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说网 > 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 第二百零四章 上门

第二百零四章 上门

作品:重生之一品皇家媳 作者:悠然世 加入书签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com,最快更新重生之一品皇家媳最新章节!

    初夏一疑,盯住吕七儿:“是啊,燕王刚出来消食。”

    吕七儿目中光泽一闪而过,脸色却是漫不经心:“哦,原来如此,果真是燕王。”

    初夏大概猜出她的心意,唇角一勾:“怎么了,王府最近来找三爷的王公贵族们也算不少,你平日进进出出,也该看习惯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么。”

    吕七儿眼珠儿一转,道:“可是与咱们家三爷走得最亲近的,就只有这位燕王了啊,虽然上门了好几次,可今天还是我第一次见着呢,没想到也不比三爷差多少,而且看燕王的年纪,应该是还没娶亲吧?”

    初夏看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中更是笃定,这丫头只怕是转眼瞧中了燕王,可不是,那天娘娘一吓唬,她虽不敢觊觎三爷了,可怎么甘愿真的,这几天听人说她老在府邸大门口偷偷看外面那些拜访的人,只怕正在觅下家,没想到却一眼相中了燕王,故意:“燕王十五刚刚才满,是还没娶亲,别说没娶亲,连个侍寝的人都没呢。”

    吕七儿面上晃过一丝惊喜,没再说什么,退下去做事了。

    初夏去库房办好了礼,回了主院,一边整理礼匣,一边跟云菀沁提起了这事,又说道:“娘娘之前对奴婢说这吕七儿看起来秀气天真,心眼却大,很会为自己打算,奴婢还不相信,今儿一看,果然不假,她要说看上个官家少爷,奴婢还没什么,她倒是胆子大,竟一下子相中了皇帝的儿子……娘娘,你说要不要喝止一下她,叫她别痴心妄想了?”

    云菀沁道:“不用了,她看中燕王是她的事,也得看燕王有没反应,燕王若要她,也算是她造化,不要她,便是强塞也塞不进去。有的人越是打压,还越是不信邪,偏偏要去做。你就叫珍珠她们没事儿时盯着她吧,免得这丫头为了博上位,做出些伤风败俗的事,叫燕王难堪,也叫秦王府丢了丑。”

    初夏一听就明白了,应道:“是,娘娘。”

    晚膳过后,云菀沁看看天色不早,想两人事儿也该谈完了,差不多该回来了,正这时,翰墨阁那边传来传报,说三爷和燕王两人又进宫去与郁文平、景阳王会面议事去了,若商议久了,今晚上便宿在宫里,不回来了。

    估计是去决议江北互市的解决方法和对沂嗣王的回应,她应了一声。

    传话的下人走后,珍珠戆直:“前些日子是娘娘困在宫里,这下又是三爷困在宫里,总是难碰面,怎么得了啊。”

    “哎呀,瞧你说的,三爷这不是公务繁忙吗?被圣上器重,被群臣仰仗,这是好事啊,新官上任三把火,等这段日子过去了,事儿平顺了,不就好了。”晴雪怕娘娘不高兴,拣些好听的话。

    珍珠叹了口气:“可……这样子,什么时候才能有皇嗣啊。”顿了一顿,也顾不得什么,垂下头嘀咕了两句:“早点有了皇嗣,这府上也好早点有个嫡长子,娘娘什么事儿都稳了,便是韩家小姐进了府,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皇上为秦王选侧妃的事,也陆续传得王府的下人都知道了。初夏、珍珠和晴雪几人私下不无不满,议论了多时,今天也算是第一次当着王妃的面明着提出来。

    云菀沁也明白珍珠的担忧,凡是嫡妻正房还没子嗣,家中又要迎偏房,嫡妻在偏房还没进门前,便会尽量早些孕育,诞下长子,以免后进门的偏房比自己先生下庶长子。

    初夏见她没说话,赶紧给珍珠和晴雪打眼色:“行了,还没边的事,有什么好提。”

    珍珠和晴雪两人对视一眼,什么没边,皇后丧期过了,只怕得办喜事了呢,却再没说什么。

    云菀沁倒不是心情不佳,只是被这么一提,想起一件事,吩咐:“请应大夫过来一趟。”

    不一会儿,应大夫来了主院,晴雪珍珠二人将他引进小厅里,又拉了帘子。

    厅内,暖意酝酿,熏香袅袅,初夏伴在秀艳绝伦的女子身边,笑着引道:“先生请坐。”

    应大夫约莫能猜出娘娘叫自己夜半过来的意思,果然,只听她轻咳两声,问:“三爷的药,应大夫已经研出来了?”

    应大夫想应该是三爷告诉过她,拱手:“按着娘娘的法子,下官在杏园派人手在活物上试验,果真缩短了时辰,效率提高,上个月,将共计九味大凉物配在一起,烘焙固血药丸,在活物身上试过之后,确有奇效,也询过姚院判那边,不才与姚院判协商下,觉得足可抑下体内重热和彪行血气,倒是能够给三爷一试。”顿了顿,又道:“只是三爷的病症娘娘是知道的,药方多是大凉之物,这次配置的固血丸也不例外,比起以往,凉性更重,药性也更猛,虽大部分活物试过,没问题,但也能有部分活物,因为无法耐受而亡,人体抵抗力要好些,虽然三爷使用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但为了安全起见,下官还在尽量提纯,减轻固血丸的负面寒凉作用。不过娘娘放心,这药丸的药性一经稳定下来,长期服用一定疗程便能停用,就算没有提前服用,”说着一顿,“敦伦时也无大碍。

    难怪他说还需些时候。原来这药物服用起来,竟还是有些风险的。云菀沁稍一沉思,问道:”应大夫的意思,这药物凉性颇重,恐怕会损伤人体。……那若是以温性药物兑入,以温制凉,能不能互相平衡?“

    ”娘娘明见,下官如今就是这么想的,还在寻一些适合的温补配方,试图兑入固血丸,只是另外加药材兑入固血丸后,固血丸的药理成分肯定就变了,又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了原本的药效,反正,左右都是个难。不过娘娘放心,下官定会尽快找出合适的法子,若娘娘想着什么,也能跟下官说一声。“应大夫真心地拱手,这个娘娘,有时冒出些不合常理的法子,但也能出奇制胜的。

    云菀沁示意明白了:”应大夫费心了。“吩咐初夏送他出去了。

    第二天起来时,枕畔空空,人还没回来,估计留宿宫里,然后直接今早上朝办公了。

    梳洗完毕,云菀沁找了个由头,换上清简的出行服装,戴上帷帽,从叫几个小厮将礼物搬上车子,带着初夏直奔柳啼道。

    冬日将近,春日气息逼近,一路渐萌生机勃勃。商人们居住的寓所,不似王府官宅庄重稳重,四四方方,装潢和格调却是风情万方,各有千秋,让人看得应接不暇。

    一群奢贵的寓所中,邻湖而建的一处大屋尤其显眼,便是凤九郎的住所御水居,又是柳啼道这处豪宅聚集产场所上最好的宅子。

    凤九郎图方便,买的是转手宅子,也不用费心多修缮,找牙行买一群下人回来打理就好了,短短几个月而已,府内井井有条,宛如扎根京城几十年的大户之家,富贵祥和。

    云菀沁穿过花径,与初夏被下人领着进去。沿路景色跟宅子外面,又是另一番天地,这个凤九郎,还真是不会委屈自己,就一个人住而已,买这么大的房子。

    光看这宅子,哪里会想得到主人只是在进宝街开了个豆腐块似的店铺?依这财力,便是将御街上的旺铺一口气买个几间也是不成问题的。

    门外已是奢华贵气,宅子里更是不比王公们的府宅要差,若跟秦王府比,除了面积比不上王府大,因为主人是个爱好风雅,看多了世情又爱好享受,里面的摆设装潢,倒比秦王府更胜一筹。

    花厅天井内,粉墙浓荫下,一张四脚霸王怅的麂皮软榻被家奴搬出来,旁边摆着一张红木小香几,放着翡翠杯盏。

    年轻男子穿一件白狐薄裘,幽绿半睁不合,倚在榻上晒太阳,随着音符手指起落,打着拍子。脚边是几个南方歌女,怀抱琵琶斜垂头,娇娇滴滴不胜羞。

    ”本来以为凤大人连店铺都不去,应该伤得不轻,没想到快活似神仙。“女子步履落入耳中,凤九郎浓长到惊人的睫一拍,笑意骤现,坐起来,袖一挥:”散了。“

    琵琶女们抱琴散去。

    简直帝王一级的享受,云菀沁笃定他在大食都不一定能过得这么潇洒:”我现在是该称你凤大人还是凤老板?“

    凤九郎示意她对面坐下来:”随你称呼。“眺目一望她的身后:”人来就好,带什么礼物。“

    云菀沁笑道:”这么看起来,礼物还真是有些多余,凤老板只怕没几样东西瞧得起。你知不知道,你可是将整个邺京最贵的民宅之一买了下来。原来,大食的外交使臣俸禄这么丰厚?“

    ”这是邺京最贵的民宅?“凤九郎环视四周,真心实意感喟,”倒不如我丰州的居所气候好,不如大都的居所宽敞,也比不上我在山阳的居所交通便利。“

    他说的几个地方都是大宣周边诸国的京都,大都,便是蒙奴帝都。云菀沁一顿,释然了,他的财力怎么可能取自臣子俸禄,只怕每一处都有居所和生意吧,问道:”凤老板在邺京住多久?怎么提前没说一声?还买了店铺在进宝街?“

    凤九郎轻笑:”那天我携礼上门王府,本来就是想请娘娘抽空帮我在邺京挑一处商铺,再挑一处住宅,我初来乍到,对邺京不熟,也不知道哪好哪不好,只有拜托娘娘了,没想到转个眼,娘娘就跑去了晏阳,我只得一个人瞎猫碰死耗子地乱找一气,没娘娘帮衬,我也不敢乱找,知道娘娘的香盈袖就在进宝街,既然娘娘都看中那里,肯定是个风水宝地,我也跟了娘娘的风,买到了那里,可别笑话。“

    原来那日上门送礼,他已经打算好了要留在大,是叫自己帮挑铺选宅的这个忙。云菀沁觉得他笑得有些隐晦,却也没多想,一提到这儿,关切道:”凤大人伤势可好些了?“

    凤九郎抬起手腕活络了一下,袖子一滑,果然有一处不大明显的青瘀:”没什么,那天阻拦时,正好磕碰在桌子上了。“

    云菀沁啐了几口,让凤九郎心里舒坦些:”这些不要命的,该死!“又试探:”那些砸店的……找到了么?“

    凤九郎眼神微晃,拎起翡翠湖,呡了口西域葡萄酒:”京兆尹还在甄办,看样子好像不大想追究。不过哪里都有王法,我还不信就是揪不出主谋了。“

    云菀沁喉咙一动,道:”人既然没伤着,就算了吧,反正你还得继续在邺京待下去,也不用将事闹大,万一对方也不是个善茬……何必闹得两败俱伤呢。“

    凤九郎轻飘飘道:”两败俱伤?现在是我一个人伤了,那人在背后抖腿偷笑还差不多。再不善的茬儿又怎样,便是权势再高,便是邺京无官可受理,我看他要不要面子,反正,大肆宣扬,臭他名声的费用,我尚且出得起。“

    云菀沁一怔:”可是……“

    ”这跟我认识的秦王妃,完全不一样啊。我还当娘娘就算不帮我,也起码会极力支持我。“凤九郎眉头蹙得紧。

    云菀沁见他很坚决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却见他凝住自己,沉默了半天,飕然笑意一浮:”……不过,既然是娘娘想要我不追究,那就到此为止吧。“

    云菀沁看他的神色,突然明白了,他兴许早就知道了,舒了口气,道:”凤老板实在是大度。“

    ”以后吧,以后就不一定了。“凤九郎懒懒散散趿靴起身。

    这两个男人,怎么都喜欢说一样的话。云菀沁想着,突然记起一件事,并没迟疑,道:”多谢凤老板。

    “就算我不追究,也不用特意感谢我。”凤九郎一笑。

    “不是这件事,”云菀沁道,“香盈袖在境外得了大食贵胄们的夸赞,是凤老板的帮忙吧。”

    凤九郎笑意只凝于唇际:“若是货物不好,怎么夸都抬不上去。”

    这么一说,云菀沁对他倒是更有些愧疚了,人家帮了自己,反倒被胖揍一顿,最后还不追究,全都怪那家伙,还真是……却见他转身,笑:“后面的庭院养了一池火尾锦鲤,要不要去赏赏?”

    云菀沁有些歉意:“天不早了,凤老板既然没事,我也放心了,该回去了。”

    凤九郎也知道她身份有囿,今儿能一个人来探望自己都不错了,估计还是瞒着府上那位,也并没强人所难,扬了声音:“送客。”

    女子携着婢女,身影渐弭,凤九郎方才收回目送神色,转身离开。

    &

    因为他昨天晚上没回家,怕今天回来得早,云菀沁也没在外面多逗留,一路就赶回了北城。

    果然,快到王府门口时,云菀沁在车子上掀开帘子,遥遥一望,门口座兽旁边的拴马桩上,施遥安的坐骑被系着,被王府下人伺候着喝水,三爷应该已经从宫里回来了。

    门阶下不远处,还停着几辆马车,车子下还有三两家奴打扮的随从。

    云菀沁也没当回事儿,只当跟平日一样,是来拜见三爷或者来送礼套近乎有事相求的,却听初夏悄悄一指:“娘娘,你看那辆车子。”

    云菀沁顺着一看,只见是个蓝呢素纱的小马车,车下站着个丫鬟,踮脚望着台阶上的王府大门,似乎在等待主子。

    上门拜访的,多半带着的随从是家丁,还没带着丫鬟的。

    那丫鬟的样子,云菀沁也见过几次,不陌生。

    是韩湘湘身边的其中一个婢子。

    初夏没见过韩湘湘,却从主子脸上看出一丝异样。

    王府守门下人见着娘娘车子回了,开了大门,高长史也出来了,在门口迎接,陪着娘娘绕过照壁,一块儿往里面走去,正不知道如何开口,却听娘娘已提前问:“她怎么跑来了?”

    高长史见她眼尖,原来已经看到了,也是没辙,道:“贵嫔叫这位韩小姐代替自己,上王府来给三爷送些补品,身边还有章德海陪着,奴才也不好说什么。”

    “那三爷呢?在见客?”她眼皮一动。

    “没呢,三爷和八爷一回来,准备先去花厅用膳,听说韩小姐来了,问老奴娘娘在不在,老奴说出去了还没回,三爷带着八爷半路转了个弯,跑去翰墨阁了,说是有军机要务处理,到现在还没出来。”

    初夏噗呲一笑。

    云菀沁问:“那她人呢?放了东西还没说要走?”

    “贵嫔似是还有些私人叮咛叫韩小姐传给三爷吧。那韩小姐也是个实诚的,没见着主子的人,就跟石头似的坐在花厅,奴才也总不能开口赶她。”

    云菀沁脚步一转,领着两人朝花厅走去。

    ------题外话------

    谢谢月票,徐焓焓的玉米粒(8张),zhao521wkl(3张),繁花似锦的紫色天空(2张),鱼儿飞飞飞vip,ywhua781216(2张),15808358012(3张),yoyokuang(2张),yuqiong12319,月夜梅花,白色耳环,李梦涵,juliazou

    谢谢jz1007的10朵花

    ……

    秀色田园之一品农家女文/歌尽飞花

    内容介绍:

    穿越到小山村……

    什么?老爹老娘被骂绝户头,七仙女一溜排下来整整齐齐。越穷越生,越生越穷,家中已经是揭不开锅。

    不怕不怕,咱们是农学院的高材生,刚刚好拿这里当做实验田!

    上山能种果树,下水能养鱼虾,苗圃里边花开艳,厂房那头美酒香。
本站推荐: 财运天降 重生之都市仙尊 花娇 好想住你隔壁 特种奶爸俏老婆 妖夏 总裁爹地,妈咪9块9! 暖婚33天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我要做阎罗