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穿清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针锋,改变(二合一)

第一百三十九章 针锋,改变(二合一)

作品:穿清 作者:佛前青莲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穿清最新章节!

    四爷带着几个孩子去了庄子,沈琳便老实的在府里孵蛋。

    主要是前段时间太张扬了,沈琳觉得,都不好意思出门丢脸去了,汗。

    小家伙倒是个孝顺的孩子,每天都会命人送些她打的猎物,虽然都是些小动物,比方说山鸡,小兔子一类的,不过,自己和福晋那肯定都是有的。

    小家伙的信里还写了,这些鸡啊兔子,额娘们愿意养就养,愿意吃就吃,无论怎么做,她都高兴。

    她还会努力打两只狐狸的,到时候嫡额娘一条围脖,额娘一条。

    把福晋哄得那叫一个开心啊。

    还拉着沈琳的手说,以前没白疼她,到底是生女儿贴心,看看她的弘晖和弘时,虽然也有打了猎物送了来。

    可是明明是学小家伙的,第一份,可是小家伙送的,还有,看看小家伙那贴心的书信,看得福晋那叫一个开心。

    两个儿子就是很普通的问安书信罢了。

    沈琳觉得,福晋不会是穿越了吧?

    以前老是得瑟她儿子多孝顺的,这次怎么说小家伙来了?

    更何况,你也不看看弘晖猎到的都是些什么哦,多好的孩子啊!!

    人家的猎物虽然不是很大只,比方说老虎,黑熊啥的,可也是很肥嫩的。

    哪像小家伙猎到的山鸡,擦,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不能嫌弃,要不然,沈琳很想说句,你猎这山鸡回来叫自己养,是因为它太瘦吗?跟只鸡崽似的。

    众妾们看见福晋兴奋地拉着沈琳说,自然都是一个劲儿的奉承三格格的孝顺啦。乖巧啦,福晋教育有功啦,母慈女孝啦诸如此类的。

    本来女人们倒也和乐融融,只不过,李氏一向喜欢没事找事儿,便找起沈琳的岔来。

    谁叫沈琳这次居然做了五件大皮毛衣裳呢?

    虽然用的是自己的料子,不过。李氏是怎么想就怎么不舒服的。

    自己一年也才新三件呢。凭什么一个份位比自己低两级的,居然比自己多做五件,难道生个格格就可以这么牛掰?

    格格自己又不是没生过。倘若不是自己的二格格就这么去了,哪有人家三格格这么风光的份儿!!

    更何况,在李氏看来,自己的二格格明明就是被三格格给克死的。要不然,一个挺健康的孩子。怎么就这么没了?

    李氏一直有这个想法,因此,一直挺讨厌扎拉芬的。

    她不是没下过手,只不过。四爷防范得紧,她没这个机会。

    至于吃食衣料方面,也无法下手。

    倘若她在前院。那便是和四爷一起用,倘若在梅园。梅园也被沈琳打理得成铁桶似的。

    至于福晋院儿和大嬷嬷哪儿,更加不用说了。

    至于说在花园地儿碰到了三格格,三格格也是对着她绕路走,对于自己递过去的东西,她碰也不碰。

    有次在花园难得碰到弘盼带着弟妹们在玩耍,李氏自然高兴了,命人去院里拿了盒糕点来让人尝尝。

    这种情况下,你总应该可以放心的试吧?

    谁会害自己的儿子不是?可这种情况下,那扎拉芬居然也不吃一口,倒是弘时很给面子的吃了一块。

    那场面,李氏现下想想,也很是尴尬。

    “沈妹妹做的那些衣裳,怎么没穿?”李氏突然把话题插到了衣服的身上。

    她是侧福晋,除了福晋,她最大,她这么一转,福晋没开口,大家只能跟着转。

    沈琳笑了笑道,“我这不是想留着过年的时候穿么,呵呵,喜庆一番。”

    那件衣裳是粉红色的,虽然说,身为一个有五岁女儿的母亲,穿粉红好像怪怪的,不过,自己的身份也穿不得大红,更何况,也才二十,怎么就不能穿粉红了?

    因此,沈琳挺理直气壮的,还命人在脖子哪儿,像那些古装片里的,镶了层毛毛边。

    第一次拿到的时候,沈琳瞬间笑喷了,豪,四爷府的果真是豪,那哪是毛毛边啊,都成毛领围脖了,一点也不拉风漂亮。

    更加不能衬得楚楚动人,因此,沈琳又是指示,又是画画的,终于改了四五次,才改成一件她满意的。

    本来还想搞蝴蝶结的,只不过,这冬天的衣裳实在是不合适,或者咱到时候可以在夏天的衣裳哪儿动些手脚?

    “过年的时候?你一不进宫,二不用回你娘家的……”李氏捂了捂嘴笑道。

    过年回娘家,除了福晋有这待遇,一般只能得到爷的首肯,或者是侧福晋才有这脸面。

    当然了,福晋有爷陪着回娘家,侧福晋便有这待遇了。

    就像李氏,她父亲也在外地带着一大家子做官,她像过年,也是不回娘家的,因此,她才会有此一说。

    李氏的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你穿这衣裳给谁看?也没机会显摆不是?

    而李氏不明白的是,她这一席话,不仅在说沈琳,也在说宋氏唐佳氏诸人。

    像瓜尔佳氏,虽然有个姐在宫里当嫔,可和嫔也不可能时常唤人家进宫的,一要看是否方便,二要看有没有把康熙侍候得舒服,三还要看太后德妃是否乐意。

    这几年,和嫔在宫里也不是特别受宠,所以,德妃也未必愿意给她这个脸面。

    虽然人家娘家是满洲大姓,可德妃还是四妃呢,还是四爷的亲娘呢。

    女人在宫里腰杆子是否硬,年纪轻的时候看家世,年纪大了看儿子。

    和嫔一没儿子,现在也不得宠,德妃也不怎么愿意给面子。

    因此,瓜尔佳氏一年进宫的机会也就那么一次左右。

    唐佳氏虽然是从德妃宫里出来,德妃那时候也派了嬷嬷来照看,不过,开后门。也只能开这么一两次。

    乌拉那拉才是她的正经媳妇,她不可能时常打媳妇的脸面,因此,唐佳氏的弘旭虽然也是抱进了宫给德妃看过,有过赏赐,不过,唐佳氏也是没机会进宫面见德妃的。

    因此。李氏话音一落。在场的诸人脸色都不好看了,李福晋什么意思?

    照她这么说,别说沈琳了。咱们也没机会穿新衣裳了?

    虽然她们当主子的不像奴才或者外面的老百姓,只能过年的时候穿下新衣。

    她们每个季度都有四到八套衣裳,应该说新衣裳也算多了,还真不缺。

    可哪个女人会嫌衣服多的?

    虽然现在是古代。可女人的衣柜总是缺件衣裳的,这过年是多好的机会。可以显摆显摆自己的新衣裳,哪怕每年显摆的都是这么几个人,可也好!!

    谁的花色更加好些了,谁家的针线上人手艺好啊。谁搭配得漂亮啊,都是大家攀比的方面。

    虽然大家不会有最最有品味的后院女人的比赛,不过。谁心里不会有那小九九的?

    穿着不好,穿着好。谁都会在私下里和自己的奴才,或者好姐妹啥的说一番的。

    这是过年的另一种乐趣!!

    可李氏呢?

    现在连这个也要来剥夺咱们?

    这算什么意思?

    因此,众人的目光便看向了她,而且还十分的不友善。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李氏见众人看着她,便有些不高兴,“难道你今年得了爷的许可,可以回去探亲?”

    这下子,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沈琳。

    也有可能哦,人家的爹回来了,据说还是四爷送回来的呢,说不定,有这个荣宠呢。

    谁叫人家的爹还在康熙爷哪儿挂了号呢?

    “哪有那机会啊,侧福晋别逗我了。”沈琳收起了笑容说道。

    就如李氏喜欢找沈琳麻烦,沈琳也喜欢当着李氏的面,喊很大声,侧福晋!!

    倘若是个聪明的,便会喊声李姐姐,倘若福晋不在,便唤声李福晋,可偏偏沈琳不喜欢李氏,再加上李氏和她不对付,她也懒得捧人家的臭脚。

    哪怕人家现在的小儿子叫弘历,可谁规定,弘历一定是乾隆啊??

    就那个还在吃奶的孩子倘若一定会是雍正的继承者,沈琳打死也不信,四爷现在这样,自己还看不到他当皇帝的可能呢。

    毕竟,这几年,也没听说康熙有多讨厌太子。

    虽然太子和直郡王斗得厉害,可万一八爷或者十四爷最后胜利呢?

    你怎么知道人家一定会输?

    毕竟,弘时都成了福晋的儿子,弘历也成了李氏的儿子了。

    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我想也是,你爹毕竟伤残了腿,呵呵……”李氏双捂嘴笑了起来。

    擦,这下子,沈琳也有些不高兴了,虽然沈老爹不是亲爹,不过,人家是这身体的爹,也给予了这身体生命,那和自己的爹也没两样。

    原主没了,去了,自己借了人家的身体,自己自然得保护她的家人了,更何况,沈老爹之所以这么被嘲笑,也是受了自己牵连之故。

    更何况,她这样嘲笑是什么意思?

    因此,沈琳便很不客气的说道,“侧福晋笑什么?这有什么值得好笑的?是笑我爹蠢呢还是笑我爹傻?”

    “哟,沈妹妹,我可没这意思,这可是你说的。”李氏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倒是不明白侧福晋的意思了,我爹是伤了,是残了,不过,那是我爹的光荣,我爹以前常说,春蚕到死丝方尽,我爹能为大清的河道之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怎么在侧福晋眼里,成了蠢,成了傻了?”

    沈琳很不客气的抬着下巴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李氏很不高兴的反驳道。

    一向只有她栽赃陷害给别人,可从来没人敢给她挖坑的,李氏哪受得住这个委屈!!

    “刚才侧福晋不是这个意思?那你笑什么?”沈琳很不客气的回道,然后抬眼看了看四周,然后和大家说道,“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周围的女人自然是很不客气的,你一句。我一句的刺李氏了。

    现在,李氏也不是独宠,虽然明显上看还是头一份,不过,瓜尔佳氏明显有后来者居上的趋势,至于子女,她也不算最多。至于身份。更加不是在场人之中的最高。

    人缘,那就更加不用说了,瓜尔佳氏都要比她好些。再加上四福晋也装作没看见,李氏自然又被大家群起而攻之。

    沈琳冷笑的看着李氏,其实真觉得,李氏并不是个很聪明的人。

    明知道。她有的时候犯了众怒的,可是言辞之间。还是一打一大片的,也不想想,在场也没她的人,谁会帮着她?

    毕竟。四爷还是很放心把大权交在福晋手里,所以,大家要抱大腿。那还不如抱福晋的。

    倘若说唐佳氏之前是为了宠,和她近些。可她连自己阵营的人都能下手害,帮忙哦,除非是新人进府,不懂李氏的脾气,又不会做人,没哪个奴才去提点,要不然,有多不想要小命,才会投奔她啊?

    也不想想她的小鸡肚肠,再加上投奔她是明晃晃打福晋脸的。

    福晋只要你安分守已,基本在吃穿上不会来短了你,倘若哪个奴才轻视了你,你告状到了她哪儿,那个奴才绝对讨不了好。

    所以,福晋身边得脸的人,绝对没哪个逗比会干这种蠢事。

    毕竟,福晋是最最在乎贤惠名声的人,没哪个奴才敢范福晋的逆鳞。

    所以,沈琳便有些不明白了,难道是因为她比自己笨,所以,四爷更加宠些?

    而相比较李氏的不招人喜欢,弘盼在兄妹中倒是处得不错。

    虽然弘时偶尔会不待见弘盼,不过,四爷在侧,他也不敢太过份。

    而且小家伙也威胁过弘时了,倘若他在调皮,她就不睬他了。

    大家出来玩,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毕竟,万一有个啥事,惹恼了阿玛,以后不带自己出来玩怎么办?

    他们是男孩子,出来的机会多,自己的机会可不怎么多的。

    因此,四爷看着女儿努力的维持着驻弘盼和弘时之间的平衡,便感觉,自己的这招用对了。

    对付弘时,何必自己出手呢,扎拉芬就可以了。

    而四爷也不由得担心起来,现在弘时被妹妹吃得死死的,是不是代表,以后也会被媳妇吃得死死的?

    万一他以后的媳妇有些不应该有的想法,怎么办?

    看来,以后弘时的媳妇得找那种温驯些的。

    女儿自然要养得泼辣些,省得以后在婆家受了欺负,至于媳妇,那自然是有多温柔找多温柔的,要不然,惹得家里不宁,可就要郁闷了。

    这几天扎拉芬玩得还是很愉快的,她去的地方少,可是基本每个地方都有围墙,而庄子居然没有围墙,至于围场这儿,更加没有,这感觉太棒了。

    虽然她现在骑着马的是最小的,还有人牵着,不过,弘时也和自己一样最小的马,而且也有人牵着,因此,她倒觉得能接受。

    唯一不能接受的便是,自己打的那些兔子和山鸡,怎么这么笨的啊,老是呆呆趴在哪儿任自己射。

    一点也不像弘晖哥哥和阿玛射的,又大件,又灵敏,跟起来那叫一个快的。

    好想快点长大,然后能射只老虎玩玩啊,额娘说,把小猫子带出去溜猫子一点也不拉风,倘若自己能打只老虎回来,到时候牵着老虎去溜同,那才拉风。

    虽然自己是不懂拉风是啥意思,不过,武松打虎自己可是看见过的,武松据说可受人敬仰了,人家都只能打虎,额娘居然要自己去射,帮忙哦,自己又不是那三岁的小孩,会这么容易相信,老虎是这么容易打的?

    估计阿玛也没打过几只老虎呢,所以,只要自己打着老虎了,说明自己也长大了,至于现在,自己只想射射狐狸这种比较中等的动物罢了,自己的野心真不大。

    父子五人,在庄子上其实也没待几天,主要是京城来报,康熙宣四爷进宫,有要求相谈。

    四爷也不可能放下几个孩子在庄子上的。弘晖虽然大些了,不过,也还是个孩子呢,因此,几个孩子就这么待了四天,便被四爷打包回府,四爷则是直接去了宫里。

    康熙不仅找了四爷。还有另外的人。主要是收到了上面官员的密报,因此,把儿子们喊来商量对策。

    不过。对于这种又苦又得罪人的差事,一般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交给四爷,交给别人。一来是别人没这种魄力,二来。人家也没这能力。

    康熙觉得,把适当的人摆在适当的位置,那才是最合适的。

    这种活,只有交给老四。才能快狠绝的完成,让自己放心。

    因此,到了傍晚时分。四爷一回府,便匆匆去了书房和谋士们密谈。

    至于后院的女人也知道四爷是真忙。包括李氏在内,也没人去打扰。

    梅园的气氛是真的热闹。

    小家伙虽然没打到狐狸,不过,弘晖哥哥有啊,因此,她厚着脸皮向弘晖哥哥借了。

    她说保证三年内,她也会猎到一只,然后把自已猎到的第一只还给弘晖哥哥。

    弘晖自然答应了,自己的妹妹也是想去孝顺她的额娘,自己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虽然弘晖是不介意这么一只小狐狸,不过,为了让小妹努力提高本事,还是和她拉勾上吊,要她用心练习,倘若三年内没猎到,那可是板子侍候。

    虽然弘晖是句玩笑话,不过,小家伙那可是当真的,在之后的日子里,果然用心练习,还别说,还真猎到了一只狐狸还给了弘晖。

    “你向你大哥要,弘时就没说什么?”沈琳笑着问道。

    弘时这孩子,估计会生气,会吃醋吧?

    三格格笑得很贼的说道,“额娘,你大概不知道,弘时哥哥可糗了,他见我向大哥要成功了,便也开口向大哥要了,你猜大哥怎么说的?”

    沈琳摇了摇头,小家伙便在炕上站起了身,然后假装咳了几下,然后模仿着弘晖那老成的样子说道,“弘时啊,你是男孩子!!扎拉芬那是孝敬额娘,哥哥自然应该要给,我身为晚辈,孝敬沈格格,那也是应当的,可你堂堂的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伸手向哥哥要呢?难道你也是小女子?”

    “额娘你不知道,大哥一说完,弘时哥哥立即脸也红了,把弓一丢,骑着小马离开了。”小家伙拉着沈琳的手,然后又道,“额娘,大哥待我这么好,你说我送些啥东西做回礼啊?”

    沈琳扳着手指头道,“你会绣荷包吗?”

    小家伙摇了摇头,“不会,宝贝儿自从上次被扎了手,就再也没碰了。”

    “那你会打络子吗?”

    “也不会,这难吗?”

    “也还好,第一次学,总是难些,要不,宝贝儿,咱先学这个?”

    “好。”

    沈琳见小家伙很利落的点了点头,便道,“宝贝儿怎么开始也愿意学这个了?”

    要知道,之有她可不乐意了。

    “额娘,我觉得,我再也不能像三岁那样不懂事了!!”小家伙很认真的说道,“你看,大家都对宝贝儿这么好,宝贝儿怎么可以只问收获不回报呢?倘若宝贝儿不会绣荷包,也不会打络子,以后表现的心意也没啊,多丢脸,难道每次都是捏小兔子吗?

    别人也会烦的啊,而且人家会说,四贝勒府的三格格不会女红,肯定会丢嫡额娘和你的脸面的,阿玛更加丢脸呢,阿玛这么宠我,我哪怕不能像弘晖哥哥这样给阿玛争气,也要努力不扯后腿啊。

    额娘,你放心的让院里最好的人教我吧,我保证不偷懒。”

    小家伙拍拍胸脯很豪气的说道。

    “手被针扎了,不许喊疼?”沈琳要小家伙保证道。

    省得这孩子,到时候被扎疼了,又来哭,又来闹的。

    “额娘放心吧。”小家伙说的时候,眼睛里透出一股子自信,让沈琳觉得,这次小家伙倒是真心向学了。

    江姑姑的意思是,扎拉芬身为堂堂的三格格,向丫头请教,不合适,还不如回了福晋,让福晋请个优秀的女红先生过来。

    沈琳倒是觉得,万一小家伙又像以前那样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可就不好了,因此,先让枣儿和桂圆教些基本功给她。

    这两个丫头本来就是侍候三格格的,也谈不上指导,就是小家伙和人家学学,倘若她真有这个静心愿意学了,自己到时候,再和福晋去说。(未完待续)

    ps:基本好基友的书,娇袭书号:3380562,萌妹娇养秘笈
本站推荐: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