把他淹没,他再也不想放开这个长相精致的青年,再也不想与他只有浅薄的契约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一向深沉的褚言会把心事对观止吐出的原因,他想让这个人走进他的世界!

    经过褚言述说完毕他们褚家这么多年这么多事的来龙去脉,观止终于清楚了他们这个大家庭的纠结关系,纠结得他快牙疼。

    最开始,为了巩固褚家的事业,褚恺娶了褚言的母亲,两人算不上深爱,也是和和美美,但幸运又是不幸的是,褚菀来褚家后不久,由于系统配对的缘故,刚刚正式成年的褚言的母亲以百分之九十六的配合率和褚恺配上了,系统强制,褚恺不得不离婚再娶。

    不管怎么说,褚言的母亲在客观事实上破坏了褚惜他们的家庭完整,这也是褚惜三兄妹一直不待见褚言的原因。

    褚恺离婚再娶,其实对这桩婚事还是颇为满意的,配合率百分之九十六意味着他和褚言的母亲配合率非常高,十分有可能生出天赋超绝的后代,实际上,褚立和褚言的出生也证实了这一点,就算褚墨普通一些,她的天赋也十分不错。

    不管怎么样,像褚恺这种理智的人,重组家庭,尤其是在硬生生地打散原先的美好家庭再重组,很难完全接受第二任妻子,所以褚言的母亲衣食不缺,身份地位也有,但感情生活一直不怎么完满,长期处在这种抑郁的环境中,她的身体不怎么好,最终,一场大病过后,最杰出的药剂师也没能留下她的生命,她还是香消玉殒了。

    再然后,褚恺为了借助她家在政界的势力,蒹夫人进门,嫁进褚家,褚言和褚恺慢慢离心,最后发现了她的小动作,褚言便一心想要报仇。

    观止唏嘘,这里面,真是——造化弄人,褚恺的前两任夫人都挺无辜的,可是又不算完全没有责任,自己的命运还得自己去争取啊。顺便说一句,观止今天才知道褚恺的第一任夫人居然是一个男人!而且,他现在早已经和别人结为伴侣,远远搬离了帝都,现在与褚惜他们还有联系。

    还有,褚菀居然是领养的!她是褚恺妹妹的女儿,父母不幸地在一次进入森林中双双遇险,她几乎是褚惜带大的。直到今天,观止才知道,即使服用了药剂改造身体,男人生产出的孩子绝大多数也是男孩,基本上没有女孩的出现,几百年都不遇一个。

    观止蜷缩在褚言怀里,听他讲诉自己家的事情,听着听着,竟然睡着了。

    他原本在药剂协会总部就被妖孽阮曦清好一阵折腾,每天的睡觉时间被压缩为四五个小时,真正的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回到帝都后,又时刻担心着褚言,自然睡不好,今天又是鸡飞狗跳的好一阵折腾,他实在是累极了,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褚言发现后也没叫醒他,亲亲他的脸,轻手轻脚地把他放到床上,温柔地拧出一条温热的毛巾,给他擦了擦,今天说完他家这一堆破事之后,他的心情出奇地平静,甚至达到了宁和的状态。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尝试过这种,类似于,心底的平静,不再焦躁。

    也许蒋维戈说得对,他的确应该向前看。想到这个朋友,褚言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暖意。

    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男人,在某一方面干脆果断的要命,他曾瞪大眼睛,对褚言家这点破事嗤之以鼻,“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要是不喜欢,就别再那里屈着,痛痛快快地出来单干啊!你说你要财有财,要实力有实力的,干点什么不行,非得跟你大哥抢那一亩三分地?!心里还愧疚得半死?!”

    是的,愧疚,褚言对褚端的冷眉冷眼没感觉,对褚菀的冷嘲热讽也没感觉,唯独对他那温文尔雅的大哥心底里存着一点儿愧疚,仿佛当年自己的母亲抢了褚惜母亲的地位,现在自己又要抢褚惜的家业般,心底里一直存着小小的愧疚。

    从根底来说,褚言不是什么不择手段的恶人,只是仇恨让他有些偏执,执着于手中的力量。

    直到现在,褚言成为九级魂师,实力到达了一般人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位置,他突然有种站到了更高层次的感觉,眼界突然开阔许多,有些执着再回过头来看,就变得有些不合时宜,褚言意识到了,也就开始着手修正自己的目标,他想,他现在更多地明白珍惜当下这个词。

    这些事总算告一个段落,观止说什么也要回去原城,赶这期进修的尾巴,他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大师级的药剂师,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接触到的。

    这次褚言没反对,他亲自送观止过去,反正也不远,不过四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已。

    临下车的时候,观止犹豫了一下,还是劝道:“你……跟你父亲停止冷战吧?他都一百多岁,也不年轻,估计拉不下面子,你让让他呗。”

    观止从华国来的,在他的观念里,一百多岁绝对算不上年轻,哪怕是让让也应该的。

    “好。”褚言低声答应,熟悉他的人就能在他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看出一点柔和,“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就跟我说。”

    “嗯。”观止答应一声,接着低低回道:“你说的那件事,我会认真考虑的。”说完飞快地转身跑进药剂协会总部的大门,多亏他那张特地给进修的学生发的,证明身份的磁卡在身上,检测仪器让他顺利地通过了大门。

    关于成为真正的伴侣那件事?褚言看着他匆匆的背影,眼底里流露出笑意,观止有这番话,证明他真的动心了。

    重新回到阮曦清这妖孽手里的观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忙,作息时间也正常了很多,少了那些沉甸甸的工作和训练,观止的精神好了很多,又从阮曦清那里学了许多自己感兴趣的药剂,这段时间心情十分愉快。

    观止还以为是这妖孽大发善心高抬贵手放了自己一马,没想到另有真相。

    观止哪里知道,阮曦清郁闷得差不多在背后咬手绢了,他回帝都的那一段时间,对阮曦清有意无意地抱怨被自家师父记在心里,转头就发通讯抗议阮曦清的行为。阮曦清原本还想虐虐苏论千的徒弟找找乐子的,现在却要费心费力地帮他调教徒弟,怎么看怎么亏!

    可是,碍于诺言,阮曦清也不好反悔,要知道,观止可不是他自个儿选的,而是苏论千特地让他教教观止算还人情,他们现在算交易关系,他也不能随便使坏,把他郁闷得要死。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