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观止之异世种田 > 第55章 五十五宿醉是罪

第55章 五十五宿醉是罪

作品:观止之异世种田 作者:月寂烟雨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观止之异世种田最新章节!

    观止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阳光斜透过半开的窗子,给卧室的一角洒上澄澈的金黄,观止眼睛一睁开,又被这光耀得不由迷上,他迷瞪瞪地索性闭上眼睛再往被窝里一道,反正今天是周末,也不用上课。

    他满足地蹭蹭被子,突然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今天的被子怎么那么滑溜溜的,那么舒服?就好像他光裸着,没穿衣服似的。等等,没穿衣服?

    观止像被虫子咬了似的,猛地坐起来,掀开被子低头一开,身上果然光溜溜的,也就下·面套了一条小内裤。观止傻眼了,他昨天做了什么来着,他好像喝醉了,然后使劲扒着岩翰池不肯放手,接着褚言接他过去的时候,他又抱着褚言不停地蹭……

    观止想到那个吻,脸一下子爆红起来,他们该不是做了什么吧?观止瞬间有些僵硬,他摸摸自己的后腰,扭了扭,好像也没什么不适的感觉,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呼,没被压就好……

    “放心,我昨天就是给你洗了个澡,其他的什么也没做。”突然听到褚言用低沉的声音开口说了这句话,观止猛地扭头看着门口,果然,褚言正端着托盘站在房间门口,这个魁梧优雅的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但观止就是觉得他心情还不错。

    观止的脸更红了,又尴尬又羞涩,整个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被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还是光溜溜的。

    褚言看着他洁白细腻的皮肤,胸前嫣红的两点,纤长俊秀的身姿,又想到昨晚帮他洗澡的情景,眸底一暗,声音却带上了笑意,“去洗漱,然后吃早餐。”

    “哦,观止应了声,突然想到自己好像没怎么穿衣服,想掀被子的手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你今天不忙吗?先去忙工作要紧,我自己来就好了。”

    褚言闻言眼中的笑意更大了点,他伸手摸了摸观止柔软的头发,用低醇的声音说道:“本来是忙的,不过你更重要些。”见观止僵硬着,褚言心中好笑:“不用紧张,我马上离开。”

    说完他俯身在观止瞪大眼睛的时候轻轻扶住他的肩,吻了吻他的额头,呼出来的气息贴着观止的嘴唇掠过,“留下来就是想告诉你,观止,跟我在一起吧。”

    观止呆呆的有点反应不过来,褚言继续说道:“我喜欢你,做我真正的伴侣吧。”说完他意犹未尽地再次吻了吻观止的额头,把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黑沉沉的眼睛直直看着他的,“我们本来就是天作之合。”

    观止愣愣地听着他说完,他在追求自己的这番话,又目送着他出门,好久才缓过神来,他的合作伴侣褚言说是要追求他?

    观止梦游一般洗脸刷牙吃早餐,又在书桌面前呆坐许久,开始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他要和一个男的处对象生孩子吗?想想观止突然打个寒颤,太可怕了,他才不想被人压,给人生孩子。

    可是,对方是褚言,观止想了想,他确实觉得褚言不错,优雅魁梧,虽然是个奸商,但人还不错,对身边的人很好,如果一定要找一个男人的话,找他也不错,比起其他人来说,他靠谱多了。

    那么找一个女人呢?观止有些茫然了,他突然发现,他从未想过找一个女朋友的情景,那种软绵绵的,爱撒娇的,你永远不知道他心中想什么的生物,他从来没有想过找这么一个女朋友,事实上,哪怕是他在华国那二十多年的生涯中,他也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确切地来说,观止从来没有想过,他有一天会跟一个陌生人在一起,生几个崽子,创造一个家庭。以前在读书的时候,他不住家里,也不住宿舍,他的家庭条件可以让他一个人独居。他一向是自由自在的,一个人读书,一个人生活,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人亲近到那个地步。

    生命是用来体验的,也许,他真的应该谈个恋爱?

    在观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观止已经拨通了他家师父的通讯,通讯连接的那一霎间,观止看着苏论千背后的绿色,有点不明所以。

    “观止?”

    “师父你又上山了?”

    “嗯,正在山上。”山风簌簌地吹着苏论千的衣服,带来一片清凉,看着视频对面恍惚的小徒弟,苏论千有些担心:“发生什么事了吗?”

    “呃,那个……”观止吭哧吭哧的犹豫了半天,脸又红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向师父报告褚言想追他?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褚言在追你?”

    你怎么知道?观止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家师父,他可从来没有说过这个!

    看观止的表情,苏论千好歹也那么大年纪了,有什么不知道的?他就说褚言这奸商什么时候会无事献殷勤,那么事事周到,原来是在这等着,苏论千眼睛眯了眯,突然笑道:“正好,当初你们可是签了协议的,记得问他要违约金,那么你欠他的钱就还得差不多了。”

    观止想了想,“对哦……”突然又反应过来,不对,他们要是真结婚,那么伴侣的财产和债务都是共享的,那时他根本不欠褚言的钱好吗?

    还是不对,观止想到哪里出问题了,他恼怒地叫了一声:“师父!”他们关注的重点歪了好吗?!他想说的根本不是这个!

    苏论千轻笑:“好了,不逗你。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要我说,你要是不反感他的话,尝试一下也挺好的,毕竟你们是系统配对出的伴侣,如果可行的话,你们一定会相处得不错。”苏论千认真说道,声音散在风里有些缥缈起来。

    有个人陪在身边,总比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要好,苏论千微垂下眼帘,爱情不是必需品,但家庭是,他并不想他的徒弟孤独一生,就像他一般。

    “给个机会给他吧,观止,他人还不错。”苏论千轻声劝道,真心实意的。

    观止听了这话突然想起了褚言温柔的吻,像被烫到了般,观止猛一哆嗦,荒乱地胡乱应了几句,关掉了通讯,心砰砰地跳着。

    好一会儿,观止才懊恼地一拍脑袋发现,自己忘了跟自家师父说香水药剂打算投产的事,这种香水是他们两人一起制作出来的,怎么说,他也得知会师父一声。

    这一天,观止把自己关在私人制药室里,接连处理了好几份药材都出了差错,弄废了。他实在有些心绪不宁,一想起来,心就跳得飞快,砰砰砰的,给他带来了莫名的慌乱。

    他还记得昨天晚上褚言的那个吻,那交缠在一起的呼吸,也记得褚言在帮自己洗澡时,他脸上蒙上一层水汽,潮湿而暧昧,混合着他那变急促了的呼吸,格外情·色。

    观止几乎想呻·吟出声,他都做了些什么啊?喝醉了,骚扰一个名义上属于他的男人,更糟糕的是,这个男人对他还有感觉。

    酒是色中媒,果然不能随便喝酒!

    观止有些感激褚言在那种情况下守住了底线,要不然他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他好。不过,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憋得住,褚言不会是,不行,吧?观止暗搓搓地想着,眼里闪着好奇的光芒。

    不幸的是,不久之后,在观止受不住连哭带喘地求饶的时候,他才后悔不已地知道,褚言不但不是不行,相反还勇猛异常。

    他现在会放过某某人,只是这奸商权衡好了,不想贪图一时的欢愉而给自己的追伴侣之路大添麻烦。

    褚言老谋深算,谋而后动,并且能忍别人所不能忍,确定目的之后更是有着百折不饶的奸商精神,还人模狗样的,观止沦陷那是早晚的事。

    “观止,吃饭了。”蒋维戈纳闷地拿起了观止的私人室药师门上的呼叫器,叫他出来吃饭,看着门底下黑乎乎的一片,里面明显就没开灯,这大晚上的,观止在黑漆漆的制药室里干嘛呢?蒋维戈心里嘀咕着,有些想不通。

    “哦,好,就来了!”观止有些慌乱地拿起桌上的通讯器,定了定神,大声地说道。

    “快点儿啊,就等你了。”

    观止应了声,走到客厅,看到端坐在餐桌前的褚言后,脸瞬间又爬上了一层红潮。

    褚言深深地看他一眼,眼睛里带着笑意,轻轻把他的椅子拉开,温声说道:“吃饭了。”

    “嗯。”观止悄悄深呼吸一口,把红晕压下去,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到餐桌旁。

    蒋维戈疑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怎么看这两人怎么有奸情,他眼睛一转,突然开口道:“观止啊,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在房间里吃也没什么的,我们都那么熟了,我不会介意。”

    听着他这明显的调笑的口吻,观止一头黑线,请不要说得好像那什么的样子,他们还没什么好吗?

    褚言听了这话,夹菜的手微顿,隐晦地送了一脸坏笑的蒋维戈一个警告的眼神,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接到自己老大的暗示,蒋维戈心有不甘,眼睛一转,不知道又有什么坏主意在肚子里酝酿着。褚言看到这幕,心里一动,他是时候该把这人派出去,憋在家里憋出了一肚子坏水不说,现在这种情景,这猪队友留下来也是添乱。

    好歹也共事多年,褚言一沉思,蒋维戈心里就浮现出不妙的感觉,他欲哭无泪地想,不会那么小心眼吧?完了完了,就调侃一下观止而已,这奸商绝对记仇了,他也没做什么好吧?
本站推荐: 龙王殿 重生之都市仙尊 财运天降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